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七军舰[多肉] 作者:一只薄荷

字体:[ ]

 
文案:
炖肉为主,后期剧情一定不虐。毕竟薄荷是亲妈~
微博:一只薄荷每天都好困
 
3对cp
威洛斯x尼克:有点容易炸毛攻x对外强大对攻依赖受
塔克x维落:大猫性格攻x一本正经受
赛文x金塔斯:变态军医x狠辣美少年受
 
 
   “进来吧。”威洛斯翘着腿,嘴边带着戏谑的笑对着刚刚扣响的门说道,继而转头和旁边正叼着烟的好友说,“赛文,你说这次的小宝贝儿们会是哪个战舰的。”
    赛文推了下眼镜,说:“都是失败者罢了。”
   凡德赛帝国,拥有着最强悍的的宇宙军舰战队,从士兵到司令无一不是精挑细选出来的35岁以下的男子。威洛斯是第七战舰的将军,拥有着不败之神的传说,18岁在一次空间站中仅带领一支小分队就歼灭了敌方精锐军而一举成名,而后在各场战役中更是一直处于不败之地,今年27岁的他已是少将,成为凡德赛最年轻的独自统率一整支军舰战队的将军。金色的露额短发,高挺的鼻梁,1米9的身高,配上一身军装,足以让人为之疯狂。但他却从不是一个温柔的情人,他没有固定的伴侣,在情事上也只是有些粗鲁地满足着自己的恶趣味。他身边的两个男人,一个是赛文,第七战舰上的专属医师,从小就被誉为神童,科研实战都硕果累累的天才医师,黑色的长发简单的束起,黑框眼镜配上他修长的身形看起来十分斯文,赛文对外总是一脸禁欲但作为他的好友,威洛斯可是十分清楚——衣冠禽兽用在赛文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而另一个人则是威洛斯的副手塔克,第七战舰的副将军,身形性格都和威洛斯十分相近,两人从第一次合作就表现出惊人的默契,只是年级比威洛斯更年轻一些,今年刚满25周岁。
凡德赛帝国的战舰军队,之所以在短短十几年之中就跃为宇宙中最强大的军队,也要归功于它严酷的战舰制度。凡是自愿加入战舰军队的年轻人,无论是何出身,一律一视同仁,都有平等的机会在军队中一步步往上走直至那最高的荣誉宝座。并且在役军人每年都会得到丰厚的酬金,35岁退役后无论身居何位都会给予终身荣誉,所给的退役金足够安享后半生。荣誉与金钱,军队都会慷慨的给予你。但同时,在凡德赛战舰军队中,只推崇成功者,对于失败者都会给予严苛的惩罚。若在战争中失败或是逃跑,将会被充为奴隶15年,成为帝国最底层的人。但还有一部分可以自愿成为类似军妓一样的存在,若有幸被哪位军队高层看上或许会留在自己的身边。帝国也曾出现过一位传奇人物,18岁时因一次失败被充为军妓,而后被第九战舰的将军看上,带入第九战队,25岁因营救有功而恢复军衔,30岁的时候成为了第九军舰的副将。所以还是有很多失败后却不愿为奴的人抱着希望成为被军队男人亵玩的玩物。
门被推开,领头的男人对威洛斯敬了个军礼,说道:
    “报告将军,这是原第四军舰第8小队队长尼克上尉,副队长维落中尉,金塔斯中尉。”
    “好了,你下去吧。”威洛斯向报告的士兵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进来的三个男人,威洛斯并不陌生,在不久之前这支小队还曾立下战功,甚至有些人私下还说,这个年轻的队长或许会成为下一个威洛斯。想到这里,威洛斯用一双鹰眼从上到下扫视着尼克,手指放到嘴边轻轻笑了一下:
   “原来是我的接班人啊,队长,站在这里的感觉如何。”
   “报告将军,我已不是队长。并且我从未认为可以成为您的接班人。”所以尼克双手背后,挺直了身子向威洛斯说道。他身上还穿着战舰白色的军装,只是已被摘下军衔。黑色的头发贴在额头上,薄薄的唇不张嘴时便紧紧地抿着,合身的军裤包裹着修长的腿和形状姣好的臀部。
   “赛文,塔克,那这个小宝贝儿就归我了,”威洛斯向尼克勾勾手,“过来吧,队长。让我看看你这个接班人,到底够不够格。”
 
注:军衔设定:
将帅:元帅、上将、中将、少将、准将。
校官:上校、中校、少校。
尉官:上尉、中尉、少尉。
准尉:一至二级准尉。
士官:上士、中士、下士。
士兵:上等兵、一等兵、二等兵。
 
   赛文则是起身向金塔斯走去,一脚踹上他的膝盖,逼着他跪在自己的身前,一解开自己的皮带,另一只手捏起他的下巴,简单地下了指令:
   “舔,不许用手。”
   金塔斯并没有迟疑,用牙齿解开了赛文裤子的扣子,咬住拉链向下拉扯,已微微硬起的*棒隔着内裤紧紧贴着金塔斯的唇。他伸出一小节舌头,隔着内裤舔舐着*棒,有些粗糙的质感刺激着他的神经,口水来不及咽下去就流了出来,顺着他的脸颊向下流到了军装的领子上。而赛文的内裤也被口水洇湿出一个圈,里面的*棒越发的灼热,好像随时都会狠狠的侵犯他。
赛文低头看着腿间浅金色的头发,卖力吞吐他*棒的少年,如果没记错金塔斯今年应该还不到20岁,白皙的面庞和相对有些瘦弱的身形在一群满身肌肉的军人中尤为显眼,有些瘦弱但出奇的灵活,在战斗中总是出其不意的遏制住敌人的要害,很多人被他的外表所欺骗而后献上了生命的代价。他记得好像曾看过金塔斯的实战录像,只有一小个片段。敌方攻入了他所在战舰的内部,他当时还在CAO控台,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从他背后突袭,他甚至还未回头就从军靴侧抽出匕首,弯腰用手肘抵上对方的腹部然后趁其弯腰,直接扎向脖颈后端,刺穿了动脉。少年金色的头发都染上了血,但却毫无动摇,转身走回CAO控台继续对战。而此刻,这个少年就这么跪在他的面前,露着半截舌头微微眯着眼舔着自己的*棒,脸侧还挂着银丝,而双手听话的放在身侧,丝毫没有要反抗的意思。想到这里,赛文感觉更硬了。他伸出两根手指,夹住正上下翻舔的舌头,往外拉了拉,少年微微抬起头看着他,舌尖颤抖着,好像不知道为什么要停下。赛文微微放轻了手指的力道,少年面部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舌头却好像讨好似的勾了勾赛文的手指,轻轻舔了两下。赛文眼神一暗,走回沙发坐下,拉下自己的内裤,坚挺的*棒一下就跳了出来,前端还渗出一点液体。
   “爬过来,好好伺候它。”赛文指着自己的*棒对金塔斯说道。
   金塔斯保持着双膝跪地的姿势,双手也撑在地上,挪动着双腿向前缓慢的爬行。来之前,接他们的人已为他们从里到外都进行了清洗,灌肠的时候他几乎要被那陌生的压迫感而逼出眼泪,并且在之后还让他穿上了T字裤,而现在股间还残留着湿润的触感,T字裤由于爬跪的姿势深深地卡在了臀缝深处,向前爬行的时候还会不停地摩擦那微微张开的后*,诡异的感觉沿着后*爬遍全身。金塔斯不得不减缓爬走的速度。
   “别磨蹭,屁股再翘高点,”赛文从桌上拿了根烟点上,低头对正爬过来的少年说到。
    金塔斯向下沉了沉腰,好让自己的屁股看起来翘得更高一些。然而这个动作却使得臀缝里的细绳更紧地摩擦着后*,他微微低下了头,却没有停下,继续向赛文爬去。
   “呦~小美人害羞了,”塔克一手解着维落的裤子,一遍歪头吹了个口哨说着,“这可是第四军舰出名的冷血小美人,多少人想过把他压身下狠狠CAO弄的,啧啧便宜你了。”
   “塔克,你没看到小美人刚刚舔得多起劲么,什么冷血,估计血里都是骚味吧。”金塔斯也调侃着。
   “你们是不是想下次手术醒来时发现自己的下体被缝在嘴上。”赛文看着脸色开始泛红的金塔斯,摘下眼镜对两位好友说道
旁边的威洛斯和塔克瞬间就不说话了,但看到赛文摘下眼镜的动作都不由得笑了一下,看来这个金塔斯今天会被赛文那和外形不相符的粗大下体好好折腾一番了。然而他们俩也没有闲心去调侃满脸禁欲的好友了,要不自己的宝贝儿可要寂寞了。
 
 
   塔克解开了维落的军裤,由于长期训练,手指手掌都带着粗茧,宽大的手掌摩挲着维落大腿内侧,布料少得可怜的T字裤根本无法掩盖住维落的下体,耻毛大部分都漏在了外面,而被刺激的略微有些硬起的*茎也漏了大半。塔克一手搂着维落的肩膀,一手在他腿间股间不停地色情抚摸。塔克低头看着与自己体型年龄都相当的男人,坚毅的侧脸,高挺的鼻梁,军人标准的短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眼睛紧紧地闭着,身体以军姿的姿势直挺挺地坐着,甚至连不断被抚摸的下身都毫不动摇,除去逐渐有抬头趋势的*茎,整个人都好似在开军事会议一般,塔克看着如此严肃的他,不由得勾起嘴角,真是想狠狠欺负他,看看他除了这严肃的样子以外还会露出什么表情啊。于是塔克侧脸,嘴唇紧紧地贴着维落的耳朵,说道:
   “宝贝儿,你这样的表情只会更加刺激我的欲望,”说着,还伸出舌头模仿着*合的动作一出一进地CAO弄着维落的耳蜗,“自己动动手,把内裤提起来,拉紧一点,前后摩擦你的小骚*给我看。”
   维落像是服从军事命令一般,用一只手拉起内裤,有些粗鲁却迅速地要开始动作,然而却被塔克的手按住了。
  “宝贝儿,这样我可看不见,站起来背对我,一只手扶着桌子,腿分开点,把你的小骚*好好露出来给我看看啊。”
   说罢,塔克身体向后倒去,窝进了沙发里,双臂打开架在靠背上,玩味的看着这个一丝不苟地男人。
   维落只是稍稍楞了一下,但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利落地站起来,军裤还没完全褪下,卡在了膝盖处,随着站起滑落到脚下,他也并没有理会。单手扶住桌子,伏下腰,将后*完全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中,然后微微分开双腿,如同男人的指令所描述的一样。另一只手拉起内裤,紧紧地贴合着后*,甚至能看见后*被勒得下陷了一条印。黑色的T字裤随着手的摆弄在臀缝间穿梭摩擦,认认真真完成着男人给他的指令,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塔克看着眼前严肃的男人一丝不苟的做着如此- yín -荡下流的事情却毫无动摇,不由觉得更加有趣了。维落平日里露在外面的肤色稍黑,是健康的麦色,而挺拔强壮的身躯配上完美的肌肉更是凸显着男人的刚毅,但此刻他所看到的私密处皮肤却是比其他地方白了不少,连不断被摩擦而有些露出的后*,都是只泛着浅浅的红色。但连续的机械化动作让塔克有点不满,于是他想了想,伸手拍拍维落健美的臀部,说:
   “宝贝儿,咱们玩个游戏,我的手就在你身后的位置,你别回头,用你的骚屁股够我的手,碰到了就给你奖励。你的手不要停哦,要不你的小红花该寂寞了,哈哈。”
   维落这次似乎有些迟疑,并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僵硬地站在那里,只是后*暴露在空气中,微微瑟缩了一下。
   塔克有些不满维落的迟疑,伸手啪啪地打上了维落的屁股,力度大得使两片臀瓣立刻红了起来,臀部的健肉连接着腿部的肌肉,有些微微发颤,而刚刚分开的双腿此时有些下意识的夹紧并拢,在塔克的视线看来,微微并拢的大腿,打着颤发红的臀尖,无意识还保持分开的小腿,竟有些柔弱讨好的感觉,配合着流畅坚毅的肌肉线条,竟有着说不出的冲击力,
   “宝贝儿,你别忘了你的身份,”塔克又一个巴掌打上了维落的屁股,然后狠狠地抓住捏揉说,“你现在就只是供我玩弄的军妓而已,我说什么你就要绝对服从,这是命令。犹犹豫豫地就穿上裤子,去奴隶登记处报到,也不过是做15年苦力而已。”
   维落恢复了姿态,将腿分开,屁股翘起,继续拉着细细的内裤摩擦着后*,然后轻微地摆起腰左右晃动着,像是寻找着男人的手掌。塔克满意地笑了笑,将手放在高于男人臀部靠后一些的位置,然后盯着男人不断被摩擦甚至泛起水渍的后*和左右前后摆动的腰肢。
   “这么扭可是天黑了都够不到的,我好心提醒你一下,扭得再骚一点,屁股再翘一点或许可以够到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