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别怕,哥哥疼你 作者:二飞

字体:[ ]

 
风格: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文案:
“怎么办,哥哥就喜欢看小沫哭的样子,特别想弄坏小沫,哥哥是不是很坏?” 
殷家三兄弟的故事,有关那些爱慕与委屈,强制与害怕,作作更健康。
 
类型:兄弟年上,强制爱赛高!床上流氓床下忠犬。3P慎入,应该是高字母吧。HE。
CP:冰山蛮干型大哥攻,腹黑技巧性二哥攻x清冷美人小弟受。
    
    第一章 爱说荤话的二哥(与扒光)
    
    殷沫蜷在落地窗前面软软的懒人沙发里,昏昏欲睡。屋内气温太高,吃饱之后瘫在一个地方就开始想睡觉。上大学后迎来了第一个没有功课和压力的假期,睡多久也没有关系。
    咔嗒一声门响,在殷迩特意放轻的动作下并没有引起殷沫的注意。殷迩走过去,果然在窗前看到了猫一样的弟弟,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
    越来越露骨的眼神从青年硬挺的眉,红润的唇,慢慢下滑到从宽大的V字领家居服里露出来的锁骨,因为姿势而弧度毕现的腰肢,修长的腿,最后落到裸露着的脚上。
    殷迩跪在殷沫面前,凝视着白皙的脚踝、脚面、脚趾,喉结滚动一下。
    “小沫。”殷迩的声音低哑。
    “嗯,哥……”殷沫先是动了动脑袋,才慢慢睁开眼睛,困顿的眼神迷茫地扫向眼前的人:“二哥,回来啦。”然后就是一个让殷迩着迷了无数次的,无比开心,无比信赖的笑容。
    “嗯。”殷迩笑了一下,突然一手迅速钳住了弟弟的双手,另一只手拿出了一块布,用力捂在了殷沫的口鼻处。
    殷沫猛地睁大眼睛,身体下意识地挣动,被殷迩压上来的腿制住,不自主地吸进了布里面的异味,黑白分明的眼睛再次变得有些迷茫,身体也慢慢用不上什么力气,逐渐软在殷迩的控制中。
    见状殷迩马上拿走了布,然后又掏出了另一个小瓶子,打开后在殷沫鼻子底下晃了晃,确认殷沫吸进去两口之后才拿走。
    “哥……你……”声音也软了下来,带着鼻音,带着惊慌和不知所措。像猫尾搔在心上,殷迩的下身却慢慢有了反应。
    “乖,不用怕,”殷迩低声打断他,松了领结,在他不解的目光中脱了上衣,露出肌理分明的精壮上身。抱起软糯白净的弟弟,大步走向床。
    被放在床上,殷沫还是有些头晕,四肢无力,慢慢转过头看向旁边的二哥。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二哥疼你……让二哥,好好疼疼你。”殷迩边说边爬上床,分开殷沫的两条腿放在自己腰两侧,俯下身对视着弟弟的双眼,眸中压抑的兴奋贪婪和掠夺,让殷沫本能地感受到一丝害怕,双唇哆嗦着就要说话。
    “少问,”殷迩低低地笑声近在咫尺,“多叫。”
    “哥!你,你做什么?”殷沫感到有一双带着茧子的手从衣服下摆探进来,重重捻过每一寸皮肤,来回摩挲,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用力,放肆得让他用尽力气挣动起来。
    殷迩沉重的身躯让他感觉到喘不过气,酸软的手抓住殷迩上臂,在推拒却更像是轻轻搭在上边,给了施暴者无声的鼓励。
    “嘘……”殷迩亲了一下那双颤抖着的嘴唇,满意于同幻想中一样的甜美的味道,又略抬起头,牢牢盯着那双开始眼角泛红的双眸:“怎么办,哥哥就喜欢看小沫哭的样子,哥哥是不是很坏?”
    殷沫一脸的不可置信,呼吸因为气愤激动的心情而有些急促,那满脸受伤的表情让殷迩有一点点心疼。
    “但是怎么办?”说着,殷迩动作轻柔着脱下了殷沫的上衣,在手放在他的裤子上,用让殷沫羞愤得要死的速度,慢慢地仔细地扒光:“哥哥还想更坏啊。想让小沫大声哭出来,让小沫尖叫着高潮,让小沫湿漉漉的小*吃进去我的大*棒,想用力CAO进你最里面!CAO死你!弄坏你!哥哥怎么办?”
    殷迩骤然激动的语气吓住了殷沫,随即是更加剧烈的反抗,用尽了一切可以用的力气:“你走开!滚!不要碰我!”
    “呜……”殷迩俯下身,趴在光溜溜的人身上,一手掐在殷沫的下颌两侧,强迫他张开嘴,然后将舌头顶进去,用力地翻搅,舔过牙齿和口腔的每一处,抵住上颌用力搔刮。
    一串泪水滑落淹没在发丝,随着殷迩舌头的过分深入,殷沫忍不住地想干呕,气息混乱起来,呜咽从唇齿间泄出。许久后,掠夺者退出,拉出一道- yín -靡的水丝,留下殷沫狼狈地喘气咳嗽。
    清脆的皮带扣响动,殷迩动作利索地将自己扒光,再次压回羔羊的身上。
    “你不能这样,”殷沫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意,“你走开,你不是我哥,走开啊。”
    “不是你哥,那我是你老公好不好?”殷迩忙着在殷沫雪白的颈子、肩膀和锁骨吮下一个又一个印记,“小沫一会儿,要好好叫老公。”
    “*头小小淡淡的,哥把它吸红吸肿好不好?吸到肿得穿不了衣服,但是每天还挺着胸求我吸好不好?”殷迩用脸蹭着殷沫胸口的一小朵,用鼻子顶一顶,然后用力将周边的肉和挺立的小尖都一下吸进嘴里死死含着不放,另一手抓着不断妄图推开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慢慢抚摸。
    “不要……啊!我恨你……滚!滚……”殷沫边哭边喊,仅剩的自由的手胡乱摸到了殷迩脸上,推,推不动;用力扣,却只是一次次轻轻滑过脸颊,连印子都留不下。两条细白的长腿在光洁的被单上不住挣动,腿内侧的嫩肉一下下蹭着殷迩的腰。
    
    第二章 哥哥教你怎么说荤话(与插入)
    
    心上人带着鼻音的指责让殷迩的性致更高,下身激动起来。指尖搔刮完被轮番吸吮过的*头,殷迩不再满足于吮吻和舔舐。牙印逐渐爬上殷沫的腰侧,平坦的小腹,大腿内侧,甚至是小腿和脚踝,粗重的鼻息喷在青年光裸的皮肤上。
    疼痛让殷沫愈发激烈地挣动起来,脸憋得通红,企图像往常一样通过服软来换取哥哥的同情和纵容:“二哥……我疼……不要这样…疼……”
    殷迩格外享受青年的哭音,放开殷沫的脚,看到柔嫩的皮肤上留下的手印和牙印,笑意更浓,俯视着床上的人:“疼?那小沫说点好听的,哥哥高兴了就不弄疼你。”说罢,起身去拿藏在床头后面已久的润滑液。
    威胁者短暂的离开让殷沫有了喘息的机会,他先是蜷缩起身体,又突然想起来什么,抖着双臂撑起身子,抓住一切机会一点点往床边蹭。汗腺像得到了特赦令,汗水一颗接一颗地低落在床单上。
    “还没有说好听的,去哪?”殷迩返回后轻易就压制住了殷沫的反抗,抓住脚踝轻轻一拉就化解了殷沫所有的成果,把两条腿摆出圈住自己腰的姿势,俯下身,盯着殷沫通红的眼角:“不说我就要做坏事弄痛你咯?小沫怕不怕?”
    “怕!怕!”殷沫忙不迭地点头,“二哥,二哥最好……二哥最……”说什么?说什么会让他放过自己?快想啊!快点!殷沫本来就混沌的脑子乱成一团。
    “二哥什么?”殷迩拧开润滑液。
    “二哥最……”
    “嘘……”殷迩捂住了他的嘴,“二哥教你怎么说。”
    殷沫愣愣地看着身上压迫感十足的人,红唇微张,害怕地连呼吸都失去节奏,透着红的身体不停地哆嗦着。
    “啊……不要不要……呜……”殷迩把润滑油淋在青年秀气的*器上,然后一只手极尽温柔地侍候起来,柱身、顶端、小孔……灵活的手指肆意挑逗;另一只手或轻或重地搔刮会阴,时不时照顾下两颗球球,在- yín -靡的水声中,从未经历过性事甚至极少经历自渎的玉柱有了反应。
    “可以夸哥哥的手法好,让小小沫站起来了……”
    “可以夸哥哥心肠好,小沫嘴这么笨,还让你这么舒服……”
    “你还可以这么夸,”殷迩拉着殷沫的手放在自己的硬挺火热的*茎上,阻止了一切要后撤的动作,大手带着小手上下套弄,“夸哥哥的*棒大,夸它很硬,你以后就叫它三哥好不好?三哥特别喜欢你夸它。”
    “别……不……”殷沫想蜷起身体却没有力气,只能跟着殷迩手下的节奏颤栗挺动。
    “不?不喜欢三哥?还是哥哥手法不好?”殷迩笑了笑,舔掉弟弟眼角的泪水,“我手法不好你还这么硬,那就是小沫很- yín -荡了,喜欢被亲哥哥摸,这都顶到我肚子了。”
    “别说了……不是的…求你了……”殷沫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他摇头,想摆脱湿热的舌头,也想否认殷迩说的话,但是身体却越来越燥热,并不熟悉的情欲的浪潮裹挟着另一种恐惧冲击着殷沫脆弱的内心防线。
    “为什么不说?你这么- yín -荡,这是事实啊?不诚实的孩子会被CAO哦。”殷迩手下动作不停,打着圈摩挲敏感的柱头,他把殷沫往上托了托,双腿分开更多,露出双丸下面粉色的隐秘之地。
    当被手指碰到了身下最羞耻的地方时,殷沫脑中的弦紧绷到快要失去控制,抵着殷迩汗湿的胸膛用力,哭叫出声:“走开走开!啊!嗯……我讨厌你……”
    听到殷沫的话,殷迩挤润滑液的动作一滞:“讨厌我?”
    殷沫已经听不到任何话,恐惧快要把他淹没:“你滚……”
    “呵……”殷迩笑了一下,扔开润滑液瓶子,恶狠狠地掐着殷沫的下巴,强迫他镇定下来,放着狼光的眼睛死死盯着殷沫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同时在殷沫*器顶端的小孔慢慢抠挖:“小骚货,硬成这样还讨厌我?你这辈子,下辈子,永远,永远别想逃开我!”说罢,就着殷沫两腿间充足的润滑液摸了摸菊口,顶进入一根手指。
    不知道是被殷迩言语中的决绝震慑住,还是已经害怕到忘记了动作,殷沫呆呆地看着身上的人,眼泪都慢了下来。
    “啊,好热……”恶魔般的低沉声音回响在耳边,“小嘴真紧,等不及想把*棒狠狠捅进去了!”
    嘴上狠戾,但是殷迩仍旧一丝不苟地慢慢开拓着弟弟紧窒非常的甬道,一步步循序渐进,一发现殷沫眼中浮现出过于痛苦的神色就慢下动作,两指快速刮弄肠壁,这时小*就会敏感地收缩起来,力竭后便是更易深入的放松。
    “你怎样才会放过我?”混乱中殷沫抓住了仅存的一点希望。
    “放过?”殷迩顶入三根手指,来回晃动打转,“放过你,谁放过我?谁放过我十几年来日日夜夜的忍耐和焦灼?谁放过我的以后!”
    殷迩吻住殷沫的唇,温柔却不可抗拒,就像他手上的动作。抽出手指,在洞口惊慌失措地张合中,殷迩顶上自己快要胀爆的*棒,缓慢而坚定地深入那个火热的销魂洞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