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原配受对小三儿的养成步骤+番外 作者:任旸生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原配受一不小心把小三儿给养成自己的攻了的故事~
 
前期哭包娇弱后期霸道撒娇小三儿攻vs温柔善良果断原配受
 
排雷:非双洁,小三儿攻原先是渣攻的受,攻菊不洁
 
我的专栏,对我有好感的就收藏一下呗~
 
第一篇小萌文欢迎去看
 
内容标签:年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配受,小三儿 ┃ 配角:渣攻 ┃ 其它:原配受和小三儿在一起了,萌
 
==================
 
  ☆、步骤1
 
  原配受和渣攻分手了,分的干脆利落,眼不见心不烦。
  原配受在和渣攻交往前就知道他很花,但当时渣攻追他追的很紧,而且也没有和别的人暧昧不清,剪不断理还乱。原配受后来也很喜欢他,况且原配受觉得一个人不能总用老眼光来看待,就欣然答应了渣攻的追求,预备交往后努力把渣攻调|教成忠犬。
  然而事实证明渣攻确实是一条狗,有其改不了吃|屎的本性。尽管原配受在交往前已经再三申明过自己对出轨的厌恶。
  渣攻出轨被原配受发现后,原配受狠狠打了渣攻一拳就提出分手走人了。他临走前瞟了一眼酒店大床上赤条条的小三儿,目光逡巡了一圈,得出一个结论,如果自己是渣攻,可能也会看上这样我见犹怜的小受受。只是好像小三儿跟渣攻的个子和身形差不多,再矮小一点儿可能抱起来更有感觉一些。
  原配受火速回到他和渣攻住的地方,迅速收拾完行李,在渣攻衣冠不整的赶过来之前上了出租车。原配受豪气一挥手:“师傅,麻烦开到T大西门口。”
  原配受在后视镜里看着渣攻追着出租车跑了几十米就停下来气喘吁吁的模样,心里面十分鄙夷外加无限暗爽,就你那纵欲过度的身子,也不知道肾还好不好,就这还想追辆车,省省吧!赶明儿小心吃三粒伟哥,还是三秒就射!
  想到这里,原配受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太恶毒,而且渣攻的确活儿好时间长,于是整理整理心情,决定还是让渣攻顺其自然去吧。反正按照自己交往之前渣攻声名狼藉的程度,如果他再不收敛,也许要不了几年,他就会染上A字开头的病呢。
  原配受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也有危险,下车就去附近医院做了个体检,结果出来的时候,原配受长吁一口气,还好除了有点儿贫血之外并无大碍。
  原配受是T大里的一名讲师,教英语,平时还在培训班里教教课。因为口语好,又拿了高级翻译证,平常还在培训机构里带带口语,有时在网上接个翻译的活儿啥的,一个月下来的收入也算可观,自己一个人过日子绝对有滋有味儿。而且他也没有想买房子的想法,存款数字也因此较为可观。幸好渣攻虽然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但人品还是不错的,最起码没有逮着原配受骗财。
  原配受在T大西门口附近租了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大学城附近租房子就是便宜,这么好的条件,一个月也才一千块出头,原配受一个人完全负担得起。而且房子里面基本该有的家具一应俱全,原配受换个床单被罩枕套啥的,再仔细打扫了一遍卫生,将其中一间卧室改成书房加电脑房,这才心满意足的住下了。
  原配受每天规律的上下班,双休日还能根据自己的小喜好来一次短途旅行或者做一桌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小日子过得十分潇洒。感觉自从离了渣攻,他的生活水平就直线上升。哪像跟渣攻那会儿,每天白天CAO不完的心,家事家务都自己一个人做,变着心思改善营养条件,晚上不光要担忧晚回的渣攻的人身安全,时不时还要被渣攻CAO。如今想一想,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这天替原配受刚爬完一座以险峻闻名的山,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回家。他所租的房子在大学城外面一个类似集市村庄的一个地方,学生们通常也会称呼为“堕落街”之类的。晚上灯火昏暗,无数小道暗巷,细想起来还是挺不安全的。不过原配受毕竟一个大男人,觉得自己身上的危险系数要低很多,这会儿天黑黑的了也没什么防备的往前走。直到前面突然冒出来一个黑影。
  那黑影跟杆儿高高的竹竿似的,人形,携带着可疑的“嘤嘤嘤”声就往原配受跟前儿扑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时候替身受的状态还没出来,老把原配受打成替身受_(:зゝ∠)_
 
  ☆、步骤2
 
  原配受差点把自己为方便夜间爬山而买的头顶灯给一甩手砸过去,就看见扑过来的黑影长着一张跟小三儿一模一样的美人儿似的脸。
  原配受及时收手。
  小三儿梨花带雨的看着他,委委屈屈地说:“怎么是你啊?为什么要砸我?”
  原配受心里暗道,这话该我来问你才对吧!不过鉴于小三儿撅着嫣红的小嘴唇,睁着泪汪汪的大眼睛,他实在说不出什么语气重的话来。原配受虽然是教英语的,但他的语文学的也不错。古人有云,灯下观美人。在这昏暗的路灯下,小三儿简直是美颜盛世。
  古人诚不欺我。
  原配受只好放柔了语气说:“我一直在这边儿住啊。这里这么黑,你突然冲我冲出来,我还以为是抢劫的。倒是你,赵森怎么把你一个人放在这儿?”
  赵森是渣攻的名字。
  没想到刚问完,原配受就看见小三儿的眼圈红了一圈儿:“呜呜呜,我被这个混蛋甩了!呜呜呜!”
  原配受万没料到他这么一问,直接把小美人儿问出个“瓢泼大雨”来。也万没料到,渣攻的新鲜感这般短暂。看着泣不成声的大美人儿,原配受怜香惜玉的心一发作,半拉带拽的就把小三儿给领回了家。
  小三儿刚到原配受家的时候,泪水连连。原配受也不好这时候问他,就把他推进浴室,让他先洗个澡,自己去给小三儿找衣服。
  内裤倒还好说,原配受有好几件儿未拆封的。关键是除了内裤剩下的那些,小三儿虽然很瘦,但骨骼架子和渣攻是一个型号的,原配受比他俩矮半个头,以前渣攻就穿不了原配受的衣服,小三儿当然估计也不太行。他左思右想,把上回竹马来这儿过夜留下的一件大码T恤儿给翻了出来。竹马是直男,品味堪忧,T恤儿上一只doge脸冲着原配受明晃晃的笑,让他觉得自己双目都要瞎了。
  原配受拿着衣服准备瞧浴室的门,就看见自己卧室的房门大喇喇敞开着,小三儿啥也没穿地窝在自己床上,眼巴巴的仰头看着他。
  原配受赶紧把衣服兜头丢给他,换来小三儿一个委屈的瘪嘴。他看了看衣服,眼睛里面都开始水光泛滥了。在原配受的解释下,他才委委屈屈地穿上doge脸,等看见内裤,他就不肯穿了。
  理由是,这个码太小!他穿了,紧!
  原配受偷偷瞟了一眼小三儿凉爽的下半身,果断放弃了劝说小三儿的思想,然后在心里默默咽了一口血。
  接下来,就是小三儿大倒苦水的时间。
  他在渣攻那里受了委屈过来找朋友,结果半途中被骗子骗走了所有的钱。很简单的骗术,但是小三儿人很单纯,听说救人就毫不犹豫地连银|行|卡中的钱都拿了出来。结果在身无分文的时候,他向渣攻求助还被电话分手。小三儿躲在小巷子里哭了好半天,出来的时候看见有人朝自己这边走,看身形还以为是朋友,这才一跳出来惊吓了原配受。
  “他这个混蛋!之前追我的时候甜言蜜语,等到得手了又开始嫌我高,嫌我肩膀宽,嫌我不会做家务,还嫌我jj大!”
  原配受仔细回想了一下以前渣攻的尺寸和刚刚瞟到的小三儿的尺寸,对最后一条深以为然,默默点头。
  “呜呜呜,他的技术那么烂,每次插|得我很不舒服,都得自己撸出来,我都没有说过他!”
  这点原配受就不能同意了,渣攻别的不论,能花那么多年,这方面的资本还是很好的,原配受跟他的所有经验里面都挺爽啊。
  原配受把正主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忽然突发奇想:“他的技术挺好的,说不定是你比较适合当攻。”
  小三儿还在激愤当中,闻言含了一泡眼泪愣住了:“不是说gay基本都是受,就算是攻,被插了也会爽得想当受吗?”
  原配受想了想,说:“也不一定嘛,事情哪有绝对。你不是说你被插得不舒服嘛,可是据我所知,被那个人渣插过的说不爽的好像就你一个。说不定你天生体质就更适合当攻呢。你想啊,既然有被插就翻不了身的攻中受,说不定也有插了就下不了马的受中攻呢。”
  小三儿眨了眨眼睛:“可是我这样的也能当攻吗?”
  原配受看了看他,不忍打击他,于是说:“可以培养嘛,找个人好好调|教,说不动日后就是大总攻一枚。而且,肯定有不少小受就好你这一款受脸攻身,这叫什么来着,对,反差萌!”
  小三儿两只手握住原配受的膝盖,把脸凑到他面前,说:“那你来调|教我好不好?”
  他的手挺大,一把就攥住了原配受瘦的突出的膝盖骨,让他动弹不得。原配受有点儿受不住他突然放大的楚楚可怜的相貌,正有些心软,就听见小三儿带着哭腔说:“你是不是嫌我没钱啊,我下个月发工资了把工资卡交给你好不好。我现在没有地方去,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呜呜呜……”
  原配受一下子就心软的跟一滩水一样。他本来就不是个狠心的人,当初渣攻追他也总是扮可怜才打动的他。平日里原配受没事儿就去孤儿院敬老院看看,看见需要帮助的大学生也总是跑去捐款,还专门跑到骨髓库去登记,献血查体合格后还每年定期献一次血。如今见到无家可归的小三儿,还是因为好心才无家可归,他想着养一个小三儿也不费钱,就是多添一碗饭,多加一个菜的事儿,何况人家只是暂时的借住,然后迷迷糊糊的就点了头。
  小三儿笑得眼睛嘴巴都完成了一轮新月,他黏黏糊糊的凑上来,像猫咪似的在原配受肩窝上蹭了蹭,说:“谢谢,你人好好哦。”
 
  ☆、步骤3
 
  原配受是在十分束缚且憋屈的状态下醒过来的。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觉得渣攻要跟小三儿分手的理由恐怕还要再多加一条,那就是,他实在太缠人了,在床上尤其如此!
  小三儿昨晚和原配受一起睡的,原配受家里只有一张床。他想着反正是两只受,这床又是2m×2m的大床,两个人也都够瘦,睡一起完全无压力。但令他万万没料到的是,小三儿竟然这么粘人!
  小三儿的一只手搭在他的右肩上,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背部把他紧紧抱着。脸埋在他的脖子里,两条长腿缠着他的脚,好像八爪鱼抓住猎物意图吃掉,又好像小孩子抱着玩偶一起睡觉。
  原配受表示,不管哪个比喻他都不开心。
  原配受尝试着动了动,结果小三儿双手双脚全部收紧,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还在原配受脖子上面蹭了蹭,口中还含含糊糊地撒娇说:“不要乱动嘛……”
  原配受欲哭无泪。虽然今天是周日没课,但也不能就这么躺在床上不起来啊。而且,说好的□□呢?!
  原配受艰难的从小三儿的怀抱中抽出一只手来,推了推小三儿的头:“起床啦,身为攻,怎么能比受还爱赖床呢!说明你体力不行哦。”
  埋在颈窝里的脑袋蹭了蹭,摇了摇,闷闷的传出一个委屈又朦胧的声音:“可是我这么瘦,不多睡一会儿怎么养肉……”
  原配受摸了摸小三儿的脑袋,感觉小三儿抱着自己的胳膊都有点儿咯人,心里面有点儿心疼,就说:“那你放我起来,我去给你买菜做饭。”
  小三儿磨磨唧唧不肯起,说:“不要,你还可以帮我挡光。”
  原配受一掌巴在他的脑袋上:“给我起来!”
  小三儿是个室内设计师,和几个同行的朋友合伙开了个工作室。原配受不是很懂这些,只听小三儿说,他工作的时间很自由,不用固定去公司什么的,只要把客户的要求在截止期限赶出来就能拿钱。他的笔记本电脑在行李箱里,原配受想着既然小三儿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吃完饭就在征得小三儿的同意下后,将他的笔记本搬到了书房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