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高冷队长很呆萌 作者:水墨烟花(上)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家航海单位老大的儿子,严子青在单位里自然是风光无两。在这地方生活了二十多年,一路被人奉承着长大,直到一天遇到一个新来的海员。
这个新人竟然敢无视自己?有点意思。更有意思的是,一周后,这个新人,哦,不,评了职的分队长了竟然敢叫自己排队?是他搞错了,还是自己听错了?
无意中发现这个新来分队长的微博,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个gay。这让触发了好奇心,唯恐天下不乱的严子青兴致高涨,从此对这个新来的分队长由在生活中的整蛊转变成了在在微博上的调戏,然后成功的俘获了对方的粉丝,将对方的闺蜜粉转变为自己的助攻粉,再顺道俘获了微博的主人......
这是一个有很强微博体的故事......
 
小剧场:
发现得罪过自己的新来高冷队长是gay
私下还是个蠢萌逗比怎么报复?
严子青:
关注他的微博在粉丝群调戏他、让他爱上自己然后娶回家!
 
乔钰:
不小心得罪了单位老大的公子怎么办?在线等,急!
微博下众粉丝回复:
以身相许平息公子哥的怒(YU)火吧!
表面二货纨绔实则可爱霸道腹黑忠犬攻VS表面禁欲高冷实则蠢萌呆高智商诱惑受
 
简称: 
二货纨绔腹黑攻VS禁欲高智商诱受
 
本文又名:
《论斗精分小受的技巧》
《纨绔二货的追妻攻略》
《这还是我生活的地球吗》
《主角在精分路上一路狂奔》
这其实是一个表面有点二的纨绔直男被禁欲又呆萌的诱受不知不觉扳弯的欢乐故事!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欢喜冤家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子青、乔钰 ┃ 配角:何亦文,叶枫,张子航,卞思传,周启帆,薛林 ┃ 其它:温馨、宠文
==================
 
 
 
☆、第1章 楔子不是冤家不聚头
 
  严子青去剪额前那撮毛的时候,碰到单位整顿仪容仪表,各个部门都排着队等在服务社那里。
  严子青是谁呀,单位的老大的公子啊!谁又会叫他排队。
  他大大咧咧地直接走了进去,看到有人起来就直接坐了下去,对剪头发的姑娘说:“剪帅气点啊。”
  剪头发的姑娘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笔直的身影就站在了他面前:“同志,请您排队。”
  这真是邪门了,哪个不长眼的来自讨没趣啊。一抬头,却是那天那个新来的海员。只不过标志航海人职务肩章上,如今多了三个v形符,不复当日光秃秃的样子。
  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么,怎么就一来单位给了这么高职务?按道理一般本科生出来单位评职先是两个月的一v,之后才改两v的。他这3v是怎么回事?
  严子青虽然不想遂他老爸的愿,但是从小在这院子里长大,单位各方面的情况他是门儿清。不过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他并不愿意去多想。
  只是这个乔钰,自己没找他麻烦,他到送上门来了,严子青冷笑一声,压根懒得回话。
  见严子青没有说话,剪头发的姑娘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剪还是不剪。
  “同志,请您排队。”3v又用同样的声调提醒了他一次。
  “子青,居然有人叫你排队。”
  何亦文和一干人听说严子青要剪头发,都浩浩荡荡的跟着来看热闹。
  没想到一来就看到这么劲爆的场景,一行人好整以暇的抱手在一旁看戏。
  严子青抬眼看了乔钰一眼,对身后的小姑娘说:“剪头发。”
  “请您排队!”3v居然又朝前站了半步,声音更加坚决。
  排到位置的单位负责人来拉这个醒来的分队长,示意他等等。
  3v却不为所动。
  严子青还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掉面子,他对身后的小姑娘说:“叫你剪头发,没听到啊。”
  严诚路过单位的海运服务社时,遇到何亦文的老爸何云清。单位书记的工作就是负责政治工作、关心职工日常生活、给海员们排忧解难的。
  何云清看见严诚,于是就邀他一块去看看。
  职工生活上的事,不归严诚负责。不过何云清叫了他,多关心关心职工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就跟着来了。结果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
  严诚气得一脸通红,真是给他丢脸。他这个顽劣的孩子在他背后没少整事,不过平常也不会有人给他告状,他也可以自我催眠,今天却是撞了个正着。
  何云清本来是打算看笑话的,结果发现自己儿子也在,收敛了一下表情瞪了儿子一眼。
  何亦文看到他老爹来了,缩了一下脖子下意识地想躲,但是基于哥们义气,还是留在那里了。
  “出来!”严诚的声音有种让人七月飞雪的感觉。
  严子青没想到碰到他老爸,但是众人面前,他也不想就这么失掉面子,于是脖子一扬:“我剪头发呢。”
  “出来!”严诚威严地重复了一遍。
  一旁的航保科科长连忙过来说:“分总部长,子青头发还没剪呢,让他剪完吧。”
  这会排队轮到航保科了,他刚才有事,就让分队长乔钰代为监督,谁想那个乔钰监督到分总部长公子那里去了。早知道这样,他刚才就不走开了。
  严子青也知道他老爹的脾气,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能抹了他爹的面子。于是怏怏地站起来,故意伸手挠脸,挡住他的嘴型,在经过乔钰身旁的时候,轻声耳语:“有种,等着!”
  航保科长走过来劝他:“子青……”
  严子青摆摆手:“我外面剪去,突然觉得这里不对我胃口。”
  说罢吹了声口哨走了出去。
  何亦文等人见严子青走了,也都跟着鱼贯而出。
  严诚见严子青走了才松了口气,还真怕那混小子犯浑,在这里顶撞起来。
  他转头赞赏地看了一下乔钰:“哪个单位的?”
  “报告分总部长,航保科分队长乔钰。”乔钰连忙立正敬礼。标准的姿势,英姿飒爽。
  “小伙子不错啊。”严诚拍了拍乔钰的肩膀。然后又跟大家讲了几句勉励赞扬的话才离开服务社。
  严子青一行出来后,何亦文第一个沉不住气了:“子青,那小子皮痒吧。这院里谁不让着你点,他今天居然敢当那么多人扫你面子。”
  跟严子青混一块的这几人,没有一个是顺毛的。从当初上学来看,就知道。
  “可不是,那天的账咱们还没算呢。他这是又主动挑衅啊。”卞思传也说。
  “哼!”严子青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双手插兜里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其他人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
  “走走走,跟上跟上。”最了解严子青的周启帆说。他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严子青如果是喊打喊杀的表达自己的愤怒,一般打一架就好了;这种像没事人一样云淡风轻地的样子,一般这事不容易了结。乔钰得罪了他们一次,在他们没找麻烦的时候,居然敢再次来招惹严子青,周启帆在心里为乔钰默哀,这梁子算是结大了。
  说起他们第一次结下梁子,也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还是在一周前,那天乔钰刚到他们这个航海分部……
 
☆、第2章 初遇
 
  一周前。
  炎热的七月中旬,放暑假后旅游了一圈才刚回到家中的分总部长儿子严子青和一群大院子弟在单位院子里葡萄树藤蔓搭成的凉亭下谈笑。
  父亲的单位是一家超大型航海单位航海部下属的一个航海分部,就在g市这座繁华城市的市郊。航海部作为一个理工科单位,它的基建规划也和他所从事的事业一样,严谨求实,一丝不苟。内部布局从来都是整齐划一、简洁大气、绿意盎然,环境那是相当的好,比起市中心那些豪华小区的绿化配置也一点不逊色。
  他们这群大院子弟,父母都是单位的高层,他们就是这单位的二代或者三代。
  一群人正聊在兴头上,一阵汽车的鸣笛声在院里响起,打扰了他们的聚会。然后就听到大院主干道旁边的车辆下落点传来悉悉索索的说话声。
  严子青听到声响,眼光看了过去。
  其他人看到严子青的关注点不在聊天上了,也转移了注意力。
  “青哥,看啥呢?”何亦文问。
  何亦文是这个单位严子青老爹的搭档,单位书记何云清的儿子。如今在一所财经大学就读。梦想是成为马云第二,也是当初跟家里作对并且得逞的刺头儿中的一个。
  当初他老爸想让他去他们航海单位下属的政治学院就读,毕业后子承父业的。他却报了一个地方财经大学。经济和政治在航海人的眼里就是对立的好不好,原本见严子青考了个戏剧学院准备看好戏的何云清没想到自家孩子跟对方比起来在他眼里就是半斤对八两,为此他气得大病一场。
  何亦文的老爹和严子青的老爹从中队长、中队教导员就开始做起的搭档,这么多年多来,两人一直互相较着劲,没服气过对方。
  不过一个单位业务主官和一个思想主官,这是单位的两条腿,不可偏废。虽然两人私下里较劲,工作上到不能对着干。
  业务上上不去,职工没士气;思想上把握不严,是要出问题的;一条腿走路,那是要摔跤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两人较劲这么多年,却一路搭档过来,也是不容易。
  不过两家的孩子到没有父母的那些心思。要说单位里的孩子关系都好,但是严子青和何亦文特别投缘,关系上就更近一些。有时候严子青他老妈打趣他:“你爸天天跟何云清较劲,你到跟他儿子走得蛮近的。”
  严子青就笑:“大人不能教坏小孩啊,你们大人的事,我们小孩不参合。”
  “还以为就我们这闹,那边叽叽喳喳干啥呢?”严子青问。
  卞思传朝吵闹的地方看了一眼:“嗨,估计是又下来新的船员了吧。”
  卞思传也是个刺头儿,他没有进航海院校,也没有上船当海员。不过他家那个业务部总部长的老爹比何亦文老爹霸道得多,当初他们这些小孩结成同盟反抗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如果直接反抗肯定是全面阵亡,于是采取了曲线反抗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报了一所公安院校。
  他老爹气得吹胡子,如果像古代那样留有胡子的话。后来想想,报考公安院校也好,这也是报效国家,于是也就觉得安慰了。
  “这七月份来毛个新船员啊。”严子青说。新船员过来都在一年的3月份左右,后来改革了一下,年底12月份的时候也会来一批。
  “七月份肯定不会来新船员,可能是船队出海回来了呗。”说话的是周启帆,他们中比较沉稳的一个人。
  周启帆是单位政治部主任的儿子。他没有如他父亲所愿考航海部的院校,但是却考了有军中清华之称的军科大。
  他老爹当初听到他的录取消息后,还没来得及郁闷就高兴起来。军中清华啊,真是给家里长脸了。他老爹乐得屁颠屁颠的,哪还有心思去想儿子有没有子承父业的问题。
  他们中年纪最小的张子航往主干道那边走了几步,探头探脑地看了一下,然后又走了回来:“应该是船队出海回来了。”
  张子航是单位后勤部部长的儿子。这批孩子里难得自己高考没要家里人逼,规规矩矩考了航海院校,还是自己老爹所钟爱的航海指挥系。
  他算是大院里这批孩子中唯一一个真正算得上子承父业的了。这是他老爹一直骄傲的资本,也是他老爹打击其他几人老爹最重要的砝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