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画地为牢 作者:南淮旧情人

字体:[ ]

 
  内容简介:
  政客娶退隐的残疾明星拉人气
 
  江承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换台,接到物业通知,下午没网,只能看会儿电视打发时间。
  新闻频道正在放最新国会会议散会的景况,精明干练的女记者在人群中扒到一个议员,让他讲述会议的一些要点,听了几句实在无趣,再换台又是一个女议员在激情澎湃的讲女权问题,再换看见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英俊自信的年轻男人风度翩翩的对着镜头阐述自己的提案,女记者几次提问,他均得体合理的回答又适宜的开了一些小玩笑,女记者笑的花枝乱颤,最后问道,虽然今天节目比较严肃,但是还是想问周至诚先生,您的爱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了,他的粉丝都很想他。
  周至诚从严肃的工作气场一下子变成了宠溺妻子的丈夫,非常柔情的说:这真是一个难题,我的爱人一被拍到,我们家及我的公司就会收到至少二十斤的情敌来信,也许我应该大度一点,让我的情敌们多看看他。
  女记者咯咯笑出声,采访结束。
  江承关了电视,呆呆的看着客厅里挂着的婚纱照,两个白西装的男人一站一坐,笑的很幸福的样子。
  一个是他,一个就是周至诚。
  三年前周至诚找到他,谈了一笔交易,跟他结婚炒作,时不时出镜秀恩爱,他可以得到安定的生活环境,衣食无忧,不用与人接触。
  这一场交易,周至诚获得的无法估算。
  江承有时想换一种生活状态,跟周至诚好好的算账解除合同,拿一比分手费找一个无人的小岛生活,但想想这样的生活状态继续下去一年除了偶尔有几天会出去工作大部分时间跟在无人岛是一样的生活于是就此作罢。
  每日上网打游戏,在花园里健身游泳,会有女佣在另外一栋房子做好饭送来,并在他早上赖床的时间就打扫好卫生,在他下午游戏的时间打扫好卧室。这样惬意贴身的米虫生活哪里找。
  周至诚挨个接受完女记者们的采访,仍然不显疲惫,对身边的助理说道,开完会之后给我空一个星期,我带江承去马尔代夫。
  助理是干练的中年女性,说道:“你去年已经带他去过了。”
  “哦,对,我忘了,那随便一个地方吧,要有名,人多,容易被拍到,又是著名浪漫景点的地方。”
  下午江承接到正式的电话通知,他的工作来了,一个星期之后他需要跟他的雇主名义上的丈夫在罗马度过幸福悠闲的一周,表达他生活的安逸及他丈夫周至诚即使仕途顺利也要放下繁重工作陪爱人度假的好男人人设。
  他刷了刷微博,看见名为江承并加V的微博今天又发了条微博,老公在电视上好帅。并附了一张手机拍的电视上播周至诚画面的照片。周至诚那边负责这个微博的妹子就不能长点脑子么,二十几岁的男人即使是基佬也不会这么傻`逼好吧。
  然后他又刷了周至诚的微博,转发了刚刚那条老公好帅,并发了个doge的表情。最热的一条评论是秀死快,点赞一万二,次热的评论是江承全球后援会发的,知道承承很幸福我们也很开心o(≧v≦)o但是请不要吝啬承承的倩影,我们绝对绝对不会跟周大人抢承承。
  发现前文有误,小攻名字是周至诚哈,至诚君子。以前看过一句京剧唱词,我原料他是个至诚君子,怎料他……
  每次有什么事儿,雇主总是会提前一段时间通知,让江承有一定的时间打理自己,每天宅在家打游戏的皮肤油腻满脸胡渣双眼无神的宅男是不能牵出去秀的。
  拿人手短,江承还是立即改变了作息时间,早睡早起按时护肤刮胡子,周至诚的助理全姐百忙之中专门飞过来检查情况,然后预约了男性美容院办了VIP卡,让他去全身折腾了两次,才勉强满意。
  落地的穿衣镜前,穿着潮装的俊秀青年仿佛又是五年前的国民偶像,江承微微动了腿,身子立即斜向一边,呵呵,残疾的偶像。
  周至诚实在太忙太忙了,本来预定是他回来亲自接他一起飞去罗马,但因为临时有事要去香港办事,只能让他先去罗马,独自待一天。
  下了飞机,江承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没有人认识他的陌生城市,语言不通,也不用在意他人的评价。
  周至诚安排的一个造型师及造型师助理已经等在酒店,江承放了行李便打发她们去自由购物,理由是周先生还没有来,工作并没有正式开始。造型师是外雇的并不知道他们夫夫的实际情况,两个女士当得到了老板娘的应允就欢天喜地的出去逛街了,江承有些心虚,在网上查了一下欧洲这一季的街拍,稍微费了心思搭配了一下带着鸭舌帽墨镜也出去溜达了。
  除开与雇主一起出门的时间和特意安排他独自出门的活动,他已经三年没有独自出门了。
  不需要与人对话,就直接顺着酒店门前的大道往前走,溜达到差不多点就找个地方吃饭,然后打车回去。
  罗马在他还是偶像明星的时候曾经来过,不过当时太忙了,在几个地方拍了mv就急吼吼的回国参加其他活动,根本没有时间好好看看。
  出门之后才发现这次来罗马忘了拿相机,他从未想过相机,因为周至诚都会安排摄影师跟拍。身上唯一的拍照设备是前几年的爱疯四,他很久不用手机,这次出门才找出一张卡给安上,不过还好,能拍照。
  许久没见过这个和善的世界,抛开被人认出顾虑的江承像个初见世面的中国小清新游客一样拿着手机拍花拍草拍路过的金发小孩儿,漂亮的碎花地砖。
  他以为自己已经伪装的无懈可击,不会引人注意,但往往越怕的事就越会发生。
  一个接近两米高的老外拦住他,说了一堆听不懂的鸟语,江承赶紧走人,腿瘸不给力又被拦住,老外又叽里咕噜一通。
  这回听懂了,是日语,但听不懂说什么。
  老外见他茫然的样子,又说:“刚才有人跟着你,注意你的钱包。”
  江承不知他是好意还是搭讪,客气了一下:“谢谢提醒。”转身欲走,又被老外拦住:“你果然是中国人,刚刚我用韩国话日本话,难怪你没反应,你在这里一个人很引人注意的,最好找同伴一起。”
  江承捏紧手机,非常怕,他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这个人,想打电话给周至诚的助理全姐,又怕被责备,懵懵懂懂的被这个身材高壮的英俊意大利青年忽悠进了咖啡馆。
  这个意大利人自称中文名叫高富帅,曾在中国留学,目前做一些中意贸易方面的工作。虽然他热情而体贴,江承却全身绷紧心乱如麻,担心他认出自己,支支吾吾随意附和。
  高富帅滔滔不绝讲了两小时后强势的拿过江承的手机强行输入的了自己的号码拨打。
  “虽然你的同伴今晚就会到罗马,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之间的交往,希望你能把我当成你的朋友,我能看出你是一个寂寞而敏感的人,也许你在等待一场救赎,虽然你现在不认为我是你等的人,但我愿意等待你的认同并愿意引领你更多的认识这个世界的美好,让你找到你在等的人,哦,真荣幸,成为你手机上第三个联系人。”
  那张卡是之前全姐给的,上面存了一个全姐的号,还有周至诚的工作号码。
  意大利人凭着牛皮糖般的韧劲,舌灿莲花的又请江承吃了顿午饭,久违的意大利菜倒是让江承稍稍轻松一些,吃饭时高富帅又不停的忽悠他取下墨镜,这怎么可能,墨镜就好像他内心最后的屏障。
  饭后高富帅又开车送他回酒店,却并没有不轨之处,江承内心有些不安,这也许真是一个热情的好人。
  意大利人将车停到酒店门口,下车与江承道别。他热情的给江承一个拥抱,“在罗马有任何需要,打我的电话,我的热线二十四小时为你开通。”
  江承十分不耐,手轻轻撑住这个大块头的胸膛,不着痕迹的将他推开。“谢谢你今天的热情款待,你是我在罗马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能被你称为朋友,我十分荣幸,希望下次你能够毫无防备的面对我,给我一个真实的名字,那么再见了,小江。”后面停着三辆宾利车,也是在酒店门口下客,高富帅的车停了好一会儿,惹的宾利车频频按喇叭。
  “再见。”江承目送高富帅开车离开,压了压帽檐,低头走进酒店。
  宾利车内。
  周至诚看着那个身材纤细的亚洲青年被高大英俊的金发青年拥进怀里,身高差距让他显得小鸟依人,两人又依依惜别,恋恋不舍,那微跛的走路姿势在记忆颇佳几乎过目不忘的政客眼里显得有些刺目。
  坐在周至诚旁边的全姐觉得气压略低,说道:“等下您先休息,我先跟江承聊一聊,了解下情况。”虽然知道她的老板从未将江承当成一回事,但是如此被打脸,心里肯定有些微的怒气。
  当时他们的团队为周至诚提供的婚姻人选有几种类型,一种是最平常的政治联姻,政商联姻,通过婚姻拿到最实际的资源。但是被周至诚本人否决了,权钱方面他的家族其他成员已经有了足够的储备,他需要一些更表面的东西。
  于是为他选择了一些书香门第出身的高级知识分子,也被周至诚否决了,当时他们也是坐在车里商量这件事,二十出头的周至诚城府极深,他对自己的婚姻并不关心,只谋划怎样获得更大的利益。
  “我希望我在公众面前的合法伴侣,拥有超高的名气,却又没有不能得罪的家庭及家族,有不得不依靠我的地方,却又不会在被我甩开的时候死缠着我。就这几个条件。”
  全姐听到这个外形英俊的年轻政客说的话,作为他的助手是极佩服他的冷静与无情,但作为一个曾经有过浪漫青春时代的女人,却又暗暗不屑。
  “满足这样几个条件的,大概只能在娱乐圈里找,我会让他们筛选一个合适的名单,给您过目。”
  “娱乐圈?”周至诚微微侧目,看见车窗外的巨大LED屏,上面一个堪称绝色的秀丽少年拿着一块巧克力微微嘟嘴,虽然是男孩子,但因为相貌太美显得毫无违和感。“这样的也不错,不过我希望婚后不能再入娱乐圈,在需要的时候再出来配合我炒作。你们确定名单的时候,要先了解一下对方的意向,额,男女不限。”
  那一刻全姐以为,从未对任何人表达过喜爱的周至诚对那个凭巧克力广告出道的新晋偶像江承是有一点点动心的。
  在准备新的备选名单时,特意着重调查江承的资料,他的父母及一个姐姐都是文艺界名流,不是娱乐界而是正统的文艺界,他的父亲是个有名的作家,母亲是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姐姐是正在走红的京剧花旦。这样家庭后续处理起来颇有些麻烦。但在后续交名单时还说将江承放在第一个,与其他备选人员一样,写明了优劣点,只是其他人都是事先透过底问过意见的,而江承他们并没有直接接触。
  全姐作为周至诚的得力助手,以及看着他成长的姐姐,还是希望他能有一点人味儿,有一点点好感的对象就直接去啊,自己去追啊,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这么老气横秋的干毛啊。恋爱都没勇气谈还带着我们能干什么大事呢。
  但是周至诚拿起那沓资料看了江承的情况,第一个将他的资料扔进废纸篓,然后又挨个将剩下的资料扔进废纸篓,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我觉得都不合适,最近工作重心还是放在配合那边的市长选举吧。”
  周二少的婚姻大事重新提起的时候,是他自己斩钉截铁的说,“给我订机票,明天我飞上海,见江承。”那时周至诚正在帮两伙极麻烦的人做中间人谈事儿,如果他走了两边都不能做朋友,如果事情办成了就皆大欢喜。
  作为贴身助理,全姐知道他从未接触过这个江承,也从未关注过,她想要多了解一下情况,周至诚直接递给她一张报纸,微笑着说:“一个完美的结婚对象。”
  报纸上四版黑白,以血腥的图片还有极悲情的标题和文字讲述了一个悲剧,上海四车相撞,现场死了六个人,其中有偶像明星江承的父母,他的姐姐还在医院抢救,江承已经度过危险期。
  而后的事情便是周至诚暗中帮助江承把一切的事情处理好,把他已经确定是植物人的姐姐转到了上海最好的私立医院,然后跟精神完全崩溃的他谈了一笔交易。媒体天天报道政坛新秀突现上海探望车祸男偶像明星,各种周至诚不遗余力亲自编的段子被专注于文字的记者们写的浪漫至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