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次元诡案录 作者:彧落

字体:[ ]

 
文案:
     永远找不到的医学实验室,离奇自杀的学生,十年阴阳相隔断肠人。
 
长达十五年的复仇之路,身世悲惨的少女,十五年隐姓埋名只求公正。
 
光明挟裹着黑暗在阳光下肆意,腐烂的人心在完好无暇的躯壳内散发恶臭。
 
世间有比鬼神更恶的人,也有比神明更善的精怪。
 
高冷专情攻X活泼健气受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破镜重圆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柏笙,景烁 ┃ 配角:邵井易,楚叶,景邵清,顾惜朝 ┃ 其它:悬疑,推理,鬼神,灵异
 
 
  ☆、回归
 
  阴冷潮湿的地面上,一只苍白的手无力地垂落着,视线往上,长长的杂乱的头发遮住了那只手的主人的面庞。
  那人一动不动像是失去了生气,过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垂落的手指轻微地动了动,而后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黑暗的地下室里没有一丝阳光,刺骨的寒意渗透进了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灵魂像是漂浮在空中一般,整个世界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
  ———————————————————————————————————————
  此刻处在华国北方的G市已经是深冬,看起来像鹅毛般大的雪一片一片地落在厚厚的雪地上,轻轻踩下一脚也能陷下个几十厘米。
  比起往年来,今年确实是冷的有点儿不同寻常,也因为这恶劣的天气,许多航班都延误了。这时,一个身披咖啡色风衣,肩宽腰窄,身高腿长的男生坐在候机室里。
  看着对面男子的动作,他微不可察地皱了皱凌厉如剑一般的眉毛,拿出手机飞快地按了几个数字,然后在对面那个拿着一个黑色公文皮夹的男子的手伸进他边上那位老奶奶的包之前站了起来。
  迈腿走到了那个男子面前,男子感觉前面被阴影罩住,啐了一句,抬起头看见了男生。那人一米八几的个子加上身上冷冽的气息让男子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他原本看到了那人看着自己,心里没什么在意。
  半大个小子有什么可怕的,可现下他的眼神让做惯了这种事的自己都心里一寒,习惯性到了嘴边的威胁话语又溜了回肚子里,手也不自觉地从她的包边收了回来。
  老奶奶此刻正好起身拿着个水杯像是要去接水,披着咖啡色风衣的男生迈开了长腿,把老人手里的拐杖接了过来,低沉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奶奶,我扶您去吧。”
  老奶奶抬头一看,是一个年龄跟自己孙子差不多大的男生,用她的话来说就是长的可是精神,听到这话,她脸上笑开了花。
  “哎哟,这小伙子真不错,那我这把老骨头就麻烦你了。”男生微微低头,“哪里的话,这是应该的。”说着就搀扶着老人一起慢慢走了出去,留下了两个背影。
  眼见着自己的行动被这么半大个小子给破坏了,男子心里也是很恼火,瞪了眼背对着自己的那两个人。
  却未曾想到,蓦地对上一双猎鹰般的眼睛,眼神里面的警告让他又是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这种让人见了心里发凉的眼神,他还真是少见。
  他搓了搓满是茧子的手,对着地上啐了一口,“呸,就当老子今天倒了大霉了,遇见这么个晦气事!”说完他就转身打算寻找下一个目标,没想到一转身,手上已经多了一副手铐,身穿制服的两个人二话不说,手脚麻利地把他给带走了。
  一路上引来了众多的目光,边上的人看见了穿着制服的人议论纷纷,候机室里一阵骚动。
  有几个男子看见被带走的人后相互对视一眼,刚想转身离开却没想到被人擒住了双手不能动弹,一个身着普通休闲服的男子嘴边带着一抹让人心里发凉的笑容。
  把手摁在了为首的男子腰上,冰凉的触感让男子惊地不敢动弹,“跟我们走一趟吧。”说着就把他拽走了。
  扶着老奶奶打完水的男生回来后,就坐在了一边,手上拿起一本杂志翻阅着,修长笔直的腿搭在另外一条腿上微微翘起,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刚发生的骚乱。
  边上的老奶奶喝了几口热水后好奇地问了问边上的人,“诶,刚刚那边咋回事啊,怎么那么闹乎呢?”。
  听到这话,边上一个带着孩子的妇女偷偷凑了前来,眼里闪烁些许兴奋,“说是什么恐怖分子呢,要不怎么引来了警察呢。”
  老奶奶听了一拍大腿,“哎哟不能吧,这可忒吓人了。”
  带着孩子的妇女努了努嘴,“咋不能呢,现如今,这啥事都有可能啊。”说完后还叹了口气,这时怀里的孩子呜呜地哭了起来,她连忙抱起孩子哄着。
  景烁不动声色地又翻了一页杂志,但是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他眯了眯眼睛,听见广播里传来公式化的女声:“尊敬的乘客您好,由于恶劣的天气状况,1月25号下午5点至1月26号上午8点,G市虹海机场受到了极大影响,其中16至20点影响最大,N航决定,25号16点以后落地后进港的航班控制在20点以后起飞,远程航班控制在20点以后落地,N航提醒广大旅客出行前及时了解天气状况和航班计划,合理有序地安排自己的出行。”
  听完这段话后,候机室里响起了一阵的议论声,有的人已经很不满地走到了前台质问,前台的工作人员也是忙着安抚他们。
  景烁抬起左手看了看时间,拿出了手机飞速地输了几个字后又放回了口袋,过了一会儿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但是景烁却没有拿出来看,而是抱着手臂靠在椅子上小寐。
  在飞机延误了将近六个小时之后,景烁坐在了机舱里面,拿起一个黑色的眼罩戴了起来,身上披着一层毯子入睡了。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降落到了G市的机场,刚走出机场没几步,一个身着休闲衣服但是却站的笔直仿佛是在站岗一般的青年站在一辆雷克萨斯前面,景烁看见后顿了顿迈开步子向着车的方向走去。
  “景少,欢迎回来。”青年微微颔了颔首,把车门打开。
  男生英俊的脸庞在黑夜里看不出神色,只见他点点头,“齐哥,好久不见。”说完这句话后他弯腰上了车的后座。
  黑色的车像一只豹子似的迅速没入夜里,向着景家老宅驶去。
  —————————————————————————————————————————
  七个月后,H市某住宅里,睡觉正睡到一半的楚柏笙被楚母用一本杂志一把拍醒。
  “嗷!呜!”猛然间从好梦中被迫醒过来的楚柏笙习惯性地转了个脑袋,没想到不幸地二次受伤,撞到了床头,他皱起好看的眉头,转过身。
  一边揉着脑袋一边瘪着嘴角可怜兮兮地对着楚母眨巴眨巴眼睛,乌黑的眸子里面闪烁着些许委屈的意味,把自己整个身子埋在了床上对着楚母说:“母上大人,吾辈正于梦中与周公论道,上谈天文下论地理,心系家国大事,梦牵世界格局。”
  话还没说完,脑门又被敲了一下,“呵呵,你家周公和你讨论孜然鸡翅的十八种做法?高考完之后你就没给我出过门了,天天都在家睡觉。”说着又像是不忍心似的略带心疼地又把楚柏笙的脑袋揉了揉。
  “母上大人,听臣一言。”楚柏笙立马端坐在床上直起腰准备换一种方式糊弄下自己的母上大人,没想到楚母压根就不打算给他时间糊弄。
  而是转身径直走到衣橱前面,打开衣橱挑了几件衣服甩在了床上,一只手叉着腰对他说:“十分钟,不然.....”“不然把我打包打包扔出去”没等楚母把话说完楚柏笙就把话给接了过去。
  楚母看出不年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而又宠溺的笑容,“知道就好。”说完后就转身向着门口走去,门咔哒一声被关住。
  看到楚母出去,楚柏笙重新躺回床上,无力地揉了揉太阳穴,像是又想到了刚刚楚母讲的话。
  他眨巴眨巴眼睛,鼓起了腮帮子,忽然他感觉自己的身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膈着。他撑起手往后面一看,是自己最喜欢的ki!
  “卧槽!卧槽!卧槽!”他动作迅速地弹跳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凑前去按下按键,看到屏幕和原来的无异,才松了一口气。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打了个哈欠,下了床一边揉了揉头发一边光着脚往地上走去,拿起刚刚楚母给自己挑的衣服一件件地换了起来。
  楚母从楚柏笙的房间里面出来,踩着阶梯下了楼。
  楚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报纸,看到楚母下楼,把报纸抖了抖,折好放整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抬头撇了一眼楼梯口,无奈地说:“也就只有你能让他出门了。”说完挑了挑眉头,拿起边上另外一本书翻了起来。
  楚母走了近来,拿起桌上的一块糕点递进了嘴里,带着不满似的锤了楚父一下,“你们两个一个呢是整天都忙着工作,另外一个呢是整天都宅家里。你说呢?”
  楚父放下了书叹了口气,“哎,最近公司事情太多了,刚处理完一些,最近这段时间就陪陪你们了。”
  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楚母的手,过了一会儿又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爸昨天打电话给我,说小笙去G市之前,还得去他那里呆一段时间。”
  听到这句话,楚母瞬间没有了食欲,原本吃着清香开胃的糕点也瞬间失去了味道。
  放下手中的糕点,她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担忧,看向楚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小笙这样是好还是坏。”
  楚父听到这里反而笑了起来,把楚母搂在怀里拍了拍,“不用担心,爸不会让小笙有任何危险的。”
  楚母听完后,仍旧是叹气不止,“虽然说确实是这样,可是我还是有点儿担心啊。”
  “哎呀呀呀呀。”一道清脆如玉石的声音从楼上传了过来,楚柏笙穿着一身全白色运动装,修长清瘦的身体微微舒展,乌黑的碎发映衬着白净的脸庞,脸上带着看起来贼兮兮却很讨喜的笑,还特意用手捂住了眼睛,食指却特意打了开来。
  “嗷呜!”刚刚在窝里睡到一半被揪出来的二哈charles看到主人的模样,也学着楚柏笙的动作趴在地上用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大一小动作神同步。
  看到这一幕的楚父楚母也是笑开了怀,楚母眸子里面的担忧也是少了几分,两个人相视一眼,无奈而又宠溺地摇了摇头。
  楚父还好,等到楚母笑够了的时候,楚柏笙已经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喂东西给charles,Charles吃完后心满意足地趴在地上打了个滚,露出自己的肚皮让楚柏笙给自己挠挠。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  ̄3)(ε ̄ *)
      新坑求收藏~~
          小天使么么么么哒!
 
  ☆、逛街
 
  楚母坐在沙发上,提议今天晚上不开车走路去逛街,听到这句话后秦父和楚柏笙相视一眼,秦父挑了挑眉头,接到父亲大人的讯息的楚柏笙立马朝着秦母扑了过去,一把抱住秦母埋在她怀里嘤嘤嘤。
  秦母满脸黑线地在楚柏笙的腰上掐了一把,“嗷!”楚柏笙立马端正做好,小脸表情可严肃,Charles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跟着嗷呜了一声,然后趴在一边看着他们。
  “妈妈,母上大人,美丽高雅漂亮的母上大人,我们能不能不走路去?”楚柏笙继续眨巴眼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