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美丽心情 作者:银雾

字体:[ ]

 
 第1章!相遇的最初
 
 
「洛洛……」一双手环上我的脖子,「你已经四个小时没理我了。」
 
对一个男人来说有点过於甜腻的话语,会故意将温热的气息喷在别人耳背上,除了他,再不做第二人选。
 
「别玩了,千浚,好痒。」歪了歪脖子,企图避开他的攻击,眼睛没有离开屏幕,「你知道我最不善长写激情,不一鼓作气完成的话永远也别想交稿啦!」
 
也许是看我没多大反应,千浚更加得寸进尺地将整张脸贴到我脖子上,不断地磨蹭著,「跟我做一回不就会写了,真搞不懂怎麽会有那种笨蛋,像你这种毫无经验的菜鸟居然可以骗这麽多人。」
 
「没听过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吗!肤浅!」
 
「那种空中楼阁能做什麽用!笨蛋!」
 
「你……」算了,被他这一搅和也写不下去了,手移开键盘,「说吧,想吃什麽。」
 
「就知道洛洛最好了,让我想想……嗯,我要水煮牛肉、红烧鲤鱼、清蒸排骨、串烧花椰、天妇罗、生鱼片……」
 
「打住,天妇罗不是日本料理吗?你不会认为我有那个本事吧。」
 
「可是人家想吃啊……」
 
「免谈!」甩开千浚的手,站起身来。
 
「只有蛋炒饭,你爱吃不吃。」
 
「怎麽这样嘛……」千浚皱起一张俊脸,一副被遗弃的小狗样。
 
「这招对我不管用,我可不是那些会被你外表迷惑的女人。咦,对啊,你可以用这张脸随便找一个会做饭的女人,想吃什麽不都有啦。」
 
「你不就是我的女人吗,有了你我怎麽还会去找别人呢。」
 
「我是男人!而且也不是你的!要说多少次才记得住!」可恶!低低咒骂了他一句转身向厨房走去。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别生气嘛。」千浚一把抱住我的腰,「以後会长记性的,今天出去吃好不好?」
 
「说话就说话,不要蹭来蹭去!」歪歪脖子,「你请客喔!」
 
「是!还真现实呢,快去换件衣服。」
 
半小时後,我们坐在市郊一家高级法国餐厅里。
 
「喂!不过吃顿饭,用不著来这麽高级的地方吧。」餐厅里的人都穿著很正式的服装,而我和千浚只是一身随便的体闲打扮,感觉很多目光都向我们射过来,好奇的,惊讶的,鄙视的,像在看稀有动物般。
 
「既然我请客,地点当然我选,就乖乖坐著吧。」千浚拿著菜单头也不抬。
 
几缕褐色的发丝柔柔地垂在他额前,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真是风情万种。或许我就是被他这种外表迷住了才一直没离开吧。住在一起半年了,我还是不了解这个男人。
 
相识,缘起除夕前夜。
 
那天我坐在街上唯一一家还在营业的咖啡店中,热热的咖啡光是握在手上就让人觉得温暖。
 
那天下了新年第一场雪,飘飘洒洒,冷冷清清,很适合分手的浪漫气氛。
 
认识Anson已经七年,到最後还是剩自己一个人。从钱夹中取出那张白衣飘扬的照片,终於,回到原地。
 
那时才14岁,一起玩笑,一起上学,然後一起毕业。我以为我们之间已不再需要多余的语言了……或许自己生来就是个冷漠的人。
 
对於任何事都不去追寻和强求,平淡乏味如同白开水。
 
将手中的照片在蜡烛杯里点燃,扔进装了可可豆渣的烟灰缸中,青烟伴著奇特的香味扑鼻而来。
 
「自己的照片,为什麽要烧掉?」面前的空杯子被撤走,换了一杯新的。「这杯我请客。」
 
「为什麽?」不解地看著留一头褐色长发的服务生。
 
「只有一位客人,闲著也是闲著,多煮了一杯,我的手艺还不错吧。」服务生微笑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
 
「……谢谢,味道很捧……」明天就是春节了,这种时候还一个人顾店……算了,我还有心思想别人的事,自己不就是因为冻晕了头,看到这家感觉不错的店还在营业,就像只没头苍蝇一样撞进来。
 
屋内淡淡的橙色灯光打在他脸上。很清秀的一张脸,额角垂下的几缕头发让细长丹凤眼多了几分性感和抚媚,是那种在街上回头率非常高的帅哥。
 
「那个人真没眼光。」
 
「什麽?」突然发觉自己也在被人观察,不禁有点心虚。
 
「我是说你很可爱!」
 
「呃……谢谢……」好话人人爱听,但可爱这种词不是用在女孩子身上的吗?虽然我是长了一张娃娃脸没错……
 
「几个小时都没人说话,快忘记国语是怎麽发音的了。」他自顾自的说著,「我叫Angel,你呢?」
 
晕,有一个大男人叫这种名字的吗?天使,我还Devil呢,对了Anson曾说我的性格恶劣得就像恶魔。
 
「Devil.」
 
「第一次看到这麽可爱的Devil呢。」他的眼是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中透著淡淡的蓝光,混血儿吗?
 
「有没有兴趣听我弹钢琴?刚学会了一曲。」吧台右边靠墙处放著一架立式钢琴,大概是上了些年纪的东西,侧面台架掉部份掉了点漆皮,但这不影响钢琴的音质。
 
他的手指却很生疏,不时还漏掉几个音符。断断续续的琴音让人跟稚儿学琴联想起来。
 
「Devil,怎麽样怎麽样?」
 
「呃?很好听……」口是心非不是我的原则,但也不好太直接打击他吧。
 
「不用安慰我的,我知道自己的水准烂得要命……」他低下头,复又抬起来,「但我保证,过几天一定会听到天籁之音的。」
 
天籁之音?还真敢说。走到琴边,作为回礼,把刚才的曲子重新演奏了一遍。我对自己的乐感和技巧还算有自信。
 
好笑地看著立在钢琴旁的‘天使’,细眯的眼睛睁得老大,嘴也张成了O型。
 
「完了,刚刚简直就是在班门弄斧……」
 
「不是再练习几天就可以了吗?很期待。」我知道自己是在恶作剧。
 
「开玩笑,再过几星期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水准的……咦……」他突然将脸凑近,害我心跳突然加速,笑容全僵在脸上。
 
「……好可爱,以後要多笑知道吗。」
 
一个晚上连续两次被说可爱,脸有点燥热,那是种非常陌生的感觉。从皮夹抽出两杯咖啡钱就要走人。
 
「请等一下。」他叫住我,「有兴趣晚上来这儿帮忙吗?」
 
帮忙?
 
「是这样的,店里缺个琴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突然对客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很冒昧啦……」
 
「你可以做主?」对於一个服务生来说不是太奇怪了吗?
 
「应该可以吧,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之一呀,呃,我没说吗?……哈哈,对不起。」他一只手挠著头,细长的眼睛一笑就眯成缝儿。
 
「洛洛!回魂了!」千浚的手在眼前乱舞著,「要发呆到什麽时候?」
 
「呃?……对不起。」餐桌上已摆好两客豪华的法国大菜,有泛著金黄色泽的大蜗牛,七成熟的小牛扒,碧绿可人的花椰菜……还有一瓶看样子很昂贵的红酒。
 
「千浚……」
 
「什麽事啊?亲爱的。」
 
「别叫我亲爱的!那个……」我压低声音,「你确定不用帮人家洗碗来付账吗?」
 
「洛洛。」千浚苦叫著,「我们还没有穷到那个地步吧。」
 
「可是这些看起来都很贵的样子。」碎碎念著,就算有钱也没必要这样消费吧,如果在家吃的话可以吃一个月呢。
 
「人家要用浪漫来早日赢得你的心啊,真是不解风情。刚刚……在想什麽呢?」千浚细长的眼似笑非笑,又在放电了。
 
「在想我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
 
「是不是觉得我很帅啊?爱上我了?」千浚一把抓起我放在桌上的手,努力装出漫画女主角大眼闪闪的模样。
 
这种表情在一个身高一八五,脸部线条非常有男人味的大男人身上,实在是──暴笑!这样想著,当下就毫不给面子地趴在桌上笑起来,银制餐具被震得嗡嗡作响。
 
「洛洛,别笑了,人家都在看我们呢,这样下去我们会被当精神病丢出去的。」
 
「拜……拜托你下回别再摆出那种超搞笑的脸,会出人命的。」我抱著肚子喘气,跟千浚在一起,时时都会出现好玩的事,他做事
 都不按牌理出牌,常常让人目瞪口呆。那时也是这样。
 
因为需要钱,我接了琴手的兼职。其实只要有钱赚,是什麽工作我都不会太计较的。店名叫‘美丽心情’,由千浚、健、小彬和Shire四个人合资,只请了两个工读生,平时大家既是老板又是服务生。
 
当时我住的地方比较远,千浚就提议与他合租一套公寓,负担30%房租即可,条件是帮他解决吃饭问题。
 
自觉煮饭的手艺还过得去,做些家事就可免掉20%的房租也不算亏,何况做饭的材料还是他负责采购,这样一来自己的夥食费也可省了,仔细一算还赚了呢。
 
照理说这麽优厚的条件我该满足了,可是,就如大家看到的一样,千浚那家夥老是说喜欢我,不分时间场合,一副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模样。
 
顶著一张不亚偶像明星的脸,还有对人体敏感地带了如指掌的手段……如果我是女人肯定早就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了,可问题就在不是女人啊。虽然平时会写写BL小说,那也是因为近来流行这个,比较有市场的缘故,绝对不代表认同这些。
 
「别拿变态的眼光看我,因为对象是洛洛人家才会喜欢的。对波霸女我也会有欲望。」千浚扁起嘴,就像个闹别扭的小孩,样子可爱极了。
 
「比如说,你身後的这位红衣美女?」
 
「什麽?」
 
「风,很久不见了。」千浚惊讶的看著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侍者拉开椅子,女人以一个非常优雅姿势入座,看样子是经常出入这种高级地方的有钱人。
 
「我没有邀请你吧?请不要打扰我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