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会长才是真绝色 作者:句号

字体:[ ]

 
 
简介
“陈言止,把上学期的工作总结写好,下周一交给我。”“好。”
“陈言止,运动会的入场顺序和人员安排,明天整理好,然后给我。”“好。”
“陈言止,把…唔…你干吗?先放开我。”
“乖,还这么叫我?恩?”
“王八蛋,先放开我!”
“自己说,我想听,你昨晚上怎么喊我的?”
……
不理人了。
陈言止不大清楚自己是怎么看上高贵冷艳的会长大人的。
楼青俊很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陈言止的。
 
 
 
第1章:你丫的深藏不漏
 
陈言止坐在报告厅的倒数第三排,微眯着双眼看着台上演讲的人,分明平时一副嘻哈玩笑的人,至少不至于向如今这般严肃的站在那里。
难得让人看着是认真的模样,还真是叫人看着眼前一亮、耳目一新。
陈言止在上下打量过台上的人的模样之后,再次底下了头,玩着手里面的手机。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楼青俊微微的鞠了一躬,微笑的下了台。叫人看着不卑不亢的模样,真的是不能不喜欢啊。
陈言止再抬起头的时候,台上站着的人一早就不是那个人了,而是换成了一个女生,同样也是竞选学生会副会长的。
“部长,刚才那个学长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他身边坐着的,是这一届的新生,刚进学生会的小姑娘。
收起了已经玩通关的手机,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男人,沉声说道:“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
姑娘听着答案,略微的皱了皱眉头,喜欢男人,所以自己肯定没有希望了。
陈言止因为自己刚才的那句话引来的效果勾了勾嘴角,至于刚才那句话的真实性,至少现在还是有待考究的。
陈言止和楼青俊两个人要说认识吧,还真的算得上认识,毕竟是同一期进来的,怎么说都是还有些革命精神在那里的,虽然说并不在同一个部门做事。
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两个人还是大一的时候,陈言止是被室友以有难同党,有福同享这个实际上不成立的理由被拖过来一起的。
他还在面试教室的外面等着人喊他进去,隔壁教室是外联部的面试场地,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楼青俊从教室里面走出来,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一样,让人看着就觉得是意中近乎虚脱的模样。
似乎,如果他身边不有一个人在边上扶着的话,很有可能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大概也是陪着同学一起来的,所以从教室里面出来以后的人,坐在边上的凳子上,手里面拿着的书本被架在自己的额头上,挡住已经有些西斜了的阳光。
有一瞬间陈言止甚至觉得,这个人便坐在那里,就已经足够容纳下整个世界的光辉。这么美好的一个人,大约是表演系的学生吧。
陈言止被叫到号次,进去之后,场面实际上还是比较宏大的,坐在主位上面的人他见国,不就是他们班的班助吗?顺便军训刚结束的那几天,也没少过来找他一起打篮球。
所以说男人之间的友谊,建立起来往往是一场球赛之间的事情。
“陈言止?上次我和你说让你来报学生会,你怎么没同意?”边上陪着的人,见着好家伙,感情还是个来头不小的,也就没准备要提问了。
“计划室赶不上变化的。”陈言止微笑的说道,“班助啊,你看,这个体育部比较看中的应该是体育这方面的事情吧,实践出真章啊。”
“你小子,果然球技不错,这个嘴长的也挺利索。”
所以,陈言止最后基本上没接受什么盘查,然后就从教室里面出来了。
在落选率高达百分之七十的情况之下,陈言止在三天之后就接到了入选的通知,而拉着他去学生会的几个室友,反而是一个都没有选上去。
“陈言止,你丫的深藏不漏啊,怎么就没看见你披星戴月似的准备,怎么到最后上去的人反倒成了你了?”一个星期之后,在知道全寝室就陈言止一人上了之后,众人在放弃了游戏的夜里,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要怪只怪你们不了解当下形式,妄图加入女子军团战斗泡妞,但是不要忘记了自身条件。”带眼镜的人抱着手机坐在那里,一副深入了解过了的样子。
“你不也没上去吗?”
“要怪只能怪面试的部长,实在太过凶残,实在不是我这个凡夫俗子可以把握的。”眼镜又在手机上面戳了两下,“不过也是,我前面那个男的看上去就很强的样子,还没到我的时候在外面听人家的面试,简直就是精彩连珠。所以,有对比啊,只怪我前面的人实在太好,让我的光芒无法显现。”
“我呸,一看上去就只要只能算作文弱书生的你,要进外联部实在是痴人说梦。”壮哥直接爆了粗口。
“眼镜,你前面那个是不是表演系的?”被人讨伐,却一直没有出声的人,突然开口问道。
“才不是,人家是学金融的,你就不兴人家学金融的人张的好看一点吗?”
 
 
第2章:惊鸿一瞥,惊为天人
 
所以,在大学的岁月里面,陈言止的寝室里面讨论的第一个人尽然不是个妹子,而是个看上去象是学表演,实际上学金融的男人。
学生会的面试是十月底,所以等到全部名单都定下来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的时间,被通知参加全体会议的时候,陈言止正躲在自己的寝室里面和三个室友一队,和隔壁寝室的打团队战呢。
会议被安排在周三的中午,周三下午是学校统一的社团活动的日子,开始的时间被非常不合理的安排在了中午的十二点,刚下课的一群人根本赶不上吃饭就被召集到会议室了。
陈言止上午四节课满,所以根本就没时间给他吃饭,从自己的教室赶到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差不多已经来了将近五分之四的人了。
体育部的位置是靠窗边的,陈言止到的时候似乎已经坐满了人了,部长招呼着人过去:“还没吃饭就赶过来了吧,先坐下吧,我包里面还有点小面包之类的东西,你可以先吃着添添肚子。”
位置只剩下部长身边的那个,更何况刚才部长表现的如此明显,根本就是准备让人坐在自己的边上,所以陈言止也不好意思拒绝,这种矫情的事情他还真的做不来。
虽然他和部长也算的上熟悉了吧,怎么说一起打过那么多次球了,革命精神这种东西还是有很多的。但是打开人家的包,然后讨出人家的吃的,做起来就不见得那么名正言顺了。
陈言止坐下之后就开始东张西望的的找人,还能是谁,就是当初在教室之外,惊鸿一瞥,然后惊为天人的人呗。
他觉得,既然别人夸奖了十分牛逼的一个人,没有道理进不了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丫的还真的就没有在外联部的位置上找到人。
“班助,这个进学生会有什么要求的吗?”从台上面讲完话下来,坐在陈言止的身边,还没有歇口气就让人逮住了问东西了。
“表面上说是看你的资料和你的面试结果,实际上水分大了去,主要还是看部长看你过不过的去。”部长说着话,然后从自己的运动包里面掏出了一小袋盼盼小面包,“吃不吃?”
陈言止,顺便不小心还瞥见了,运动包里面放着的杜蕾丝。
“你别见怪,主要是寝室里面的用完了,又懒得多跑量趟就放在包里面了。”部长看了一眼盯着自己看的陈言止,笑呵呵的解释道。
陈言止除了对自己的部长报以炯炯有神的目光之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自己的部长兼班助同学。
“学生会开会就是鸡肋,非要选在这种时间,看着一个个的都快饿趴下了,一点精气神都没有,实在惨不忍睹。”然后顺手,给自己部里面的人人手发了一个小面包。
这会儿陈言止才有时间仔细,目睹自己部门另外的人,发现和例外一个窗边的文娱部的群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边是男少女多,这边根本就是二十来个人,一共就一女的,而且还是看上去就很威猛的妹子。
“那个啊,人家高中的时候可是省级的扔铅球的,扳手腕就跟不要命似的。完全玩不过啊。”部长颇为感慨的说道,“你要不要再来一个?”
“不用。”陈言止对吃面包这种东西,实在是提不上太大的兴趣,是不喜欢吃的。
实际上这个会议的内容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主要目的不过是告诉各个部门的人,未来的一年或者半年里面,你存在与这里所要做的事情而已。
大概还有一个目的,可能就是让你认识一下上级领导人员,毕竟你走出去不认识其他部门的部长之类的还好,但是如果你连学生会的会长这些人都不认识,那你就真的可以去死仪死了。
“记清楚我们学校创校以来,唯一一个性别为女的会长,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部长嘴里面还塞着小面包,有点含糊不清的在那里说话,顺手还指了指坐在主席台上的人。
陈言止看不见那个人张的什么模样,盘着头发,一看就是那种一丝不苟的人。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在那里无精打采的。
“我说,你这是饿的还是怎么的,怎么一副快死了的样子?”部长锤了人一把,然后二话没说直接把人拽了起来。
陈言止在听说楼青俊很有可能也进了学生会的时候,是十分开心自己也选上了的,虽然还不大清楚为什么这么期待和人认识,但是就是觉得高兴。
结果在自己兴致勃勃的来这里的时候,以为两个人没准可以见上一面之后,结局却告诉他,那个人压根不在这里。
“你刚才是问我要怎样才能进来,是不是想见什么人?”部长瞧着人的样子,“你小子果然是居心叵测啊,大发慈悲的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如果表现的好的话,也有可能被直接凋到别的部门的。”
 
 
第3章:你也很麻烦
 
陈言止因为部长的话突然来了精神,立马又开使张望,却依旧没有看见自己想要看见的人,有些气馁的坐在那里。
连什么时候宣布结束都不知道,等到坐在边上的部长推了他一把:“走吧,都结束了你还准备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咱部门出去好好吃一顿。”
原本是想要拒绝的,毕竟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见的人,怎么都不怎么高兴的,但是看见部门里面的其他人。想想,既然自己都进来了,还那就好好待着吧,更何况,他还是没怎么想的明白自己为什么对那个人就这么的念念不忘。
“部长,那边桌子是那个部门的?”陈言止看着隔壁一桌的人,低声问着人。
“办公室的,打杂之类的事情都是他们做的,最辛苦福利也最多。”部长手里面十分霸气的直接拿着啤酒瓶就喝,“要不要过去说两句话?”
“不用。”只要知道那个人在学生会就好了,至于要怎么去认识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陈言止不怎么希望两个人的认识是和学生会的工作有关的,但是遗憾的是计划和愿望是不能随心所欲的,两个人真正知道对方的名字的时候,已经是进入学生会之后的两个月之后。
元旦晚会,似乎成了这个学校的传统,不禁院学生会里面要办,连有些系学生会也要办。但是,为了不冲突,所以系学生会的统一被安排在十二月三十号的晚上,而院学生会的则是一月一号的晚上。
陈言止曾经在帮忙办公室一起去采购东西的时候,问过和他一起出来的人:“既然是为了庆祝同一个节日,为什么不能院里面和系里面一起办?”
正在那里挑东西的人,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人,两个人一路走来都没有说话,他都快以为这个人实际上是不会说话的。弯了弯眉眼,笑着说道:“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原本以为可以得到答案了的,结果谁知道,居然就这么叫人给坑了。
陈言止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人一点都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老实巴交,甚至还有点调皮。是的,可以用调皮这个词语,至少在陈言止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