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牌替身 作者:孟曲尘

字体:[ ]

 
文案
老花,我要旺仔牛奶!
多大了还戒不掉奶?
你懂个屁,这叫童趣!
……
老花,你再让我上一次呗?
让你像上次一样一进去就泄了?
你懂个屁,我那是……那是我第一次,我现在就有经验了!
……
老花,你爱我不?
这种问题有问的必要吗?
你懂个屁,你说了我心里才踏实啊!
……
老花,这个问题你必须回答!
我……要你。(扑倒就是直接干!语言终究比不上行动。)
 
需注意:
看文案也知道,此文有反攻情节
So,点不点看自己喜好 ^_^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明扬,游晨羽 ┃ 配角:游晨明,方玉恒等 ┃ 其它:替身,强强
 
 
  ☆、第一章 试试看
 
  爱比杀人重罪更难隐藏——文艺的题记(莎士比亚)
  游晨羽看着眼前因为别人而喝得烂醉的人,虽然心中极为不爽,却还是耐着性子将人带回了家,扔到了自家的沙发上。他看了看目光已经不是很清明的人说道:“你说你这么做值得吗?像游晨明那样自命清高的人,岂是你招惹得起的?现在好了吧?把心都搭进去了!”
  “我就是喜欢他!”突然听到游晨明的名字,原本还处于呆滞状态的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两眼看着眼前与那人有着几分相似面孔的人说道。
  “那又怎么样呢?他又不喜欢你,他甚至不喜欢男人,花明扬,别再痴心妄想了,他是个直的,直得不能在直了!”
  被唤作花明扬的男人先是愣了愣,随即笑道:“那你呢?”
  游晨羽愣了愣也笑着说道:“弯的,弯得不能再弯了!”
  “呵!是吗?”说完花明扬就拉过了游晨羽,两眼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你为什么不自己试试呢?”一边说着,游晨羽一边吻上了花明扬的唇,见花明扬并没有推开自己,便索性撬开了对方的牙齿,逗弄着对方口中的红舌,感觉到对方的回应后,就更加大胆的将一只手伸进了对方衬衫,另一只手更是已经解开了对方的裤子拉链。感知到对方的欲望时,游晨羽不禁勾起唇角笑了笑,在他将手伸到花明扬身后,准备再进一步时却被花明扬抓住了手。
  “你想上我?”花明扬抓着游晨羽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当然!”游晨羽老实答道。
  “你喜欢我吧?”
  “不。”
  “哦?”花明扬疑惑了一声。
  “我爱你!”
  “可是我不爱你,甚至连喜欢都没有。”
  游晨羽身子一颤,他不是不知道对方不喜欢他,可是现在亲耳听到却又是另一回事儿了。有那么一刻他很想将怀中的人推开,可是终究还是忍住了,因为他不确定错过了今天,以后还能不能再将对方拥入怀中。游晨羽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不在意上下,可是那是建立在我爱的人之上的。可你……不是我爱的人。”
  游晨羽两眼愣愣的看着花明扬,花明扬趁着游晨羽发呆时便将人摁倒在了沙发,瞬间位置转换,花明扬看着身下与那人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孔,不禁吻上他的唇。
  “我爱你,我明明那么爱你,你为什么就不能也爱一下我呢?晨明,我爱你啊,晨明,晨明……”花明扬一边叫着那个被他放在心里去疼爱的人的名字,一边抬起身下人的腿挺身而入,脑子里想着自己明明为那人付出了那么多,可到头来却什么也没得到,他不禁有些恼怒,所以动作也变得十分粗鲁,就像疯了一般,以至于身下的人受了伤都全然不知。
  高/潮过后,在酒精的作用下剩下的只有疲乏,花明扬趴在游晨羽身上就连动动手指也觉得费力。良久花明扬才听见身下的人说道:“要不要试着和我在一起?”
  花明扬看了看游晨羽,那张脸与游晨明相似,可他毕竟不是他。如果,说这话的是游晨明他一定会高兴的跳起来,可是他不是他,也不可能是他。
  游晨羽见花明扬不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自己,刚想说自己是开玩笑的却被花明扬打断了:“好啊!”花明扬这样说道,然后见游晨羽表情有着说不出的高兴才继续说道:“试试看吧。”
  “嗯?”游晨羽有些疑惑。
  “你说你爱我,”花明扬伸手抚了抚游晨羽的头发继续道:“那你就试试看,是不是也能让我爱上你。如果能的话,那就是永远。如果不能的话……”花明扬并没有把话说完,只说了一半便没了声音。
  此刻的游晨羽有些茫然,他多少有些不明白花明扬所说的意思,当他看向花明扬准备问个究竟时,却发现对方已经睡了过去,游晨羽眨了眨眼,最终只能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被浓浓的睡意打败。
  再睁开眼,游晨羽才发现自己睡在自己的卧室,身边一个人也没有,身上那种滑腻的感觉也没有了,他甚至以为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在做梦,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全身都仿佛被人拆过一般,脑袋更是昏昏沉沉的。摸索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迟到了。
  游晨羽皱了皱眉,便解开手机锁给自己的上司打了电话,电话刚接通游晨羽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阵暴怒的声音。
  “游晨羽,你还想不想干了?你要是不想干了,你跟我说一声,我立马就可以去向老板提!……”
  游晨羽听着对方的声音,原本就有些昏沉的头不禁变得更昏了,一直等到那方的声音消失游晨羽才虚弱地说道:“总监,我想我可能得请假了。”
  “你说什么?”对方似乎十分惊讶游晨羽说的话。
  “我好像有点发烧。”
  “发烧?你有没有搞错,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在这个时候给我生病,你知不知道你手上的设计稿已经开始有人催了?你要我怎么跟人家解释,啊?”
  “对不起!”  
  “一天。”
  “什么?”游晨羽听见对方的话有些疑惑,只听对方说道:“我给你一天时间,这一天你都不用来公司,但是一天之后交不出顾客想要的设计图,你就给我滚蛋!”说完那头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游晨羽愣了愣,半天才回过神,他揉了揉太阳穴,偏过头闭上了眼睛,大概是因为头晕的原因很快就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身体发热,他才悲哀的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发烧了,他很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好像跟他作对一般怎么也睁不开。身体热的难受,下意识的伸出手想摆脱掉,指尖触及到一阵冰凉让他觉得十分舒服,热得难受的身体似乎也很依恋那份冰凉,只想离那份冰凉更近一点。
  看着像猫一样依偎在自己怀中的游晨羽,花明扬才发觉这家伙也有可爱的一面,轻笑了一声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只报了一下地址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刚挂断不久,花明扬就听见背后传来了声音:“玩得挺狠的呀,把人都玩得下不了床了。”
  花明扬看向身后,只见一个肩上挂着医疗箱的英俊男人正一脸带笑的看着自己。
  “你……”
  “哟,怎么?不认识了?”
  “你怎么这么快?”
  “只是碰巧有一位病人住在这里罢了。我李俊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私人医生了?想叫就能叫?”李俊一边走近花明扬一边说道。
  “你不还是来了吗?”花明扬笑道。
  李俊没回答花明扬的话,只是看了看床上的人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晨明的弟弟吧?你们?”
  “你不用知道那么多,做好你的本职就行了!”花明扬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来到客厅,花明扬看了一眼餐桌上未动过的早饭就坐在了沙发上,沙发套虽然已经换过了,可似乎还残留的昨夜的余温。花明扬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不禁有些茫然,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对游晨羽下手,是因为喝醉了吗?不,这是不可能的,昨晚他虽然喝了不少酒可终究还是没有到醉的程度。难道只是因为他长得像游晨明吗?花明扬想到这儿不禁皱了皱眉,良久才舒张开眉头,也许就是这么简单,只是因为他长得像游晨明,仅此而已。
  脚步声打断了花明扬的思绪,看着走出房间坐到沙发上的李俊问道:“他怎么样了?”
  李俊看了他一眼轻笑道:“老实说,不怎么样,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才给他清理的?”
  花明扬皱了皱眉说道:“今天早上七点左右吧!”
  “你别告诉我你们昨晚做完之后你就没管他,而是你一觉睡醒了之后良心发现才把他抱去清理的!”
  “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听着花明扬一副满不在乎的口气,作为医生的李俊不禁有些气恼:“天,明扬,你究竟把他当什么了?你发泄的工具吗?”
  “不然呢?”理所当然的口气,就好像坐在顶端的帝王一般,好像所有人为他臣服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
  “为什么?就因为他暗恋你?”
  听着李俊的话,花明扬并没有回答只是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向李俊,李俊看出了花明扬眼中的疑惑说道:“他从小就喜欢缠着你,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因为你跟晨明关系好,而你当时对他也挺好的,所以他也把你当成哥哥才会那么喜欢你,后来才觉得不对劲,貌似越长大,他看你的眼神就越不对,那可不像是一个弟弟看哥哥的眼神啊……”李俊说着顿了顿才继续道:“可即便如此你也不该这样啊……”
  “为什么不?是他自己愿意的,送上门的食物岂有不吃的道理?”
  “你……”李俊看着那个无论是气势,还是说话的语气都透着理所当然的人不禁有些语塞,好半天才站起身说道:“明扬,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么利用别人的感情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好了,我医院还有事儿,先走了,药我都放在床头柜上了,还有他那里需要用的药,也在一起,一天要涂两次,早晚各一次,这你得记着,药必须给他上。”说完李俊就迈开步伐离开了。
  “报应吗?呵,我倒想试试看,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应。”花明扬自言自语地说道,说完就看向了那虚掩着的房门,过了一会儿便站起身离开了。
  
 
  ☆、第二章 爱,自是伤人
 
  爱,自是伤人的最多。当你爱的那个人不爱你的时候更甚如此。——矫情的题记
  游晨羽睁开眼时已是半夜,看着有些昏暗的房间,游晨羽才惊觉自己竟睡了一天。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摸索到床头柜上的台灯,打开灯,坐起身,在床上呆愣了一会儿便下了床向浴室走去。
  简单的洗漱之后游晨羽清醒了许多,走出卧室眼神晃了晃便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药,游晨羽皱了皱眉,走到床头柜旁,拿起被压在台灯下的纸条,隽秀的字体写着药的用法用量,在看到需要涂抹到那种地方的药时,游晨羽不禁将手上的纸条捏成了一团。
  游晨羽将装在袋子里被纸包着的药提了起来,随后又拿起了一旁的药管,看了看药管上的说明,想了想还是放进了抽屉里。
  走出卧室游晨羽将手中提着的药扔进了垃圾桶里,之后就径直向书房走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