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幸运 作者:樱桃

字体:[ ]

 
耿直忠犬小鲜肉攻X妖孽高冷大明星受,双向暗恋娱乐圈。年下。
一个小鲜肉以为大明星只是想包养他,其实他们默默暗恋彼此好久的故事。
耿直忠犬小鲜肉攻X妖孽高冷大明星受,娱乐圈
【爱着你的时候得知你也爱我,多幸运】
通篇都很甜而且肉很好次
 
    第1章
    
    下午四点半,手机来电,乔磊看了眼号码,找了个无人的地方接听。
    “晚上有通告吗?”
    乔磊压低声音:“没有。”
    “广告?”
    “也没有。”
    “到我家来。”
    “呃……有个饭局……”
    “嗯?”
    “跟路导吃饭。他最近不是打算回国拍片吗,我想试试。”
    “推了。”
    “不太好吧……这次是大制作,冲奥那种,听说男一号要请好莱坞大牌,男二号戏份也不少,竞争挺激烈……好不容易约到路导,我想……”
    “九点半,我在家等你。”
    电话挂了。
    晚上九点半,乔磊准时来到那个所谓的“家”。
    乔磊最近正当红,狗仔们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等着拍他夜会某个女明星,或者与哪位小花旦当街热吻。这大晚上他不敢光明正大地出来,所以借了助理的车,脸上又是口罩又是墨镜才出门。一路开到公寓楼下,他把车停在那个固定的车位,从副驾驶座取出一瓶红酒,搭电梯上了楼。
    打开门,里面安安静静,像是没人。乔磊换了鞋,把红酒搁到客厅的迷你吧台上,才听到一点若有若无的水声。他轻手轻脚走过去,想趴在门上,悄悄听一听那人是不是在洗澡,身子刚靠上去,门竟然没关严,他一个趔趄,倒是把门推开了。
    里面的人转过头来,雾气中瞟了他一眼,轻描淡写道:“来了?”
    乔磊使劲吞了口口水,不自然地别开目光:“嗯。”
    “正好。”那人说,“过来,帮我擦背。”
    这是乔磊跟虞周在一起的第三年,两人已经很熟了,可每次他跟虞周见面的前五分钟,他仍然不太敢直视虞周的目光。这一方面是因为虞周太帅了。他二十岁出道,出道就顶着美少年的头衔,到二十七八岁,没法再做少年,就干脆利落地转型,在大导演的大制作里演了个颠倒众生的戏子,作为“美”的代名词又红了十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虞周太红,演技好,戏路广,圈里圈外的事业都蒸蒸日上,更有无数无数粉丝不惜一掷千金为他捧场。说实话,就连乔磊都曾经是虞周众多粉丝中的一员,往前倒回十年,他死都不会相信自己竟会有见到虞周的一天,更别提——
    还赤裸相对,站在虞周家的浴室给他擦背。
    圈里有句老话,叫红不红,要看老天爷赏不赏你饭吃。虞周就属于那种典型的老天爷赏饭吃。他都快四十了,外表看着也就三十岁左右,眼角脖颈,一丝皱纹也无。那些男明星为了八块腹肌,每天恨不得死在健身房里不出来,虞周每天到跑步机上跑一小时外加半小时器械,就轻松练出了腹肌背阔肌外加迷死人不偿命的人鱼线。乔磊一边帮他擦背,一边感慨老天不公,凭啥自己一吃就胖,虞周干吃不胖,一不小心手瓢了,毛巾掉到地上,他蹲下去捡,要起身时,肩膀却被人按住了。
    虞周上半身靠着墙,一手按住他的肩,一手伸过去,把蒸腾着雾气的热水关了。乔磊从下往上望去,水汽中看不清虞周的脸,只能看清他微微眯起的、略带一点慵懒与享受的眉眼。
    然后虞周的手指缓缓移动,滑着水珠,从乔磊的肩头,抚摸至乔磊的下巴,像逗小猫似的,轻轻在他下巴上挑了一下。
    乔磊的喉结猛地一颤,他张开嘴,把虞周已经半挺立的分身含了进去。
    虞周出道近二十年,一直单身,也就年轻时跟两个当红的女明星传过绯闻,一过三十,他只在戏里才有恋爱对象。外界都赞他洁身自好,其实圈里人知道,虞周从来不是禁欲主义者,他喜欢小鲜肉。
    乔磊用舌头包裹着虞周的分身,一下一下地舔,从根部到顶端,认真而专注,像在舔一只香草甜筒。事实上,虞周打了沐浴露,浑身上下都是沁人心脾的佛手柑香,连那里也是。舔得硬挺,乔磊便把那里整个吃下去,吃得龟*顶住自己喉咙,叫口腔里有一点胀,再吐出。他的动作不疾不徐,一边吞吐,一边仰起头,看虞周的表情。别的人,这个角度都禁不起端详,可是虞周不一样,就算这样的角度他还是好看,加了倍的好看。情欲为他的眼睛添了一点水汽,他微微张开嘴喘息,低头与乔磊对视时,打湿的刘海荡在眉间,*情一样。
    乔磊有些忍不住,他这个人其实很矛盾,刚见面时不敢看人家,这会儿把人家舔硬了,他又看不够。他吐出虞周的分身,就着唇舌尖沾到那一点白浊,站起来与虞周接吻,舍不得闭眼睛,一直贪看虞周沉溺于情欲的表情。他第一次吻虞周时完全放不开,嘴唇沾一下,就要小心打量虞周的表情半天,看人家醒没醒。后来吻得多了,吻到今天,他很放得开,不光要吻,还要把腿插到人家两腿之间,用力磨蹭。
    浴室里回荡着唇舌津液的渍渍声响,彼此的体温让狭窄的空间急速升温。虞周的下身又硬又胀,他低声地哼,身体在乔磊的怀抱中完全放软了,然后乔磊让他转过身,背对着自己。
    很少有人知道虞周与乔磊的关系,就算知道,他们也以为虞周是攻,乔磊是受。
    其实,虞周才是在下面的那一个。
    粗长的*器挺进肠道,虞周在被填满的那一刻有些吃痛地低声呻吟。乔磊扳过他的下巴,重新吻他,借着这个缠绵的吻,一分一分,一寸一寸,把自己往虞周的最深处送。虞周的一只手抵在墙上,另一手被乔磊紧紧抓着。乔磊进入一点,那只手便抓得他紧一点,十分十分紧了,乔磊抽出去,在肠道完全空虚的瞬间,又重重顶了进来。
    “嗯啊……”
    虞周转过头,额头抵住有些凉的瓷砖墙壁,身后的进入逐渐加快,过于剧烈的挞伐让他不由自主叫出声来。肠道被不断侵入、开拓、摩擦,充实与空虚反复交替,这一切令虞周的腿一阵阵发软,如果不是乔磊从背后抱住他,他也许会因太爽了而滑到。浴室里回荡着- yín -乱的“啪啪”声响,彼此不断的皮肉撞击无时无刻提醒着他,身后的人在如何占据他的身体,CAO纵他的情欲。他的呻吟渐渐变了调,压抑不住的快感不停往头顶上冲。突然身后那人紧紧将他抱入怀中,一阵快得要令人发疯的*插后,两个人一起射了出来。
    虞周走出浴室,第一眼就看到了摆在客厅吧台上的那一瓶红酒。他有点意外,又不想显露,于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去,有点漫不经心地将红酒瓶拿起,问道:“你带来的?”
    刚刚的情事令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本就是性感低沉的男中音,这点沙哑叫他的每一个字都像不经意的撩拨,比着了意的更加动人。乔磊盘腿坐着,忍住因他声线而起的心猿意马,笑道:“对。上回听你给别人打电话说这酒不错,刚好上个礼拜我去法国拍广告,就顺便去了趟这家酒庄,把酒买来了。”
    其间略去因为压根不顺路而转的飞机一次,开车两小时,还有对方不肯卖而产生的死缠滥打若干。
    虞周瞟了他一眼,用标准的法文读出红酒的名字。
    “这酒挺贵的。“虞周道。
    “还行吧。“乔磊说,”你别担心那个,我最近工作挺满,收入不少,喝得起。“虞周点点头,用开酒器起开瓶塞,取下旁边倒吊着的红酒杯,浅浅地倒了一点。
    没有醒酒,他的唇含住杯沿,直接喝了一口。
    “好喝吗?“乔磊傻呆呆地问,”这酒不是拉菲,也没那么出名,为什么你这么喜欢?“虞周望着他,温柔地笑了一下。
    我喜欢这酒,不是因为它多么醇美,更不在乎它有没有名,而是因为,它是我生日那天酿成的。
    “想喝吗?“虞周问。
    乔磊点点头。
    虞周勾起唇角。
    他把酒杯放回吧台,右手缓缓解开缠在腰间的浴巾。
    “再做一次,然后我们喝个够。“
    
    第2章
    
    第二天一早,乔磊来到公司。
    经纪人比他更早,正在休息室等他。见了面,经纪人开门见山:“怎么样?”
    乔磊一头雾水:“什么怎么样?”
    “电影怎么样?”经纪人道,“虞周答应帮你美言几句了吗?”
    经纪人谭星是圈里少数几个知道乔磊与虞周关系的人之一,当然了,要瞒也瞒不住。
    乔磊没回答,春夏交替,外面又热又干,他拧开一瓶水,咕咚咕咚灌了半瓶才道:“我没提。”
    “没提?没提什么?没提电影?”谭星语气有点急,“我以为虞周会帮你美言几句,搞定这个角色,昨晚才准你临阵脱逃去找他的。你知不知道路导刚回国,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跟他吃顿饭。我好不容易把你塞进饭局,你说要见虞周,我以为你心里有数,要去求他,这才放你走的。结果你告诉我你没提?!”
    “角色定谁不定谁,又不是吃顿饭能决定的。”乔磊道。
    “可是虞周能决定!”谭星恨铁不成钢,“他的话有多好使你忘了?谁会不给他虞天王面子?”
    “我知道他的话好使,可我不是说过了吗——”乔磊也有点不开心,“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够多了,不要凡事都靠他,咱们还是要自己拼。”
    “你啊,看着挺机灵,怎么是个榆木疙瘩脑袋!”谭星的语气也软了下来,苦口婆心的劝,“现在可不比前几年了,小鲜肉成批的冒,一个组合红了,瞬间推出来七八个。你红起来这才几年啊,出去拍戏都有人跟你叫前辈了。不赶紧积累点好作品,江湖位置坐坐稳,靠脸能吃几天呢?”
    经纪人伸出一只纤纤玉指,轻点他的太阳穴,既嗔又怨,语气却很柔和,这是服软了:“不趁现在从虞周身上捞点实在的,等过两年他换了口味,瞧不上你了,咱们想靠他都靠不上。还当他能总宝贝着你么?”
    乔磊没动弹,被她戳得晃了晃身子,还是坚持道:“无论如何,这部电影我不会求他的,我想凭自己的实力选上这个角色。”
    “你!”谭星气得要喷火,可这又不是乔磊头一次犯倔,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好好,随你。”谭星叹了口气,“下午试戏,你去不去?”
    谭星说的是路导的新电影《向死而生》,对方约了乔磊今天下午试戏,虽然饭没吃成,戏还是要试的。
    乔磊道:“当然去!”
    这次的电影《向死而生》是难得的大制作,民国戏,讲述北伐战争时期,一众仁人志士由北向南,一路护送国宝到民国政府的故事。乔磊试的角色是男二号,一位留过洋的年轻军阀。由一开始的想将国宝据为己有,到毁家纾难护送国宝到广州,决定将国宝交给政府之际,偶然发现政府之腐败,遂决定遵故人遗志,隐姓埋名保护国宝,最终将国宝交给旭日般的新中国,这个角色几度起伏,跨度极大,很考演技。乔磊当年就很喜欢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得知即将被路洋改编成电影,他立刻就下决心自己一定要获得这个角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