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司令与忠犬 作者:山幽君

字体:[ ]

 
第1章
  战争结束,眼看着同僚们都去享受了期待已久的和平生活,顾清让却只能一天天地请医生过来看他。
 
  顾清让在战争的最后一年坏了双腿,如今只能靠轮椅生活。
 
  尽管同僚们都恭恭敬敬唤他一声司令,他仍不高兴,他二十年戎马战甲,最后得坐在轮椅上过活,这算个什么意思,你们那些人说得再好听,唱得再高兴,在顾清让面前都不如他的半只脚趾甲。
 
  不过偶尔也有让他高兴的事。
 
  顾清让坐在床榻上,微微低着头,面孔苍白,唇角却带着点笑意。他倾了倾上身,底下正在为他按摩腿脚的男人立即把他按住,皱着眉头说:“司令,你这样动我不好帮你按腿。”
 
  顾清让捏了捏俞靖德的手,一副天真无邪地歪着头,笑意盎然道:“有你在我还怕什么,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人,我把我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你又有什么问题。”
 
  俞靖德低着头,耳尖微红,不吭声了。
 
  “哟,还不好意思了。”顾清让细细地抚摸着他的掌纹,而后握住他的手,十指相交,“怎么这么容易害羞,以前我就发现了,你对我,总是格外容易脸红,不知道的人啊,还以为你喜欢我,是不是? ”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又低又轻,宛若一根羽毛撩得俞靖德心头一颤。
 
  俞靖德猛地收回手,僵着一张脸说:“司令,别乱动!”
 
  见状,顾清让低低地笑了出声,也不再逗他,半倚着旁边的桌子,眯眼观察起俞靖德来。
 
  俞靖德是他的副官,为人忠厚耿直,模样也生得端正俊秀,以前他也爱逗他,但没有像现在这么,喜欢逗他。战后俞靖德没有选择上面安排给他的路,而是执意跟在了顾清让身边。起初顾清让也觉得惊讶,偏偏这个沉默的男人一声不吭地遣走他身边的丫鬟,独自一人揽起了照顾他的活计。
 
  顾清让很难不怀疑,俞靖德是不是喜欢他。
 
  这年头男男情事其实说不上稀奇,不远的大少爷包了一个男伶便闹得人尽皆知,顾清让不是没见过世面,一开始他是这么想的,若俞靖德真的喜欢他,他便装作不知道,好歹这么多年的交情,而后给他介绍个人品相貌都过得去的人就好。哪知道,越到后面反而越是他离不开俞靖德,感情这种东西,就是这么相互的,他各方面优秀并且喜欢你,若你心里没藏着另一个人的话,很难对他没有反应。
 
  现在的顾清让就是,恨不得把俞靖德捧在手心里,颠来倒去玩弄一番,而后在死死地安在自己的心上。
 
  可这个沉默的男人却又像是石头做的,怎么点也点不通,让人烦就烦在这里了。
 
  顾清让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抬眼便看见俞靖德低着头,那双握过枪杀过人的手极温柔极温柔地按着他的小腿,俞靖德的面部线条稍有些硬朗,在这一刻也不免柔和下来,顾清让看乐了,俞靖德分明低着头,可那小眼神却使劲往他身上瞄,等到被发现了,又慌慌张张地盯着下面装作认真按摩的样子。
 
  顾清让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你这样子,不喜欢我还能喜欢谁?
 
  一周后有位同僚庆生,按顾清让的身份,不去不行。
 
  当然,俞靖德也会去。
 
  顾清让特意让人去给俞靖德订了几套新衣服,将人装扮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这才往同僚的宅子里去。
 
  还没进门,远远便有人挥着手大喊:“顾司令、顾司令!”
 
  顾清让淡淡地扫了一眼,是几个好友堵在那儿了,他今天心情不错,不由露出一点笑意,骂道:“你们在那么远的地方冲我喊,是想要我飞过去么?”
 
  几个好友一愣,连忙讪笑着迎过来,走进了一看,揶揄地笑笑:“俞副官也来啦,今天看起来可精神了,看来顾司令对你还不错。”
 
  俞靖德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是,司令对我一直很好。”
 
  顾清让瞧了忍不住逗他:“说我对你好那你还冷着一张脸干什么?”
 
  好友哄然大笑,“俞副官这人的脸上向来没什么表情,难不成你希望他笑出花来?”
 
  话音刚落,俞靖德垂下眸子,双手握在顾清让的轮椅上,而后,唇角微微地弯了起来,露出一个极淡极淡的笑容。
 
  顾清让将手覆在俞靖德的手背上,意有所指地对几位好友笑道:“我不用他笑出花来,对我笑就行。靖德,我们进去吧。”
 
  闻言,几位好友看了看顾清让和俞靖德的背影,彼此间对视一眼,满脸惊悚。
 
  “顾司令这是……”
 
  “该不会是……”
 
  不论几位好友怎么想,顾清让才带着俞靖德进了同僚的宅子便迎来众人的目光,打探的,可惜的,同情的,顾清让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而后让俞靖德把礼物交了过去,再和他人寒暄一番,接着便让俞靖德推着他到角落去。自从双腿坏了以后,顾清让便极讨厌和人应酬,无论来人出自何等目的,多多少少都要跟问起他的这双腿的事情,而后便是一大片同情的目光。
 
  顾清让心里冷笑,同情什么,他过得好得很,况且他还有俞靖德。
 
  这是多少人一辈子也求不到的事。
 
  这么想着,顾清让抬眼看向俞靖德,而后蹙起了眉。
 
  此刻俞靖德那双漂亮的眸子里熠熠生辉,目不转睛地望着前头,顾清让沿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很快便寻到了他在看的东西,或者说,是人。
 
  那人顾清让也知道。
 
  是陈将军的儿子,年纪轻轻便一身德才,穿得整整齐齐英气勃发,他一来,宅子里的军官们便如同众星捧月般迎了过去,风头几乎盖过这宅子的主人。顾清让暗暗地叹了口气,这年轻人,在人家的庆生宴上这样,是要得罪人的,就是有陈将军在上头顶着怕也罩不住。这么想着,他倒可怜起这年轻人来了。
 
  可怜归可怜,顾清让仍然不高兴。
 
  他瞥了俞靖德一眼:“你认识陈业恩?”
 
  俞靖德眼里神采奕奕,“嗯,之前遇到过,他很不错。”
 
  “哦。”顾清让淡淡地应了句,俞靖德敏锐地察觉到他的不悦,却又不知道他哪里不高兴,片刻顾清让又说:“你看起来很喜欢他,不像是遇到过的样子。”
 
  俞靖德脸色忽然一红,口中呐呐想要解释:“没、没有,只是……”
 
  “算了,回去吧。”
 
  俞靖德茫然地看着顾清让冷漠的背影,心头莫名升起一丝不安。
 
  但之后顾清让对俞靖德的态度却也没有什么变化。
 
  他只当是自己太小肚鸡肠了,吃什么醋,就不准人家有个欣赏的朋友啦?
 
  这天又到了医生上门的日子。
 
  医生笑着按了按他的腿,“近来感觉怎么样?”
 
  顾清让挑挑眉:“有话直说就是。”
 
  “司令真是,亏你长得这副美人面孔,好话也不愿说半句。”医生埋怨地说了一句。
 
  “你是闲着了吧,竟敢调侃我?”顾清让也不生气,“我这脸,哪还有什么美人面孔,当初坏了腿,连带着身体也瘦弱下来,现在这模样不人不鬼,换了个人,只怕得自卑崩溃到死。”
 
  闻言,医生别有深意地笑了笑。
 
  “记得的人自然记得顾司令当年的风华绝代,况且,也不是没有恢复的机会。”
 
  顾清让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医生的意思。
 
  医生点点头:“是了,没错,你的腿,再过段时间怕是要好起来了。”
 
  后来顾清让也不知道医生是怎么走的。
 
  他心里反反复复地想着,他的腿要好了,他……
 
  他想告诉俞靖德。
 
  今天正好也是俞靖德给他按摩腿脚的日子,顾清让自己找了一番,又让下人去找了一番,俞靖德不在。
 
  许是有什么急事去了。顾清让坐在床上边等着边想。
 
  然后有下人进门来,说:“司令,俞副官今天有事,让我暂时替他。”
 
  顾清让隔着珠帘问了一句:“靖德有没有说他去哪儿了?”
 
  “没有。”下人犹豫了片刻,隔着珠帘望不清顾清让的面容,烛光明明灭灭,莫名让人生出一股阴森的感觉,“不过有看到俞副官被陈将军的公子接走了。”
 
  “陈业恩?”
 
  里头的人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下人忽然觉得寒气自脚底升起,打了个寒颤,点点头:“是的,司令。”
 
  而后他听见顾司令笑了一声,“下去吧,不用你了,我等他。”
 
  这一等就是等了大半夜。
 
 
 
  第2章
  等到俞靖德急匆匆地赶到顾清让房里,顾清让倚桌支着脑袋已经差不多快睡着了。
 
  听到声音,顾清让睁开半只眼瞥了一眼,“回来了?”
 
  俞靖德眼角似乎还有笑意,但他自知不能在司令面前造次,只能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而后他想起这个时候也不晚了,不由得皱起眉:“司令,您现在该休息了。”
 
  顾清让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来:“你管我什么时候休息干什么?过来。”
 
  俞靖德一愣,茫然地看过去,屋里光线黯淡,他这个角度只能勉强看清一个轮廓。顾清让有一双修长漂亮的手,月光恰好透过窗户落在了那只手上,俞靖德再度发现,司令已经不复当年,即使有月辉环绕,那只手仍瘦如枯骨,苍白得惊人。
 
  俞靖德心底一疼,快步走过去握住了那只手,忍不住唤了一声:“司令,我来了。”
 
  然而下一瞬,俞靖德只觉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等到他反应过来时,那只枯骨般的手却发挥了与之相反的力量,牢牢地将他摁在床上,顾清让撑着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眸中充斥着野兽般的利芒。
 
  俞靖德吓了一跳,下意识便想要挣扎,理智却在那一刻告诉了他,这个人是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