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说,竹马 作者:奈奈央

字体:[ ]

 
 
 
文案
谢一洋搬到榕市的时候,王先还是个读小学三年级的泥猴儿。
每天回家都会被王妈妈逮着数落半天,等王妈妈数落爽快了才让他吃饭,然后出去玩儿一会儿再回来洗澡。
见到谢一洋那天,王先刚从家里出来。
那时候,天色微暗,可是王先仍旧将新搬到旁边楼层的谢一洋看了个清楚。
那是第一次,王先对自己全身上下无论哪个地方都觉得嫌弃,也是他第一次明白,有种情绪叫自卑。
谢一洋虽然比他大不了几岁,可是谢一洋身上从来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而且长得又白又嫩,比他这个黑猴儿好看多了。
尤其是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比王先那细长的小眼睛好看多了。
谢一洋看到王先的时候,对着那个似乎憋红了脸的孩子微微一笑。
——就是那一笑,让王先沦陷至今。
 
现代竹马文,第三人称,慢热,温馨文,日常向。
 
重点:攻:王先 受:谢一洋 (年下)
主攻文,受重生,受宠攻,不是重生金手指
 
 
【慢热慢热慢热,重说三。】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先,谢一洋 ┃ 配角:谢一嘉,黄俊艺,林海洋,唐昊 ┃ 其它:校园,温馨文,慢热,重生,现代竹马
==================
 
☆、楔子
 
  王先看着镜子里穿着西装的自己——干净整洁的面容,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服帖的领带,精神的发型。除了那张微微高傲着不笑的脸,一切都美好极了。
  王先对着镜子扯了扯嘴角,有些自嘲又似有些不屑的笑了笑。透过镜子,看着桌子上屏幕亮起的手机,王先转身,就算不看屏幕,也知道打电话来的人是谁,可是……就算是有那么一丝犹豫,终究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先儿?收拾好了没?你答应要来可别迟到啊!”
  对方透着喜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与王先冷淡的声音形成鲜明的对比。王先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沉默着,没有说话。
  “先儿?”
  “嗯,不会耽误的。”王先说着,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就算路上花一个小时也还有半个小时。”
  对方听到王先这话,似乎对王先的重视感到极为高兴,仔细又叮嘱了两遍后终于挂了电话。
  王先看着没有备注的一串电话号码,抿着唇,紧紧的握了握手机,又放入兜里。
  那一串数字,就算过再久,就算删除无数次,仍旧记得。那是他第一个,除了父母以外记得的号码,甚至一记,就是这么多年。
  谢一洋,谢一洋,谢一洋……
  为什么我就是忘不掉你呢?就连你的号码我都没忘记。
  今天家里除了王先,似乎再无一人。王先显得有些孤单的走出门,站在马路边,抬手招了个出租车,坐上车,王先看着一路上的建筑物就没有说话。
  “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啊!好多人都选今天结婚。我今天都遇到好几波儿新婚的车子啦。”
  司机看了看后视镜里沉默的王先,对刚才遇到的婚车车队似乎有些羡慕的感叹了这么一句。也希望挑起话题说说话儿,免得沉闷。
  王先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点头,嗯了一声。
  司机见王先似乎没有聊天的意思也就没了声儿。
  王先看着那些飞逝的建筑物,面无表情的想,大概真的是个好日子吧。现在的他也是要去参加婚礼的,一场、不属于他的婚礼。
  还记得当年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他玩笑似的跟他讲——
  “以后你结婚我要来当伴郎。”
  这样,就算不能以人生的另一半的身份同你在一起,我们也算一起进过婚姻的殿堂了。
  当然,后面的话只是在心里说的。
  原本以为自己也是知足的人,可是如今看来……似乎太高看自己了。
  王先自嘲的一笑。
  “先生,到啦。”
  王先走下车,站在榕市郊外的一个小教堂前,站定半晌,王先深呼吸一口气,嘴角扬起一丝笑,终于还是走进去了。
  里面的人并不多,却几乎都是他熟悉的——王爸爸,王妈妈,谢伯父,谢伯母,一嘉姐,林海洋……
  站在神父面前的,是谢一洋。他正拿着一捧花站在那里笑,那笑容一如当年温暖和煦……
  
 
☆、初见
 
  “王先!你自己说说,这都什么时候了,啊?我说让你回来别玩儿太久,早点回来吃饭,这会儿天都快擦黑了你居然还等着我来找你?行啊!真是出息了你!每天这衣服都得换,你当洗衣服容易啊?能不能哪天衣服干净点儿,至少凑合着穿两天,啊?……”
  穿着短袖短裤的干瘦孩子偏着头,一个劲儿的“哎哟喂”叫唤,借此来表示自己那被拧痛的耳朵需要自由。
  王妈妈将王先从小孩儿堆里带出来,到了家门口才放开了王先那被拧得发红的耳朵。进了屋又黑着脸拉着王先去洗了手,待王先貌似乖巧的坐在桌子边了,这才转身继续去厨房端菜。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王爸爸看了一眼捂着耳朵龇牙咧嘴的王先,朝着厨房努了努嘴,意思是去帮忙端菜。
  王先摇了摇头——要去你去,我不去。
  王爸爸起身,果然朝着厨房走去了。只是还没走两步,王妈妈就端着两盘菜出来了。
  看了眼站起身的王爸爸,又看了眼乖巧坐在桌子边的王先,王妈妈略有点笑容的说道:“吃饭。”
  王爸爸接过王妈妈手中的菜摆好,这才笑容满面的坐下吃饭。
  食不言,寝不语,一向是王家奉行的标准。就连王先这个跳脱的孩子也在长期的教育中明白了这个道理。
  “我吃好了。爸爸妈妈慢吃。”
  王先放下碗筷就要往门外跑,王妈妈知道拦也是拦不住的,淡淡的看了一眼,也就由着王先去了。
  “先把这个搬过去,这个待会儿再搬。洋洋你就旁边儿站站,别挡着路。这些大的东西你也搬不了。”
  王先刚走出门,就看到右边的小路上和草坪上都堆着一堆东西,很多人在忙碌着。
  王先家所住的小区大体上是四四方方的格局,每个方向有两栋并排着的房子,每栋房子左右各四家人,也就是说一个方向大概有十六户人家。
  小区中间有一个六角的小亭子,但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是有一条水泥小路连接着四周的,每个方向每排房屋前也是水泥的小路。
  王先家住北面儿的二单元一楼,且是挨着旁边一单元的。之前就听说过旁边会有新的邻居搬来,这会儿见这阵势,王先自然也明白这就是新邻居了。
  夏天黑得比较晚,这会儿也不过是微暗。王先直接踏上草坪,想越过这一堆东西直接去找小伙伴,结果刚走过一半,忽然就站定了,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一单元一楼楼梯口站着的那个孩子。
  那应该就是新来的邻居吧?王先想。
  楼梯里的声控灯早就亮开了,灯光下,那个孩子安静的站着,偶尔也会因为给搬东西的大人让路又往上走两个阶梯,之后再下来。他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和深色的长裤,身上干干净净的,带着微笑就那么站在那里,看起来意外的美好。
  王先就站在原地看着对面那个孩子,直到对面那个孩子抬头对着他温和的笑了,王先才别扭的跑开了。甚至来不及细究那笑容是不是比刚刚一直挂着的笑容要略深一些,嘴角的弧度是不是要弯得更多些。
  王先原本是跑出来准备找同院子里东边儿住着的秦子豪玩儿的,这会儿却想也不想的很快跑回家。
  刚踏进家门,王先就吼了一句——
  “妈,我要洗澡!”
  王妈妈和王爸爸还坐桌子上吃饭呢,看着往浴室钻的王先都觉得有点奇怪,两个感觉莫名其妙的大人对视一眼,王妈妈放下碗筷也往浴室的方向走了几步,拉住反常的王先问他:“你这是受刺激了?今天居然这么一会儿就回来了,还主动要求洗澡?”
  王先瞪着自己的小眼睛看地上,不说话。
  王妈妈摸了摸王先额头,问他:“你这是咋啦?今天这么乖呢?出去玩儿小朋友欺负你了?”
  王先还是不说话。
  王爸爸吃完饭也走过来,看了看反常的王先,摸着下颌说道:“他要乐意早点洗澡就洗吧。指不定懂事儿了,长大了,知道爱干净了。”
  王妈妈瞥了王爸爸一眼:“开学才三年级的孩子,哪儿那么快长大了。你当养孩子是养猪呢?还能催着长?”
  王爸爸耸耸肩,继续回到沙发上去看电视了。
  王先要洗澡,不管是为什么,总归是好事。不管是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大事儿,王妈妈也就放宽心,给王先仔细洗了澡。
  “妈,旁边一单元新来的人叫什么?我刚刚看到了。”
  “新来的一单元那个?我记得他家姓谢吧?谢谢的谢。单位上才来没多久的新同事。听说谢家有一对姐弟,都比你大。听说孩子长得好,人也特别乖巧懂事,什么都不用父母操心。他们家今天才搬过来你就不要去打扰别人了。过两天人家安顿好了你再找哥哥姐姐玩儿吧。”
  王先直觉王妈妈喜欢那个孩子,忍不住带着点敌意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会长大的!我也很懂事,很乖巧。我以后还会长得好高好高!以后比他还高。”
  王妈妈看着王先一脸愤愤的表情,没理会他。
  王先看着仍旧给他洗澡的王妈妈,想起灯光下站着的那个孩子,原本还因为小区来了新的小伙伴而开心,此刻却觉得有些讨厌。
  晚上八点半左右,王先躺在床上的时候,听到外边儿似乎有人敲门。
  因为家里的大门和卧室的门就是对角的位置,客厅也不大,所以王先就算站在自己卧房的门边也能看清大门处的邻居。
  王先先是很迅速的赤脚走下床,然后将门打开一点点缝隙,身子躲在门后,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王妈妈和王爸爸和新来的邻居说着什么。
  还有那个男孩子!
  王先瞪大了自己的小眼睛,看着那个微笑着的孩子在家长们的赞扬声中谦虚的低着头。再抬起来的时候,王先觉得对方似乎看到自己了,可是又不确定。
  最后谢家的人走了,王先飞快的关上门,跳上床,钻进被窝里将自己严严实实的捂着,假装自己睡着了。
  王妈妈打开王先卧室的门,也不开灯,只是熟稔的将王先露在被子外的背拍了拍,然后看着转过身来的王先笑了笑。
  “新来的哥哥叫谢一洋,姐姐叫谢一嘉,后天开学的时候和咱们一起去报名。你刚刚也听到了吧。”
  王先睁着眼睛,不高兴的说:“我刚刚睡着了,没听见。再说了,我去报名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啊!我和他又不是同学。”
  王妈妈隔着被子拍了怕王先,嗔怪的说道:“你这孩子,晚上吃饭的时候不是说还挺喜欢洋洋哥哥的吗?怎么这会儿又说这样的话。”
  王先拉住被子往头上一蒙,瓮声瓮气的说道:“我要睡觉啦!我要睡觉啦!我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王妈妈拉住被子将王先的脑袋露出来,又给他掖好被角,叮嘱说好好睡觉后就离开了。
  王先觉得不高兴,将被子踢脚边去,嘟着嘴翻来覆去,觉得冷了又拉过被子盖在身上,迷迷糊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