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位面交易商人逆袭记 作者:冷鱼卡(下)

字体:[ ]

 ☆、chap.81
 
历青华没有一点时间观念,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被关了多久,只知道他们对自己注射过一种不知名的液体将他放回这里的时候,他就一直没有出去过。
  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连历青华都惊讶,明明他被注入了金黄色的液体,却一点事情也没有,但是从他们的语气里面也知道自己的实验失败了。
  他一直忍着不想上厕所,他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人监视着自己,但是憋不住了还是自暴自弃地背对着房门上厕所了。
  有时候,房门附近的墙壁上会突然出现一个小方格,里面出现一袋营养液,历青华就从床上爬起来拿起营养液就喝。
  他不想死,他想活着。搞清楚这个的历青华按时喝营养液,会在房间里面做一些简单的运动,他不想自己躺在床上身体虚弱,有时候他会躺在床上想着宿星渊的事情,想着他的幼稚,想着他的可靠,想着他的亲密,想着他的一举一动,光是如此,他便觉得不再孤独,他其实很怕老是一个呆在这个房间里面,不是身体不行,而是他的精神最先崩溃。
  他一直告诉自己,宿星渊一定在四处寻找着自己,所以他不能放弃希望,但是宿星渊一定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所以他也要自救。
  虽然这个房间没有任何漏洞。
  他也会担心查德斯的情况,但是也只是担忧而已。
  历青华躺在床上,已经饥肠辘辘了,今日却没有人给他送来营养液,难不成因为他实验失败,就彻底放弃自己了。
  历青华走到房门附近,摸着墙壁,试图想要穿过墙壁,看到对面的情形,但是显然,他看不到任何东西。
  莫名其妙地,他觉得自己的掌心一片温暖,这熟悉的感觉让历青华有些颤抖,他看不清楚对面的情况,但是仿佛就是有种直觉,宿星渊来救他了,他的眼睛湿润着,几乎难以自制自己的情绪。
  他舍不得收回自己的手,即使明明只是冰冷的墙面,但是奇怪地,历青华知道宿星渊就在对面,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宿星渊,是你吗?”
  即使,他心中有了答案,但是他只是想确认而已,即使他知道没有人回答他。
  宿星渊摸着冰冷的玻璃表面,认真地将五根手指分开,一一和历青华的五根手指对应,虽然他的手要比历青华大许多,可以把历青华的手整个包裹子在自己的手里,但他依旧认真地将手贴在玻璃上面。
  历青华比上次见到他的时候瘦了一些,宿星渊才恍然间记不清来上次见到历青华的时候到底比现在胖多少了,只是他觉得历青华现在的轮廓瘦削许多,之前还有些肉的,现在都是骨头的轮廓,让宿星渊心疼。
  浓重的黑眼圈让宿星渊意识到这个人这段时间睡得并不好,和自己一样,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好。
  没有明显的伤痕,也没有明显的异常,宿星渊也略微松了一口气。
  看到历青华的嘴唇在动,他马上便读懂了他说些什么,即使知道对面这个人听不到自己的说话,但是宿星渊还是认真地回答道:“是我,我来救你了,抱歉,我来晚了。”
  历青华根本没有听到对面的人在说些什么,他只是觉得墙壁变得冰冷了许多,他仍旧把手放在墙壁上,却再也没有了刚刚的感觉,他只是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大概是自己太想宿星渊了才会这么觉得。
  宿星渊看到历青华眼底的失望,看到旁边缪华已经抱着查德斯出来了,握紧了拳头,怕伤到历青华,还是说道:“让开一些,我要破开门了。”
  历青华似乎有点察觉,他收回了手,退后几步。
  眼前的玻璃顷刻间倒塌,历青华睁大了眼睛看着碎片不断地从自己头顶和四周散落,而他对面那黑色的头发和那双红色的眼睛,历青华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双红色的眼睛似乎因为这段时间不眠不休而变得赤红,眼神凌冽,但历青华却丝毫不怕,他只觉得心中很感动。
  宿星渊一把把人抱了出来,还关切地问了一句,“还好吗?”
  历青华点点头,表示并不用担心自己。
  宿星渊和缪华二人打定了主意之后,便沿着棋耳掌控的区域附近走了一圈,宿星渊仔细听着脚踩在土地上面的声音,只要有空间的存在,那么一定会有不同之处。
  很快,宿星渊便确认了所在地,他选择了一段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距离棋耳的房子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直接刨土刨了下去。
  果然,棋耳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了他的房子周围,毕竟他有一队守卫,保护他的安危,还有这片区域的安危。而这片区域是防守比较薄弱的地方。
  他们到达了通道里面,漫无目的沿着通道走着,他们沿路扫荡了一些监控器,幸亏这一路并没有什么人,直到他们接近了有很多人把守的地方。
  二人迅速解决了之后,看到关押的这么多人,迅速走到里面找到了历青华和查德斯二人。
  宿星渊他们也是凑巧,棋耳最近催的紧,亚人类刚刚把人掠过来,便直接上了手术台,大部分人都被派去手术室那边了。
  因为一旦实验成功,觉醒了高等级基因,在实验者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下,很有可能会导致伤亡。
  宿星渊抱住了历青华,历青华看着那些痛苦地倒在地上的变异了的人类,心中闪过了一丝同情,“我们要不要救他们?”
  其实,历青华心中也明白救与不救其实差别已经不大了,看他们的状态已经不容乐观,活着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痛苦而已,变异的部位不断地在折磨着他们的神智,就算他们出去了,他们能活到什么时候呢?
  宿星渊便抱着历青华,一个一个地迅速踢坏了玻璃,直到将全部的玻璃房间都踢碎了,他沉声对这群趴在地上痛苦的人,说:“我并不清楚你们目前的身体状况如何,但若是你们有未了的事情,便去做。我会让对你们做下这一切的人付出代价的。”这几乎是一个承诺,其实宿星渊更多地是为了怀中的这个人,他绝对不允许有个人伤害他视若珍宝的人。
  大部分人仍旧趴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弹,有几个人似乎听到了宿星渊这番话,留下两行清泪,但是他们的身体状况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但是内心的愉悦强过了他们身体上的痛苦。
  还有一些能行动的人,跌跌撞撞地越过宿星渊他们,不知道去向何方。
  “等等。”历青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宿星渊说,“我记得手术室在哪里。”
  宿星渊看到历青华眼底的坚毅,突然明白了这个人想要做些什么,对缪华说道:“你先走吧,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做。”
  缪华看了看自己怀中昏迷的查德斯,慎重地点点头,没有要求留下,而是迅速离开这里。
  但事实上,历青华并没有指引宿星渊去手术室,他们来到了一间房间面前,这与许多普通的房间并没有区别,宿星渊轻而易举地打开了房门,看着里面柜子上面摆满的黑子盒子,还有金属桌,以及简单的摆设,不难看出主人的严谨简洁。
  历青华从宿星渊怀中下来,直接走到了黑子盒子面前,拿下了第三排的倒数第二个黑子盒子,他没有打开,而是收进了自己的空间里面。
  宿星渊没有多问,他知道历青华必有他的用意。
  二人在这里没有多停留,恢复原样之后,他们二人也迅速离开了这里。
  没有人会去关心失败的实验品的生死问题,就仿佛在那个突然被几个失败的实验品袭击的夜晚,当然实验室外围的守卫迅速解决了这些不堪一击的实验品,匆匆收拾了一番,看见他们的监狱里面被破坏严重,他们并没有太大在意,毕竟曾经也发生过实验品□□将全部的实验品放出来,但是显然许多实验品连爬出房间的力气都没有。
  那群袭击了他们的实验品被草草处理,他们修补了一下房间,依旧关押着那群垂死挣扎的实验品,谁也不关心这里有什么人丢了,或许会有人感慨伯伦老大的机智,手术过程中,让他们守在实验室周围,要不然一场□□很可能影响实验进度。
  而他们,已经等不起了,也失败不起了。
  伯伦将改良了一些的试剂注入新的实验品的心脏之中,认真地做着记录。
  实验一如之间一样,实验品的身体状况并不好,高烧伴随着各种身体异常,之后恢复了平静。
  就在伯伦失望的时候,实验品突然各项指标急速增长,伯伦迅速安排了人手在实验品的周围,以防止□□。
 
  ☆、chap.82
 
但是,命运突然站在了他们这边,实验品很快便稳定了下来,而他的各项指标也得到了很大幅度的提升。
  周围的人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这大概是这么久以来他们听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虽然之前也出现过目前实验很成功但是不过三天实验品迅速死亡的案例,但是这次实验品稳定得如此迅速,而且状态很不错,让周围的人预感到这次或许就是他们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
  虽然上次的实验并不成功给了他们的很大压力,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喜悦。
  等实验品的情况更稳定了一些的时候,伯伦直接派人通知了棋耳,棋耳很快便来到了手术室。
  他风尘仆仆的样子,但怎么也无法掩去他那双浑浊的双眼里面的喜悦,一路畅通无阻到达了手术室,顾不上和周围的人寒暄,几乎是贪婪地望着手术台上的人,急不可耐地问道:“他什么等级了?”
  周围的人早就见惯了棋耳在别人心目中是个和善的好人,却在他们面前如此暴露他最丑陋的嘴脸的样子,见怪不怪,更何况他们也不能多嘴。
  “A+等级。”伯伦倒是淡淡地回答道。
  棋耳无法掩去自己的喜悦,目光一直停留在实验品身上,昏迷针的效果已经散去了大半,但是他还无法活动自己的身体,只好强忍着落在自己身上恶心的视线。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会是整个垃圾星最崇拜的棋耳督察使。
  “你看,实验品稳定了吗?”棋耳当然知道之前有许多成功的案例,但是免不了最后还是面临实验品死亡的结局,棋耳可并不愿意只享受整个结果只有一段短暂的时间。
  伯伦公事公办地回答:“按照目前实验品的情况来说,他稳定的希望很大,甚至能够持续一段很长的时间。”
  棋耳笑得皱纹堆起,他自以为友好地拍了拍伯伦的肩膀,赞赏道:“要是成功了,我一定大大有赏。”
  伯伦因为棋耳的接触而略微皱起了眉头,但是把自己的不悦压在了心底,他自然也并不奢望棋耳什么奖赏,棋耳都已经自作主张地把他弄到了垃圾星上,他还指望就这么个家伙给他什么奖赏吗?
  但伯伦只是淡淡地点点头。
  棋耳又忍不住说道:“我什么时候也能开始?”他等得时间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久到他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已经对这件事情不抱有任何希望,只不过执念一直在他心里,他不愿让他这大半辈子的努力付诸东流。
  只要他成功了,他就把自己弄出垃圾星,到时候还有谁敢小看他?
  “等这个实验品稳定下来,就能开始了。”伯伦倒是奇怪最近棋耳急功近利了许多,以往这个时候,棋耳必须保证实验品没有任何危险才会询问这件事情,他只感叹棋耳有些老了,以他的生命或许经历不了多少的等待了。
  听到回答,棋耳也知道自己有些急迫,他断然不会拿自己生命来开玩笑,他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当年强壮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光是走上几步,他就累的有些气喘了。时间不等他了。
  “上次带来的那个F级基因人怎么样了?”棋耳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想到宿星渊那边不好交代,若是他没什么事情的话自己卖个人情将历青华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历青华可只认识一个伯伦而已。
  伯伦神色莫名,但只是淡淡地回答道:“今天发生了□□,死了很多个人。”伯伦并没有特别说出历青华到底如何,但是棋耳一听这话,便能够猜出历青华在这场□□中已经死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