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报告!我不想当影帝+番外 作者:北宸亦北

字体:[ ]

 
文案
 
原名《金主就缺个媳妇》——据说金主是禁词...禁...词.....
作为一个过气儿的艺人,顾问之很有自知之明,种种花养养草,安心的当个万能绿叶就行(--重点是奋斗很累--),只是遇上个一心想要捧红他的金主,这事就有些难办了。
 
记者:请问作为新晋双料影帝,您有什么成功的经验么?
顾问之(思考ing..):大概需要一个一言不合就撒钱的金主?
 
王八之气爆表年下总裁攻*温润如玉老干部受
 
【储泽:我们之间隔了个七年之痒,所以从在一起的那天起,就注定不会再分开】
 
 
本文又名《金主就缺个媳妇》《不想当配角的演员不是好演员》《那个总想潜我的小总裁》《总裁捧人的习惯是谁惯出来的?》
1.娱乐圈,1v1,HE,甜文。
2.架空,苏白爽,请勿对号入座。
3.一切剧情都是为了合理正当的虐狗。
4.主受
 
内容标签: 甜文 天作之合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问之储泽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看够了么
 
“动作妖娆点,屁股扭起来!”
    “借位?借什么位!直接亲,舌吻,要深入。”
    中午十二点的阳光有些烈的刺眼,光线直直的打下来,照的人们都有些恍惚,片场中央摆着几件青铜容器,仿制的四方鼎环绕四周,古朴华丽的外观震慑人心。
    围着的是一尊王座,开采自云南的青石,石纹严密,给人以厚重的感觉。
    上面还铺着些虎皮,色彩艳丽,也多了几分威严。
    一男一女却是在上面表演着最原始的交友方式——简称交*配,当然,如果忽略女主角的满脸难堪和男主角明显进入了状态的癫狂,这场戏还是可以看一下的,只是现场的人多少都有些尴尬。
    导演的怒火似乎已经掩饰不住了,身后狗腿子似的捧着伞的男二号眼底闪着精光,若无其事的火上浇油,“导演,要不让他们先休息休息?我们先把后面的戏份拍了,进度还是能赶回来的。”
    “放屁!”导演端着个小喇叭,谩骂声也透过扩音器传了出来,“干什么呢你!刘青遥,会不会演戏啊!能不能专业点!这是在演床戏么?你演的是个妖女,要魅惑懂不懂!就你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棺材里没启封的大粽子呢!僵硬成什么了,我看弄个粽子回来演都特么比你有感觉!”
    片场中瞬时间噤若寒蝉,众人都有些戚戚焉,早听说这导演脾气不好说话又难听,可没想到,对着女生也能骂的这么狠。
    “还有你那脸,怎么弄的!啊!不是说了让你把眼线画的深一点么!看看你那素颜是个什么鬼样子,怎么拍戏?我告诉你,公司让你一新人来挑大梁那是给你脸,能演演,不能演滚!老子从来不缺演员。”
    “对,对不起,导演,我,我再试试。”被指着脑袋骂的女生低声的啜泣着,道歉声尚且有些哽咽,只是即便如此也不敢发出声音来,毕竟她没有任何后台,还只是个影视学院的学生,要不是被公司看中,直接空降剧组,也不可能第一部戏就演女一,只是,刘青遥低了低头,瞄了眼旁边对戏的男一号,表情有些难堪。
    吻戏不让借位也就算了,毕竟是演员,这点专业素养她还是有的,可是那男一摆明了就是趁机在占她便宜,大庭广众之下拍床戏,居然还...硬了。
    靠,你妹啊!信不信老娘阉了你啊!
    “嗨,这刘青遥算是撞枪口上了,那胖球儿早就想把自己家侄女弄进来演女一号的,结果临了来了这么一“空降兵”,还没什么背景,不整她整谁。”
    一边的化妆师絮絮叨叨的说着,手上不停的给顾问之扑粉,顾问之本身已经很白,不过这次演的配角是个祭祀,透支生命来奉献的灵魂人物,所以还是要尽量往白里抹。
    “胖球儿?”顾问之抬了抬眼。
    化妆师“嗯”了一声,嗤笑着侧过头,“可不是么,你看看,就导演那五短身材,撑死了一米六的个子,体重至少得一百六七,不是个球儿是什么?”
    她这么一说,顾问之也觉得好笑,偏过头让化妆师把右侧也上了妆,自己则转过去看热闹。
    这真不是他冷血,实在是无能为力,毕竟导演也是大有来头,他虽然在娱乐圈里浸润多年,可年过而立,早已经没了当年的人气,现在也不过是混碗饭吃,能讨个配角当当,其他的,也做不了。
    只是这么一看,他就发现问题了,现在在拍的是a组,他们b组的位置刚好在斜前方,所以他坐的地方离摄制组没几步,透过机器放大的屏幕可以清楚地看到,站在刘青遥旁边的某人的猥琐模样。
    刘青遥明显也是知道了,所以刻意站的远了点,顾问之清楚,一个还没有正式出道的小年轻,要么反抗,彻底断了明星路,要么,也只能把这苦水一口吞了。
    看样子,这小姑娘是准备忍着了。
    “可惜了。”顾问之砸了下嘴,这些天的拍摄可以看出来,小姑娘还是很有可塑性的,只是碰上这种无良导演,当初发来的剧本中压根没有这些所谓“床戏”,只是导演说了算,编剧也只能临时改,越改越激情,越改越狗血,好端端的战争史诗被改成了“青铜王族强抢民女并且胁迫其成为自己人然后送至敌国成为间谍最后里应外合夺得天下的恶俗故事”。
    这种故事简直就是人渣男的意- yín -,任何时代,都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赢得天下,这样的故事,就是对女性的不尊重。
    “就是,老顾,还是你看的明白,这种剧情,就该把胖球儿拖出去乱棍打死!什么女色误国,我呸!”化妆师愤愤然的接了话。
    顾问之怔了怔,他刚才是把话说出来了?
    不过随即笑道,“说到底,咱们也没办法。”
    这部《青铜之战》可是盛世娱乐旗下投资拍摄的电视剧,来头儿大得很,现今娱乐圈最出名的三大影视公司,盛世,皇朝,还有个地元,其中盛世娱乐无论从规模还是资金亦或者旗下大咖几方面来说,都是其龙头老大,旗下产业横跨四区,从经纪公司到影视公司,各行各业都有所涉及。
    据说盛世娱乐现今儿的ceo年纪不过二十出头,但是听闻在他接管盛世之后,不但没有动荡,反而让股票飙升了八个点,不过让小姑娘们更关心的是,这个小boss据说长得特别好看,而且,没有成家!
    妥妥的钻石王老五。
    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往盛世娱乐里进,就抱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想法,想把这个金主给一手端了。
    “盛世那老总,叫什么来着?”
    顾问之突然有点懵,仔细的回忆了下,摇摇头,“不清楚。”
    “储泽。”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蕴着怒气,罩的周围的气压都低了几分。
    化妆师一个心惊,手下动作慢了几分,修眉刀擦着顾问之的额头滑了过去,留了道细微的印子。
    顾问之:...他这是糟的什么无妄之灾啊。
    顾问之侧过身,“不是你问的名字么?人回答了你干嘛这么惊讶。”
    这么一侧身,他才注意到身后站着的男人,身高偏高,至少比他的个子是要高上不少,看起来身材很好,明显是经常锻炼保养的,胸肌撑着衣服有些紧,衬衣开了两个扣,露出里面古铜色的皮肤,再细看脸,顾问之更是惊了惊。
    标准的混血儿,眼眶有些深凹,凸显的脸型更加棱角分明,明亮的眼珠儿带着点淡淡的蓝色,鼻梁挺直,眉毛有些偏戾,眼神冰冷,看着就有些不近人情的模样,只是如果光看脸,可真是个美人儿,呸,优质男。
    “看够了么?”男人冷着脸从颤颤巍巍的化妆师手里接过了消毒水,随手抽出一根酒精棉,稍微蘸了点,直接摁在了顾问之的头上,嘲讽的接着道,“看的这么入神,就不怕流血而亡?就算你乐意,我可不想担上“美色误人”的帽子。”
 
  ☆、第2章 私人名片
 
动作幅度极大,顾问之疼的嘴角略微抽了抽,下意识的夺过化妆棉,“我自己来就好。”原本就是一点小伤,说不准被这人这么一按,回头真就流血而亡了。
    顾问之抬眼看了看,那男人似乎有些惊讶,然后,面色更冷了。
    顾问之很冤枉,无辜受伤的人是他好么。
    “顾顾顾老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化妆师抖擞着挤了过来,唰唰唰的不停鞠躬,小脸儿惨白的没有一丝烟火气儿,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顾问之扶了扶额,顾老师是个什么鬼称呼...
    化妆师是真的急了眼了,刚那下有多危险,别说万一往下点,划到眼睛,就光现在,搁哪个儿明星身上,那也是个大事啊,顾问之再过气儿,也是个出名的艺人。艺人可都是靠脸吃饭的。
    况且,还有这位爷在。
    “完了完了完了。”化妆师满脸崩溃的自言自语。
    顾问之抬眼笑笑,“好了,这不是没什么大问题么。”他直起身把人给扶了起来,安抚道,“放心吧,等会多扑点儿粉,不会影响到拍戏的。”
    “真的?”化妆师惊喜的抬起了头。
    “嗯。”
    “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化妆师心里颤了颤,二话不说九十度弯腰道“储总,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了。”
    “储总?”顾问之疑惑的看了过来,这个姓不多见,又能让周围这群人怕成这样儿,那就是盛世娱乐的那个太子爷了?
    储泽淡漠的“嗯”了声,看着顾问之冷静的说,“我是储泽,这个剧组都是我盛世的员工,所以你受的伤,有我们公司负责,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
    语气严肃清冷,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
    顾问之有些愣神,张了张嘴,他想说真不是什么大事,这种伤口,估摸着几天就消了,真不至于啊。
    还没来得及说话,储泽已经扭头从助理手里拿过了一张名片,不由分说的递给了顾问之,然后冷厉的转身,越过他跨进了栏杆。
    临走还在他的“伤口”上按了按表示慰问,顾问之疼的呲了呲牙,无语的看着那个“罪魁祸首”,他要是真挂了,一定是因为这小混蛋,整个一中二期少年好么!
    “顾老师?”化妆师小心的探了个脑袋过来。
    顾问之这才回神,笑着安慰道,“没事,不是什么大事。”
    “那您是不是和储总认识啊?”化妆师好奇的问道。
    “不认识啊。”
    “不认识?”化妆师的嗓音尖锐了些,唬的顾问之吓了一跳,连声问,“怎么了?”
    化妆师指了指他手里的名片,烫金的名片上嚣张肆意的写着两个字,储泽,还有个电话,“这可是储总的私人名片,就这么给出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