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抱紧总裁粗大腿 作者:墨即

字体:[ ]

 
文案
 
自从一场自杀未遂后,陈川的人生就像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从此他在通往牛逼的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不过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抱到了一条粗大腿……
 
陈川:大老板,您的恩情,我该如何回报
 
宋与宁:很简单,以身相许就行了
 
内容标签:娱乐圈 情有独钟 甜文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川 ┃ 配角:宋与宁、陆遥远、何少言 ┃ 其它:
==================
 
  ☆、第一次自杀未遂
 
  “这四个字是什么?”
  “恶性肿瘤。”
  “什么字?”
  “肺部恶性肿瘤。”
  “什么东西?”
  “原发性肺部恶性肿瘤。”
  “小伙子,我知道这打击对你大了一点,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这病治好存活五年以上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你赶紧去办住院手续吧。”当陈川问到第四遍
  的时候,医生终于开始不耐烦,他象征性地安慰了几句。
  但陈川根本就听不下去了,他不知道这道雷是怎么霹到自己头上的,他明明是不抽烟,不喝酒,爱国爱党爱人民,还常常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五好青年,怎么就会得了恶性肿瘤呢?
  他根本想不明白,浑浑噩噩地出了医院大门,他哪也没去,直接回了家,他现在只想找个人安慰自己。但是当他在自己楼下看到两个正抱在一起的身影时,又一道天雷霹到了自己头上,那两个正抱在一块啃得难舍难分的不就是他的女友苏沐和他的好哥们梁浩吗?
  “哗啦”一声,陈川的心碎落了一地,可他连捡都没捡,顶着绿油油的帽子就离开。
  “为什么啊,老天,你要这么对我。”悲伤欲绝的陈川往嘴里灌了一口三块五的二锅头,抱着电线杆哭得梨花带雨,一边唱着,“爱上一匹野马,可你的家里没有草原……”他唱得撕心裂肺,引得路过的行人纷纷为之侧目,不明白这个干干净净眉清目秀的半大小子在发什么疯。
  “喂,小伙子,你抱着电线杆干嘛呢,小小年纪的喝这么多酒,你是哪个学校的?你家里人呢?电话是多少?”陈川长得嫩,总是被人误以为还是高中生,他这副未成年喝醉酒还当街发酒疯的模样果然引来了热情的朝阳区大妈。
  “大妈,我在等雷劈死我呢。”陈川自动忽略了大妈之后提的所有问题,他抬头看了眼已经挂上一轮圆月的天空,“你说着雷怎么还不来啊?”
  “这都快冬天了,哪来的雷,你把大马路当你家了啊,在这开演唱会呢,前面的人为了看你都出车祸了。”不管他多可怜,大妈还是无情地把他赶走了,“走走走,在这等雷霹死的概率还没走路上被车撞死高呢,再不走,我报警了啊。”
  被残忍地轰走的陈川拎着二锅头晃晃悠悠地走到了马路上,他歪着脖子看着一辆辆呼啸而过的车辆,想起大妈的话,被雷霹死不如被车撞死吗?
  与其等一道雷霹死他,还不如自己动手。陈川心生出一股恶意,反正有钱人也不在乎这点钱,不如在这生命最后的一刻为父母留下一笔赔偿费,也让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用过的那么艰辛,这也算自己尽的最后一份孝心了吧。
  一阵“呜呜”的马达轰鸣声在路口那头响起,由远及近,不懂车的陈川一听这声音也知道是辆好车,果然路灯下一辆正在驶来的跑车格外的醒目。
  陈川仰起脖子,干掉最后一口二锅头,在他心里的倒数由五变成一时,他狠狠地摔碎了酒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然而预期的疼痛没有到来,“嗞啦”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后,那辆跑车竟然擦着陈川冲向了路边的护栏,连他的衣服边都没蹭到,他自己倒因为惯性没站稳摔在了地上,手正好按在他刚才摔掉的玻璃瓶而迸出来的碎片上。
  这一按把他给彻底疼醒了,这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陈川悲哀地看了眼汨汨流血的手。
  那辆跑车为了避让他,撞上了路边的护栏,保险杠都被撞歪了,索性车上的人没什么事。惊魂未定的陈川看到驾驶座上气呼呼下来一个男孩。
  “你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睛的吗?”男孩看上去跟陈川差不多大,长得白白嫩嫩的,左耳带着颗耳钉,穿得跟韩剧男主角似的,大冬天的只穿了件v领毛衣,卷着裤腿,露着脚踝,光着脚穿着双雪白的帆布鞋。陈川看着都替他觉得冷,“这么大的车你看不见吗,你看这车都撞成什么样了,你赔的起吗?”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陈川听到自己要赔钱,吓得魂都掉了。
  “对不起,你一个对不起就有用啦。”男孩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这才刚买的车,我才第一天上路。”
  陈川都要哭了:“你看我像赔的起车的人吗?”
  男孩上上下下把陈川打量了一遍,看这人一副穷酸样,还真不像能赔得起的,但他还在气头上,腮帮子还鼓鼓的:“那你想怎么办,好好的路,你冲出来干嘛,你是智障吗?”
  老子全班第一,年年奖学金,你竟然说我智障,陈川怒了:“你才智障呢,你全家都智障。”
  “呵,这么凶。”男孩有把陈川打量了一遍道,“就说你哪怪来着,你不会是碰瓷的吧。”
  “你才碰瓷的,你全家都碰瓷的。”陈川更怒了,不过他这话有点没底气。
  “复读机啊你!”陈川声音高,男孩声音更高,“你信不信我报警。”
  “报就报,谁怕谁啊。”陈川话刚出口,看到男孩拿出了手机,他立刻怂了,立马上去按住男孩的手,“别这样嘛,兄弟,有话好商量。”
  “还说你不是碰瓷的,你大爷的,还敢碰我,卧槽,别把你血蹭我手上。”男孩脏话都飙了出来。
  “kevin,让他走!”就在他俩争峙间,一个极具磁性的男音在身后响起,陈川回头,看到一个男人靠在副驾驶的车门上,一双斜飞的凤眼正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昏暗的灯光罩在那人的脸上,却也掩不住他张扬的眉目。
  陈川顿时觉得自己心脏一紧,继而“砰砰砰”地跳了起来。
  “与宁,这车才刚买,就蹭成这样了。”男孩一跺脚,朝男人走了过去。陈川第一次听到男人撒娇,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要喜欢,再买一辆就是了。”男人比男孩高了大半个头,摸了摸他的脑袋。
  “可是……”男孩还想说什么,但看到男人眼神一变,他立刻闭住了嘴,
  “他手受伤了,给他钱。”男人下巴轻抬,眼神温柔,语气却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男孩当然不敢拒绝,他转过身,背着男人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钱包,抽出一沓钱递给陈川:“算你运气好,拿了钱就给我滚,下次别让我再看见你。”他压着嗓子恶狠狠地威胁陈川。
  一听到男孩这么说,陈川更气了:“你以为有钱就……”他的话才刚出口一半,就卡住了,那个男人凤目轻抬,看了他一眼,那个眼神让陈川打了一个寒颤,顿时不敢再多说半句废话。
 
  ☆、第一次被甩
 
  直到那辆车走远,陈川才如梦初醒一般,躲到一个角落里,把钱点了一遍,竟然有两千,这不禁让他喜上眉梢。没想到这一次小小的“意外”,竟然让他有这么大的收获。
  其实在他冲出去那一刻,他的心里还是后悔的,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只是那时候酒精上脑,根本控制不住脚,他原本以为就要去见上帝了,没想到自己小命还在不说,还白捡这么多钱。
  他看了眼自己还在流血的手,没舍得去大医院,找了家小诊所草草包扎了一下。包扎完之后,他看了眼暗黑的天幕,想了想还是回家了。可是都走到了楼下,他又怂了。
  他看着楼上亮着的灯光,始终不敢往前走一步,他知道林沐在等着自己,说不定梁浩也在。他在花园里踌躇了半个小时后,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硬着头皮上了楼。
  果然梁浩真的在,他一开门,就看到梁浩和林沐坐在客厅里,他们仿佛等了他很久,一看到他回来,就站起身。
  “小川,回来了啊。”梁浩挤出一个憨厚的笑容,这个笑让陈川有点反胃。
  “陈川,你手怎么了。”林沐看到陈川包着纱布的手,关心地问道。
  陈川把手别到身后,他木着一张脸道:“不小心,摔了一跤。”
  “你身上怎么一股酒味,你喝酒了吗?”林沐又问。
  她不问还好,这么一问,陈川立马红着眼睛看着她,他颤抖的手握成了拳,一句话没说,连鞋也没换,径直走进房间,在他关上门的一刻,一只手挡住了门。
  “那个小川,你有时间吗,我们有件事想跟你说。”梁浩把住门,一副愧疚的样子。
  “你和她,还我们?”陈川本来想说没空,但听到他们如此亲热的称呼,他突然想笑。
  “梁浩,让我来和陈川说吧。”林沐低着头,不敢看陈川的眼睛。
  “不,这事不应该由你来承担,还是让我来。”梁浩拦住她。
  看他俩婆婆妈妈的样子,陈川冷笑一声,拖出自己的箱子。
  “陈川,你这是要干嘛?”林沐问道。
  “还能干嘛?”陈川埋头收拾东西,“当然是给你俩腾地方。”
  “陈川,你,你都知道了?”林沐有点惊讶。
  废话,你俩当我瞎啊,都这么明显了,我再不知道不仅是瞎,还是智商低了。陈川把衣服都塞进箱子里:“在公共场合亲热虽然浪漫,但被小朋友看到,还是不太好的。”
  “对不起,陈川。”林沐低着头,那副样子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分手吧。”
  本来心都揪地紧紧地陈川听到了这句话,合箱子的手一顿,他苦笑出声:“林沐我们在一起六年了,整整六年了,你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我们六年的感情都断了吗?”
  “陈川,这不关沐沐的事,是我的错,我喜欢她很久了,是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内心。”梁浩跳了出来。
  他最好的哥们背着他勾引了自己的女朋友,到头来只有一句“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内心”,陈川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一个月了。”梁浩道。
  “一个月了。”陈川想了起来,一个月前林沐感冒了需要人照顾,而他加班不能请假,就托梁浩帮忙买了药给林沐送去,没想到林沐还是自己亲手送到梁浩嘴边的啊。陈川觉得自己真是太可笑了,他们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好了一个月,而自己却到今天才发现。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也是要快死的人了,以后也不能再照顾林沐,在他得知自己生了肿瘤之后,他还一度想拜托梁浩在他死后多照顾女友,没想到他俩竟然真的顺了自己的意,不得不说,老天真是安排得太周祥了,不用他开口,他好哥们就已经把人照顾到床上去了。
  “我不怪你,林沐,你也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感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你不爱我了,我也没办法强求。”陈川最后道,“只是既然你们这么爱对方,千万不要分开再出去祸害别人,祝你们百年好合,永不分离。”
  陈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给他们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经历过生与死的人,可以看得很开,但是心还是好痛,连呼吸都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