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爱寂寞 喜欢一个人 作者:每当变幻时

字体:[ ]

 
文案
 
当遇见一个喜欢的人,就想着靠近,然后再接近,最后你是否有勇气去迈出最后的一步呢。根据真实经历改写,没有大起大落轰轰烈烈,平平淡淡,希望大家会喜欢。
 前言
 
    一年前在公司大会上和他相遇,在公司聚餐餐桌上相识,而后被分到不同的项目,幸运的是和他在一个工地,一个水电一个土建,原来满是暗灰色的混凝土和钢筋的世界仿佛有了色彩,变得可爱起来,一切都是因为有他,这个故事便是如此开始。对于这件事我一直都隐藏的很深,大学交往了两个女朋友最后都是不欢而散,和她们在一块总是不自在,我强迫自己牵手、拥抱、接吻。可是最后我发现我并没有享受其中,分手后找我们宿舍跟我关系最好的一个哥们喝酒,问他为什么?他说了一段话至今我还记得很清楚,他问我:你是真的喜欢她吗?你爱她吗?我无言以对。 “你知道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吗?你会无时无刻不想见到她,看到她你就会开心,也许她并不如何漂亮,但是你会觉得她的一切都在吸引着你。”他一边说着眼神飘向远处,应该是想到他前女友了吧!从此以后我就在一直寻找这样的一个人,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但是……
 
    我该说老天眷顾我还是在捉弄我呢!
 
 1.遇见
 
    命运是个很奇妙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冥冥之中似乎真的在指引着我们。
 
    初到山东临沂市,带着略有一点兴奋的心情走在前往公司的路上,入职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的,先去集团报道入档案,然后分配到分公司,接着去分公司培训一天,最后由分公司带到项目。有几个同校的校友也是来这个公司的,理所当然的就作伴一块走程序了。下面用现在进行时开始说吧,这样描述更贴切一点。这批新人真是不少,足足两客车,从大巴上下来,站在大楼前等待公司安排,等待的时光总是无聊的,我便到处看看,突然看到公司门口一个胖乎乎的身影,仔细一看我心里猛地颤了一下:只见他上身穿着一件白底黑点衬衫,下面是一条海蓝色的休闲长裤,棕色皮鞋,单肩挎着一个黑色皮包,一身商务的打扮,胖胖的身子把衣服撑的没有一丝褶皱,皮肤很白净,留着一头精神的短发,一根根竖起来,把本来圆乎乎的头型衬得更圆了,我心跳开始加速,这头熊太好看了吧,我承认看到这个身影的一刻我怦然心动了。心里生出一股冲动几乎要驱使我走过去,然而理智终究战胜了它。他似乎是一个人,当时正值7月天气热酷热,他用胖胖的手当扇子不停的扇着,不时的举起胳膊擦一下汗,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在我心里微微荡起涟漪。“喂!看哪个美女呢,叫了半天没反应。”有人推了我一下。是我大学同学外号‘黑子’。糟糕,看的太投入忘记旁边还有几个聊天的校友了。心里一惊却面不改色
 
    “你看这里面一共才几个女的,我看勉强算是美女的也就楼角落的那个了。” 
 
    “我草,你这什么审美观,我看也就靠车头旁边那个勉强能看。”
 
    “……”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我看到成功的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悄悄松了一口气。
 
 2. 选择
 
    人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变为零,可我明明还没开始恋爱智商却变为了负数。 
 
    开会地点是一个类似与教室的地方,到了以后他坐在靠中间的一个座位,或许是有点做贼心虚的原因,我没敢挨着他坐,费劲心机终于坐在他右面和他隔着一个座位的地方,会议开始忍不住又偷偷瞄了他两眼,侧脸也好可爱。开会主要内容是分配项目地区及职位,领导发了一张表让填,大学学的土建我是本着做技术员的意思来的,填到一半,发表格的那个领导又说公司现在比较缺预算员,不管是不是学这个的有意向的可以选择一下。我从小到大做事都是怎么打算的就怎么做,不喜欢做计划之外或者超出我预料的事,所以我也没有在意继续填我的表,可当我填到职位那一项时突然犹豫了,又瞄了一眼左面的他,白白净净,一身正装,一看就不像要做技术员的,而且长这么胖天天晒着不得热死,最后得出结论他肯定是学预算的。怎么办?我问自己,机会就在眼前,如果选择预算虽然不一定能分到一块,但是无疑会大大增加这个几率。我大学选修预算,勉强懂一点,而且技术员前途就是一直是技术员,一直在现场累死累活,预算当然坐办公室。怎么选,我挣扎犹豫了半天终于最后还是苦笑一声,在预算员那里打了对勾,其实我知道自己在推断出他是学预算的时候早已有了答案。
 
    填完表在座位上等着有人来收,领导带着浓重的山东口音讲的滔滔不绝,核心只有一个,就是告诉你“公司很牛逼!”。我装作认真的玩手机,(其实在智能手机已经满大街的现在,我那几乎能算作是古董的OPPOA115压根就没啥可玩的)余光却一直停留在他身上,直到收表那人走道桌子旁边我才缓过神来,我不禁暗骂自己,是有多饥渴。又瞥了一眼:可是真的很好看。无聊的时光总是漫长的,只是时间依然会不停歇的按部就班的走,散会时几近中午,站起来转身向外走去“黑子,走吃饭去!”我终究还是没有跟他说上一句话。
 
    公司是不小,只是建在这么偏的地方真的方便吗?周边方圆十里荒无人烟,几乎全是草树,吃饭当然也只能在公司食堂凑合一下了,过去一问居然还要收费,坑!随便买了点,对于山东的菜最受不了的就是拿姜当家常便饭吃,几乎所有菜里面都要放姜,还有所谓的山东大煎饼太难吃了(此‘难吃’非彼‘难吃’,山东煎饼很劲道很难咬断所以吃着很费劲),吃完让我想起我妈有时候说我懒的口头禅‘吃完牙都不想动。’放在这里真合适。
 
    吃饭时候正好也看到了他坐在斜对着我大概隔了4、5个餐桌的地方,依旧是一个人,可以肯定他是自己来的了。看到他有些孤单的身影和落寞的眼神心里很不是滋味,‘如若早三五年相见,何来内心纠缠’(摘自陈奕迅《无人之境》这首歌讲述的是一种不被世人所接受的爱情——婚外情,但我觉得同志之间的感情亦是如此),要是早些便认识他,现在就可以坐在他旁边,和他侃大山、吹牛逼,毫无顾忌得夹他盘子里的菜,可这一切只是如果。你也许很诧异对一个仅仅见过一面的人有这么深的感情,我想这也许就是一见钟情吧!
 
 3.搭讪
 
    什么事情第一步是最难的,可当你跨出去后或许会发现并没有想象那么难。
 
    午饭过后,因为无处可去打算回会议室趴会,折腾了一上午一直没好好歇一下还真有点疲倦,而且如果回去他也在睡觉那我不就能看到睡美人了吗,好期待,额……貌似陷得有点太深了。令人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回来,一直到快开会才看到他从后门进入,然后在后面随便就找了个位置坐了。我的心情顿时降了36.7度,下午开会没有过多废话直奔主题,宣布项目及职位分布情况,和我填的表没什么出入,项目地点:河北保定。职位:统计员(预算员)。 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没法判断他的情况了。早知道上午就应该厚着脸皮问他叫什么。
 
    公布完毕,宿舍黑子分到了河北廊坊,也是他意向去的地方。而后散会通知让四处转转,5点半集合聚餐。然后黑子拿出他的手机开始搜附近网吧,是的,我也是一个网瘾少年,额……青年。只是没想到还真有一个,离这里不远,走着10分钟就到,我们两个区撸了两把匆匆忙忙在规定时间赶回来了。我决定这次不管发生什么吃饭的时候我也要和他坐一桌上,饭店门面还可以,里面应该也不会太差,我们是定了一个包间,刚进去黑子和几个哥们就拉着我“来来咱们赶紧占一桌,”我心里暗暗叫苦,可是又不得不去,坐那以后拼命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可就是看不到,我着急的都要站起来了,就这事就看到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过来了,因为我们主动让出来一桌给领导,但是好像只有一个叫蒋书记的过来了,他一看桌上除了他一个人没有那怎么行,
 
    “所有统计员来这桌”
 
    我装作没听见继续寻找让我牵肠挂肚的那个身影,就在这时突然看到他从外面走进来,顺其自然的坐到了空着的那一桌。此时此刻我的心里是挣扎的:不是说好不管千难万难也要跟他坐一桌上吗?现在机会就在眼前,错过了这次也许以后都没有机会认识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活得像只小老鼠躲在阴影里,不见天日。勇敢一次跨出去。终于在挣扎中我站起来走到了他旁边,扯了一下跟他隔着一个座位的椅子,果然还是没勇气直接坐旁边吗?可是下一刻我做出了一个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动作,一屁股就坐到了他右边那个座位。桌子上由一个人变为两个,他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也许是认出来我是开会的时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也许是奇怪这么多座位不做偏偏挤着他坐。也许……管他呢!
 
    我:“哎,哥们,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我为了缓解紧张干脆主动出击。
 
    胖:“成都理工。”
 
    我:“学校不错,为啥来这个公司上班,你这文凭应该能找到更好的吧?”
 
    胖:“离家近。”
 
    我:“哦,是你家人不愿意让你走远吧,看着你不大呢。”
 
    胖:“别人都说我看着挺大的。”
 
    我:“不可能,你肯定没我大,是93年的吧,顶多92。”其实我是92。
 
    我一个接一个问题好像永远都问不完,他也就回答寥寥几句,其实可以理解,对于一个陌生人,任谁也想说太多话。
 
 4.拼酒
 
    酒席正式开始,我主动表现拿出酒开始倒,我们那讲究倒酒8分满,所以先给领导倒了一杯8分满的,接着到下一杯,可是领导指着他的杯子“倒满。”额,好吧!弄得我很尴尬,好像我看不起人似的,突然左边飘来一个声音,带着一丝瞧不起、带着一丝不屑、带着令人反感的长辈教训人的口气“哎,倒酒就要倒满。”是他了,我仿佛听到他下一句就要说:这都不懂!一股略带愤怒无名之火窜上来,当时我就不乐意了,还教训起我来了,我这人平时看着随和,脾气也好,但我看上你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随便对我怎么样都行。我记仇心可是很强的,行你个小胖子,一会我就看看你到底能喝多少。
 
    轮到他了,我故意倒得特别满几乎要溢出来!
 
    “你倒这么满我怎么端啊。”
 
    “那你就先喝一口再端。”我用丝毫不带一丝感情的语气说道。
 
    哼!小样跟我斗,这才只是开始。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解。可能在想明明刚才无比热情问这问那,现在突然态度180度大转弯。
 
    领导上来举了三次开头,一杯白酒已然见底,是那种很大的高脚杯,将近三两。大家慢慢熟络起来开始聊天,自由进行。终于到了我实施报复的时候了。
 
    我:“听说山东大汉都很能喝的,你怎么样,一斤有没有问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