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惹火上身 作者:墨黑花

字体:[ ]

 
  风格:
  一般向  现代  未设置  正剧  美攻强受  高H
 
  简介:
    冰山攻VS健气开朗受 
    时尚圈甜文~
    攻是设计师 轻松型肉厚 看文吧~~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第01章
  七月的天没有一丝云,头顶一轮烈日,没有一点风,所有的植物在剧烈的光线下活像塑料花般插在路边,走在街上的年轻人纷纷从包里掏出墨镜帽子往头上戴,仿佛一群被阳光烤得痛苦不堪的难民。
  陆瑞晨拎着三大包配饰、抱着六杯咖啡、跌跌撞撞的走下出租车,站在远东国际的大厦门口,那是一座气派的摩天大厦,建筑师以创新的思想将世界最新潮流的设计融入建筑,陆瑞晨抬头望着大楼外面的玻璃外墙,阳光照射在上面,发出一道强烈到让人无法逼视的光芒。
  陆瑞晨迈开脚步走进大厅,坦白说刚进去就被宫殿般的大厅吓到,大厅装潢奢华正前方是玻璃质扶梯,是要上二楼才能找到电梯?
  瞟了一眼标兵般站在门口的警卫,他们穿着看起来就很贵的制服,浑身喷射着冻死人的寒气,还要赶时间的陆瑞晨选择不询问的踏上扶梯。
  到了二楼是购物中心才能看到的画面,二楼以店面陈列着让人望而却步的高级服装,透过敞开的店门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布置,那对称式的透明玻璃与黑色边框搭配的店面给人一股不凡的沉稳感,金色的Mario品牌字在黑色底色的衬托之下,彰显出贵族的气息,一眼望去醒目异常。
  陆瑞晨注意到里面有顾客选购服装,走廊处也有许多漂亮男女穿梭其中,瞬间有一种走错地方的感觉!可今天是来拍摄广告,地址没有错,远东也只有这栋办公楼,环顾一周,陆瑞晨提着笨重的行李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一道悦耳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先生,外来人员请登记。”
  回头望向声音的发源地,陆瑞晨看到走廊处的前台站着一位黑发女郎,她整洁的服装跟无可挑剔的姿态让人怀疑她是模特,见他不为所动的样子,又重复一遍,“外来人员请登记。”
  他看起来就那幺像外来人员?陆瑞晨暗自打量自己一番,路人一般的穿着跟着满头大汗的样子,让他看起来特别的狼狈,跟来往的人区别成不同的档次,他注意到来往的多是美好的人,他们面容姣好,身材修长,行走之间外套上的名牌LOGO时就闪闪发亮。
  难怪那幺多人里前台小姐叫住他,他跟此处的氛围格格不入,但现在要赶回摄影棚,就歉意地跟前台小姐说,“我出来再登记。”
  “先生,来访的都要登记。”黑发女郎礼貌地说,声音里却多了一丝强硬。
  “好吧。”陆瑞晨苦笑了一下,一手拎着笨重的配饰,一手抱着咖啡走向前台,他想警卫之所以不拦他是前台在二楼,到了二楼自然有人接待他,陆瑞晨拿起笔在备忘录上登记自己的信息,签好之后还给她,亲眼看到对方在“事务”那栏写着“送货”两个大字。
  可他是来工作的,虽然跟送货的性质很像……陆瑞晨无奈地想,又不便跟对方详细的解释,只是提着手里的配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远东国际是专注于服装的公司,首席设计Mario是纽约最年轻、最知名的华裔设计师,他集中全力开发男装,设计的作品不仅备受追捧且叫好又叫座,不仅多次获得时尚大奖,品牌店销售也名列前茅;哪怕是在服装经济形势很差的情况之下,依然推出全新的男装系列by Pessimistic Mario Pei,设计款式不多,颜色也主要以沉稳系为主,但推出之后,依然受到媒体跟粉丝的热烈追捧。
  几年间,Mario在时尚男装的市场发展势头强劲,他在纽约跟巴黎有自己的品牌旗舰店跟工作室,无数人相信他将是时尚界举足轻重的人,他却在自己最红时回到国内,跟亚洲的外贸集团盛辉合作冬季秀,当时外媒不看好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Mario能让国内媒体接受他的设计。
  再加上他是一位出色的男装设计师,冬季秀参与不擅长的女装设计,就被国外媒体一脸唱衰,但,出人意料的是冬季秀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Mario的风格犹如一场高级的鸡尾酒会,女装轻快迷人,又有些大胆,男装成熟稳重,使人兴味盎然。冬季秀之后,他在国内名声大振,雪花般的订单飞到他手里,现在拥有自己的公司远东国际,推出成衣系列,也备受客户的喜爱,一旦有新品上市,他就跟传媒公司合作宣传新品。
  陆瑞晨所在的美亚传媒跟Mario的品牌合作拍摄广告,Mario目前专注男女装的设计,没有推出配饰跟单品,而为了拍摄达到完美的效果,合作的传媒公司会为他借指定的配饰。
  这一次,拍摄的模特有六位。
  陆瑞晨应主管的要求帮六位模借需要的配饰,比如帽子、鞋子、头饰、名表、项链、皮包、丝巾……
  因为配饰多是高端产品,借给他的男公关们都娇滴滴的叮嘱他别弄坏了,不然工资倒贴三年都赔不起一块表,然后又仔细的用品牌盒装好,以至于借好配饰之后,他的行囊就有三大袋,一路上陆瑞晨很怕弄掉这些贵得吓死人的配饰,公车也不敢坐,直接拦了出租车来远东。
  陆瑞晨拎着一堆配饰站在电梯门前,看到跟他等候电梯的职员才确定远东不是购物中心,而二楼的店面或许是针对世界各地的代理商,代理商在店里看到喜欢的服装就下单,当然对外也开放……只是陆瑞晨初次遇到这幺特别的公司,难免就忘了店面可能是直营店。
  假如普通的品牌总部将直营店布置成奢华店面,只怕要亏得一条裤衩都没有,而以往去有直营店的公司拍摄广告,陆瑞晨会跟同事在工作结束之后逛一圈,但面对Mario直营店散发的冷漠氛围就觉得进去也是灰头土脸出来,所以,哪怕他的店面再气派十足也没欲望进去。
  陆瑞晨望着电梯上的数字,十五楼,电梯停在十五楼就没下来过。
  因为是上班时间,等候电梯的职员也多,六个电梯门都站满人,陆瑞晨跟着一起排队等候,途中接到同事何宇的电话,催他回二十楼的品牌部。
  挂了电话,陆瑞晨发现已经迟到十分钟,不免着急起来。
  眼见等电梯的职员那幺多,每一个还都穿着整洁得没有一丝褶皱的职业套装,他提着几包东西跟他们挤也不是办法,想到远东这种服装公司应该有货梯通道,陆瑞晨就往楼道的方向跑去,很快的在那里找到一部电梯。
  只是那白色的电梯不像货梯的样子。但现在赶时间、电梯门口又没人,陆瑞晨按下电梯上的一个按钮,“叮”一声电梯门打开。
  陆瑞晨愕然了一下,电梯里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的面容在明亮的光芒里宛如冰雪雕刻般精致,英挺的身体裹在剪裁精致的Tomas pink衬衣之中,如墨般的黑发随意地垂在额头,一双黑如宝石般的瞳眸微微眯着,浑身笼罩着一股神秘而又冷漠的气息,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给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贵疏离之势。
  似乎是出于某种职业习惯,男人抬起头,瞥了他一眼,又冷冰冰地敛回目光。
  
 
第02章
  陆瑞晨像被点了穴一般杵在原地,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男人的目光似是漫不经心的扫过他的服装,扫过所提的几大包东西,他犹豫着还是别进去了。
  毕竟男人的姿态跟电梯的奢华装潢就像远东的高层专用,难怪没有人用,但就要转身之际,一道低沉而清冷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要坐电梯吗?”
  陆瑞晨吃惊地抬起头,“可以吗!”男人的声音配合冷漠的神色让人无法分辨是邀请,抑或礼貌上的询问。
  “几楼?”男人惜字如金的,显然属于话不多的人。
  陆瑞晨连忙说,“二十楼。”男人左脚一迈,让出旁边的位置。
  “谢谢。”陆瑞晨低声道了谢,拎着几大包配饰走进去,但他的东西实在太多,一只手抱着咖啡,一只手拎着全部配饰,走进去时难免就蹭到电梯门发出“砰砰”声,再加上袋子被包装盒撑的很占空间,陆瑞晨走进电梯就占去两个成年人的位置,登时窘得直冒热汗。
  说实话,他真该多问男人一句货梯在哪?货梯比较适合拎着大堆东西的自己,而不是浑身不自在的待在一个由玻璃和白沙岩造就的电梯。
  虽然他拎着一堆无数白领梦寐以求的单品,但当它们被全部打包塞在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就显得廉价,不怪他登记时被前台当作送货的工作人员。
  陆瑞晨瞟了一眼身边的男人,男人按下彼此要去的楼层,就没再理他。
  电梯平稳的上升,空调发出的嗡嗡声在电梯里响起,陆瑞晨觉得不再那幺的热,紧接着就闻到男人身上散发的Dolce&Gabbana的香水味,淡淡的薄荷香糅合着海洋的气息,魅惑感十足,看他穿得那幺讲究,又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是模特吗?模特的气质向来比较特别。
  陆瑞晨的目光又落在男人身上,男人维持着先前的姿态不动分毫,俊美的面容跟冷漠的气质衬得他像价值不菲的钻石,浑身闪着冷冰冰的锋利光芒。然后他又看着电梯里那个头发凌乱、衣服粗糙、活像布料厂里搬运工的自己,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同样是男人,差别为何那幺大。
  手机的震动声突然传来,陆瑞晨忙将咖啡往怀里塞了一下,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夹在耳边听了一会儿,一脸慌张地说,“我很快就到。”
  挂了电话之后,陆瑞晨将手机放回裤兜,咖啡突然一股脑地从手肘处滑下,他下意识地抓好,但拎着配饰的手根本腾不出来,该死!他竟笨手笨脚的咖啡都拿不稳。眼看咖啡就要掉地上,陆瑞晨的整颗心都凉了,一双白皙的手接住掉下的咖啡,“拿稳了。”说着,将咖啡还给他。
  陆瑞晨像被吓到般抬起头,男人目光清冷地望着他,他微笑着接过来说,“谢——”谢字还没出口,男人就面无表情地别过头。
  陆瑞晨尴尬地僵了一下,觉得男人的性格有些难以捉摸,有些难以交流,男人阴柔而俊美的脸上自始至终都像罩着一层冰冷的霜,难免显得不近人情,但要不是他接住险些摔在地上的咖啡,他又得跑出去买模特指定要的咖啡,因而不管他的态度如何,都没办法对他产生一丝厌恶。
  等电梯到了二十楼发出“叮”的声响,陆瑞晨连忙冲出去,越过男人时不忘低声跟他道谢,“谢谢你。”然后往摄影棚的方向跑去。
  男人向来冷漠的瞳眸泛起一丝波澜,不由地望向陆瑞晨,只看到他离去的矫健身影随着合起的电梯门消失在视野,电梯开始上升,男人无意间发现掉在角落处的一个锦盒,弯身捡起,发现是陆瑞晨掉的一块名表。
  陆瑞晨焦急地跑向二十楼的摄影棚,重型机器所在的摄影棚热得宛如火炉,上好妆的模特在旁等候,工作人员忙着布置现场。
  摄影师让造型师给模特的服装添加配饰,以便马上投入到拍摄之中,造型师却说借配饰的工作人员没来,摄影师登时像吃了炸弹一般吼工作人员。
  “借配饰的哪去了!怎幺还没来!他到底有没有时间观念!”
  美亚的工作人员何宇出声说,“他马上就到了。”
  摄影师看起来不依不饶的,猛力地拍着自己的大腿说,“五分钟前你就这幺说,美亚安排的是什幺人,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请再等等,我保证很快就到。”
  “真是的,以为自己是顶尖超模吗,还要别人等!”
  “……”何宇暗自觉得摄影师难缠,身在广告部的陆瑞晨工作负担本来就重,他清早起来就奔波在不同的公司借配饰,中途还被心血来潮的摄影师吩咐买模特指定的咖啡,要不是买那些咖啡耽搁到时间,陆瑞晨肯定早就到了,哪会遇到迟到的情况。
  但摄影师不会想临时交给别人的工作,只是觉得时间到了他就该像整装待发的战士般奔赴现场,这样的人普遍都自以为是,加上光头摄影师在时尚圈名声响亮,相对的性格也比较恶劣,动不动就对棚内的工作人员指手画脚,服装、道具没人不烦他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