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只是个错误+番外 作者:兔二耳

字体:[ ]

 
 
 
文案
钟琰晖:我是你邻居,你好。
风错:没事别打扰我。
钟琰晖:……
风错:你怎么天天往我家跑。
钟琰晖:失业了,没钱买冰箱,洗衣机以及煤气罐。
风错:你信不信我报警,说你擅闯民宅!
钟琰晖:我找着工作了,我就是这片地的片警。
风错:你有工作了,自己买家电就行,还过来干嘛!
钟琰晖:可是家里没有你。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错,钟琰晖 ┃ 配角:段煜 ┃ 其它: 
==================
 
☆、第一章  风家的错误
 
  风错呆呆的看着这焕然一新的地方,本来富丽堂皇到没有一丝人气的地方今天看起来分外温暖,只是因为今天那个自己叫做妈妈的女人要结婚。
  风错六岁,本来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不应该知道这些东西。但是对于风错来说,有些东西,他一出生就应该知道。比如,他只是一个错误,一个极大到底错误。
  这个小孩只有六岁,跟一般小孩相比,又矮又小,脸上脏兮兮的,似乎只有那双眼睛还能够看,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这里的仆人似乎并没有看见,他们风家,也就是这个市里只有许家可以相提并论的名门望族,他们唯一的大小姐的长子,就像是一个捡破烂的小孩一样,连门口那个保安的小孙子都比不上。
  风家是一个大家族,这一代,他们只有一个长女,风祎。一个漂亮能干的女人,几乎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完美的女人,除了眼前的风错,没错,这个孩子是她人生中唯一的污点,也是整个风家想逃避的错误。
  风错是个错误,这是在风家每个人都公认的事情。因为他的出生确实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一起性侵案,女方为了指认男方,居然生下了对方的儿子。这个孩子,是他母亲的证据,是他父亲犯罪的罪证,他就这样来到了这个世上。所以,风错是个错误。他的确,是个天大的错误。
  今天,这个冰冷的房子染上了一层喜色,因为风家的长女结婚。对象是她提拔上来的经理。一个穷小子获得了风家长女的芳心,也不知道这段美丽浪漫的爱情故事的背后,到底是风家的长女为了维持自己家族的势力所以栽培了人来为她风家效力,还是穷小子抱着大腿往上爬。总之人们面上说着恭喜,背地里这些话却说得不亦乐乎。
  婚礼就在风家大宅,因为新郎是入赘。管家,仆人各个穿着新衣,带着温和的笑容。客人也都西装革履,一副精英的模样,女人更是争奇斗艳,带着层层脂粉,拼着自己的姿色。
  风错看了一眼,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今天早上,自己的小房间里出现了一个人,打着厚厚的□□,身上的香水味尤其刺鼻,看上去跟一个鬼一样,风错很好奇,发生什么事了,这里的人从来没有人会进自己的房间,他们不屑。所以当时风错很好奇。
  风错睁着眼睛看着那个打了几斤□□的女仆,大概三四十岁了,涂了吸了人血一般的口红,用手指指着自己说,“今天你安分的待在这里,你要是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就别出去惹得大家都不开心。”
  风错小手摸摸肚子,自知之明这种东西他不知道有没有,不过,他只知道自己很饿了。风家大小姐的长子,每天是靠着像小猫小狗一样从厨房偷偷拿东西吃的。因为没有仆人会记得这个孩子需要吃饭。可是昨天,厨房里的人太多了,风错知道,如果被发现,自己一定会被骂,而且回去之后至少还会有好几天没有东西吃,所以他已经饿了一整天了。
  风错去弄了点水将自己洗干净,至少看上去希望不要那么容易让人注意到这个孩子。可是这破烂的衣服和着地方还是相当的不协调,可是自己也没有解决办法。
  风错偷偷地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了一下自己,镜子中的小孩皮肤有点黄,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就像个没长好的豆芽菜。
  他偷偷的看了一眼,那些大人们正在说话,握手,拥抱,反正没人看见他,他偷偷地溜到了一张桌子下,一只小手从桌子下面伸出去偷偷地拿进来一块糕点,然后有些狼吞虎咽的吃着。
  桌布将桌子底下和外面分成了两个世界。小孩在桌子下吃着,外面的人在交际着。
  “刘董,近来可好,看你这气色,听说你在广东的那个项目挺成功的呀。兄弟佩服。”
  “哪的话,赚点小钱,哪比得上陈董,海南的案子可赚了不少吧,这可是名利双收呢!以后还得您多多提携呢!”
  “客气,客气。”
  风错听得出这个两个中年男人。他又偷偷拿了一块。
  “哎,这风家大小姐就这么嫁给一个穷小子,傻不傻?”一个娇媚做作的女人的声音。
  “你当他风祎是白痴呀。这风家没有儿子,这么一个没钱没地位的小子好控制,倒是候什么还不是得是她风家的?”
  风错觉得这些跟他都没有关系。他只是想吃饱一点,因为今天晚上厨房依旧有很多人,这可能是他今天唯一的一顿饭。
  风错记得他蹲着的地方的左上角应该有水,不得不说,这么多点心,他觉得有点噎人。
  段昱本来和自己妈来参加这种婚礼宴就不大耐烦,现在自己的妈跟着一帮阔太太寒暄去了,段昱有些无聊的喝着酒水。段昱八岁,与许家风家都有点关系,但是关系不深。
  段昱正无聊的看着,突然觉得自己旁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段昱有些好奇,看见了一只很细的小手就这样拖着一杯饮料往桌子底下拿。
  他突然来了兴致,起了捉弄对方的心思,悄悄的掀开桌布,看见里面有一个小孩,有点脏兮兮的,拿着糕点和饮料。段昱突然转了进去,一把抓住小孩的胳膊。
  “我抓住你了!”段昱兴奋的说道。
  风错没想到会有人发现他,一时有些惊慌失措,一失手,那杯果汁全部洒在了段昱白色的小西服上。
  “呀,你干什么?”段昱看着自己衣服,赶忙用手将衣服上的红色液体抹掉,可是没成想这污渍越摸越大,段昱有些慌了,这样回去一定会挨骂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风错将自己的身子瑟缩在一个角落,有些害怕。
  “你看看,现在怎么办呀?”段昱有些着急,不由得有些埋怨风错。
  “把你的衣服赔给我。”段昱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我没有衣服。”风错着急着说道。
  段昱看了一下风错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心里觉得很奇怪,这样破烂的衣服,连自己看到的叫花子都比他穿的好。
  “你是乞讨的?”
  “我,不是!”
  “你是怎么跑进这里的?”段昱有些奇怪的问道。
  风错咬着嘴唇不说话。
  “你是小偷?!”
  “我,不是。”风错着急的要解释。
  “那你怎么会在这儿偷点心吃?你就是小偷。”八岁的孩子得意洋洋的下了定论。
  “小昱,小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段昱知道是自己的母亲。
  “你这孩子,跑哪儿去了?”女人的声音有些焦急。
  段昱有些后知后觉,看了一眼风错,突然就有些邀功似得嚷了起来,“妈,我抓到一个贼!真的,这可是我抓到的呢!”少年的嗓音在这个一片上流人物的地方显得格外明显,段昱不管不顾的拉着风错的手,带着兴奋的恶作剧般的声音就将他拖了出去。
  段昱的母亲看着自己儿子衣服上一大片污渍,又看着拖了个像刚从垃圾堆爬出来小孩,不觉得皱紧了眉头。
  段昱浑然不觉,只是将小孩拖出来,带着兴奋的语气说道,“妈,你看,我抓到个贼!”
  周围的人都被这声音吸引了过来,看着这个小孩。段昱的母亲觉得有些难看,将自己儿子拉过来,责备着说,“你看看你这像什么样子?”
  风错觉得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是一根针,扎的他生疼。他努力的将自己小小的身体缩起来,来保存他最后一点安全感。
  “怎么了?”管家从人群中劈开一条道,带着冷冷的目光看着他。风错抬起头,任由管家叫人将他拉起,他看见了在人群角落有一个极美的女人。带着头纱,漂亮的妆容,一身白纱,看上去就像天使一样,可是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是那么冷,就像看见了什么脏东西一样,那是□□裸的嫌弃,鄙视。
  风错任凭仆人将他拉着,他看着那个方向,对着那个身影张了张嘴,可是没有发出声音。
  其后管家带着笑意向大家致歉了,一点小事,无伤大雅,没有什么人会放在心上。
  段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自己当时看见了那个小孩被带走的时候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自己看见那个小孩冲着一个方向张了张嘴,好像是在叫——妈妈。
  “小兔崽子,我不是告诉你不许乱跑吗?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那个女仆人气急败坏的吼道。
  风错尽量将自己缩起来,小声说道,“我饿。”
  女仆人看着他,突然笑了,“饿?你就是个饿死鬼投胎!小小年纪就学会偷东西,骨子里就是恶心的血。我非得治一治你这个贪吃的毛病,我现在把这个门锁起来,我看你还怎么出去偷东西吃?!”
  风错看着那个女仆,她将自己的小房间锁上,整个房间没有一丝光亮,就像一个小小的黑房子。风错躺在自己破烂的小床上,想着,这个女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想起自己,是不是自己就会这样饿死在这儿?其实这样也不错,自己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儿。
  自己是个错误,这样没了,世界也就少了个错误了。
  
 
☆、第二章 初见
 
  风错估计的没错,那个女人果然忘记了这一点,忘记了这个屋子里还有一个人。风错已经不知道时间了,但是他可以知道自己的肚子很饿,胃里火辣辣的,就像要烧起来一样,本来自己的房间自己打了一大盆水,也见了底,不过多亏这一点,要不自己可能早就死了。
  此时风祎保持着她端庄的仪容,在她的眼里这不是一场婚礼,更多的是多方关系的打理还有确定。
  “大小姐,安心福利院的人来了。”管家颇为恭敬的回答。
  “他们来干什么。”
  “说是为了之前你捐的那笔善款表示感谢。还带了一个孩子,说是给您带来他们全部孩子的祝福。”管家带着微笑说道。
  “也是有心。大人带过来,孩子就带他四处走走,给点好吃的吧,我有些累了。”
  “是,小姐。”
  风祎说完撑起头,她的头有一点痛了,这些日子确实太过疲惫了。
  “你也该休息一下了,毕竟还是新婚。”一个颇为俊秀的青年走了出来,这是风祎的丈夫——白延路。
  “你当这一大家子都不用吃饭的吗?”风祎颇为不满的说道,语气有点强势。
  “我只是担心你,还有我们的宝宝。”男人说着,手就有点不规矩了,摸着女人的肚子,有些暧昧的笑了。
  风祎嗔了他一眼,有些抱怨的说道,“没个正经的。”
  男人低低的笑了几声,知道这是风祎许可了,越发不老实了。
  钟琰晖穿着新衣服,高高兴兴的看着这种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富家大宅子。他们孤儿院得了一大笔善款,院长谢阿姨说要感谢风家的大小姐,所以让全孤儿院的孩子写下了祝福,并且还让自己做代表。因为这个自己还得了新衣服,把路子还有秃毛猴给眼红大了。
  钟琰晖带着兴奋的东看看西看看,手里兜里还揣着零食饼干,都是这家给的,钟琰晖想着,等回去给大家看,大家一定高兴坏了。
  这家人挺好的,不过看着刚刚那个领路的大姐姐好像不大高兴。孤儿院呆久了,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本事,钟琰晖看着这个女人的脸色,甜甜的叫了声姐姐,说着自己一定会听话,她可以回去休息了,自己保证一定不乱跑,等等。那个女人也乐得轻松,交代了几句就走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