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槿慕卿离 作者:孤卿公子

字体:[ ]

 
文案:
 
     “连名字都懒得写?写一百次,放学后给我。”御槿弦笑的人畜无害,一脸温和。
 
初见御槿弦,木卿离还是在高二时这个十七岁的年纪。
 
“我是你的老师又怎样?”御槿弦压制木卿离,在他耳边阴狠道。
 
  
 
“我们订婚吧。”御槿弦毫无预兆的看着木卿离说道,长达三个月的身与心的囚禁,木卿离近乎绝望。
 
逃出生天后男士对戒成为刺眼的存在。
 
“订过婚的最好多加考虑,软软弱弱的不适合参军。”JoeVen瞟了一眼木卿离左手无名指上的订婚男士钻戒,面无表情冷冷道。
 
“他是谁?”
 
“回上将!他是我的英语老师!”
 
“木卿离!你最好老实的戴上戒指,不然。。。”
 
“。。。。。。”木卿离表示很无语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卿离,御槿弦 ┃ 配角:花曲,JoeVan(乔梵) ┃ 其它:残忍囚禁,一见钟情
==================
 
  ☆、第一章
 
  四周很嘈杂,教室响起一阵惊呼.木卿离微微抬起头,双眼半睁的看向教室门口的人。一袭白衬衫将他的轮廓衬托到完美,他似笑非笑的温和的看着对他发出赞叹仰慕的人,仿佛这些他都已经习惯了一样。棕色微卷的头发在背对的阳光衬托下发着迷人的光晕。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木卿离楞怔了一下,随即又趴下睡觉,这昏暗的教室,人声鼎沸的,真的很烦人啊。 
  步入教室的御槿弦眼角余光扫过唯一在睡觉的木卿离,嘴角挽起似有似无的弧度。“我是新来的英语老师,御槿弦,以后多多关照。”低沉的嗓音伴着特有的男性磁音,魅惑了整个教室,于是乎,整栋大楼高二七班发出了一阵激动的尖叫! 
  “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声音啊!”
  “而且还是长得这么帅!堪比宫野真守啊!”
  “宫野真守也未必有他帅啊!声线比樱井孝宏都魅人啊!”
  “呜呜呜~我们的王子花曲要被比下去了吗!”
  各种感叹都此起彼伏,当事人却一脸人畜无害的温和的笑着,而被再次吵醒的木卿离抬起沉重的脑袋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这个教室里面的人,再次用不耐烦的眼神看向讲台上的某人。真是个麻烦的存在。
  木卿离总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他感觉自己总是身处的梦中。台上的人在讲着语法,温和的笑容,英俊的外表,优雅的气质让高二七班所有的同学都一改常规的认真听讲,连一个字母都不愿意错过。当然,木卿离觉得这堂课是他有史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这个新来的英语老师也不是完全讨厌的嘛。
  木卿离在御槿弦低沉磁性的嗓音中昏昏沉沉的睡觉,外面的阳光斜射进来,一如夏天的告别,秋天的到来的预兆。高二上学期,木卿离显然更喜欢睡觉了。
  “Warm sunshine,your sleeping face as ever, may the years of quiet good”御槿弦说着英文句子,目光扫向不听讲的某人,这么放肆?他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第二组第八个同学,起来回答问题。”御槿弦放下粉笔,修长的指尖拂过刚毅的下巴,温和的看着某个睡觉的人。
  木卿离被同桌捅了下胳膊,陆简低声叫着木卿离:“小木!快起来,老师叫你呐!”陆简焦急的叫着木卿离,不时地用手臂摇着沉睡的木卿离。木卿离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全班都在看着他,眼中有着不明的意味。“真好啊!可以跟御男神说话!”某个女生羡慕道。“这位同学,你用英文对出我刚刚说的话。”御槿弦冷淡的看着木卿离,用教师化的语气对木卿离提出问题。
  “Warm sunshine,your sleeping face as ever, may the years of quiet good,小木,是这句。”陆简小声提醒道。顿时,御槿弦用严厉的眼光瞄了他一眼 ,似在提醒他现在应该闭嘴。随后又扬起人畜无害的笑容。
  木卿离怔怔的想了想,“Sunset dusk, lonelyyour back, may the years be hello”他若有所思的对出一句,御槿弦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有种想□□冲动。想到这里,他不禁扶额失笑。走下讲台,御槿弦站定在木卿离的面前,两个人对站着,木卿离178的身高在御槿弦190的身高面前只有仰视的份。御槿弦拿起桌上没有打开的英语课本翻开第一面,发现他竟然没有写名字,高二上学期开学也有一个礼拜了,连名字都没有写,这么懒?他笑了,“把名字写上。”然后把书丢给站着看着他的木卿离。
  木卿离拿出笔在崭新的书上胡乱写下自己的名字。于是。。。御槿弦看着他这么写,冷淡的说:“连名字都不好好写,虽然问题回答对了,但是,下课后把名字写一百遍交给我,放学我要检查。”然后转过身走向讲台拿起粉笔继续讲课。同学们用同情的目光羡慕的目光看着他,放学竟然可以单独去见御老师。。。。、
  木卿离再次体验到了这个新来的老师并不是温和的,相反,还很霸道,无耻,腹黑。
  窗外的阳光正好,离下课只有30秒了,可他的一百遍却使他接下来两节课不能睡觉了。
  
 
  ☆、第二章
 
  铃声响起,同桌一把圈住木卿离的肩膀:“这老师看起来不是那么好糊弄啊,小木,以后又少了一节可以睡觉的课了。啧啧,那一百遍你慢慢抄,中午我帮你打饭,怎么样,够兄弟吧!”陆简豪爽的对木卿离说道。这个新来的,怎么偏偏到他这个班来了呢。木卿离哀怨的眼神放空整个教室,只好认命的罚抄。
  放学的时候,陆简提议说要跟他一起去送罚抄的,木卿离拒绝了,他知道陆简还要去社团,他是篮球社的社长,不可能那么闲。门外的花曲,近期被评为第二大校园王子的花曲,当然,第一名是那个被公认最温柔最优雅的御槿弦。花曲穿着粉红色的衬衫斜椅在高二七班门口,亚麻色的短发在落日下熠熠发光,白皙的脸庞,柔美的脸庞,堪称妖孽,更何况此刻还穿着粉红色的衬衫!不过他的颜值如果摆在御槿弦的面前,那就是一个距离的档次了。
  “小木,放学一起走吧。”花曲阳光的笑着对木卿离说,这家伙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一副妖孽玩世不恭的态度,可唯独对他这个从小就是邻居,一起玩到大的他又是一副阳光温柔正经的态度,虽然他感到奇怪,但是很高兴这个朋友对他不一样。
  “花曲,我,,今天被老师罚了抄写,现在要去送给他看,你先走吧。”木卿离羞涩的说出情况,十七年来他们一直都是在一起走,可这次他却是被罚了,不能跟他一起回家,木卿离对花曲抱歉的一笑。“那我跟你一起,等你。”花曲看向木卿离,坚定又温和的说着,夕阳的余光在他脸上洒下一圈光晕。木卿离不禁愣神了,一旁的陆简好笑的看着这两个人,啧啧,真是一对基友啊,他陆简可是真相了。他默默的走出教室,来到篮球场,他一众小弟们在等着他打一场呢!
  花曲走在木卿离的左边,比木卿离高了五公分的他一直习惯走在木卿离的左边,他想给他带来安全感。一路上,花曲一直在说着他的小说怎么这么样,有了多少评论和收藏,眉飞色舞的样子一点也不似那个玩世不恭的大少爷样子,反而有着小孩子在童年得到最好的糖一样,而木卿离则最喜欢看着这个时候的花曲,希望他能一直这样快乐。看着看着,他也不禁挽起嘴角,在树叶折射出来的光斑里显得那样的美好,一旁的花曲看到这样的木卿离,一个侧身就抱住了身旁的木卿离,汲取着对方的气息,他的体温,他一直感知到现在。“真好。”花曲闷闷的说着,脸庞埋在木卿离的颈窝里,“什么花曲,快放开我,已经到了,都这么大了,还撒娇!”木卿离尴尬地红着脸推搡着禁锢住他的花曲。从小到大他就是喜欢这样抱着他,餍足的笑。“恩。。。你快去,我等你。”花曲微笑着放开面前的人,看着对方仓皇的身影,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以兄弟的名义才可以对他这样,不过,这样的情况,他到底还能坚持多久呢,,真的,好喜欢他。蓦然,花曲的眼里透露些许占有气息转瞬即逝。
  木卿离快速的找着英语办公室,手里的罚抄本捏出皱痕,来到英语办公室里面却没有御槿弦的人影,里面坐着一两个清理作业的老师,估计他走了吧,毕竟早就放学了。“你来找御老师的吗?”其中一个带着眼镜的女老师问道。“他的办公室可不在这里哦,御老师放学时嘱咐我告诉你他的办公室在这栋楼的顶楼那间。”不等他说话女老师再次温和的开口,随后低下头批改作业。木卿离汗颜。
  
 
  ☆、第三章
 
  关上门,木卿离坐电梯到达顶楼。
  顶楼是一整层,推开门,里面就像五星级的豪华总统套房那样,奢华的装修,紫檀木制作的办公桌,尊贵的老板椅,美丽的落地窗,柔软的意大利制作的羊毛地毯,踩上去都怕弄脏了。这哪像是一个英语老师的办公室啊,连校长办公室都没这么嚣张啊!当然,木卿离最移不开眼的是那张紫檀木制作的办公桌,它散发着淡淡,却魅人心惑的幽香。木卿离,最喜欢的便是紫檀木了。
  看见坐在老板椅上,修长的指尖拿捏着红酒杯的御槿弦正欣赏着落地窗外的楼下风景,眼里的深邃忽明忽暗,嘴角似往常的笑意消失不见,整张脸就是一副冰山的样子。听见声音,御槿弦露出邪魅的笑容,脸上玩味的表情在木卿离看来只觉得背后很惊悚。面前的男人早已没有了人前温和的气质,人畜无害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幅似邪魅似冰冷似黑暗的气质,那似笑非笑跟第一次在教室见面时一样。他就坐在那里,用那双桃花眼看着你,尊贵如帝王,就像一切都掌握在他手中一样。
  这,,,那里是老师!木卿离敢断定,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是老师那样简单,他到底来这里教书有什么目的木卿离此刻只觉得自己像是走在悬崖口胆战心惊,在这个人面前,自己就如没有穿衣服似得,被盯得□□裸的。御槿弦抿了一口路易十三干邑-中世纪的王者。
  御槿弦品尝红酒的姿态优雅得如中世纪的贵族,在看向木卿离时有些许冷漠,修长的手指在紫檀木桌上一点一点,发出哒哒哒的声响,在木卿离的心头直作响。
  “那个,,,老师,我抄完了。”他受不了此刻的气氛,压得他没有往日的从容,这个鬼老师,这么严肃,之前就只觉得他无耻,笑里藏刀而已。把手中捏出汗的本子递上前,他心里直打鼓,就怕此刻面前阴晴不定的男人又想出什么整体的法子来。修长的手指停止敲击桌面,看着眼前坎坷不安的学生。他望着木卿离,像是要望进眼底。嘴角的笑意加深,他漫不经心的轻抬下颚,示意他把本子放在桌子上。只是那双阴鸷的眼一直看着木卿离。
  “老师,我先走了。”木卿离被御槿弦的眼神盯得发慌,匆匆说完就准备逃离这个地方,完全没有了平时在课堂上睡觉的那种但然勇气。此刻他多么后悔招惹他了。这个阴晴不定的老师。
  刚跨出一步,背后就响起了御槿弦的脚步声,手臂被有力的大手抓住,完全挣脱不开,木卿离面露慌色,还是镇定的开口:“老师,请放开我。”对方冷笑一声:“怎么,被那个花曲抱着都没有这么矜持,你是欲擒故纵。。。”他停顿了一下,随即在木卿离的耳边吹口气,然后放开他,“我都看到了哦~你在他怀里。呵呵,真有意思。”御槿弦眯起那双带着冷意的桃花眼,可是笑意不减。他端起酒杯走到豪华的落地窗前,看向楼下俊美的少年,“不要再让老师看到你们两个搂搂抱抱,早恋可是不好的现象。”说完抿了抿杯里的红酒,看向楼下面露急色的少年眼里的冷意迸射而出。“老师,你误会了,他。。。”木卿离听他这么说,感觉真的很尴尬,“出去,明天上课不许睡觉。”没等木卿离解释完,御槿弦吐出这两个字,在下逐客令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