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奉天往事+番外 作者:夏隙(下)

字体:[ ]

 
☆、第一百一十章
 
  怔愣片刻,老子勃然大怒,掏出枪来指向他:“放你娘的臭狗屁,哪来的庸医,眼睛被猪油蒙上,分不清公母了?老子他妈的哪点像个娘们儿,再胡说八道毙了你!”
  大夫正对着枪口,吓得不敢喘大气;柳叔一瞪眼,沉声喝道:“大少爷!”
  我冷笑道:“柳叔,今儿你要不把话说明白——”把枪往桌上一拍,“别怪我不顾阿玛的面子!”
  嘴上说得狠戾,实则心下惶惶不安,就像个拿沙子堆起的骨架,看着结实,风一吹就全他妈散架了。
  我不是傻子,自己膝下还有三个孩子,所谓怀孕一事,即便没有与太太感同身受,但一些症状却是清楚的。只是老子一大老爷们,虽然被个抖机灵的小丫头说过厨房酸梅汤的口味,却也想不到爷们儿怀孩子那上头去,怎么瞧着、怎么瞧着都不是真的——自古以来,有史书记载男人生孩子的吗?
  柳叔自是不畏惧老子的虚张声势,端起了长辈架子,道:“少把你那身从军队带回来的土匪脾气摆上来,好歹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少爷——如今又是老爷了,嘴上说话注意点儿!”
  我一指那庸医:“柳叔,这人摆明了招摇撞骗,老子下头可他妈是带把儿的,怎么可能、可能——”越说越怒,便要叫人送客。谁知起得猛了,一阵头晕目眩,把住桌角才不至于摔倒,从见了刘国卿后便开始隐隐作痛的小腹像被钩子扯住了,猝不及防之下不免轻哼出声。
  “大少爷!”
  待缓过劲儿来,又坐回了椅子上。那庸医道:“依先生,您这胎不大稳当,可不能——”
  老子一瞪眼:“你还说?”
  庸医喏喏不敢再言语,一时间房里安静了下来。
  半晌,柳叔喟然长叹:“得,大少爷,今儿我便把话都说明白。”
  我喝了口水,给了他个眼神让他讲,握着水杯的手却不受控制的发着抖。
  柳叔道:“关于龙族,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这一支种族源远流长,人数极少,但无论寿数、相貌,都要比旁人高出一截来。再者便是……龙族,不论男女,皆可生育。”他凝视着我,又道,“大少爷,您……不是太太生的。”
  缓缓合上眼,微一沉吟,我说道:“若按照你说的,我阿玛怎会那般岁数便没了?”
  “老爷心思重,日积月累之下就……”
  我苦笑一声,自嘲道:“几句话的功夫,我额娘都不是我的亲额娘了。”
  “大少爷,您……”柳叔老泪纵横,“老爷不让人和您说这些事,就是怕您走上他的老路啊!”
  “我自个儿不争气,又怎么能怨你。”
  不争气……不争气……太太多好的女人,偏偏半路杀出来个刘国卿!
  我低头看着肚子,那里依旧平坦,怎么看也不像是多了块儿肉的样子。
  柳叔道:“不论如何,我绝不能让您像老爷一样,年纪轻轻便……便愁白了头!”
  我摇头道:“这哪是你说了算的。”
  再次缄默无语,我也没了主意,这孩子究竟留还是不留?若留下,如何向太太交代?若不留,叫我如何面对刘国卿。
  刘国卿……刘国卿!
  本就没合计过和他能有什么结晶,此刻的滋味儿反倒说不清道不明了。
  心底叹出一口气,对大夫道:“你开药吧。”
  大夫战战兢兢问:“什、什么药?”
  “废话,你是大夫还我是大夫?你刚不还说这胎不大稳当吗!”
  大夫如梦初醒般,开了张药方,我看都没看,打发他去抓药。
  柳叔不忘叮嘱一句:“你亲自去,不许走漏风声!”
  那大夫应了,夺门而出。太太就守在门外,来不及问,便眼睁睁看着大夫脚下生风,踩着风火轮似的跑了。
  太太只好看向我和柳叔:“老爷……”
  我冲她笑笑:“那大夫竟装神弄鬼,就是犯了胃炎,其他啥事儿都没有,这不让他抓药去了。”
  太太狐疑道:“你可得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别骗我。”
  “我啥时候骗过你?”
  我骗你的多了,但愿你永远也不知道。
  当晚柳叔亲自熬了药送进书房,看着我喝下去,正要下楼,被我叫住了。
  “柳叔,之前有外人在,我没细问。若我是阿玛和男人生的……那那个男人是谁?”
  柳叔一顿,飞快答道:“我不知道。”
  我细细梭巡着他面上的神情,郁郁道:“你知道。你们什么都知道,偏偏就要瞒着我,不到最后一刻,死也不张口!”
  “……”
  我又说:“你若不想我走上阿玛的老路,就不该赞成我留下这孩子,你为什么没有反对?”
  他抬眼看我,慢声道:“大少爷,老爷曾经说过,你是他此生最爱的人。老奴虽驽钝,却并不糊涂,怎么能让您失去您最爱的人呢?”
  对视良久,挥手让他下去,又独自呆了会儿,然后来到窗前,把窗户打开,夏季的夜风便钻了进来。庭院里的芭蕉沙沙有声,却没有雨点打在上面好听。
  该不该告诉刘国卿?
  就目前的态势,告诉他就是徒增烦恼。日本的胃口越来越大,这孩子来得忒不是时候。
  柳叔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只摸到了感情这条线,所以可以轻易的表达出“你高兴便好”的意思,可我不行,我肩负着党国的重任,与刘国卿一样,再浓烈的情感也要为责任让步。我清醒的意识到,这孩子是个累赘。
  本以为柳叔会反对,我便有了不留的借口,却不想事与愿违。
  可一碗安胎药下去,却再也提不起不要他的心思了。
  能留多久……就留多久吧。
  因为这个小崽子在肚子里住得还不大稳当,本想去东陵查个究竟的计划便耽搁了下来,而且这计划需要调整,我怀疑彭答瑞也知道那个什么龙族的事儿,毕竟我阿玛还在他们那坟圈子里头占有一席之地呢。
  除此之外,在肚子大起来之前也要早作准备,不得让太太知晓。我让柳叔找人把郊外的房子拾掇拾掇。这房子在小河沿,离罗大公子却近了,柳叔因此不同意,怕瞧见不好解释,就说不若去住东陵的老房子。
  东陵的房子是我小时候住的,那时阿玛还在,我还是混天混地的泥猴少爷一个。那房子至今还有些在老依家做了一辈子的下人守着,都是看着我长大的,我要是过去,就要打发他们去小河沿,他们一个个儿老胳膊老腿儿的,生怕没走几步路,却有了闪失,再者小河沿到底只是个临时住处,是去郊外玩的时候打个盹儿的地方,设施也不大齐全,我身强力壮倒是没啥,老人家去到底是有不方便,便没理柳叔的建议,让他继续去收拾小河沿的房子去。
  近些日日日深居简出,不过警署那边还是不得松懈。上次在刘国卿办公室的那段话对他似乎有了些触动,至少不大躲我了,中午还找我一起去吃饭,可我实在是食欲不振,吃一斤吐两斤,不过几日功夫,整个人瘦了两大圈,穿刘国卿的军服都不大紧了,甚至还有些晃荡;再看到他的脸,就要思索要不要开口、怎么开口说肚子的事儿,直把老子烦得心烦意乱。以前是见不到他就难受,现在他倒是日日在眼巴前儿晃悠了,却是更难受。
  在我再一次拒绝和他一起去吃午饭之后,刘国卿忧心忡忡道:“不吃饭怎么行,你知不知道你都瘦成啥样了,脸都没血色儿了。”
  我瞥他一眼,半真半假道:“咋办,还不是肚子里有了你的种,你得给老子负责。”
  他闹了个大红脸,忙向门外看看,外面站岗的都是日本兵,听不懂中国话。刘国卿将门关上了,才回道:“你小点儿声,被人听见了咋整。”
  我不理他,只说道:“他们又听不懂,你怕啥?瞅你那个小胆儿,下了床还会脸红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保不齐就有听得懂的,”他说,忽地话锋一转,“你得吃点儿东西,要是不爱去食堂,咱就出去吃点儿。”
  我懒洋洋道:“不想动,外面太热。”
  “你都懒出油了,”刘国卿笑骂一句,“得,你想吃啥,我给你买回来。”
  我一听,打心眼儿里头乐了,面上装模作样,斜眼看他,一一报上菜名来:“鹿鸣春的拔丝糯米枣不错,明湖春的金瓜翅也挺好,还有普云楼的白玉鸭脯,三合盛的包子,别忘了多拿点儿醋。回来的时候顺便儿看一眼老孙头儿出摊没,他说这两天有冰镇山楂糕,给我先来个三盒。”
  “你咋不说要吃月亮上的玉兔呢?要求还挺多,你不就爱吃八大碗吗,啥时候日子过得这么精细了。”
  我拍拍肚子:“还不是有了他,不得精细着养?”
  刘国卿指着我鼻尖笑道:“行,容你嚣张几天,要是十个月之后没给我生出个漂亮闺女来,看我不收拾你!”
  心念一动,嘴比脑子反应快,问道:“要是个大胖小子你就不要了?”
  “要,”他乐呵呵的,“只要是你生的我都要。”
  一句话说得老子从头暖到脚,脱口而出:“诶,刘国卿。”
  “嗯?”
  “我可没跟你说假话。”
  “谅你也不敢,”他数数钱,出去买吃的,“你要是再给我身边钉钉子,我就再也不给你买午饭了。”
  刚暖完,一桶凉水又迎头浇了下来。
  他还是不信“钉钉子”真是老子一时心血来潮的假玩笑。
  也许是他排查过后,发觉身边确实没有我的人,以为是被我主动撤了,才会重新跟老子热乎起来。
  假作真时真亦假,明明是个假事儿,却真的在我俩的关系上划出了裂缝。
  伸手甩了自己一巴掌,叫你他妈的自作自受!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哦啦啦啦~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刘国卿自是带不回来什么鹿鸣春三合盛,不过带回了老孙头儿家的冰镇山楂糕,这让老子舒心了许多。
  解决了四个火勺便吃不下了,这火勺不错,皮酥馅大,难得有了点儿食欲。刘国卿唆溜着羊汤,吃的倒是不多。
  待放下筷子后,刘国卿道:“依宁他们要放假了吧,挺长时间不见,还怪想的。”
  “闺女也想你,成天吵着要你带她去骑马。”
  刘国卿正在擦嘴,闻言噗呲一乐:“小丫头胆子还不小,随根儿,跟你一样儿一样儿的。等她放假了,带她出来,咱去东湖骑马、划船去!”
  东湖就在东陵的棋盘山脚下,湖不大,六月一来,就开着粉面桃腮的莲花,不过比之小河沿的接天莲叶无穷碧,还是逊色了不少,只是考虑到那附近有骑马场,才选在了此地。
  我说道:“到底是满人的孩子,骨子里就该是待在马背上的。但她从小到大也没骑过,我不大放心,你要是带她玩,就让她和你骑一匹。”
  刘国卿道:“我也是二巴颤子,还是你自个儿带吧。”
  我咬了满满一大口山楂糕,嘴里鼓鼓囊囊的,硬是压下嘀咕,心道,正是不能骑马才让你代班儿的。
  带依宁骑马的事儿先撂一边儿,不日便是意大利公使出行的日子,老子再不想骑马,也不得不跨上马背,和刘国卿一道儿在队伍最前头开路,道路戒严,倒是不妨碍百姓看热闹,但人也不多,凑上前一点儿就会被宪兵队堵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