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忙着潜规则呢+番外 作者:伯玉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死活掰不弯的直男下属,与一个拼命想潜规则的冷男上司相爱相杀的故事
 
前世钱沐怎么死的?细细一想,好像是被人干|死的。
好容易又活回来了,怎么又看到那个可恶的男人
不仅每天处心积虑的想上他
还不允许他交女朋友
搞办公室恋情也就算了
为什么那个男人总能忽略一个严重的问题:他钱沐是个直男!!
 
既然那么缺男人上,好,那就上到他下不来床。
 
 
1. 甜文
2. 有情敌,且受是上司
3. 小受容易吃醋,攻容易发火,一发火就那啥啥小受
4. 都市职场,掺杂一点校园青春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重生 业界精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钱沐,羽林 ┃ 配角:何岸,纪宁岚 ┃ 其它:重生,职场,耽美,青春
 
==================
 
☆、初次见面
 
  在这个火辣辣的六月里,钱沐比平常早起了一会儿,大早晨起来不是很饿,顺手买了几样最爱吃的小东西,抬起脚步在校园里闲逛。早晨的风还带着些凉意,几只早起的鸟在道路两侧的枝桠上对唱,太阳已经从东边爬起来,发出的光还没有多少温度。
  林荫道上斑斑驳驳洒落着树叶的影子,钱沐踩在上面,一边吃着手里的东西一边打量着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明天,他终于要离开了。
  曾经是有多嫌弃这所学校呢,经常骂它:学术上比不了别人,食堂里的饭菜倒是贵的天下第一,在校园里找只长相清秀的妹子比登天还难,绿化风景没有一处能看。
  现在却无比留恋这所学校。
  钱沐在校园逛了两圈,南苑北苑转了一遍,买来的早饭已经在肚子里消化,伤感还能没收回去,只听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绝尘而来。钱沐嫌弃的看着车里的人,可不就是那个不争气的富二代何岸。
  何岸坐在车里冲他挑挑眉,意料之中看到钱沐变得难看的脸,笑的更是得意。钱沐不想理他,转身就走,后面的人却开着车跟上来,“小穷,上来!”钱沐听到这个外号又要去打他,何岸却在主驾驶的位置笑的猖狂。
  因为钱沐的读音和“钱木”是一样的,何岸大学开学第四天就给他起了个“穷死鬼”的外号,但这外号喊出去有辱斯文,还容易招来血光之灾,何岸干脆怎么恶心钱沐怎么来,开心了就喊“小穷”、“小鬼”,不开心就喊“穷鬼”。
  钱沐也懒得在校园里跟他纠缠,上了车互损了一番才看到今天开了辆好车,“这辆车是你爸送你的毕业礼物?”何岸撇了撇嘴,“我刚撞坏了一辆车,老头又抠得很,唉,只能牺牲色相把我表哥的车借过来了。”
  钱沐点点头表示了解,早就听何岸说过千八百次了,他那个表哥是商界传奇,何岸对他又崇拜又讨厌。钱沐明白这种感觉,他也讨厌“别人家的孩子”,尤其这个“别人家的孩子”还是自己表哥的时候……
  “小穷,你看通知了没?”何岸不管做什么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这样一辆好车竟然会有人放心交到他手里,真是暴殄天物。
  “看了,教务处让我们明天收拾铺盖卷滚蛋。”
  “嘿,那帮孙子才不舍得把房子给不交钱的人住!”说完转头看了钱沐一眼,“今儿我们打算去酒吧聚聚,一起来吧。”说完拿手拍了拍钱沐的肩膀。
  “专心开车。”
  “这次换了个地儿,兄弟们说最后一次想好好浪!”
  “换哪了?大戏院?”那可真够浪的。
  “去你的,是天堂。”
  钱沐听到这撇了撇嘴,“玩的还挺开。”说着打开了车上的音乐,“这辆车一会儿借我玩玩儿,晚上接你去天堂。”
  “我求了半天表哥才答应给的,你说借就借啊?”
  “不借算了。”
  何岸这才想起来件事儿,一脚踩上刹车,柏油路上立马擦出一道黑色痕迹,钱沐身上虽然系着安全带还是忍不住往前栽。
  “疯了你?”声音中没有半点惊讶和后怕,反而带了丝笑意,钱沐这一点与众不同的特质,把何岸迷恋的要死。
  “就是疯了!这辆车,大爷我借了。”
  马路两边种了不少法国梧桐,厚大的枝叶被风吹起来“沙沙”作响,棕色的躯干和皱的干巴巴的树皮咧开了嘴儿,仿佛在祈祷着一场酣畅淋漓的雨水。
  钱沐开着一辆宾利在街上飞速前行,车里放着舒缓的音乐,他不知道放的是什么歌听着却很惬意,心情都跟着轻盈起来。路过一家花店犹豫了下,忍不住下车买了一束花,他实习期已经签好了公司,现在也不用愁别的。
  只用愁一件事——女朋友。
  买了几束风信子放在副座,刚要开车却听有人敲了敲窗户,钱沐碰了下按钮,车窗划下看到一张略带些熟悉的面孔,那人看到他轻轻皱了皱眉,似乎是愣了下。
  钱沐盯着外面站着的男人,心中想着这男人长得确实是不错,别说是“别人家的孩子”了,应该说谁都希望这能是自己家的孩子。
  他赶忙开口解释,“你好,你就是何岸的表哥吧,我是他同学。”说着就想解安全带下车,只见车外的人一身西装穿的板板正正,领带打的一丝不苟,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严谨。
  钱沐的安全带还没解下来就听外面的人说了句:“不用了。”说着绕到副驾驶的位置。
  直到那人又敲了敲玻璃钱沐才反应过来,解开了那边的门锁。
  他进来之后系好安全带才看向钱沐,“你好,我是何岸的表哥,羽林。”声音低沉悠扬,像极了小提琴的音色,落在人的耳朵里很舒服,尤其是男人的耳朵里。
  “你好,钱沐。”钱沐握了握手里的风信子,望着身边禁欲感十足的男人,觉得羽林这样的男人才是他此生追求的目标,心中隐隐添了丝敬佩。
  “你现在有时间吗?”羽林再度开口,眼睛望过来里面却没有半点温度,脸上的线条如刀刻得的一般。
  “不是很忙。”其实有点忙,钱沐刚说完就看到羽林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的风信子上,心中不免一阵尴尬,但他对于这样的成功男士有股子好感,情愿被奴役。
  本来他应该把车钥匙还给身旁的人,再开门走掉。可听他开口邀约就下意识说了句不忙,那男人让他太有想讨好的感觉。
  羽林嘴角果然挂了丝浅笑,“既然不忙的话……把我送到‘森凌’吧。”怕钱沐误会又解释了句,“我刚刚喝了点酒,不方便开车,本来以为是何岸所以就过来了。”眼睛里没多少情绪,两颗瞳孔比常人要深一些,看上去一片坦诚。
  钱沐点点头,“没关系,我知道这边不好打车。”说着将风信子抛到后座。车里的冷风还在呼呼的吹,音乐在狭小的空间里打着转,副驾驶座上的人面容有些疲累,闭着眼睛休息没再开口。
  钱沐专心开着车,这辆车的避震效果本就不错,他又有意开的平稳,到达森凌的时候羽林已经睡着了。一路四十分钟的路程,两人都清醒着反而尴尬。
  钱沐叫了两声“哥”,旁边的人却没醒,只好解了安全带坐在主驾驶座上发呆。
  他究竟是该喊醒羽林,还是该让他继续睡下去?
  “到了?”羽林突然醒了,由于刚睡醒眼神还有些怔忪,声音更是慵懒的让人沉醉,钱沐点了点头没说话。
  羽林没等到答案,不由看向他,六月的阳光太好,恰好躲在钱沐背后,而他的脸还没长开,正处在青涩和刚毅交汇的阶段。
  尤其额前几缕碎发被空调的风吹的东倒西歪,眼睛里有满满的明媚和张扬。
  羽林神使鬼差的掏出了张名片递给他,“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森凌最近正在招聘,你可以来试试。”
  “谢谢哥,不过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羽林正在解安全带,闻言点了点头,“去忙吧。”说着车门“咔哒”一声开了,钱沐也赶忙下了车,“哥,等一下。”
  羽林下了车本来也没急着走,听到这一声呼唤,站在原地不动等着他跑过来,“怎了?”
  刚出来外面的嘈杂声就涌进耳朵里,羽林恰好站在一片阴影里,神色被衬得更冷了些。可他刚刚在车上睡了一觉,头发不自觉有些凌乱,打破了整体的严谨。
  钱沐伸手递过来一样东西,“这是车钥匙,还给您。” 
  “不用车了吗,我看你好像还有事。”
  钱沐尴尬的笑了笑,“被您看出来了,”阳光太好,刚出来没一会他就蒸出一身的汗,说着用手抹了把下巴上要聚在一起的水珠,“我打车回去就行,不能再耽误您的事了。”
  羽林看着他脸上的汗珠和白皙的皮肤,眸子的颜色又暗了几分,“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不用称呼‘您’。”说着接过了车钥匙,“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客气。”
  钱沐嘴角咧开一个笑,“谢谢哥,绝不跟你客气。”
  “再见。”
  “嗯,再见。”
  钱沐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羽林已经走远了,他抬头看了看这座中心地带的CBD,心中热血沸腾,如果能进这里来上班,那他做梦都要乐开花了。
  捏着名片的手更紧了,骨节隐隐发白,好像有只蚂蚁在啃他的心脏,酥酥|痒痒的。
  法国梧桐的叶子被太阳烤的久了,终于拉耷下脑袋,风一吹“哗啦啦”的好似在说着太阳的坏话。
  钱沐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给何岸打了个电话交代了宾利的事,那边果然开始撕心裂肺的狼嚎。又问了聚会的时间,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拦了辆出租车。
  何岸那边磨磨唧唧不肯挂电话,净扯些有的没的,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了句,“见到纪宁岚没?”
  “滚。”钱沐恼羞成怒的挂了电话,才想起来那束风信子落在宾利后座了,忍不住在心中骂了自己一句。
  他暗恋纪宁岚的事情整个信息学院都知道,纪宁岚出身不错,衣服每天都不重样,性格温和,最重要的是——长得好看,身材也倍棒。
  她可是整个G大的女神,再加上从没接受过任何异性的追求,这个女神就更显得高贵不可侵犯了,可谁不知道在男生心中,纪宁岚就是他们的性幻想对象。
  纪宁岚比钱沐早一年毕业,听说去了家很不错的公司,今年却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回到H市了,本打算能搞一场奇妙的邂逅,谁知。
  唉,最重要还是那辆车。
  出租车里正在接收电台,里面传出几首柔美的英文歌,一丝一点的抓住人的耳朵和心脏。
  到了‘天堂’之后钱沐呼叫何岸,何岸没过两分钟就出来将他带进去了,进去之后看到一个熙熙攘攘、搔首弄姿的舞池,热闹的厉害。
  何岸使坏在他身边问了句,“要不要下去扭一扭?”他反手将手肘捅上了何岸的肚子,何岸很有表演欲的做了一套死前挣扎的戏码,最后躺在走廊里一动不动。
  钱沐瞥了他一眼,“幼稚!”说着上前伸手将何岸拉了起来。
  可何岸就是不学好,借着劲直接扑到他身上,上下其手一直乱摸乱碰,“呃……”钱沐痛苦呻|吟一声,皱着眉脸色痛苦的看向何岸,眼里的火都要喷出来。
  何岸却还不怕死,“我靠,对着我你都能硬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