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暴VS家豹! 作者:呆黑

字体:[ ]

 
 
文案
秦豹因为吃撑了,不小心吐了大哥王燿一身。
从此惹上一段孽缘。
真是做牛做马洗衣做饭暖床跑腿,什么都要干。
毕业之后,从大嫂直接晋级家庭煮夫,他被王总包养在家中,说起来吧,男人都有些中二的梦想,于是他也想出社会去闯一闯。
大哥却将他压在床上,说,“你连我都摆不平,出去还不知道要被多少人欺负,乖啦,这床多舒服,要做吗?”
秦豹反攻,“谁说我摆不平你的!我是让着你!做什么做,天天就知道做!老子我要出去工作!”
果然,以王总的人脉关系,他去哪儿都会被欺负,还不知道是王总搞的鬼。
不久之后,他又哭着跑回来,“大哥,小弟错了……你还愿意养我吗?”
 
CP:霸道占有欲强大哥攻X吃软饭话唠硬骨头贤惠受。
此文甜~萌~
轻松~
HE~
 
内容标签:甜文 近水楼台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豹,王燿 ┃ 配角: ┃ 其它:
 
  闯祸
 
  秦豹在二十岁第一次有了想死的念头。
  他那天早上吃了三只粽子打算一整天都不吃了,结果中午被室友拖出去吃的火锅,到晚上陪着女友又是一大桌的菜。
  女生胃小,吃了两口就不吃了,秦豹心疼钱,于是扒拉着都吃下去,为了配菜还加了两碗饭。
  结果送女友回家时说要吃夜宵,就又被拉去吃甜点,他早就吃不下了,反胃得难受,感觉食物顶喉咙却吐不出,他又恼火又没办法,说不吃不吃,女友不依说就要就要。
  他憋火得都想揍人,可女生一撒娇他又心软没辙,只好陪着去,还不得不多咽下一块蛋糕,这么一来他满脑子都真的只想着吐了,送完女友就自己站在路边对着一棵树呕了半天,却什么都没呕出来。
  所有食物都像是在他身体里膨胀,顶大他的肚子,腹胀,胀得眼泪都快要逼出来。想想男人不能这样窝囊,又把眼泪逼回去。
  他回寝室前给自己买了助消化的药,却连吃药都没用,多喝两口水还加重了他的痛苦。
  那天晚上他被折磨得睡不着,秦豹在寝室里转圈,熄灯的时间到了就被室友嫌弃地推到阳台,他气得摔上门,蹲在栏杆上,难受得想死,想着要不要跳下去好了。
  楼底下的狗冲着他叫,他和狗对骂了几声后,像是从消极中走出来,虽然还是想死,但他就不现在跳,要不然自己百来斤的肉全便宜了楼下那只狗。
  他冲着楼下喊,“我傻啊?你让我跳,我就跳啊?做梦!还想吃我的肉?也不怕噎死!汪汪汪!”
  住在他楼下的王燿伸出头来,“豹子,你叫我?”
  秦豹就乐了,发现终于等到一个人可以和他分享痛苦,他连忙将王燿喊住,“你别走啊,等我过去。”
  他顺着管道就滑到楼下,有了王燿他就安心,王燿的外号叫做王总,因为他的名言是:“兄弟,有难了找我!”
  什么打架整人都是小活儿,王总从来不管这事,他的第二句名言是:“打架能解决问题?幼稚。”
  兄弟间有矛盾,他就将人约到自己的寝室来,他给自己配了张霸气十足的沙发,就摆在寝室正中间,前面摆着木桩样子的低矮桌子,爱好是泡茶,他就让人蹲在他的桌前喝茶,不给凳子。
  “好喝吧?”
  那是经过严肃而压抑的半个多钟头后,这个空间里发出的第一句声音。
  两个蹲到腿麻的人,只能快速点点头。
  王总就会说,“你们看,你们俩不是能这样平心静气地相处嘛?”
  当然,所有被王总叫去寝室喝茶的人据说都和好了,哪怕他们一出寝室门就又要大打出手,但很快这事就又会被王总摆平。
  王总立下过规矩,是兄弟就不准打架,要是谁敢背着他打架,他就会找人真的把这两个人打残。
  任何私下动手的人,后来都住院了。
  于是,每个和王总喝过茶的人,脾气都变得极好。
  王总不仅仅能解决兄弟间的内讧,还能解决各种兄弟的问题,大到没有女朋友,小到没有零花钱,王总的第三句名言就出自这里,“我啊,每次都认真听你们的问题,他妈的,谁知道你们都是钱的问题。”
  “对我而言,钱的事,就是小事。”
  没女朋友?
  给,拿去给她买礼物。
  最近过得不顺?
  给,拿去给自己买礼物。
  王总的名声从某种程度而言就是用钱堆出来的,虽然他自己不承认,他觉得是自己德高望重,作为混了三四年大四都不毕业的资深学长,他说话这些小辈是一定要听的,但介于他总是没毕业,秦豹常常又很困惑,关于考试和毕业的问题到底要不要咨询王总。
  反正以秦豹是不怕不能毕业,他现在的问题可比毕业大多了。
  “王总,我撑得慌!”他说。
  王总正在阳台抽烟解闷呢,听到秦豹的问题就乐了,于是他掏出钱包,递过去一叠钱,“拿去买游戏玩啊。”
  秦豹从没什么事麻烦过王总,对于王总会直接给钱的传闻只听过,如今真一叠钱塞到他手里,他倒是有些慌。
  他本来就被饱腹感折磨地想死,现在还要思考要不要收钱的问题,更是烦躁。
  秦豹把钱推回去,“钱的事等下再说,先解决我撑得慌的问题!”
  “啊?”王总估计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拒绝金钱,将钱塞秦豹兜里,骂了一句,“你缺心眼啊,和钱过不去?!给你你就拿着!”
  被王燿带着火气训话,秦豹的脾气更大了,钻起牛角尖来,把钱扔回去,没好气道,“都说了现在先不提钱的事!”
  我没说我不要!我是处理不了这么多事情!王总你别添乱嘛!
  可钱被秦豹扔得哗啦啦都撒落在地上,有几张往楼下飞去,秦豹听见那只狗又响亮地叫唤了几声,王总摸着自己的鼻子,之前有几张钱直接就甩在他的脸上,击中了他的鼻子。他现在的反应有点懵,抬头冷冷地看向秦豹,压着火气,“你是不是想死……”
  秦豹也完全愣住了,脑袋清醒过来。
  秦豹觉得自己真的是吃傻了,心里大悔:王总对我亲切是他心情好,给我钱是他人好!天啊,我做了什么!
  现在秦豹是真的惹到了王总,他的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解释,口齿不清道,“我我我我我、王总我我我我我……”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我不想打你的,也不是想要拒绝你……
  我我我我……
  到最后秦豹竟然憋出一句:“我真的是吃饱了撑的!”
  王总冰冷的眼神盯得他,让秦豹只想快点下跪道歉,他的眼睛更是想要把秦豹吞了,秦豹怕得腿软,想到那么多的前辈还全身包着纱布躺在医院里呢,他害怕自己后半生都要处于这种生不如死的状态,就赶紧想要去抱住王总的大腿求饶。
  来不及扑过去,王总却一个反手抄起他,拎小鸡一样将秦豹甩上肩膀,秦豹整个人趴在王总的身上,因为世界整个颠倒他反应不过来,王总架着他走了两步,面对着墙,秦豹感觉到王总的手托在自己的腹部,对,圆润的吃饱的肚子上,另一只手抚在秦豹的背上,紧接着王总就这样托着秦豹往外扔。
  秦豹那时候脑袋充血,想的问题是:“哇,王总好身手”以及“哇,王总力气好大”,完全没预料到下一秒他已经飞出去,后背砸在墙上,全身被震地五脏六腑都难受,那个当下还来不及感觉到疼,王总已经开始进行下一步行动了,一拳就往他的肚子打。
  这一拳不痛,而是爽。
  这一拳把秦豹肚子里的食物统统打出来,他终于借助王总的力量吐了出来,下意识地全身往前倾,为了保持平衡,他一把就抓住了王总的肩膀,在吐得稀里哗啦和王总抬头看天不愿意面对他之间,他听见自己呕吐的声音,意识到自己全吐到了王总的身上,听到楼下狗狗对他没自杀的失望,它在嗷嗷叫唤,他想起自己不久前还想死,现在不用了。
  终于舒服了!
  吐完秦豹就爽了,用王总的领口抹了把嘴,抬头对着他乐呵。
  秦豹非常地开心,“早就知道王总会帮兄弟们解决问题,没想到王总真的这么厉害!”
  他对王总佩服不已,更是想要抱住王总表示感谢,但是介于王总现在身上情况不方便,和他周身的低气压,秦豹便往后退了两步,踩到了墙角,整个人紧贴着墙,发现自己无路可退。
  相对于秦豹的欢喜,王总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怒火,非常痛苦和勉强地露出自己的微笑,他是笑着喊秦豹的名字,可语气冷得要结冰,咬着牙,喘着气,声音都在抖,“秦……豹……!”
  秦豹的笑脸僵住了,被吓得躲在墙角发抖,“王、王总……”
  秦豹看见地上的钱,连忙去捡,胡乱抱着散乱的纸钱,就想着要跑,往外走去,“谢谢你的钱啊,我、我问题解决了……先……先走了……”
  王总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一把拎起他的后领,将他往浴室拖。
  “你的问题是解决了,我的问题还等着你解决呢!”王总气得一直在深呼吸,咬着牙,嘴角都在抽搐,“你今晚别想着逃,你、完、蛋、了!”
 
  洗澡
 
  传说中,王总只亲自动过一次手。
  起因是他贴身的好哥们泡了他女朋友,经过是有天大雨,王总派好哥们去接女朋友,结果这哥们连车带人一起消失了三个小时,回来后告诉王总他们塞车了,高-潮是王总冷冷地将手机摔给他们看,上面是一段录像,这两人就是主角。
  正是因为塞车,哥们和女友在漫长的时间里无所事事,当时的广播放着暧昧的音乐,车厢里的空气干燥闷热,于是这两个人就干柴烈火地干上了。
  在堵车的大街上,他们这辆车震得如此激烈,哪怕外面的狂风大雨模糊了视线,可隔壁车里的手机镜头还是清晰地拍到了车内的情况,立刻就传到了王总了手里。
  两个人回来后,王总说:“我不打女人。”
  他看向自己的好哥们,“你打吧,把她打毁容了,我就出钱帮她整成网红脸,对了,凤姐那种。”
  哥们却说,“王总,我没碰过她的脸。”
  竟然还求情了,王总玩味地挑了挑眉头,“那你碰到哪儿?”
  他的视线落到了哥们的下半身,“我又要怎么整你呢?”
  王总的传奇故事说到这里,全场都安静了,可没人继续说下去。
  好奇心被勾起的秦豹简直想打滚,“说啦,接下去发生了什么?”
  他已经预感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有多血腥,黑道电影他看了不少,估计王总是要拔刀子了,满寝室的血啊,他脑袋里全是画面,他啧啧赞叹,王总霸气啊!
  然而,事情却简单很多。
  依旧是全场的静,有人往阳台外看,问道,“记得楼底下那条凶狠的狗吗?”
  秦豹抢答:“记得啊,我每次路过它都大叫。寝管阿姨说它好像是疯了。”
  那人便继续说道:“当时,接送女友的那辆车就停在门口,狗拴在旁边,王总将他们俩拖到阳台,扔了下去。女人的尖叫声,男人弄断了一排的晾衣架,浑身是伤,最后他们俩摔在车上,车顶整个都凹进去了。那只狗目睹了一切,溅了浑身的血,就疯了。”
  秦豹不满地嘟着嘴,皱着眉,沉思了很久,“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