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到刻骨铭心时 作者:午夜梦回与枫叶

字体:[ ]

 
文案
 缘分是什么?是一廂情愿的自作多情抑或是一出悲剧即将拉开帷幕?
我害怕缘分!我害怕拥有!
缘分来时双方都会期待着立即相见,缘尽时却只剩下冰冷的背影或是淡淡的一句:“对不起,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好。”,在我不长不短的同志生涯里,有几位长者和我情缘已了时都是不约而同对我说出这句话,这是缘尽吗?这分明就是无耻的抛弃!
拥有过后便是永久性的失去,伴随而来是无穷的烦恼无穷的伤心,人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恕我永远达不到这种最高境界,我只是个凡人,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在同志生涯里饱受挫折历尽坎坷后,我心碎了,我害怕了,我只会躲在收银台的一角静静地舔着缘分带给我的伤口。
那伤口虽然不至于一击致命,但亦够我刻骨铭心了。
 第一章
 
    序1
 
    缘分是什么?是一廂情愿的自作多情抑或是一出悲剧即将拉开帷幕?我害怕缘分!我害怕拥有!缘分来时双方都会期待着立即相见,缘尽时却只剩下冰冷的背影或是淡淡的一句:“对不起,我这样做是为了你好。”,在我不长不短的同志生涯里,有几位长者和我情缘已了时都是不约而同对我说出这句话,这是缘尽吗?这分明就是无耻的抛弃!拥有过后便是永久性的失去,伴随而来是无穷的烦恼无穷的伤心,人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恕我永远达不到这种最高境界,我只是个凡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在同志生涯里饱受挫折历尽坎坷后,我心碎了,我害怕了,我只会躲在收银台的一角静静地舔着缘分带给我的伤口,那伤口虽然不至于一击致命,但亦够我刻骨铭心了。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准确地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其他男孩都喜欢和小女孩玩过家家,而我,最喜欢的是围着叔叔伯伯后面打转,要是哪天有位伯伯抱抱我,足以令我兴奋上半天!
 
    当年的我什么也不懂,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读初中的时候惊讶地发现,我竟然对中老年人产生性冲动!这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我很害怕让别人察觉出自己心中的秘密,渐渐地我不喜欢和同学们一起玩耍,我宁愿课余时间自己一个人躲在学校的后山里,不知不觉中我爱上了孤独爱上了寂寞,似乎这样就能好好地保护自己。我可不想让自己成为同学们眼中的怪物,我更不想自己成为学校建校以来最大的笑话!
 
    学生时期除了后山之外,我还有一个极度喜爱的地方,估计很多人都能猜到,没错,就是浴室!整个中学时期我都是寄宿的,在某次偶然晚自修时,我趁着没有老师便提前偷偷地溜走,没办法啊,下午体育课时出了一身的臭汗,整个人粘糊糊的浑身不舒服,必须要好好地洗个澡提提神。
 
    洗澡,这是最平常不过的生活行为,没有想到这次洗澡让我第一次感受全裸老男人对自己的冲击,在浴室里我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手- yín -。
 
    尚今仍记得那一晚,我拎着水桶匆匆走进浴室,原以为这个钟点浴室不会有人洗澡,因为这个钟点同学们都课室上晚自习呢,很快我就知道自己错了,一进门就听到哗啦啦的水声从第三排传来,我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于是拎着水桶往第三排走过去,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居然敢像本少爷一样逃课洗澡。
 
    掂着脚尖我无声无息地走着,像是幽灵般出现在第三排,本想大喊一声把那正在洗澡的人吓一大跳,那声大喊到了嘴边却又让我使劲地咽回肚子里头,人没吓着反而是我被了吓了一大跳,这是件多么悲哀的事情啊,事后我躺在床上静静回味着,我再细想,这算什么悲哀,这简直就是上天给我的恩赐!
 
    眼前出现的是我梦寐以求的画面,一位五十多岁的中老年正蹲着用桶内的水洗头,我居高临下往下望去,连他的私隐之处也看得清清楚楚。我认得他,他是教高二语文的蓝老师,他是东北人,听说好像是知青年代离乡别井来到小城,之后再也没有回东北了,在小城娶了媳妇儿扎了根。
 
    我偷偷地看了几眼就拎着水桶走到第四排沐浴间,我可不敢再逗留多一会儿,当时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似乎准备从我的胸口爆出来!今晚这场面太震撼了,再晚走几秒钟都不知道会不会当场那鼻血汹涌澎湃而出,况且我有贼心没贼胆,担心让蓝老师发现我偷窥他,那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分分钟吃不完兜着走。
 
    洗澡时我刻意尽量将动作放轻,祈求蓝老师没有发现我就在隔壁,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隔壁传来脚步声,由近到远的脚步声,我终于喘出那口积压已久的气,在这一刻我竟有一种虚脱的感觉。
 
    回到宿舍后我衣服也没有清洗,直接倒在床上,那一夜我失眠了,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我的半边脸上,就像是那看不透的命运,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
 
    迷乱了许久,蓝老师那迷人的躯体在脑海里晃来晃去,我很害怕这种感觉。我是个传统的男人,虽说有那个意向但是我一直压抑着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事情,我知道我将会和所有的男人一样成家立室结婚生子。假如我不是这么做,我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异类,人们将会千方百计探讨我的内心世界,直到剖析出我黑暗的一面为止,我很害怕让自己的秘密暴露于人前。
 
    今晚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第一次见到长辈赤裸裸的躯体,毫无遮掩啊!我实在是不想再抑制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我第一次在幻想之中用双手将自己隐藏己久的欲望完整地发泄出来。
 
    自此之后我又有了新的秘密,找到了让自己释放欲望和压力的好办法。还有我发现每一次我幻想的对象都是蓝老师,就这样在潜移默化下我喜欢上了蓝老师那种类型的东北汉子,高大豪爽的东北汉子成了我日后结交好友的首选。
 
    时间过得很快,几年后我正式工作了,在整个求学时期我还是控制得很好,想归想,始终没有迈出第一步。工作后就不一样了,那欲望越来越强烈,我很害怕,害怕有爆发的那一天!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越是害怕偏偏越是要来,还是来势汹汹那一种!真的应了那句老话,要来的始终都要来。
 
    那年小城只有一个绿影公园,有公园的地方就会有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同志。毫无例外绿影公园常有同志出没,那些年同志们都迷茫得很,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是生病了,还不敢向别人倾诉,更不用说去医院看病。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同志们也需要寻求心理上的慰藉,当然肉体上的寻欢作乐也是必须的,或是口口相传,或是眼神交流,或是不经意的寻找,出没绿影公园的同志越来越多,渐渐地也就成了个隐蔽的同志聚集地。
 
    我喜欢去饭后散步,在悠悠的微风下一天的疲惫荡然无存,我是个学医学的人,更懂得饭后散步的重要性。
 
    那晚家里的椰子炖老母鸡汤特别的好喝,我竟然喝了三大碗,怪就怪这汤太好喝了,不然我也不会阴差阳错地迈出第一步走进了复杂的同志圈子。
 
    那年头晚上散步的人不多,何况绿影公园那一带没有安装街灯,越发显得人迹稀少。
 
    抚摸着圆圆的肚子我突然觉得有点便意,看看附近没有行人我很想拉开裤链就撒尿,但始终有点不好意思,自我承认我个人素质不是很高,可是随地大小便那些事儿还真的不敢去做。
 
    我记得前面就有一座开放式的公厕,于是一路小跑。没有想到这么僻静的公厕居然还有人在小便,我走近小便池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撒得正欢!
 
    那人见到我在他身边站下便朝我笑了笑,那笑颜意味深长。当时我给尿憋得慌也没管那么多,尽情地渲泄着,没料到那人在我甩甩家伙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我家伙,我愣住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那人顺勢揉了几下,这下我回过神来了,愤怒地推了他一把并且大声地骂他:“喂!你想干什么?神经病!”
 
    那人松开手后我随即拉上裤链生气走出厕所,谁料那人如影相随追了上来,TMD,耍流氓耍到我头上了,我停下脚步转过身体准备好好教训他一顿。
 
    厕所门口有盏十五瓦的小灯泡,尽管是如此的昏暗我仍能看清楚那人的模样,真没有想到那人竟然是位老人,样子居然很和蔼亲切。
 
    我不禁脸色一缓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愤怒:“摸也给你摸了,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老人见我停下脚步可能怕我打他吧,顿时后退了两步说:“我没有故意跟着你,我总得要回家啊。”
 
    想想也是,难道叫人住在厕所里不成?那是厕所,进去了就要出来。看着他那慈祥的模样我也不想再为难他,就一个老头儿打了他也没意思。
 
    那老人挺会见风使舵的,见到我没有追究他的意思竟然打蛇随根上主动和我聊起天来。
 
    “小伙子,来公园散步吗?”
 
    我认真地打量了他几眼,居然发觉他应该是有点文化的人,衣着还挺讲究的,连脚下的皮鞋在黑夜里仍能感觉出一道亮光,心中不禁平添几分好感,刚才那愤怒通通抛之于脑后。
 
    “是的,我每晚都在这里散步。”
 
    就这样,我和赵伯伯认识了,也怪自己的定力不够吧,和他认识几天后,该发生的自然发生了,就连那不该发生的同样也发生了。
 
    天真以为赵伯伯是我的唯一,我亦是他的全部,现在想想当年的我太天真太傻了,同志圈子里不是没有真情存在,只是可遇不可求。
 
    在几个月后的某天,也是在那厕所里,我亲眼目睹了不该看到的事情,厕所仍然是那间厕所,赵伯伯已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赵伯伯了!
 
    那几个月,在赵伯伯的启蒙下,我迅速成为了同志大军中的一员,迈出第一步后我如同射出去的箭回不了头,那苏醒后的心魔战胜了理智不再受我的控制。
 
    赵伯伯离开后不甘寂寞的我主动出击,只要有空余时间我就会在绿影公园出现,碰上喜欢的老人就主动搭讪,亦不管他是不是同志。
 
    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认识了几个老人,但是没有一个能长久的,我发现我认识的那几个老年人都非常花心,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碗外的。没有上床之前他就当我是个宝,上床了得到了,新鲜劲儿一过就开始厌倦了,然后就想办法一脚踹开我。
 
    最令人伤心的是他们不懂得我的心,好像同志之间只有性,这是件多么悲哀的事情,其实我很想得到的是一份父爱!
 
 第二章
 
    浮浮沉沉地过了几年,不知不觉到了二零零八年,真爱没有找到伤痕倒是一串串,我渐渐地对圈子里的老人失去信心。
 
    那一年我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单位在小城开了一家小小的药店,由于店子不是很大所以我没有请售货员就自已己一个人看守药店。
 
    药店的生意不是很好,每天的顾客不是很多,基本上从开门到关门这十二个小时我大部分是在梦游中度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