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蛇仙大人[白蛇传] 作者:顾青词

字体:[ ]

 
 
  文案:
  许汉文是现代中医学专业的一个普通大学生,一次车祸突然让他穿越回千年前的古代,变成个小小孩童的他只能一脸懵逼的在古代小心翼翼生存。他一直以为自己穿越的是架空起点流小说,带着金手指发家致富,直到那条大白蛇找上门来,许汉文才知道原来自己穿的是白蛇传。
  白蛇传也行吧,不过……说好的软萌温柔的白娘子呢!?眼前这个带着青蛇小弟正笑眯眯看着他的如假包换的男人是个什么鬼?
  白蛇攻VS许仙受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仙;白真 ┃ 配角:青璃;法海 ┃ 其它:白蛇传
 
  金牌编辑评价:
  现代医学专业大学生许汉文一朝穿越成了传说中的许仙,懵逼十年后遇到了性转的白公子和小青,选择性眼瞎被对方高颜值高气质所蒙骗,很快就跟人高高兴兴拜了堂。然而随着认识时间推移,许仙才发现原来这货除去高冷外衣,本质就是条傲娇吃货装X大胖蛇!不久,幼时玩伴法海小和尚又恰到好处的找上门来……
  作者文笔诙谐幽默,人物塑造十分生动,无论是和原著截然不同的大白蛇,还是嫩呼呼软娇娇的仕林小蛇宝宝,都被描写的活灵活现个性十足,全文基调甜甜甜,让读者沉浸在剧情中无法自拔。
 
  第1章
  
  许汉文蹲在河边,盯着河面上倒映出来的自己的面容,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倒不是河里的这张脸让他不认得自己了,这里头倒映出来的自然还是他熟悉了二十多年的那个,和记忆中的没有半分差别,真正让他震惊的是这张脸的年龄。按照国家法定年龄算法的话,他无论这么算都有二十岁了,然而眼前的这张脸却还是个至多八九岁孩童的模样!
  他抬起手颤抖着又有些不可置信的又摸上自己的脸,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抖着手摸来摸去,还掐了下自己脸,有疼痛感就代表自己不是在做梦。
  许汉文开始回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现在的局面。
  他依稀记得那天是学期末最后一场专业课考试结束,宿舍里的几个兄弟大解放后约好了一起去大排档喝个酒撸个串,那天他们也确实是这么落实到位的,差点没把路边摊老板吃哭了,然后他的记忆最终停留在他们几个人醉醺醺的从大排档出来后那辆飞驰的汽车。
  等到他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许汉文沮丧挠着自己的头反复自问,却始终不能得到答案。折腾了半天也想不出头绪来,他有些气恼的抬起手捡起身边的一颗小石子扔到河里,打碎了倒映出来的自己的影象。
  “汉文,汉文!”一把清亮的大嗓门女声在他跟自己的倒影过不去的时候从不远处的小院子传来,带着些许的恐怖怒气:“你身体还没好,谁准你跑到河边的!”
  许汉文回头,果然见一个正值妙龄的女子叉着细腰柳眉倒竖的瞪着他,看起来很想当场生吃了他,生生的破坏了她那张如花似玉秀美清丽的小脸。
  见她下一刻就要扬手掐自己的脸了,许汉文忙站起身来捂着脸道歉:“姐姐,姐姐我错了!”
  许娇容刚才从绣房出来见原本躺在床上养病的弟弟不见了人影,心焦的找了半天才在河边找到,正一肚子气要撒呢,见人家自己主动讨饶道歉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还有些没消气的跺跺脚:“每次都来这招,一闯祸就知道卖乖讨巧!别以为这次我会饶了你!”
  许汉文见她不像刚才那样要掐他了,放下手来小心凑过去:“我保证不乱跑了,我们回家吧,姐姐?”
  “不回家难道在这里等着喂鱼啊?”许娇容没好气的又瞪他一眼,然后伸出一只手拉过许汉文的,拽着他就往他们家的那间小小的农家院子走去,一边走一边还不忘记数落他的不是,说他顽皮淘气不懂事,整天就知道惹她生气。
  许汉文低着头被她拉着走,目光一直停留在他们交握的手上。这个名叫许娇容的妹子就是昨天他醒来后自称是姐姐的人。他还记得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个女孩抱着他哭了很长时间,听起来真是喜极而泣,死死拽着他不撒手,害得从来都没有被妹子抱过的他整个人都懵逼了。
  许娇容因为这些年一直靠着绣活维持姐弟俩的生计,所以手上有一层薄薄的茧,而年幼的许汉文一看就是被照顾的很好,一双小手又软又滑,许汉文莫名的觉得有些温暖,他沉默的任由这个姐姐将自己带回家。
  许娇容将人拽回了自家的小院子,回身就把木板门关上,这时候她的气几乎已经消完了,反正她的脾气就是这样,来的快去得快。把弟弟带到小厨房的桌边坐好,然后从草锅里端出一个被盖的严严实实的碗。
  “给你特意做的鸡蛋羹,你前两天不是吵着要吃吗?”许娇容坐下来后,把手里的那只不算大的碗推过去,然后拿开了盖在上头的另一个碗,温柔的对自己小弟说道。
  碗里果然有一份被煮的黄黄的鸡蛋羹,还撒了些葱花香油,香味飘出来让人食指大动。许汉文从昨天醒来后发现自己来到这里到现在还没有正经吃过一粒米,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这会儿看到黄灿灿的蛋羹,更加的把持不住了。
  他把那些烦心的事情暂且丢到一边去,拿过碗筷就开始狼吞虎咽,打算先把自己的五脏六腑祭奠一边再说。许娇容在一边看他吃的急,忙伸手给他轻轻的拍背,温柔的说:“慢点吃,别噎着了,来喝点汤。”她说罢又端出一碗貌似是汤的东西出来。
  之所以说貌似是汤,只是因为这汤水实在寡淡,如果不是汤面上漂着几颗菜叶子,简直会以为是一碗有点油花的白开水,和学校里免费提供的那种紫菜汤差不多一个样子。
  许汉文被许娇容强制着喝了几口汤,几乎尝不出味道来,不过还是觉得胃里顿时舒服了很多。
  一碗蛋羹很快地就被他吃得精光,然而这点分量肯定不够一个还在生病的孩子饱肚的,于是他吃完以后抬起头来问:“姐姐,还有吗?”
  许娇容伸出一根白葱似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半是呵斥半是无奈的说:“一碗还不够你这小混蛋吃的?咱家那只老母鸡每天就下那么一颗蛋,只够你每天吃这一点的,哪来的第二碗!”
  许汉文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略微有些吃惊的问:“咱家这么穷?”
  听到他这句话,许娇容气笑了:“你也知道咱家穷!你个小混蛋还不是天天的给我闯祸!好不容易凑了点钱送你去夫子那里学点字,就知道爬树掏鸟窝惹夫子告状!”
  “好在咱家还有只会下蛋的母鸡,每天也能给你开点荤,要是没这只鸡,你就等着哭吧!”许娇容站起身来,将他面前的碗收拾下,拿了个干巴巴的硬馒头过来:“算了,你先吃点垫垫肚子,明天我去趟县城把前段日子绣好的东西拿去卖了,给你换点猪肉回来补补身子。”
  许汉文看着手里卖相难看的窝头和这脏破小厨房,扭头又见许娇容低头在旁边的水盆里清洗他刚才吃过的碗,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愧疚起来。
  他也是刚刚才注意到这个家的情况,之前都顾着震惊自己的身世了。如今这样看来似乎是非常贫困的,而家里唯一一个鸡蛋还进了他的肚子,姐姐却只能看着他吃。
  想到这里,许汉文心里难受,他将窝头放到桌上,然后从破木凳子上下来跑到许娇容身边蹲下来小声说:“姐姐,我帮你刷碗吧。”
  许娇容有些吃惊,好像不认得他一样:“你个小混蛋转性子了?”
  许汉文低头不答,只挽了挽袖子想要下水。
  许娇容在一边看他好半晌,见他是真的要洗碗不是添乱,忙把他的小爪子拿开:“去去去,也不知道今天是犯的什么邪,居然也知道帮我做事了!待会儿一准有事求我,我明天给你带包松子糖行了吧,一边儿去。”
  “我不要松子糖。”被推倒一边去的许汉文有点不知所措,“我是真的想帮点忙。”
  “你要是真的想帮我忙啊,你以后就给我老实点,别三天两头就给我找事,我就能省一大半的心!”许娇容麻利的刷完碗将碗放回原位,回身看见小弟还傻呆呆的坐在井边,忍不住督促他:“你这大病刚好,快给我回去躺着,别让林大夫开的药白费了。”
  许汉文被拎着进了屋子塞进被子里,许娇容跟他说了几句话后就走出了他的小卧室,外头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她做呢,她可没工夫跟小弟玩耍。
  房门被关上了,小破屋子里顿时暗了下来,许汉文盖着厚实的老棉花被盯着纸糊的窗子,看外头已经快要接近黄昏的夕阳,耳边是姐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忙碌的声音,怎么都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有些恍惚的想,自己这真的算是穿越了?这到底是不是一场诡异的梦境?或者是有谁在跟他恶作剧开玩笑?
  许汉文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想把事情想个头绪出来,到底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有没有谁来告诉他答案。
  然而无论他的内心有多么的焦躁,但是他现在的身体毕竟才八九岁大,又是大病初愈,所以没多久就被一阵袭来的困意击溃了,闭上眼睛睡得人事不省。
  
  第2章
  
  之后一连好几天,许汉文都在努力的追寻自己身处在古代的真正原因,尝试过各种办法想把自己弄回去,然而除了被许娇容拎着耳朵训斥不听话,然后被无情的勒令躺在床上外,一无所获。
  “唉!”如此反复几天后,他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把玩着许娇容前几天从集市买回来的机关小木马,无聊的要冒泡泡。
  倒不是他真的想玩弱智小木马,这种哄小孩子玩的东西他一个二十岁的男人怎么会感兴趣,然而他每次刚扔到一边去,许娇容就怒瞪他说她好不容易咬牙花钱给他买这逗趣的小东西,他居然看都不看扔一边,是不是皮痒痒!
  于是,为了不让姐姐的血汗钱白费,也为了不让姐姐化身喷火龙,许汉文憋屈的把小木马拿过来假装自己玩的很开心,还被迫在床上做出一副专心养病的样子。
  这几天他其实已经慢慢地接受了自己穿越到古代的事实,虽然还是很想找到回去的办法,但是他自己都没搞明白穿越到这里来的契机,思量许多天之后最终决定暂时停留在这个世界,等找到回去的办法再说。
  想到这里,许汉文轻叹一声,虽然对现代没有太多的留恋,但总归是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难免还是会觉得想回去的,这里生活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趁着许娇容去外头河边洗衣服的当口,他从床上爬下来走到窗边,透过那扇小小的窗户看着外头的天空,一对南飞的雁刚好排着整齐的队形从他家屋顶飞过,一阵清风吹来轻轻地扫在他的身上,散去了炎夏的酷热夹杂着秋日的清爽,说不出的怡人。
  许汉文站在窗口,感受着这自然的恩赐,突然觉得心胸豁然开朗,原本因为穿越到异世界的郁卒不快突然就被这阵清风吹散了一样。
  他仰头看着外头晴空万里,吐纳出一口气,脸上不禁也露出了一个笑来。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总会有法子生存下去的。
  自从想通并接受了自己的现状之后,许汉文就开始努力地去适应如今的生活,他在床上又躺了几天,直到许娇容确认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才允许他下地活动。
  他能下地后第一件事,就是被许娇容撵去学堂念书。
  抱着无论如何总得要熟悉这个古代文字习惯的想法,许汉文背着姐姐给亲手缝制的小书包,然后被她牵着走带着去学堂。
  不得不说许娇容真的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姐姐,她对唯一的幼弟无论是生活起居非常的用心,虽然家境很贫穷,但是许汉文却被保护的很好,几乎没有吃过一点苦,就连给他缝制的小书包绣工也是绝佳的,谁看了都要夸了两句。
  因为之前太过调皮,许汉文把夫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甚至拍桌子要赶他出学堂,这次许娇容送他去上学,也是去恳求老夫子再给他一次机会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