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潜规则大手遭反咬+番外 作者:QJF

字体:[ ]

 
 
简介: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这个脑洞源自于一个多年前看到的求文贴,尼玛到现在还没有人解答QДQ!!!
最近抓心挠肺的想看,只好我自给自足了(泪
 
文章大意是,金主先后潜了圈里三朵美丽娇花(都甩了),然后他想拍拍屁股回老家结婚了,结果被黑化的小攻们抓回来联合QJ了的作死故事(活该hhh)
 
大叔金主受乃优质炮友,走肾不走心,只想打炮不想拍拖
 
攻皆菊洁,因为作者喜欢美攻,雷美受
攻1:黑化忠犬
攻2:花心种马
攻3:清纯学生
 
正剧风,不会hhh,也不会太长,前期剧情掺肉,后期……嘿嘿嘿♂
 
PS:美强、双性、4P(我萌点清奇,雷到一概不负责
 
 
  01 受款ML抽烟达成嗷嗷嗷!
  黎玖是个二世祖,但他不过费了十来年就将家族产业栽培成了圈内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并且扫清了旁戚,架空了大半董事会,独揽大权,手段之雷厉风行让同行都闻风色变。
  而比他的工作能力更为出名的是他混乱的私生活,实际上黎玖不喜欢公司里潜规则的风气太浓重,他不限制艺人的发展,一切都走正常程序让下面的人接手工作签订合同,实在不行就施压砸钱,拉皮条的事情他嫌太没情调。
  逼几个不情不愿的小明星干这档子事有啥意思,还不如上约炮软件找附近的人,没啥负担又不拉仇恨,还不用承诺什么。
  但他的身价摆在那里,圈里有的是前赴后继的人想要爬上他的床。
  黎玖不过三十出头,体能和精力都很旺盛,正是一个男人最富有成熟魅力的时候,他相貌英俊,体格修长健壮,虽不如旗下艺人那么精致耀眼,但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即使没有那身份和人脉也是众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王老五。
  他不喜欢形式上的潜规则,但对于主动送上口的美食挑挑拣拣的还是会吃下不少,圈里的人当然会看在他的面子上给跟着他的人几分面子。
  那些人不像是被长期包养的情人反而像是炮友,持续关系的时间有长有短,直到他腻味了或者对方腻味了就会宣告结束。
  虽然不会给对方铺太多路,但他出手大方,从不啬于物质上的馈赠,对方的心意他也来者不拒,而且极富情调,让人有种这是一段平等感情的错觉。
  “但他也最是薄情,翻脸比翻书还快。”
  这类告诫秦安柏已经听过很多遍了,他仅仅是置之一笑,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理由有很多,最重要的是,他能对黎玖做很多别人不能做的事。
  他知道黎玖的秘密,还能上他。
  酒会上,他隔着层层的人群看向那个被簇拥着的英俊男人。
  觥筹交错间对方也察觉到他的视线,抬起头,明亮深邃的黑眸投向了他所在的位置,勾起薄唇露出一个浅笑,远远的朝着他抬了抬酒杯,浅啜了一口。
  秦安柏的心跳声大得听不到周围的任何声音,酒会一结束他就跟着黎玖进入房间,将他按在门上急切的啃咬着他的嘴唇,黎玖回搂住他,手掌一路向下摸到他胀大的欲望。
  黎玖黑亮的眼睛直视着他,勾起唇轻笑:“你硬了。”
  秦安柏感觉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他撕扯着黎玖的衬衣,将扣子都扯崩了两颗。
  黎玖抚摸着秦安柏的胸口将他按在床上,他们对彼此的身体都非常熟悉,况且没多久前才刚刚做过。
  他们激烈的亲吻着彼此,那架势仿佛要将对方完全拆吃入腹,秦安柏的手指滑到他的下身略过挺立的欲望直接摸到了下面那个已经湿润的小*。
  黎玖低叹了一声,凑到他耳边呼气:“快点,进来。”
  秦安柏被撩拨得几乎要失控,他手指直接捅入了那个湿润温暖的地方,那里收到刺激,- yín -水一股股的往下流。
  秦安柏草草的做了润滑,带上安全套,粗大的*器迫不及待的直接顶入了黎玖的花穴,慢慢的深入进去。
  “好满……”黎玖闷哼了一声躺在床上非常受用的眯着眼睛,他勾着秦安柏的肩,微扬起修长的脖子,诱得对方一口咬在了他光滑的颈项边。
  黎玖宠溺的按揉了一下身上青年的后颈,被同为男性的器物进入那个多余的地方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无法接受的,对于性事,他只在乎感受。
  与众不同的生理特征不妨碍他享受性带给他的快感。
  以往的对象维持关系的时间都不长,他居于上位,在刻意遮盖下并没有人发现他身体的不同。
  直到秦安柏出现,保证一定会让他很舒服,才开始了这段关系,事实上确实很不赖,他们的身体很合拍,双方都能很快乐。
  他也第一次用那个畸形的地方享受到了快乐,和以往的性事非常不一样的被全部填满的快感。
  秦安柏温柔的让他适应后,就再也耐不住紧致内壁的吸吮,开始用力的*插,低下头与他交缠拥吻。
  畅快的发泄过了一次后,两人交叠在一起喘息,黎玖的雌穴依旧被填得满满的,他推了秦安柏一把:“出去。”
  秦安柏委屈的看了他一眼,琥珀色的眸子像是一只不情愿却不得不听从主人的小狗,他发现黎玖态度坚决只能恋恋不舍的蹭了蹭,抽了出来,将套子扔在地上。
  正想下床洗澡时,黎玖猛然发力将他按倒在床上,揉上他结实的腹肌,分开双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黎玖的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线条流畅韧性的肌肉覆盖全身。
  他捋了一把头发,将掉落在额前的黑色短发捋到耳后,露出英俊的面孔,笑得邪魅:“真是受不了你。”
  秦安柏喉咙发紧,他喉结滚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就像是看到了肉的狗,欲望很快又再次硬得笔挺。
  像黎玖这样一个强健成熟的男人,竟然甘愿雌伏于他身下,秦安柏觉得这世上再没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他痴迷的了。
  “我年纪大了,没你这么精神。”黎玖满懒洋洋的说,他拉开床头柜抽出一个避孕套,倾斜紧绷的腰线拉出一个柔韧的弧度,秦安柏乖乖躺着,掐着他腰的手越来越紧。
  “松开。”黎玖笑着打了他一下,一手覆上他的*器,手法娴熟的按揉挑逗,一手捏着安全套放在嘴边一点一点慢慢咬开。
  整个过程看在秦安柏的眼中就像是慢镜头一样,不忍错过任何一秒,他的目光如利剑般恶狠狠的盯着他洁白的贝齿和神色间赤裸裸引诱。
  往贲张的肉柱上套好安全套后,他缓缓抬腰把秦安柏硬挺狰狞的*器纳入流着水的柔软花穴,一寸寸的感受着这磨人的快意,直到抵在了他感到舒适的位置。
  按照秦安柏的尺寸,如果一坐到底他未必能多舒服。
  他膝盖抵着床,伸长了手臂捞过床头的烟和打火机,一手掩着火光熟练的点上,两指夹着深吸了一口,似乎非常畅快的半垂下眼,然后一手按在秦安柏耳边,将他完全压制在身下,倾下身凑到他唇边,呼在了他的脸上。
  秦安柏透过有些模糊的视野看向他英挺的五官,他抽烟的动作太过娴熟好看,神情中透出一种成熟男人才有的沧桑和神秘,让人捉摸不透却深陷其中。
  而他怪异又诱人的身体更是让秦安柏无法自拔,他掐住了黎玖的腰,快速的向上插干。
  “唔!轻点!”黎玖面色潮红的扯了一下他的头发。
  身下的青年面部轮廓是属于西方的深邃英挺,五官却又不失东方人才有的精致,混血的优势让他拥有让人无法离开视线的锐利美貌,在性事中非常性感,此时却只能因为他的命令而隐忍着放慢的动作。
  让黎玖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非常满意。
  秦安柏愿意让他舒服,愿意伺候着黎玖,因为他喜欢黎玖,喜欢他的温柔情趣和成熟稳重,无论是对待工作还是对待感情;喜欢他对自己的纵容和宠溺,他一度以为他就是黎玖人生中那个与众不同的唯一。
  秦安柏二十五六,正是事业的上升期,即使是在美人如云的圈内他不可多得的外貌依旧无可挑剔。
  前阵子他在一个知名的电影节上摘得了影帝桂冠,一时间风头大盛,甚至收到了海外的片酬邀约。
  这让他异常兴奋,接到这个通告的第一时间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与黎玖分享,尽管他清楚作为公司总裁的黎玖一定早就知道了。
  他推开了黎玖办公室的门,目光晶亮的看着办公桌前处理公务的人,就像是一只等待主人奖励的大狗。
  “坐。”黎玖淡道,他将公私分得很清楚,即使是跟他上过床的公司员工在公司里见面也不过像是点头之交。
  秦安柏按捺住心中的悸动坐在沙发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黎玖,这个人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连衬衫的衣扣也扣到最上面,专注的目光旁若无人的落在面前的文件和电脑显示屏上。
  等到天色暗沉,他才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修长的四肢。随后余光瞥见了依旧盯着他的秦安柏,他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另一个人的存在。
  “抱歉,久等了。”他歉意的说,“你今天没有通告?”
  “我推掉了。”秦安柏看到他不太赞同的神情,琥珀色的眸子盈盈笑意,“你知道我要去国的事情,今天我只想和你一起庆祝。”
  他撑在黎玖的桌前,矮下身凑到黎玖的耳边,音色低哑极富情色意味:“只有你。”
  “我也想跟你说这件事。”但是黎玖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回应他,他仅仅是后倾了身子与秦安柏拉开了距离,面色平淡又疏离的说,“我们结束吧。”
  这句话就像是一桶冰水将秦安柏的热情从头到底的熄灭,毫不留情。
 
 
  02 忠犬攻被甩现场
  “为什么?”秦安柏错愕过后,惊慌失措的看着他,他不能理解为什么黎玖要结束他们的关系,这么突然,这么毫无根据,这么……他的千言万语都萦绕心头,不满和疑问快要撑破他的头脑,但是却一个字都问不出来。
  “你要去A国了。”黎玖说,“你的事业已经完全步入了正轨,我想你也不用特地来讨好我了。”
  “我不是!”秦安柏急道,他愤怒又无措,“你是这么想我的,你以为我接近你是为了想要上位?!”
  黎玖摇头:“你很努力,也很有天赋,你今天的一切当之无愧。无需我你也会走到今天的位置,只是早晚罢了。”
  秦安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以后你会走得更远,我们的关系迟早会成为你的阻碍,况且你马上要去A国了,我是个男人,你也是。”
  他说得那么合乎情理,又那么平淡,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客观的事实。
  秦安柏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前几天还躺在床上与他亲昵缠绵的人能毫无感情的说出这些话。
  “只有半年而已,最多也不会超过八个月。”他几乎是卑微的说,“你都不愿意等我吗?”
  黎玖只是沉默的看着他,就像是面对他的商业合同对象,目光中波澜不惊。
  秦安柏按住他的双肩,双眼通红:“我不会找别人的,我会尽快回来的,半年……不,或许只要五个月……”
  “不是时间的问题。”黎玖打断他,推开他的手,“只是我们应该结束了。”
  “你厌倦我了吗?”秦安柏的泪水终于滚落下来。
  美人垂泪的样子看上去非常楚楚可怜,但是黎玖的决定一向不会轻易改变,他皱眉道:“如果这样能让你理解的话,是的。”
  秦安柏呆呆的看着他,黎玖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你的人生还很长,会遇到很多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