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溢出 作者:沈糯

字体:[ ]

 
小短篇。伪兄弟,无血缘关系,年上,双向暗恋。HE。
 
不知道这种题材可不可以发,收养关系造成的兄弟。攻受两个都略有病,一个情境走到底,文风摸索中……
 
这篇是rou文练笔_(:3」∠)_(作者胆子小得一笔
 
1
五点钟,陆钧准时下班。
被迫裹挟在拥挤的车流中缓缓移动,陆钧的这辆车还是毕业时家里给买的,那时候还是鲜活漂亮的款式,六年的疏于保养下来,早已灰尘扑扑如迟缓老人。他的存款够换一辆车,可也仅够换一辆车,就算买了新车他也养不起,这一辆虽然破旧,但还勉强能用,他独身一人,也没有找人交往的诉求,不需要装饰面子,作为代步工具也就够了。
 
他拧开车载广播,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中透出公式化的苍白:
今日上午九时,在一出租屋内发现某男子已死在家中两天,经法医鉴定死者为自杀,在该出租屋内未找到可供辨认死者身份的信息,已知死者男,三十左右,左肩有褐色胎记,请死者家属或知情人与警方联系,电话是——
 
天气非常热,陆钧手指的关节不住叩击着方向盘,额头渐渐凝出细小的汗珠。
自杀?
每个自杀的人也许都有充分的理由。但陆钧想,如果他和那个人落到同样的境地,他也不会去自杀。能活着总是比死了好一些的。就算生命里挤挤挨挨的全是压抑的灰,也算是种颜色,会摔倒说明在往前跑,透不过气说明还在呼吸。
更何况——他怎么舍得。
 
就算摔得鼻青脸肿,艰难如同窒息,也无法抗拒想在空气中汲取、吸收那一丝丝的甜腻香气的欲望。
那是他生命的养料。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半黑了,陆钧进浴室里开了淋浴喷头才想起忘了买菜。
——实在是太热了,好好洗个澡清理干净身体的欲望胜过了一切。
陆钧在水汽氤氲中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年近三十,身材保持得还算不错,肌理结实,在健身房中锻炼出来的六块腹肌还未走形。面孔英俊,但神情阴郁,充斥着令人望而却步的冷僻。
 
洗过澡稍事休息,陆钧打开笔记本,将一天公事收尾之后,进入邮箱,显示出半小时前刚刚收到的文件。
破解文件密码之后又是压缩包密码,层层壁垒之后终于显示出真容。
照片上的少年应该是在食堂中,右手拿着筷子,抬头对着对面的女孩子淡淡微笑。
女孩子脸颊绯红,笑意盎然。看上去刺眼得美好。还好除了第一张,后面都是对少年的特写。
少年俊秀的轮廓,微抿的红润嘴唇,后颈上浅淡的绒毛,包括握着筷子的修长手指,指尖圆润玲珑,透着健康的粉红色,都被一一收纳入镜头。细致温腻,仿佛是从情人眼睛折射出的投影。
 
陆钧反反复复看了不知多少遍,渐渐觉得口干舌燥起来。手边却没有喝的东西。他不喜欢白水,宁可喝满是色素的饮料。如今家里的饮料和食物一起告罄,精神上的满足一时半会也告慰不了身体的需求。
而且没人比他更清楚,这满足与饮鸩止渴并无二致。
 
门铃响了,陆钧将文件关掉,又随便打开一个网页,才起身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经过落地窗,才发觉天气已经阴沉下来,云层厚厚地积压在天空,天地灰蒙蒙一片,整个城市都仿佛陷入浓重的愁云惨雾中。怪不得这么热,原来是要下雨。
“到了半路才感觉要下雨啊,我都没带伞。”
站在门口的少年露出一个笑容,轮廓俊秀,嘴唇红润,后颈上绒毛浅淡。
“吃过了吗?我带了晚餐来。”
右手拎着白色的袋子,手指修长,指尖圆润玲珑,透着健康的粉红色。
见男人一直没有回答,少年微微仰起脸,清澈的眼瞳映出他的倒影——
“……哥哥?”
 
2
陆钧回过神,"啊”了一声道:“你怎么过来了。”
陆钦笑着说:“都半个多月没来了,我猜你冰箱里肯定空空如也,来给解放军送存粮。”晃了晃手中的袋子,除了餐盒之外,还有他爱吃的猪肉和蔬菜。
陆钦脱了鞋进厨房,把餐盒摆出,又拿出一包红茶。
“哥,你少喝点饮料,这些我都分好了,要喝的时候拿出一包冲了,就你家最大的那个杯子剂量刚好。”
陆钧“嗯”了一声,半晌抬手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就你贤惠。”
陆钦没说话,手指微微收紧,抓住了T恤下摆。
 
陆钦熟练地把菜分门别类放进冰箱,陆钧在桌上打开餐盒,一阵香气扑鼻。
“还热着。”
“嗯,那家餐馆味道很好,又离这里不远,可惜不送外卖,哥你下班早的时候可以过去吃。”陆钦道,“本来我想自己过来给你做的,这学期课程太紧,我时间不能保证,等下学期,我……”
“小钦,不用这样。”陆钧打断他,“你应该过自己的生活。”
陆钦久久沉默,然后洗手坐到他对面,说:“哥你尝尝,他家的红烧肉做得很好吃。”
 
陆钦自小丧父,六岁时母亲又查出重病,抛下他独自出走,被邻居陆钧家收养。陆钧家境也不能算富足,陆钦自小便格外有自觉,处处小心翼翼,有活抢着干,比谁都勤快,如果有人不让他做事,他便站在那里,一脸的惶然局促。
他长大后多少放开了一些,但照顾陆家人已经成了习惯。尤其陆钧来了S城工作,他也考到了S城的大学,生活更是围着陆钧转。但陆钧的态度对他相当疏离,陆钦咬着唇,一次次忍了下来。
陆钧略带讽刺地想,如果此刻自己去亲吻他,他是不是也会想着报恩,闭着眼睛强忍下来?
 
还好他知道自己不会。
这是他的少年啊。
少年有着他最爱的皮肤,他最爱的嘴唇,少年笑起来的时候,瞳孔深处粼粼的光,是他支撑世界的依仗。
 
“下雨了。”陆钦忽然说。
绵密的雨声敲击在窗上,碎如清玉。
陆钧抬起眼睛看着他。
“我今晚可以不回去吗?”陆钦垂下眼睛,从这个角度陆钧可以看到他的眼睫,根根分明,又黑又长。
“不可以。”陆钧的话说出口,陆钦的身体很轻微地摇晃了一下,手也撑住茶几。陆钧继续说:“我送你回去。”
陆钦再次陷入久久的沉默。
 
陆钧的手机响起来。
是同组的上司,平日里十分骄傲美丽的女人,熏然的酒气泄露了她的脆弱。她问,陆钧,你能过来找我吗?声音轻软,包含期许。
陆钧原本也许不会答应,但此刻对面陆钦的目光让他生出某种决然,他说:“好的,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陆钦的手有点撑不住茶几,他问道:“你要出去?”
陆钧点了点头:“我去接一个女同事,她喝醉了。”看着他的眼睛,继续说,“这么晚了,你想住在这里也可以,我晚上……有可能不会回来。”
陆钦的脸色一瞬间苍白了,他轻轻闭了一下眼睛。
陆钧几乎有他正在心碎的错觉。
 
他无法再面对陆钦的表情,匆匆站起来拿了外套,就往门外走去。
“哥哥。”
陆钦叫住他:“你忘了带伞。”
陆钧急急忙忙拿了伞,不敢再看他一眼。
 
开门的时候,有凌乱的步子从背后扑来,陆钧在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前,已经被青涩的少年紧紧抱住。
陆钦的身体在发抖,他的声音也在发抖,他说:“陆钧,不要去。”
 
3
陆钦又重复了一遍:“陆钧,求求你,不要去。”
陆钧的思绪凝住了,他几乎无法再思考,无法领会少年这动作背后的含义。好一会儿,他才缓慢地问:“小钦……你怎么了?”
陆钦将手臂更加收紧一些,无法抑制哽咽地说:“不要去,不要去找那个女人。哥哥,你是要跟她上床吗?你爱她吗?”
“为什么这么问?”陆钧转过身,即将来临的预感迫得他眼前一阵一阵发黑。但是黑暗中又隐隐有火星,闪着喜悦而卑怯的光。
“那就是不爱她?那你为什么要跟她上床?因为生理需要吗?”陆钦扯着他的衣角,像一只执拗的小兽,“只是解决生理需要的话,我不行吗?”
“你在说什么——”
陆钦的眼角闪动着水光,但是眼神非常倔强。他尽可能快地脱掉身上的T恤,拉开牛仔裤的拉链,抓着陆钧的手胡乱往他身上按:“只是需要洞的话,我也有,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怀孕……”
“小钦。”陆钧的手按上他的肩膀,尽可能抑制住颤抖,用最温和的语气问:“你说我跟人上床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那么你呢?你是为了什么?你……喜欢我吗?不要为了报恩做傻事。”
陆钦闭上眼睛,眼泪不可抑制地滑落下来,年轻的面孔上带着惨痛与绝望:“是的,我爱你,哥哥,我爱你……”
 
黑暗中的火星轰地炸开。砰然飞溅,艳光四溢。
 
陆钧只来得及想,幸好他没有死去,幸好他还活着,有耳朵有眼睛,看到听到他的少年说爱他。感谢上苍,哈利路亚。
 
4
陆钦十四岁的一个梦,使得陆钧从他最尊重最喜爱的人变了味道。
仍然是最喜爱的人,却带着羞耻和禁忌的色彩。陆钧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他梦中,吻他的唇,抱住他的腰,或温柔或凶狠地贯穿他。
清醒的时候陆钦叫他哥哥。陆钧大他七岁,曾说你喊我陆钧就可以了。但是陆钦少见地没有听话,叫哥哥的时候多少能提醒自己,停止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知道自己应该离陆钧远一些,然而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陆钧一直对他极好,毕业后工作,薪资除了日常花用和赡养父母,很大一部分都用以供他生活读书。陆钦自我安慰,即使是为了这个原因,也应该留在他身边好好照顾他,直到他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可是陆钧一直没有。
陆钦从未见过他与任何人交往。让他又忍不住生出了许多虚无缥缈的期盼。原来想着只要能远远看着陆钧就满足了,到后来又想照顾他,再继续下去,又渴望他能抱住他,与他亲吻,耳鬓厮磨。
贪心得无止无尽。
 
高三的时候,陆钦见到陆钧和一个人在酒吧后巷接吻。
他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
一辆车开过,车灯的光芒水一样地漾开,那个人微微侧过脸来,是一张男孩子的脸。
 
他们接过吻,又相携上了同一辆车,陆钦知道他们接下来是去过夜。
男孩子身材瘦削,面容精致,稍稍上挑的眼尾带着天真的诱惑。陆钦整夜蜷缩在被子里想,如果那是陆钧喜欢的类型,他说不定也可以做到。
 
陆钦回想那张脸回想了整整三年,陆钧却对他日渐冷淡。口吻还是温柔的,内容却越来越趋于客套,他知道他在不动声色地疏离他。
偶尔团聚的饭桌上,母亲催促陆钧应该尽快成家,陆钧的视线与陆钦对上,低头躲开,说了一声“我知道”。
陆钦怕了。
于是这天晚上他来了。带着陆钧爱吃的蔬菜和肉,他一包包分好剂量的红茶,KY和保险套,还有他有生以来最孤注一掷的勇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