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短篇合集1 作者:木采

字体:[ ]

 
短篇合集 by木采
 
短篇1:十年
短篇2:虎大爷
短篇3:盲嫁盲娶
短篇4:山鸡精
短篇5:云哥
短篇6:伴读
短篇7:情人节
短篇8:壹碗茶
短篇9:喜上眉梢
短篇10:影帝和小助理
 
 
短篇1:十年
 
  “我喜欢上一个人。”
  “哦。”
  “那个人长得可漂亮啦。”
  “哦。”
  “不过比你差一点。”
  “……滚。”
  这种对话每隔几个月发生一次,欧秋实在不明白,于一鸿这样频繁喜欢上一个人,又频繁厌倦一个人,到底是因为没有心呢,还是心太大。
  那天欧母生辰,宴请海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欧母趁机给欧秋介绍了个世家女孩子,清纯貌美,谈吐风趣。
  欧秋端着酒杯懒洋洋地应对,一偏头,瞧见于一航携着女伴踏进大厅。那女伴是时下最当红的一个明星,有倾国之姿。欧秋想起于一航不久前跟他说,碰到个绝世美女,一定要追到手,想来就是这位女星了。
  这两人相携而来,一个英挺迷人,一个貌美如花,顿时惊艳四座。
  欧秋收回视线,温和地对世家女道:“我有喜欢的人。”
  世家女沉默几秒,也笑了:“原来喜欢一个人,会变得很痛苦很痛苦。”她指着他的眼睛,“你这里是这样告诉我的,陪我喝酒吧,就当是给长辈做个样子。”
  欧秋本想拒绝,余光扫到大厅中央,那光彩夺目的一对男女已经开始搂着跳舞,脸贴着脸,好不亲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宴会才进行到一半,欧秋已喝得醉醺醺,世家女没办法,想去寻求帮助,却已有人扶住欧秋,道:“交给我。”
  世家女盯着着眼前脸色不甚和悦的男人,都说这于家的大少爷与欧家的小少爷交好,看来传闻是真的,于大少竟愿意丢了那位艳丽四射的大明星,来照顾醉酒的欧秋,不过对方投射过来的眼神好似有些冰冷。
  她装作不知,笑一声:“好啊。”
  于一航半抱着欧秋,找到欧母,道:“伯母,我带小秋出去醒醒酒。”
  欧母微微眯眼,于一航怀里的欧秋明显醉得不知人事了,该直接送他去睡觉才是,但她没有反对,一阵沉默后,道:“去吧。”
  等出了门,于一航直接抱起欧秋,回想起欧母最后看他时那意味深长的一眼,他不由笑了笑,低头亲了口怀里的人:“伯母终于同意了。”
  欧秋被扔进车里,软绵绵地靠在座椅上,紧闭着眼,大约是喝多了头痛,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于一航将他抱在怀里,替他按压额角,忍不住叹气:“笨蛋。”
  欧秋没理他,舒服地哼了一声。
  于一航动作轻柔,给他按摩,突然道:“你再不睁眼,我就地办了你啊。”
  欧秋眼睛仍旧紧闭。
  于一航嘴角微掀,直接动手扒他的裤子。
  “滚!”欧秋睁开眼,怒瞪他。
  于一航大笑,将他紧紧扣在怀里,“傻子,伯母终于不反对了。”
  欧秋趴在他胸口,半晌,缓缓抬起手,圈住他的腰。。
  于一航捧起他的脸,不停地亲吻他,许久,用双手遮住他的眼,慢慢地开口:
  “傻子,我一直没跟你说,我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
  “……哦。”
  “……喜欢了十年。”
  “……哦。”
  “十年前我跟他的父母说,要跟他在一起,他父母当然是反对的,两个男的在一起,能有什么好结果呢。他们还开出条件,要我想尽办法让他死心,否则死也不允许我见他。好在他们也给了希望,如果十年之后,我的初心不变,他也没有死心,就允许我们在一起。”
  “……”
  “到今天,刚好十年。”
  于一航声音温柔,徐徐地讲述着,他怀里的人已经泪流满面。
  他们一起长大,一起度过童年和少年,他们在青年时两情相悦,这一年他们三十,终于在一起。
 
 
 短篇2:虎大爷  
 
  据说山上有大虫,夜里能听到阵阵虎啸,九鱼山脚下的村民人人自危,连最年长有经验的猎户都不敢去深山里了。家中有小孩的,白日里去外面做活,总要把大门紧闭才放心。
  可即便这样,村里还是出了事。
  正是春耕时节,大人们忙着在田地里劳作,老余家四口人,也在芒种,待傍晚回家看,小孙子却不见了,余婆婆急得在地上打滚大哭,一村子人举着火把,寻遍全村都找不见人。
  有人猜测,是不是被山里的大虫叼走了。
  余婆婆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刚闭关出来的虎大爷也很焦虑,瞅着床榻上光屁股的小孩:“怎么带回来这么个东西?”
  山鸡精忙拱手:“大王。”
  那小孩睡得迷迷糊糊,爬到虎大爷怀里蹭:“娘。”
  虎大爷:“……”。
  山鸡精:“……”
  瞧着大王满脸不耐烦,眼看就要发作,山鸡精十分有眼色地冲上去抱了小孩:“我把他送回去。”
  虎大爷大手一挥:“速去!”
  哪知那小孩扒住虎大爷的衣襟不放,还呜呜地哭:“娘!娘!饿!”
  “……”。
  “……”
  虎大爷冷冷盯着山鸡精:“我长得像女人?”
  山鸡精低了头,他家大王修了千年道行,但一直都虎背熊腰,也没修出个俊美的样子,闻言不禁冷汗涔涔:“不……”
  虎大爷将小孩从自己身上撕下去:“带走!”
  那小孩哭得更凶,抽咽着喊他娘。
  ……
  山鸡精抱了小孩就跑,生怕大王一个不高兴,把他和小孩一起吃了。那小孩伏在山鸡精肩上,却固执地朝虎大爷伸手,一双眼睛惶惶地盯着虎大爷,嘴里还喊着“娘,饿”之类的话,小脸上淌满了泪水。
  “回来!”虎大爷被吵得不耐烦,一把拎过小孩,“去,前儿不是有只狐狸生了窝小崽子?让她来一趟。”
  母狐狸的奶水足,小孩吃得饱饱的,亲昵地在虎大爷怀里打滚,脸上还挂着泪痕,冲虎大爷傻乐。
  虎大爷嫌弃地戳他的脸:“烦!”
  那小孩却歪在他怀里呼呼大睡去了。
  “送回去吧。”虎大爷将小孩递给山鸡精,“下次别弄错,让你偷块玉,却给我带个小屁孩回来!他跟玉长得很像吗?!”
  山鸡精苦笑,心想,要不是小孩瞧见他偷玉,蹬蹬地跑过来扒着他的裤腿不放,他也犯不着把小孩带回来交差。
  不过这小孩也忒聪明了点,这么小就知道守住家里的东西。
  第二日天光大亮时,余家人听见小孩的木床上传来一阵哭声,原来是他们的孙子回来了!这可好,村里人都跑来看热闹,都说是山里有神仙,把小孩救回来了。余家人感念不已,余婆婆更是朝着深山里拜了又拜。
  余家人高兴了,但虎大爷却很不开心,指着那只穿了红肚兜在床榻上爬来爬去的小孩:“怎么又给带回来了?”
  小孩到他跟前,奋力地往他身上爬,笑嘻嘻地喊他娘。
  山鸡精抹汗:“……他想娘了。”
  “……滚!”虎大爷很生气,但双手还是不情愿地扶住了快要从他身上掉下去的小孩。
  山鸡精在心里偷笑,这小孩可真精,比他还像精怪,好像早知道他会去偷玉,躲在门背后等着他。好在晚上余家人都睡死了,天亮之后可以把小孩送回去。
  这时有精怪来禀报,说是隔壁山头的狼王打进来了,还得请虎大爷去耍一耍威风,不然一山的动物都要被狼王吃掉了。
  虎大爷脸一黑,他平时的作用确实只是吓吓那些觊觎他辖制内动物的精怪,但……每回都要他出马,他这一山的手下也太没用了些,他这个做大王的也没脸。
  虽然满心愤懑,但他也只好如往常一般,摇身一变,恢复成原身。那是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小孩被他驼在背上,迎着风往洞府外面跑,好不开心。
  这一天夜里,九鱼村的村民们又听见一阵虎啸。
  小孩玩得高兴极了,天亮时还不愿意走,搂着虎大爷的脖子直哭。
  虎大爷没办法,只好哄他:“明日再来。”。
  ……
  所以虎大爷给自己找了个麻烦,往后只要他不闭关,那小孩必定缠着山鸡精进山找他。
  *
  十五年后
  一位翩翩美少年背完一段书,笑嘻嘻地起身,他腰间系着一块美玉,走动时身姿俊俏,他背后是飞流直下的瀑布,衬着他姣好的面容,好不赏心悦目。
  他走到一方石桌前坐下,身旁是一位正打坐入定的青年,正是容貌没有任何改变的虎大爷。
  少年也不管他是不是在入定,跳到他背上:“媳妇,背!”
  他倒是不喊娘了,但每天“媳妇,媳妇”地叫,把粗汉子虎大爷弄得没了脾气,虎大爷平日里最不愿见的就是他,偏偏他每日都要跑来山上作怪。
  这虎大爷修炼千年,也过了天劫,又因护着一个山头的生灵,上天念他心善,原本早可以飞升,但不知为何,这老虎竟迟迟没有动作。
  山鸡精跑来瀑布边汇报山里情况,离开时再一次提到飞升之事:“大王,您是咱们这荒原百里地界上的头一个,要是您成仙了,我们脸上也有光。”
  说着,一双眼睛瞟向一旁正襟危坐的少年。
  虎大爷虎着脸:“滚!多事!”
  山鸡精只好朝少年拱手:“你也劝劝大王吧。”
  那少年坐在一旁装模作样地背书,看都不看他。
  山鸡精贼忧心忡忡地瞅着他们两个,叹着气走了。
  少年这才扔了书,扑到虎大爷身上,胡乱地亲:“媳妇,不许成仙!”
  虎大爷无奈地扯下他,摸了摸他脑袋,并不作答。
  少年还像小时候那样往他怀里钻:“你都吃了我啦,哪有抹嘴就跑的道理!”
  虎大爷老脸一红,从鼻孔里哼出一声:“闭嘴!”
  他摸着少年腰间的那块玉,心想,再过五十年,这小屁孩也能修炼了,那时候再升天吧。
  当年他打听到九鱼村里曾有九条鱼修炼成仙,其中一条鱼被一户余姓人家救过命,飞升时留了块灵玉给余家后代,他便叫山鸡精去找找那块灵玉,哪知偷来的却是这么个没脸没皮的东西。
 
 
短篇3:盲嫁盲娶
 
  秦文嫁到龚家两年了,只在成婚当晚见过龚褚一面,第二日龚褚便领着十万大军上了战场。
  两年过去,龚褚率军大败西戎,不日将到达京城。
  此次龚褚得胜归来,加官进爵定然不在话下,秦文却有些犯愁,他跟龚褚的婚约,不过是皇帝唯恐龚家权势滔天,才出了这么个让龚家断子绝孙的主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