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出将入相 作者:魏小五

字体:[ ]

 
 
文案:
 
     相声演员和相声演员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云清,舒锐 ┃ 配角: ┃ 其它:
 
 
  ☆、001
 
  
  周末,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但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却没人动,舒锐关了电脑,托着下巴百无聊赖。
  去年,家里让他考公务员,今年他考了,考上了,而且考上的是竞争很强的国税局的位置,同学里不少人羡慕他,舒锐自己却觉得没劲极了,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个养老的工作。虽然需要面对形形□□的人,不能说没有挑战,却毫无创造性可言。
  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办公室里还是没有人走,舒锐看看表,有点儿坐不住了,他晚上还有事儿呢。
  舒锐犹豫,他是新人,从职场潜规则来看,肯定不该是他第一个起身,好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门被推开,进来的是带他的师父,赵明。
  午休的时候赵明跟舒锐聊天,知道他晚上有安排,所以一见他满脸纠结的还在位置上坐着,就知道是想走走不了,所以帮了一把:“哎小舒,你不是有约了吗?怎么还不赶紧走,让人家姑娘等着可不好。”
  方锐刚一听师傅这么说没反应过来,但赵明冲他使了个眼色,他立马背上书包显得特别不好意思:“那什么,我就先走了。”
  他们这办公室里,女同事居多,还都比舒锐大,所以一听这是去约会,大家都乐着让他快走。
  出了办公楼舒锐才松了口气,真要是跟姑娘约会他才不着急呢。
  一路奔向地铁口,舒锐毫不畏惧晚高峰的人流,好不容易参加论坛活动才幸运的抽到了一张凤鸣相声会馆晚场的票,恨不能马上冲进园子,路上这点儿小障碍根本影响不到他。
  舒锐手机里存的都是相声段子,塞着耳机,时不时被包袱儿逗乐,他那表情跟身边被挤得苦大仇深的下班族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下了地铁,还有两站地,舒锐看了看时间,来得及,也就没再去挤公交,顺着路往过溜达,路过一家新疆小馆儿,进去吃了份拉条子。
  到园子的时候,离检票时间还有一会儿,但观众已经聚了不少,舒锐这是第一次来现场,觉得什么都新鲜。知道凤鸣火,但没亲眼见过想象不到这么火。
  夹在人群当中,舒锐发现大多数观众都是三五成群,像自己这样孤零零一个的还真没有。
  想着有的没的,身后传来一阵骚动,身前不少人也开始往后涌,舒锐赶紧让开躲到一边,这才看明白是有演员来了。
  “是魏垚和吕辰!”几个女观众的声音掩饰不住的兴奋。
  呦,这俩人舒锐也喜欢,所以他踮起脚伸着脖子看,可惜离得远,只看到两个人快速进了后台。
  这个时候,园子大门开了,保安就位,开始检票,观众们也就不再围在后台门口,毕竟凤鸣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开场前后台是不让外人进的。
  进得门去,舒锐赶紧找自己的桌号,结果发现手里票上印的十五号桌已经坐了四个人,还空着两把椅子。
  舒锐想坐稍微靠前点儿的那张椅子,但同桌的四个人里有一个开口说:“不好意思,这位子有人了,你也是丐帮的?”
  既然有人了,舒锐就坐了后面的椅子,然后点点头:“嗯。”这次抢票就是论坛里丐帮的一个活动。
  “论坛ID是什么?”跟舒锐挨着这位小兄弟还挺健谈。
  “我一般潜水。”舒锐回答的比较委婉。
  对方也是识趣儿的人,看舒锐这架势就不是能跟大伙儿迅速打成一片的,于是也就没再跟他搭话。
  但过了几分钟,有个人抱着几瓶饮料零食回来了,哐当往桌子上一堆,“哎,人人有份,自己拿啊。”
  舒锐知道这人人有份不包括自己,觉得自己也有必要买个饮料或者要壶茶去,结果他刚要起身,一只手就按在了他肩膀上:“舒锐?太巧了嘿!”
  “叶云清?”可不是太巧了?居然是自己初中三年的同桌。
  看见老同学,叶云清来了兴致,干脆反骑着椅子跟舒锐对脸坐着:“毕业之后就第一次全班聚会你来了,这都几年没见了?”
  舒锐在心里算了算:“五年了吧?你变化是不是有点儿大?”
  舒锐的记忆里,叶云清还是当初学生时代的那个样子,校服,学生头,高高瘦瘦,白白净净。哪儿像现在,人不但壮了黑了,发型也换成了青皮,如果在大街上碰到,恐怕自己真不敢认他。
  叶云清嘴一咧,挠了挠没什么头发的脑袋,“现在这样爷们儿点儿吧?”
  舒锐乐了,外形怎么变,脾气没变啊。
  老同学见面,聊得格外热闹,这么一来反倒是其他几个本来跟叶云清一起的网友插不上嘴了。
  聊着聊着,叶云清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这票哪儿来的?”
  “论坛活动。”
  “丐帮那个踩楼?”
  “嗯。”
  “我是楼主。”叶云清挺得意的,“我想反正买票一张也是排,一桌也是排,就搞个活动吧,没想到居然让咱哥儿俩这么碰上了。”
  “你这就叫好人有好报。”刚才跟舒锐搭话的那位这会儿终于逮着机会塞了一句,他算在座的除了舒锐之外跟叶云清最熟的了。
  “我瞬间觉得自己充满了正能量啊。”叶云清这就喘上了。
  慢慢儿的这一桌六个人也就聊开了,直到灯暗下来要开场了,舒锐也没能出去买饮料。
 
  ☆、002
 
  
  开场之前一直在聊天儿,开场之后一直在乐,第三个节目舒锐就觉得嗓子眼儿冒烟了,可他扭头看了看,过道里都是人,想挤出去是个大工程,影响别人不说,也耽误自己看演出。
  正三的节目结束,演员鞠躬下台,舒锐想抓紧时间,但正四的演员刚从上场门出来,他就坐回位子上了。
  正四的节目是陶然和方文辉的《乌龙院》,舒锐很喜欢这对儿演员,哪儿还顾得上嗓子干不干啊。
  叶云清回头压低了声音,“你运气真不错,我最爱他们俩这段乌龙院了。”
  “嗯!”舒锐两手按着叶云清的椅背,身体前倾,表情兴奋。
  “你第一次来园子吧?”叶云清往后挪了挪椅子,方便说话。
  舒锐点头,凤鸣虽然名声在外的日子不短了,但舒锐是因为备战国考心烦失眠才误打误撞的在睡不着的时候听到了广播里放的段子,一发不可收拾。
  “以后我买票都给你带一张?”叶云清觉得看舒锐那表情就知道是同好,更不用提俩人还有三年的同桌情谊,所以挺希望以后能成为一起来园子的小伙伴的,总比每次都去论坛拉人强。
  “好!”舒锐虽然已经竭尽所能的言简意赅了,但只要说话就忍不住舔嘴唇,终于让叶云清看出了问题。
  “是不是渴了?”
  “渴半天了。”
  叶云清扫了一眼桌子上已经没有没打开的饮料了,把自己手里喝了一半儿的脉动塞给舒锐:“不嫌弃的话喝我的。”
  舒锐接过来敦敦敦一口气喝得只剩个瓶底儿了。
  叶云清记忆力舒锐可不是这么豪放的风格,可见是渴极了。
  有了水分的滋润,舒锐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赶上节骨眼儿的叫好声都亮堂。
  散场的时候,舒锐已经乐得满头是汗了,“原来看相声也是个体力活儿。”
  自顾自的感慨了一句,却正好让叶云清听见了,叶云清笑着拍了拍舒锐的肩膀:“多来几次你就习惯了,还能练腹肌呢。”
  舒锐也不客气,听老同学这么说了,自然就抬手在他肚子上捏了捏,“腹肌在哪儿呢?”
  同桌的几位网友觉得自己有点儿多余,都纷纷撤退了,叶云清也没拦着,等观众退场差不多了才跟舒锐一起往外走:“哎,去吃个宵夜赏脸吗?”
  “有点儿晚了。”舒锐有些为难,其实他意犹未尽,不管是对演出还是对这个老同学,但现在跟父母住在一起,回去太晚不合适。
  叶云清抿着嘴想了想,“这样吧,先互相留个电话,明后天你要是有时间咱们出来好好聚聚,怎么样?”
  “这行。”舒锐立马拿出手机跟叶云清交换了号码,“我明后天都没事儿,看你时间吧。”
  “那干脆明天中午一起吃个饭得了,我知道一家小店烤串儿不错。”
  “没问题。”
  俩人约好之后,叶云清骑车把舒锐带到公交车站,陪他等了会儿车,然后各奔各家。
  舒锐坐在车上才觉得这一晚上其实挺不真实的,不对,应该说几天前脑子一热注册了论坛然后就不管不顾的跑到人家的活动里去插了一脚开始就不真实了,自己一个潜水的新人,收到□□说踩中幸运楼层的时候还挺担心的问楼主新人带不带玩儿呢,万没想到那就是自己的老同学啊,恐怕真得信有些事儿是冥冥中有定数的。
  叶云清一路哼着小曲儿不紧不慢的蹬着车,能在园子见着初中时代最好的哥们儿,心情好得要冒泡了。
 
  ☆、003
 
  
  自打考进国税系统,舒锐周末基本就没出过家门,因为提不起劲儿,弄得父母都开始担心了,怕他是得了什么抑郁症。
  所以这周一听说舒锐周六中午就有约了,特别欣慰。
  舒锐提前二十分钟就到了跟叶云清约好的小店门口,不过叶云清比他还早,已经在店里找好了位置,隔着窗户冲他招手。
  “你够早的啊。”舒锐坐下,看了看店里的环境,地方不太大,特色应该就是自己动手烤。
  “我挑的地方,总不能让你来了还要排位子吧。”叶云清把菜单递给舒锐,类似于火锅店那种自己勾选的单子,上头已经有叶云清勾好的了,舒锐也没客气,按着自己喜好又勾了一些,就递给了服务员。
  “你最近……”
  “你现在……”
  俩人几乎同时开口,愣了两秒,然后同时大笑,万幸现在店里人不多,不至于被当成神经病。
  “行,咱们默契还是这么好。”叶云清叫服务员追加了几瓶啤酒,“你呢?”
  “我可乐吧。”舒锐咬了冰镇可乐。
  “现在还是不喝酒?”叶云清有点儿意外,当年还是学生,舒锐不沾烟酒已经算难得的好孩子了,如今步入社会,还能保持不沾真的难得。
  “能喝,但能不喝的时候就不喝了。”
  “喝不喝能让你自己说了算,说明你工作环境还不错啊。”叶云清给自己开了听啤酒,灌了两口,明显是当白开水喝的。
  “环境到是不错,就是太无聊了。”舒锐现在对自己的工作职能用这个词概括。
  “干什么呢?”
  “国税。”
  “呦,公务员?厉害厉害!”叶云清拿听儿啤跟舒锐的可乐碰了一下,这样的话舒锐听过不少,他没觉得谁是真心觉得他厉害,但叶云清这句他一点儿都不怀疑,所以笑着回碰了一下,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
  “你呢?能排队去买票说明时间比较自由吧?还画画吗?”初中毕业那会儿,舒锐是参加中考,而叶云清提前招生去了美术职高。
  本来刚上高一叶云清还去舒锐他们学校找过他,但他一看重点高中的那个学习压力,就知道以后跟舒锐是完全不一样的两条路,也就不再去找他耽误他学习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