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流年 作者:桃心

字体:[ ]

 
 
文案:
     夏征帮着老朋友照顾儿子,结果却不知不觉被吸引,对杜萌展开了强烈的追求。
 
年轻的杜萌很快也喜欢上了他,只是没想到夏征却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黑暗甜美系,绝对和以前你看过的所有文都不一样。
 
又疯狂又绝望又美好又甜美的奇葩故事。
 
想要TXT的胖友们,请在作者微博@ 这是一只鸟啊 已经放在里面了。
 
不定期会开预售印刷小本本了,因为自己喜欢这个故事,如果有兴趣的话,欢迎前来上车~ (个志内有独家番外,因为时间关系就不放网上了。有缘再见!)
 
HE,甜文!
 
前甜,中略微波折,后面很甜很甜。因为这是一对喜欢开车的cp。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萌 ┃ 配角:夏征 ┃ 其它:fapoej
 
 
  ☆、1
 
  章1.
  杜秉之是个除了吃喝玩乐啥也不会的二世主。因为家里有几个钱,又是独苗苗,所以逍遥自在,一直到了结婚生子。
  他的老婆柳明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家里有钱有势不说,自己也颇为能干。当初不知道是瞎了眼还是怎么着,居然嫁给了杜秉之这个混蛋,结了婚,才后悔不迭。
  杜秉之玩乐了大半辈子,结了婚也不改性,依旧逍遥自在,不问家庭事业。他的老婆有一天终于受不了了,提出来要离婚。杜秉之这一听,急了,没个主意,赶紧找来了好友兼老同学夏征。
  夏征和柳明还有杜秉之都是旧相识了。从读初中开始,他就和杜秉之是同桌。不过那个时候,杜秉之因为一张小白脸,把心思都花在讨好女同学和女老师上面了,而夏征家底较为一般,默默看着杜秉之上课下课和女同学打打闹闹,自己则不动声色的考上了中国最好的大学。杜秉之最后,当然是托了爹妈的面子,死皮赖脸地也跟着混进了这所高校。
  到了大学里,杜秉之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继续万花丛中过,接着遇到了柳明。
  柳明和夏征同为法律系双壁,各自占领了法律系一半的江山,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两个人有戏,但是没料到,最后柳明居然嫁给了夏征的好朋友,杜秉之。
  别人都弄不明白柳明看上了杜秉之哪点,觉得她柳明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嫁给了她。
  事后证明,柳明也觉得自己当初是脑子坏掉了,读书读傻X了。
  杜秉之约了夏征在酒店里和柳明谈,夏征一走进酒店套房,柳明就说,“你别劝我,我今天就是来叫他签字的。”
  夏征眨了眨眼睛,极其莫名其妙,又极其无辜地说,“我没想劝啊。”
  柳明吐出一口气,说,“哦,那就好,杜秉之来了吗?来了就签字吧。我一会儿还要赶飞机。”
  夏征本来和杜秉之约好一起的,但是半路上,杜秉之接了一个电话,又被拉走了,所以现在才夏征一个人先到了。
  夏征说,“我出门时给他打了电话了,他说一会儿就到,应该快到了,不用急。”
  柳明得到了这个肯定的答复,才放了心。
  她之前还怀疑杜秉之不想离婚,今天签字都不来了。
  便说,“哦,那就好。”
  夏征看着柳明略带焦急地一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皱起的眉心之间有说不出的郁闷。
  他脸色平静,问柳明,“你最近很忙?”
  柳明看了看表,大概是心烦意乱杜秉之这个混账东西怎么还不快滚过来,说,“嗯,不算忙吧,就是打算去美国了,朋友在那边开了一间律师事务所,我正好离了婚,过去帮忙,重头开始吧。”
  柳明从嫁给了杜秉之开始,就在家作富太太,每天喝茶逛街,和几个妯娌出门刷卡做美容,直到儿子出生。然后又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子养大。
  没想到到了如今这年,却突然说要离婚了。
  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夏征问,“为什么要离婚?”
  柳明怔了一下,没想到夏征居然会提出这个问题来。
  而后看着夏征一双大而深黑的眼睛,她才头脑清醒了,说道,“以前的日子过够了,现在决定出来自己干。”
  这一句话很简洁,但是夏征却听明白了。
  他点点头,心里很赞同柳明的话。
  柳明当年全校法律系唯一获荣誉学位的女同学,嫁给了杜秉之之后却只会在家给狗洗澡,实在是太委屈她了,也委屈了她的那些天分。
  由此她决定离开杜秉之,重新投入人生,好好奋斗生活,杜秉之是极其赞同的。
  夏征不认同女人不能做女强人的观点,他对柳明说,“到那边怎么安排?有钱吗?需不需要我帮助一点?”
  因为他是在和柳明杜秉之夫妇太熟悉了,而杜秉之认识他这几年,又找了他借了不少钱,或是拉着他一起投资了不少地方,往往都是他投资的那部分赚了,但是杜秉之自己投的亏成了傻逼。所以夏征在柳明面前提起钱来,他是知道不会让柳明难堪的。
  而且就算是难堪,也早就难堪过了。
  柳明和杜秉之过得再惨再狼狈的时候,都找夏征救济过了,她柳明如今也不怕在夏征面前掉面子了。
  横竖早就没了脸。
  不过柳明这一次却没有开口,反而深吸了一口气,说,“算了,不用了,我自己想办法,过去了......应该生活开支不成问题,对了,之前你借给杜秉之的钱,以后不用再借给他了,之前欠你的,我也会尽快还了.......还有.......”
  夏征喝着清香的茉莉花茶,抬了抬眼皮,不动声色地说,“不用了,那些钱,还不上就不用还了。”
  他这个轻描淡写的动作到底是有点激怒了柳明。
  她柳明是什么家庭出来的人啊,居然如今混到了被老同学看不起的路上。
  那一瞬间,她简直觉得两眼一发黑,头晕目眩,差点晕倒。
  过了几秒钟,她才顺了口气过来,笃定地说,“不,钱我这边还你,以后杜秉之还要找你借,也就不管我的事了。我还你钱你也别嫌利息少,只是我还你这个钱还有一个别的因素,我想找你帮我照看一下萌萌,他还小,但是也不小了,你比杜秉之靠谱,我有事的时候打电话给你你能照应一声就行。”
  夏征明白了,这柳明要走,临别之前这时白帝城托孤啊。
  杜秉之的儿子听说如今已经十六岁大了,刚上高中,他从没见过,但是柳明这样说了,他也就答应了。
  “嗯,好,有问题尽管找我。孩子的事,我会替你照看好。”
  柳明这次终于舒心,长吐出一口郁气,说,“嗯,好了,现在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就等他来签字了。”
  夏征看着桌上静静躺着的文件,一时间,也找不到任何话可说。
  
 
  ☆、2
 
  章2.
  杜秉之匆匆忙忙地感到酒店,还在打着电话,“好叻,张总,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改明儿我去府上拜访你啊......没问题没问题,我一定到时候把他们都叫上,我们哥儿几个好好聊一聊。”
  夏征看他那眉飞色舞的模样,八成猜到他又勾搭上了哪里的老总,才会如此兴奋。
  杜秉之这个人别的臭毛病没有,就是爱慕虚荣,喜欢打肿脸充胖子。
  什么都喜欢用最好的,最顶级的,出门也要坐最豪的车,住最贵的宾馆,他那个有能力的老爹一死,他就彻底傻逼了。
  坐吃山空,只会没事吹牛逼。
  他一进门看见夏征和柳明都已经到了。
  柳明站在玻璃窗前,夏征在抽烟。
  他笑起来说,“哟,都在啊,只有我来迟了,抱歉啊。”
  说着,便从桌上的果盘里去了一个荔枝剥了皮开吃起来。
  柳明见他这幅模样,已经早就是恨铁不成钢了,此时见他仍旧是嘻嘻哈哈的样子,更是眼神里的嫌弃加重了好几分。
  倒是夏征,挑了挑眉,默默按熄了烟头,说,“好了,就等你了,过来签字吧。”
  杜秉之一颗荔枝没吃完,听到这句话,差点呛住。
  咳咳咳连声咳嗽了好几次,才顺了气,懵逼地问,“什么?签字?”
  夏征一早就不打算帮他挽救这场婚姻了,如今见他仍旧是死到临头还懒懒散散的模样,不禁也觉得早点放人家柳明一条生路,才是人间正义。
  他说,“嗯,是,柳明已经决定去美国了,就等你这边签字一完,我就帮你们办了手续,从此,你们就是陌路人了。”
  杜秉之大脑有点转不过弯,“欸,不是,我不是叫你来帮我的吗?”
  他万万没想到,居然自己找来的说客,现在变成了说服自己的了。
  夏征直接抓过了他的手,将笔塞在他手里,说,“签吧,签吧,签完了好聚好散,你这拖着时间,一会儿别人柳明赶不上飞机了。”
  杜秉之到了这时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的表情就像瞬间要哭出来似得,丧着脸,望着眼前的柳明,说,“真的啊?媳妇儿?你真不和我过了?”
  柳明想走想疯了,早就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里了。
  所以她的语气极为不耐烦,“是是是,你赶紧签,签了一会儿去接萌萌放学回家,他一早知道我们要离,他也没意见,你接他回家的时候,告诉他一声我走了就行。其余的事情我都跟他还有夏征交代好了。你签字吧。”
  柳明透露出烦躁和敷衍,就算是杜秉之再想挽回什么,才知道一切都太晚了。
  他含着泪在离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最后还像挤马尿似得挤了几颗出来。
  柳明看见他签字画押,心中大块,终于觉得,自己要脱离苦海,投身帝国主义资本市场大9操)大一回了。
 
  ☆、3
 
  章3.
  夏征从地下停车场开了车出来跟路边的柳明道别。
  柳明一脸喜悦和幸福,活像摆脱了封建专制大家庭,终于要跟自己的情人一起私奔去天涯海角。
  夏征祝福她,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身旁奄奄一息,还在掩面难过的杜秉之,安慰也省了,直接问道,“现在去哪?接你儿子?往哪儿走?”
  杜秉之沉浸在被老婆抛弃的悲伤之中,嘟囔了一句,“我也不确定,只知道好像是十二中还是十四中.......”
  夏征,“......”
  他也是服了。
  连自己儿子的学校都不知道,亏他还是个做父亲的。
  夏征觉得求人不如求己,干脆找了之前柳明给自己的一些关于杜萌的资料,翻了翻,才确定了杜萌是在二十四中。
  他开车过去接杜萌放学,心想这个杜秉之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能在人群之中认得出谁是杜萌了。如果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认识,那这样的老爹也就可以当垃圾丢掉算了。
  果然,两个人在车里坐着等了一小会,学校就放学了,大批的学生像潮水一样涌出校门。他们都穿着一样的校服,被同款黑色的书包,夏征觉得每个学生都长得一模一样,除了高矮胖瘦,哪里能看得出他们其间的区别?
  这时候杜秉之的作用就发挥出来了。
  他从纷纷扰扰的障碍物之中准确地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杜萌,高兴地跳了起来,冲下车,朝杜萌挥手,“宝宝!这儿呢,爸爸在这!”
  杜萌一脸的嫌弃和烦闷,这当着所有人的面叫自己宝宝,这当爹的是怎么想的!
  杜萌苦拉着一张脸,皱起了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