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可以吗+番外 作者:夕阳红

字体:[ ]

 
内容简介:
港风。被老友挖墙角,再遇到意中人却是密友心上人“上”?“不上”?
 
景,王,陈三人从小一起长大。景万里多年追求张家生未果,临门一脚却被陈锦琛挖走墙角。
谁知历史又再重演,景万里又喜欢上被好友王明阳热烈追求中的史云桥。
景万里会如何选择?
 
文名:可以吗?
寓意:这样喜欢一个人可以吗?喜欢这样一个人可以吗?
众人环境不同,想法不同,做出的选择不同。
好在,对爱,大家都真心以对。
 
主cp:景万里X史云桥。副CP:王明阳X史彦山。
 
 
 
 
    第一章 任何密友
    
    “万里?”
    景万里对旁边的人示意一下,拿着手机拐进洗手间,“有事?”
    “明天锦琛生日,想约你一起吃饭。就我们三人。”
    “那可不行,”景万里轻笑,“明仔早就同我约好,说要给我介绍靓仔。”
    “万里,你同锦琛已经是十几年的朋友。”
    景万里左手举着电话,右手食指中指又夹着烟,只好用右手的无名指轻抚了下眉毛,笑容有点无奈,“家生,你什么便宜都想占尽,没有这样的道理。”
    电话那边好像喉咙被卡住,景万里等了一分钟,对方也没再说话。他只好先行挂断。
    明仔大名王明阳。若排港城最有风头的世家子,前三定是跑不了他。日日都上新闻纸,今天与新晋玉女牵手,明日就和嫩模激情夜游,后天还要同年轻同性party热吻。
    景万里电话响时,他眼尖看到来电显示,“他居然还打电话给你?”
    景万里道,“你记不记得明天什么日子?”
    “当然记得,”明仔道,“说好为你办聚会庆祝重生,我已经约了很多靓仔。”
    景万里对靓仔兴致是缺缺,只是笑王明阳,“我从前不知道,你这么不喜欢家生。”
    明仔语气充满不屑,“你之前中意他,我自然不好说。他一个村屋出来的野小子,不过读书比我们好一点。同我们混在一起,别人才喊他一句张少,就真当自己是谁家的少爷,一身劲骨。也就你之前眼盲心蒙,其实谁也瞧不上他那副做派。”
    景万里又笑,“你也好意思笑人家。大家也都喊我们一句景少,二少,不也是一样看不上你我。”
    景家在港城勉强算得豪门新贵,名门就完全数不上了。景父不过从一家小玩具工厂起家,慢慢发迹。一般大家都称呼他们这种叫new  money。真正的上流社会瞧不上他们。但是身家在这里,又不好同其他阶级亲近。不上不下的夹着,最是难过。王家倒是可以说一句百年世家,但王明阳不过二房之子,上面还有正房的大哥大姐,都是出息不凡,越发衬托得在公司不过担一个闲职的王明阳好不长进。不知是他心大或者是已经心灰,如今只想每天跑跑马,跳跳舞,泡泡妞,月月有家族基金供他花销,祖宗基业什么的早就丢到脑后,让其他人去CAO心。
    两人加上引领全港城的陈家大房长孙陈锦琛,三人是港城出了名的要好铁三角。景万里跟陈锦琛属于志趣相投,跟王明阳是身份地位的惺惺相惜。三人从小就在一起读小学中学,大了之后,景万里和陈锦琛靠自己考上名校出国读书。王明阳捧着钱,也硬是跟着进了同一所学校。
    王明阳闻言又是埋怨又是嘲讽,“可不是,所以我们才应该是最要好的一对。你之前成天和锦琛笑话我只有下半身发育,我才笑你脑不发达。我们三人一起时,你还总是同陈锦琛交好。”
    景万里举杯,“我道歉,是我没带眼识人,辜负你。二少,原谅我。”
    “其实,我记得明天是锦琛生日,”王明阳也举杯,“所以我偏要将party办在明天,以前我们为他庆生,总是胡闹一整夜,如今更不能待在家里无聊,不然还显得他陈锦琛多重要。”
    景万里跟他的酒杯一碰,发一声脆响,两个人都带着笑,一饮而尽。
    王明阳这个人,平时说10句话,9句半都不能信,剩下的半句就是关于办趴。
    他将party地点定在自家的五星酒店,王明阳在家里再数不上数,也是个本家少爷。而且他下定决心要大搞特搞,直包了整个宴会厅,中间屏风全部打开,景万里回港前半个月就已经广发英雄帖。
    景万里到的时候,party都已经快过半。酒店门口放着指示牌,内容很有王明阳的风格:王二少的party。景万里看着直想发笑。刚进了厅,就遇到何家的小姐。
    “万里,我说之前怎么总也不见你。现在好点没有?你出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同大家说,只自己一个偷偷去国外,真不拿大家作朋友。”
    景万里有点发蒙,他和何小姐算得上相熟,何小姐相貌嗓音也是一等一的甜,只是内容他有点不懂。
    “不过好了就好,再努力做事,也不能忽视身体。”
    他四周一望,看到宴会厅的音乐台上挂着横幅:庆祝景少盲眼治愈。他心里暗骂王明阳一句:死衰仔。只好微笑回答:“一切都好,劳何小姐费心。”
    景万里年轻,今年不过才刚及而立之年,又生得一副好相貌。温柔看你微笑的时候,简直如春风化雨,且润物无声。前几年父亲过世,不久之后母亲也抑郁而终。整个景氏一下被他抬在肩膀上,全部得他一人扛,拼命做事。在处处都是家族基业,哪怕只得一间办公室的小公司,也总有两个人沾亲带故的港城,实在显得形单影只,有点无依。
    他性格沉稳,做事尽责。父亲呕心沥血创下的家业,他要好好守护。因此,景氏未外聘管理人才,重要事务还是他一人亲力亲为。这不,前几个月他就一直在国外处理公事,好一段日子未在港城露面。没想到倒给王明阳机会造这么大的谣。
    “万里,这么迟。哇,你今晚是来竞选港城十大优秀青年?”王明阳今天一身白色新潮西装,发型也重新整理。原本的刘海被剪光,露出桃花眼。看着景万里的正式西装满脸的嫌弃。
    “我一下班就直接从公司来,若再回家换衫,你今晚就没有了男主角。”
    “我在怎么会没有男主角,“王明阳好似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摆摆手,又转头调笑王小姐,”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文慧,原来在这里关心万里。”他说话的同时还眨下眼睛,右眼下眼睑那颗原本很小的红痣,一下子就鲜活起来。
    何文慧小姐到底年轻,从来家教也好,是个文静淑女。一下被人戳中心思,羞得满脸通红,气愤骂他,“不如你关心的弟弟妹妹多!”说完转身就走,找自己的姐妹去了。
    “确实是怪我,”景万里随手从身边路过的侍应托盘里拿一杯香槟,喝了一口,“是怪我太迟,不然怎么也不能让你挂这样的字。”
    王明阳笑得女干诈,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不厚道,“不迟不迟,知错就改永远不会迟,不是有一句古话,什么羊,不晚什么的。”
    “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哇,万里,还是你有文化。”
    “同你比,真是人人有文化,少陪妹妹,多读书,好不好。明仔。”
    “别再叫我明仔。“王明阳锤他一拳表示抗议,”不过,说到文化,我介绍一个真正有文化的给你,来。”
    景万里跟着王明阳后面穿过人群,一直走到露台,有个身影趴在阳台上吹风,卡其色休闲裤配白色衬衫,搭着简单的对襟开衫。若说景万里穿的太正式,那这个人就显得太随意。
    “云桥,我同你介绍,这是万里,景万里。”
    那人转过身来,白净温润的一张脸,皮肤白得会发光。眼角稍微有点下垂。
    “你好,景万里。”
    “你好,史云桥。”笑起来还会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原本温润还带点无辜的脸,因为虎牙变得生动不少。
    “史先生国语说的真好。”
    “那是当然,”王明阳脸上带着得意,“云桥从内地来,如今在G大做法律教授。”
    “史sir看着好年轻,真是厉害。”景万里由衷赞叹。
    史云桥不卑不亢,只微笑回答,“谢谢。”
    王明阳斥责他,“云桥比我们还要大一岁半,你这便宜倒是占得好。云桥,万里是我最好的朋友。之前他不在,我才到现在介绍你认识。”
    史云桥微笑,洁白的面庞像细腻的暖玉,“虽然现在才见面,我却没少听你提他。”史云桥也是用港话交流,景万里发现他港话说的不错,只是到底不如土生土长的港城人,语速稍微有点慢。倒是与他斯文清隽的外表更配。
    王明阳难得显出点不好意思的局促,“晚上我送你回家吧。”
    史云桥摇摇头,“我正打算找你,我要先回去了。明日还有课。”
    “那你等我,我现在就送你。”
    “不用,我自己开车来的。晚上也没饮酒,你们继续玩。景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景万里跟他握了一下手,与他道别。史云桥离开酒会,景万里看到他临出门的时候,还从侍应托盘上拿杯果汁,豪放得仰着脖子一饮而尽。很快就消失在门后。
    “嘿嘿嘿,明仔快回来,明仔快回来。”
    “从没见过比你更讨厌的,明知别人不喜欢听什么非要说什么。”
    景万里嘲笑,“我是看你魂也跟着人家一起走丢,帮你喊回来。”
    王明阳脸皮厚不怕笑,“是啊。他不在我真是魂牵梦萦。”
    “啧,”景万里咋舌,“我同你认识这么久,未见你这么会说成语,果然跟教授一起就是不一样。”
    “可不是,我同你一起能学到什么好,你本来也是半文盲,同云桥一比,就是十分的文盲。”
    景万里表示心痛,“你们才认识多久,就这样嫌弃我了。”
    王明阳只白他一眼,背靠在阳台上,两个手肘往后撑,右手里的高脚杯慢悠悠的晃,又歪着头笑话景万里,得意非常,好像史云桥已经是他的人,“我虽然读书做事不如你,但是眼光比你好得多。你看,云桥不比张家生好上一百倍。”
    其实平心而论,史云桥的脸是比不得张家生,张家生虽然名字普通,但是人却一点不普通,大眼睛,高鼻梁,丰润嘴唇。任谁看了也要赞一声好看,他们时常出来玩,他就是跟那些明星坐在一起也毫不逊色,漂亮得抓眼。不过,史云桥有种很难说出的宁静气质。不知内地的男生,是不是都是这样,只看着也觉得满腹诗书。
    “好又有什么用,”景万里左手撑在王明阳旁边,略微弯身靠近他,“他已经先勾走王二少的魂,我只好躲得远远。不然,万一人家中意我,明仔要在家哭鼻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