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杏 作者:如土

字体:[ ]

 
文案
 
这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我二爸家要“开财门”了,所以这一天,会有很多人整晚都不睡。
说起这个开财门,是我们那里的一个风俗,具体我也没有仔细问老一辈是怎么回事,总之谁家要是起新房了,大门一般是不让开的,必须得请当地的道士来唱啊,跳啊,才开。大开要请三四个道士先生来一起唱跳,小开只请一个道士来唱跳就醒了。
如果碰上大开的话,那天晚上不光是主人家整夜不能睡觉,就连村里的沾亲带故的都要热热闹闹的玩上一个晚上。会喝酒的在一起喝,不会的三四个一伙打牌。有钱的,打麻将,道士先生敲锣打鼓的要跳一个晚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杏 ,常久 ┃ 配角: 蓝皮 , 白石 ┃ 其它:老少
 
 
 第一章 雪意
 
    这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我二爸家要“开财门”了,所以这一天,会有很多人整晚都不睡。
 
    说起这个开财门,是我们那里的一个风俗,具体我也没有仔细问老一辈是怎么回事,总之谁家要是起新房了,大门一般是不让开的,必须得请当地的道士来唱啊,跳啊,才开。大开要请三四个道士先生来一起唱跳,小开只请一个道士来唱跳就行了。
 
    如果碰上大开的话,那天晚上不光是主人家整夜不能睡觉,就连村里的沾亲带故的都要热热闹闹的玩上一个晚上。会喝酒的在一起喝,不会的三四个一伙打牌。有钱的,打麻将,道士先生敲锣打鼓的要跳一个晚上。
 
    而这天晚上,不知道是谁家的男孩也来到我二爸家,这个男孩我之前从未见过,我把和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也就是我二爸家的小儿子白石叫到一边指着那个男孩问道:“他是谁啊”。
 
    白石看了我一眼说:“他是咱大姑妈家的姑娘家的儿子,算起来他得叫我们舅舅呢”。
 
    “啥?你看他跟我们差不多,怎么我们还大他一辈呢?不合适吧,那我们怎么叫他呢?”
 
    白石看了看我突然笑了,说“青杏啊,我们直接叫他名字得了呗,还能怎么称呼啊,他叫蓝皮,听奶奶说,他一生下来,肚皮上就有一块蓝色的胎记,所以就取名为蓝皮”。
 
    我一听了这名字就想笑,最后还是忍住了“白石,你看他那样,在哪里上学啊?”
 
    “你呀,他跟我们一个学校,经常见,你看你,这些亲戚你都还不知道”。
 
    我和白石在一边讨论了一些这个蓝皮的事情,因为这个叫蓝皮的男孩子,有些特殊,虽然年纪跟我差不多,可是他显得高大许多。高大的鼻子,宽阔的面庞,而他那白衬衣领下面丰满的肌肤让人想亲近,时常走路昂首挺胸的,在我们这亲戚里面,居然有这个独特的人。
 
    而就在那时,我突然发现我对他有些悸动了,虽然在此之前也有过,不过都随着时间流失而忘却了,走远了。那天晚上,道士先生在叮叮当当的敲锣打鼓,他们好多人在打牌,蓝皮也是,我有意接近这个男孩,可是找不到一点理由。赌钱我没有钱,打牌我好多种打法都不会。他在人群中穿梭,一会儿跟人打牌喝酒,一会儿斗地主喝水,一会儿,到内屋看电视。他所做的一切都在我的眼里。似乎感觉这个男孩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人间出生似的。
 
    总感觉他跟别人不同,到底是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当他走到内屋看电视的时候,我坐到他旁边,心快跳到嗓子眼了,外面的锣鼓声很大,屋里的电视虽然放着,但几乎听不到任何电视里的声音,我凑到他耳多边说:“听说,你肚皮上有块蓝色的胎记,是真的吗?”
 
    “哦,是的,舅舅,你是听谁说的”。
 
    我一听他叫我舅舅就感觉很不自在,还很别扭,说:“大家都知道啊,你是我们亲戚圈子里面的奇人”。
 
    他听了之后突然一下子捂住嘴巴大笑起来“舅舅,你可会开大玩笑,我奇人?你们读尖子班的人才是奇人,我们读鸭子班的人,怎么会是奇人?”
 
    这家伙,说话怎么这么难应付,我接着说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我看看”。
 
    他似乎被这话吓了一跳,突然看着我,把他的手放小腹部,说:“啥?那有什么好看的?”。
 
    我瞬间觉得我嘴笨,怎么会想去看人家那儿,我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转眼看了看电视说:“你们今天晚上不睡觉吗?”。
 
    “是啊,太姥姥叫我们过来的,今天晚上都去睡觉了,冷冷清清的,不成样子”。
 
    “我反正要睡的,我们明天还要补课,你们不补吗?”
 
    “舅舅,我才初二,不忙”
 
    “哦,要不这样,一会儿你们到我家睡去,反正他们都不在,我家有的是床,他们跳他们的,我们睡我们”。
 
    “啥,那怎么行,要是我妈知道,我这皮还要不要啊”。
 
    “你妈有那么厉害啊?”
 
    “你们不是明天补课吗?现在都十一点了”。
 
    “你们真不睡?”
 
    “哦,明天回家睡”。
 
    我一个人辞别了所有的人,一个人到家里来,我一直想着,这个家伙,熬一个晚上能不难受吗?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第二天天亮了,母亲从二爸家回来。我问母亲昨天晚上蓝皮是不是没有睡觉。母亲说一直坐着的,没有睡。
 
    我一直想,他昨天晚上没有睡觉是不是很难受,我吃完饭,打开门,发现外面白了,大团大团的雪花飞舞着,我走在雪地里,看着漫天飞舞的雪。
 
    我很不想去学校,我很想留在家里看他是什么样子。或许他今天就回他家去了,以后就见不到了。以前在书上看到人家写思念一个人根本就不理解。
 
    如今才知道,原来思念一个人真的比这一年仅有的一阵雪还要美。还要纯洁。那天我不管是在路上,还是在课堂上,都想着他这个人的身影。上课还好几次分神。
 
    那天,只上上午的课,下午的课取消了,我奔走回家,蓝皮已经不在二爸家了。心气顿时有一种失落感,我把这一切的一切都写进日记里,希望还有下一次的见面机会。
 
 第二章   砍树
 
    回到家里之后,我心情失落到了极点,母亲还以为我出什么事了,问我“青杏,丢魂了?”
 
    “哦,没有”
 
    “没有怎么一天钩腰驼背的?”
 
    我穿过家门,到了二爸家大门口,已经没有了昨日的热闹了。人都走了。
 
    我二爸见了我打趣我说到“青杏打算抱哪里啊?”。我还以为我二爸说的是报考的报。所以就随口说:“因该是一中吧”。
 
    “那打算找谁抱?”
 
    “班主任啊!”
 
    “你叫你们班主任抱紧一点,天气冷了”。我这才明白二爸说的抱是什么意思。对我二爸我简直哭笑不得。
 
    随口问道:“我大姑妈他们一家都走了?”
 
    “走了,都走了,而且他们一家说是要到都匀去定居了”。
 
    “什么?到都匀?那么远?那蓝皮是不是也去?”
 
    “嗨,那家伙,本来就读书不行,肯定得去了,他爸他妈都去了,暂时把他放他姥姥家,等初中一毕业就过去”。
 
    我心里想着,这叫什么事啊!可是后来一想,就算他不去,反正又不是在一个村子,也见不着面,何必想他呢?
 
    可这本来就隔得远,这一去就更远了。恐怕以后就难见着面了。我回到家中,母亲说让我换换衣服马上就要跟着我爸去砍树。
 
    母亲说,乘着这会儿大兄弟们都在家里,把树砍了。是啊,如今快过年了,在外打工的男人们都回家了。家里有的是力气。除了我大伯家的小儿子从小在城市里娇生惯养的长大没有力气之外,其他人都是状如牛的一身力气。
 
    小叔第一个来到我家,见了我就大声的说到:“咦,这个青杏,怎么比我还高了?你要冲上天了?”
 
    我小叔一向说话大声,他这以来,周围的人都知道了。在老远的地方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母亲接着他的话道“说的就是了,现在开始为他CAO心取老婆了”。
 
    我的心开始茎蔓了一下,取老婆,这三个字重重的压在了我的心里。前些日还是夏天的时候和白石还有黑牛他们一起去洗澡,他们的哪个地方都长大了,唯独我的还没见长大,不仅如此,他们开始肌肉发达,脸上也开始起痘痘,可是我脸上几乎没见起过痘痘。而且我也没有肌肉发达,形体一直很消瘦。
 
    而他们也开始说在学校的时候哪个女生好看,他们对谁有好感。可是我呢?我一直把蓝皮放在心里,从来不敢对任何人说。
 
    我想着这一切匆匆的把饭吃完,就到屋里写日记,把我仅有的一点思念写下来。因为我开始意识到,我失去很多东西了,而我拥有的只有思念的那么一点点美好的东西而已。
 
    我心想如果还有第二次机会,我一定不会等待一分一秒,我要和他走得更近。
 
    我还没写完就被母亲叫走了,通常的话,母亲不识字不会看我的日记,而父亲也没那个闲心。
 
    姐姐从不翻看我的东西。所以我的日记通常都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毫不避讳。
 
    我们到了树林里,两个人砍,十几个人拉绳子。等树倒下的时候,十几个人就跑。
 
    可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拉肚的原因。肚子疼了起来。我到一处草丛中大解。
 
    我二爸家的二儿子走了过来,他没发现我在草灌木林中。到我跟前就脱了裤子小解起来。
 
    我在不远的地方真真切切的看着他那东西着实不小。我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丢掉某个细节。他抖了抖他的那个东西。拉上他的大门回头就走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