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长兄(主攻年下) 作者:哼哼

字体:[ ]

 
    文案:
    自从辛子濯父亲去世、母亲再嫁离开后,卢弘就辍了学,不分昼夜地打工供他上学。
    辛子濯本以为卢哥是为了报答曾经的收养之恩。
    ——却不知道,卢弘只是为了他。
    主攻1v1,温柔优等生攻x自卑大哥受,无血缘关系,受先暗恋攻,不傻白甜但也不会虐,想写一个普通的故事,主角没金手指
 
    序章
    
    “我们家又不富裕,你揽这麻烦事儿做什么!”
    “养个小孩儿的钱还是能挤出来的……你也知道,这孩子我要是不养,就……”
    后面的声音被压得低了下去,隔着门难以听清。
    八岁的辛子濯不大懂究竟发生了什么,坐在餐桌前面握着笔,心思却全然不在面前的作业上。他微微抬起头瞄沙发那边,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了许多的男孩子,灰头土脸的,低着头坐在那里,手紧紧地攥着裤子。
    他放下笔,从椅子上下来,走到茶几面前。
    “你叫什么……?”
    沙发上的男孩愣了一下,抬起头来,大概因为快到变声期,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我叫卢弘。”
    辛子濯听到爸妈的争论,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隔着门听到爸爸说卢弘的父亲死了,要收养他,但妈妈不同意。
    辛子濯坐到卢弘旁边,抬头看了看后者的脸。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别人,只能回忆着电视上大人们以往交谈的模样,稚气地说道:“你别难过了,你爸爸在天上一定不想见到你伤心的样子。”
    已经忍耐了一整天的卢弘一下子就红了眼眶。
    还没等他回应什么,主卧的门突然就打开了,辛子濯的父母,辛成天和宋梦走了出来。
    卢弘几乎就在门开的同时嗖地站了起来,忐忑地看着两人,声音有些抖:“辛叔叔,阿姨……”
    辛子濯不明就里,转头两边儿看看,见卢弘和父母都站着,于是自己也跟着站了起来。
    宋梦对着辛成天轻哼了一声:“就你老好人,这事儿我不管了,随你吧。”说罢就转身往玄关走过去,穿上鞋,披上外套后丢下一句:“我今天去找雅梅她们搓麻将,晚饭不要等我吃了。”就摔门走了。
    辛成天叹了口气。
    卢弘惊疑不定:“辛叔叔,是不是因为我惹阿姨生气了……”
    辛成天看他这幅模样心疼得不行,又联想到自己多年交好的老乡今早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整个人被癌症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咽气前最后一句话是希望他能帮忙照顾自己的儿子。
    “小卢,你别担心,阿姨就是面上脾气差,过两天就好了。”辛成天朝卢弘笑笑,“你以后就住我们家,学费还有吃住叔叔都会帮你解决的,你就放心吧。”
    卢弘赶忙一直点头:“谢谢叔叔!谢谢叔叔……之前您一直帮忙照顾我爸,也多谢您……”说到后面,实在是多日来的打击和悲伤涌上来,哽咽起来。
    辛成天上前抱了抱卢弘,宽慰了几句,让他先去浴室洗个澡,去去医院里沾上的气味,而自己去厨房做晚饭。
    厨房里不一会儿就传出了煮饭的香味儿。
    “子濯,你过来一下。”辛成天看卢弘还没从浴室出来,对餐厅里的辛子濯招招手。
    辛子濯放下手里的作业,走到厨房里。辛成天蹲下来,轻声和他讲了卢弘的事儿。
    卢弘的父亲和辛成天是老乡,一起在一家修车场当工人,也是多年的好友了。卢弘的妈是谁他没细问过,反正是生了卢弘没多久就去了。
    本来这爷俩过得也不算遭,但就在半年前,卢弘的父亲被查出来肝癌晚期,癌症细胞扩散得快到不可思议。他们家根本没钱,癌症晚期这玩意也治不好,卢弘的父亲干脆就不接受治疗,沉默地等死。辛成天也经常去看望这位好友,但同样束手无策,只能干看着他一天天消瘦下去,被疼痛折磨。
    就在今天早上,他终于解脱了。
    辛成天特意请了假,帮好友办了后事,挑了一块偏僻地不得了但是便宜的地儿立了碑,把骨灰下葬了,之后他就把卢弘一起带了回来。他不知道怎么走收养的手续,也搞不清楚那些东西,就准备这么当成自己的儿子养着,多的给不了,好歹能把这孩子拉扯大。
    而他回来和老婆宋梦一说,就遭到了反对。宋梦本来就嫌弃辛成天赚得不多,又加一个孩子那就是雪上加上。结果辛成天好说歹说,并且保证自己可以多加班赚钱回来补上这个钱的空缺,宋梦这才作罢了。
    “你介意多一个哥哥吗?”
    辛子濯对多了个哥哥这件事感觉有些突然,但也没什么反对的情绪,皱了皱眉头问道:“他能帮我做作业吗?”
    辛成天笑了:“哎,作业你小子可得自己做!但他比你大五岁呢,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就去问他,应该都能给你讲讲。”
    “那好,我不介意。”辛子濯点了点头。
    辛成天布满老茧的大手轻柔地摸了摸辛子濯的头顶:“好,那我做饭,你接着去写作业吧。”
    于是,从这天起,辛子濯的人生里多了一个人。
    一个最重要的人。
 
    1
 
    辛子濯在有记忆以来,对“家”这个概念就有点模糊。
    他的父亲辛成天是个修车的,每天拼死拼活地赚钱养活他,总是早出晚归。他的母亲则是个在小卖部收钱的,爱好就是打扮自己,然后没日没夜地搓麻将。
    他一直觉得家啊,生活啊,就应该是这样的。直到几年前,卢弘成为了这个家的一部分,辛子濯才明白,原来一个家庭还有其他的相处方法。
    “子濯?我回来了。”
    辛子濯正在洗青菜,在厨房里听到卢弘的声音,关了水龙头,把手往围裙上一抹往门口快步走去。
    “哥。”
    “饭煮上了?你快去写作业吧,剩下的我来。”
    卢弘把围裙直接从辛子濯身上取下来,把书包往玄关处一扔,自己把围裙戴上,踩着拖鞋往厨房走。
    辛子濯没去写作业,而是跟着卢弘一起进了厨房。
    “宋姨不回来吃饭了?”
    辛子濯嗯了一声,他妈不回家吃饭已经是常态了,尤其是近两年,似乎对麻将越来越上瘾。晚上下班了就直奔好友的麻将馆儿,总是后半夜才回家。但家里看她也不赌大钱,就没拦着她。
    “那今天又只有我们俩了。”卢弘撩了把刘海,伸手把辛子濯早就拿出来化冻的猪肉拿到砧板上切片。他扫了一眼还站在一边看着自己切肉的辛子濯,催促道:“怎么还不去复习啊?你不是要考初中了,怎么天天和没事儿人似的?”
    辛子濯撇嘴:“你又不是没考过初中,地段学校嘛,小升初就走个形式。”
    他没提卢弘自己怎么不复习,因为他知道卢弘不爱听那些事儿。
    卢弘今年高二了,理应是该紧张的时候。本来他学习就一直挺普通的,加上家里有个辛子濯,天天爹妈都不回家做饭,卢弘看不过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每日自己做饭,逆着班主任的意思天天翘晚自习回家,这么一来二去,成绩早就跟不上了。
    班主任试过找家长,但听说这孩子爸妈早死了,借住在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叔叔阿姨”家,也就做罢了。
    辛子濯问过卢弘以后怎么考大学,卢弘也不在意,揉着他的脑袋说以后自己随便考个三流大学,能混口饭吃就行。
    “想什么呢?”卢弘把一小条肉切了三分之一,想想辛子濯正是长个子的时候,不能在这地方小气,于是又多切了一半。
    “没什么。”辛子濯摇摇头。
    卢弘也没多想,手下动作不停,加上辛子濯在一边儿打下手,没多久就炒好了一个番茄炒蛋和一个青菜肉片。他端着两道菜上桌的同时辛子濯就已经盛好了饭摆在桌上了,两个人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开饭了。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四年了。
    卢弘很感谢辛叔叔和宋阿姨,哪怕宋梦对他并不是很待见,但至少也没有苛刻过他。他们无亲无故,能接纳他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要不是他们,卢弘想,自己大概已经沦落到去要饭都说不定了。
    卢弘同样感谢辛子濯,这几年的相处下来,两人好得就和亲兄弟一样。这种亲切的关系让本来对这个家庭有距离感的卢弘感受到了一种纽带,让他可以真正地留着这里。
    辛子濯一声不吭地吃饭,沉默的饭桌上氛围并不尴尬,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温馨感。他抬头看卢弘——对方现在足足比自己高了十多公分,哪怕坐着的时候也高出一大截——卢弘长得不算特别帅,就是普通的路人水平,但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
    就像现在。
    卢弘看到辛子濯吃着吃着抬头看自己,笑了:“看我干嘛?我脸上有饭粒吗?”
    “不是,”辛子濯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就是明天……有个家长会,算是毕业前最后一次。我估计爸没时间,也没找到机会和妈说……哥你能不能去一趟?”
    卢弘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有点惊讶:“我做你家长?这行吗?”
    辛子濯也拿不准主意,他就是想到每次家长会就自己爸妈不到场,有些难过。但想想卢哥要是来,估计得和高中请假,又要耽误学习了,他拨弄了一下碗里的饭:“我也不知道,要么还是算了。我就和老师说爸妈没空好了。”
    卢弘看辛子濯那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顿时不管那些个行不行的了,满口答应下来,保证明天下午会到场。
 
    2
 
    第二早上七点多,辛子濯被闹钟给吵醒了。他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的坐了起来。
    他本来就不大的房间里除了躺着的这张床,还挤了另一张折叠床,那是卢弘来了之后家里新填的。房子两室一厅,客厅又不大,怎么看也没地方住人,于是卢弘就一直和辛子濯睡一个屋。
    但现在那床上没有人,被子也被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上面,很明显,卢弘早就出门了。
    卢弘的高中离家里还挺远的,一般这个距离的就都住宿舍了。可住宿舍就要额外的钱,卢弘付不出,更不想增加辛叔叔的负担,于是每天一大清早六点就起床,自己骑着自行车顶着风呼呼地去学校。
    这会儿已经是早春了,但还是有些凉的。辛子濯窝在被子里,做了老半天的思想斗争才挣扎着从被子里爬出来,穿着衣服呢就听见外头门响了。
    他匆忙地套上外套,拎着昨晚就收拾好的书包推开门,看到是他妈回来了。
    宋梦生孩子生得早,今年才三十二,还是精力正足的时候。只是精力再好打了一通宵麻将人也会有点疲惫,所以宋梦好看的杏眼下头有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她看到辛子濯出来,嘱咐了两句:“要出门了吗?路上买点吃的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