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变脸 作者:皮皮虾

字体:[ ]

 
    简介
 
    然而离婚后,我才发现我ex是个人渣抖S属性的攻,so happy。  by渣受
 
 
 
    楔子
    
    “五月十五日。”
    殷末翻了下日历,默默念了一下今天的日期。他坐在单人床上,床上已经被阿姨盖上了防尘罩,床头柜上的相框书本也已经被收到了他的行李箱或者是这间别墅的储藏室里,唯一还留在外边的就是这本日历,才翻了半本不到,是他二月份的时候从隔壁的主卧带到这间次卧来的。
    两百多天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说是婚姻,其实也有些可笑,先不论那张在国内都承认不了的纸——他和周喻义的进度简直比某些女星闪婚的速度还快,相亲登记宴请宾客,不到半个月,他就搬进了这间别墅。
    婚后的日子其实有些无聊,工作日公司家里两点一线,休息日和周喻义去泡泡温泉钓钓鱼。周喻义这人也没什么好挑剔的,长得帅身材好有钱有权,做饭也不错,谦和有礼温文尔雅,标准绅士一个。
    刚结婚的时候,周喻义特地重金挖了个经理过来,分担他的工作,以此腾出时间来陪伴殷末,过了年工作越来越忙,应酬越来越多,回来时基本都是凌晨两三点,殷末浅眠,被吵醒后也无怨言,还起来给他煮醒酒汤或者是放洗澡水。后来周喻义心疼殷末,晚上回来晚了,就将就着在客房上过一夜,殷末过意不去,考量之下,搬进了客房,两人开始分房睡。
    看,就是这么相敬如宾。
    殷末的家人简直对现在的殷末和周喻义满意的不得了,而周喻义的父母,也对这桩婚事夸赞有加。五一的时候,两人去了双方父母吃饭,殷末的奶奶还硬塞了两人一个大红包,红包上竟然写了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殷末和周喻义相视一笑,双方都看出来了,对方的笑容有点假。其实他们来这里之前,已经一个月没说过话了,虽然同一屋檐下,可是他们,更像是这间别墅的房客。
    最先提出来分开的人是殷末,演了两百多天的戏,他是累了,特别是面对周喻义这个君子,他连一句稍微过分一点的dirty talk都说不出口。刚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也不是没试过,只不过一问对方,都做惯了上面那个,两人就又开始玩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游戏了。
    “你来?”
    “还是你来吧。”
    礼貌背后,其实双方都看出来了,两人其实都不想退让,于是草草互相抚慰了事,以后也就维持着一个月一两次互相抚慰频率,期间两人沉默地像在演默片。
    很好,解脱了。
    殷末拉开抽屉,把那本日历扔了进去。门敲响了,周喻义已经换好衣服,站门口问:“收拾好了吗?”
    “嗯。”
    周喻义帮殷末拿过行礼,把他送到花园门口,殷末早告诉过他,自己有人来接。
    “那我就不送你了。过几天要变天了,注意一下身体,别累着自己。”鹅卵石小道边,周喻义满脸温柔。
    “你也要注意身体,少喝点酒,注意休息,我在餐厅的桌上留了食谱,都是你爱吃的。”殷末回以淡淡一笑,然后伸出手:“行礼给我吧。”
    周喻义把手中的行李递给殷末:“房子找着了吗?”
    “先住朋友家。”殷末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一辆宝马摇下车窗,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友好的朝周喻义打了个招呼。
    “男朋友?”
    “朋友。”殷末接过行李放在地上,然后看向周喻义。
    周喻义看着他继续温柔的笑,余光却一直向宝马里的男人瞟。
    殷末也看着他温柔的笑,注意力却落在周喻义西装上的褶皱。
    两人就这么交错着目光发呆。
    “咳。”周喻义也有点尴尬,他微微张开双臂:“最后拥抱一下吧。”
    “恩。”殷末张开手环住周喻义的腰身,把头轻轻靠在他的肩头,周喻义环住他的腰。
    “那么,祝你幸福。”
    “也祝你幸福。”
    殷末拖着行李箱转身离开,车里的男人下了车,接过殷末手间的重物。
    花园前的男人还在微笑,但是那微笑中有一丝隐藏不住的哀伤,他知道,殷末会回头看。
    直到车子扬长而去,周喻义脸上的温柔和哀伤突然消失殆尽,他挑了挑眉,毫不留恋地转身大步走回别墅里,仿佛刚刚的那一刻,没有在他心里留下一丝涟漪。
    他不是恋旧的人,更不会亏待自己。殷末除了脸漂亮,实在是没一点可取之处,既不撩人,也不乖巧,连床上都是死鱼。哪比得上他其他的玩具——他早就在其他地方圈养了好几个玩具,听话又放荡的,可以满足他各种欲望和需求的玩具。
    “阿末啊,来来来,快点发言。”孔语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扩音器:“都等着你说说这大半年的感想,这岁数也大了,都准备找个窝心的过日子,怎么样啊,总结一下?我说周喻义这人有脸有钱有身材,不亏吧?”
    殷末没有说话,他一手挑开自己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一手从扶手箱上的烟盒里抽了支烟出来。孔掏了打火机,替殷末点了,殷切地看着他:“都等着你呢。”
    手机的另一头很吵,殷末把手搭在车窗边,懒懒地吐了个烟圈。烟圈一圈一圈扩散开来,朦胧之间,乏善可陈的气质渐渐褪去,他整个人都变得活色生香起来——
    “今晚谁在我面前提周喻义的名字,我就干死谁!”
    
    第1章
    
    殷末走后,周喻义也搬了出去。他多有房产,养了不少宠物,结婚一事,其实也是为了堵住家里的嘴。
    他是家里的小儿子,上头还有一个大哥,已经结婚生子了。这个小儿子几乎倾注了周父周母全部的爱,可惜养出来的儿子,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周喻义够孝顺,兄友弟恭不在话下,对待小侄子也很可亲,只是太过于冷漠,在某些事上的控制欲,让人感到害怕。
    当然,周喻义将冷漠和控制欲掩饰的很好,连那次被父母发现他养的那个乖顺的男孩时,也表现的相当有风度——老人家其实受到了相当的惊吓,那个男孩被调教的几乎成了一只乖顺的猫,如同仰望主人一般,看着周喻义。当周父周母忍不住咆哮时,周喻义简单几句话安抚住了父母,并且表示,不会再玩。
    玩?!
    周父周母又怒了,而且从他们的调查里,这个小儿子还不止一个小情人,其中还有电视上看过的,别人家的父母都是心痛儿子是同性恋,他们却是集儿子是同性恋,抖S,情感缺失,影帝(?)等打击为一体,偏生这个儿子又如此优秀,如此会安慰人。
    “你得去找一个合适的伴侣而不是宠物,要学会怎么爱人,要不你这辈子可怎么过。”周母担心之后,让朋友介绍,找了个居家型的好男人——殷末。
    介绍人是这么说的:“如果这事成了,那就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殷末这孩子,特别优秀,性格很温和,也不爱玩。国外留学回来进了知名建筑事务所,业内也小有名气。这殷家孩子多,但是优秀的就这么几个,殷末到时候得接手殷家的产业的。”
    周母看着手头的照片,喜欢得不行。这孩子长得是真漂亮,个高肤白,眼睛很亮,打扮也很得体,看样子就特别乖,是个能过日子的。
    “各方面都好,就是……”当爹妈的总是得给媳妇挑出点毛病的,何况还是个男媳妇。只不过这个男媳妇外貌学历家庭都太出色,打着灯笼找不出第二个。
    于是周母鸡蛋里面挑骨头,皱着眉头说了句:“就是名字太难听,殷末殷末——我用方言念念,就成- yín -魔了,这孩子他爹妈怎么想的?唉,我看啊,这事要是成了,我们家喻义要孩子时,可千万不能让殷末他爸妈来取名字。古人说的好,人如其名,还是得取一个得体的名字。”
    周母没想到,甚至是周喻义也没想到,人如其名这话还真是应在了殷末身上,后来周喻义和殷末没少想办法销毁证据,就怕又一次吓到老太太——
    这殷末就是人如其名,大- yín -魔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和乖巧会过日子,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第2章
    
    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五月一过,便是端午,接着又是七夕中秋小长假,离婚这事周喻义和殷末都心照不宣地没给家里人说,要想过自己的生活,这戏还得演。
    于是过节的时候双方家里一个也不落下,走亲串门送礼吃饭,小长假最后一程是回了周喻义父母家,周喻义的大哥也回来了,带着媳妇孩子。小侄子铛铛一来就要末叔叔抱。
    殷末正在收拾茶几,他还戴着橡胶手套,小家伙一扑上来,他胳膊一伸一搂,将他单手抱了起来,家里的老阿姨过来,拿着垃圾桶,说:“这事放着我来做就好,你是客,快坐。”
    殷末一边亲了口铛铛,一边摘了橡胶手套,笑道:“阿姨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
    老阿姨心里很暖。周母在一边看着,简直不能更喜欢自己的男媳妇了,懂事居家听话不爱玩,和孩子也很亲,就恨自己早点没想到去给周喻义相亲,早两年的话,恐怕孩子都能和大孙子一样大了。
    铛铛搂着殷末的脖子撒娇,亲昵的不得了,殷末也和他嘻嘻哈哈的,陪他玩。就在这时,铛铛突然用小手点了一下殷末的脖子,说了句:“虫虫。”
    “嗯?”
    殷末拍了自己脖子一下,有些不明所以,铛铛扭过身子,冲她妈妈说道:“妈妈,被虫虫咬啦!”
    童声清脆,殷末却突然明白了那是什么,连忙扯高了衣领,可是大嫂却拿着花露水过来了,一来就问:“哪儿呢?哪里被咬了铛铛?”
    铛铛说:“是末叔叔,末叔叔被咬了。”
    殷末有些汗颜:“大嫂,花露水给我就行,我自己涂。”
    铛铛说:“涂包包!脖子上的包包!”
    周喻义的大嫂还真以为是脖子上的包,说:“你抱着铛铛,不方便,我来帮你涂吧,在哪儿?”
    殷末下意识去捂,铛铛却先他一步,帮他把领子扯开了,一个明显的紫红斑块落在白皙的皮肤上,十分显眼。
    气氛顿时尴尬了,周喻义的大嫂显示一怔,随即捂嘴笑道:“年轻人啊,就是有激情,不过喻义也太不注意了,你等等,我去给你拿个创口贴。”
    殷末捂着吻痕,心里把昨晚过夜的壮男骂了个千百遍。他踮着脚看了下,周喻义还在阳台和他大哥谈话,看样子是没听见。
    他不好否认,更不好意思说和周喻义已经分开,只有让周喻义冤枉的头上飘绿。
    “你这个眼尖的小东西。”殷末捏了捏小侄子的脸,又气又好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