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高冷队长很呆萌 作者:水墨烟花(下)

字体:[ ]

 
☆、第91章 风暴来临
 
  按照如今的风浪来看,船只不仅没有办法继续进行作业了,而且情况非常紧急。船上领导联络了另一艘船,经过商量船队指挥决定所有船只立即返航,并下令拉响了船上的战斗警报,船上人员各就各位。
  大家都忙碌起来。
  乔钰所在航保部负责监测扔在海里的工作仪器,现在船只要快速返航,仪器自然就得捞起来。
  乔钰本来就晕船,在这样的巨浪中船只不断地颠簸,他早已经吐了好多次了。陈洋劝他下去休息,工作他们做就好了。乔钰却摇了摇头。
  船上已经进入一级警戒状态了,就是船长书记都得坚守岗位,他怎么可能不在岗位呢。而且他还是航保科的分管领导。
  航保科另外一个中队长杨队和海峰队长跟都带着人各司其职在监测各自负责的仪器,乔钰带人负责这一边的仪器,一个萝卜一个坑,根本不可能擅离岗位。
  陈洋CAO作启用设备,严子青和张浩也各就各位,都紧张地忙碌着。
  乔钰又吐得见了胆子才觉得舒服了一点,站在旁边继续观测陈洋启动机器,升起缆绳。缆绳上升了一段后就不再动了。
  陈洋CAO作了几次,都没动。他着急地对一旁的严子青和张浩说:“切换画面,拉近距离,看下怎么回事。”
  一旁的乔钰见出了状况,赶紧上前两步,在陈洋负责的设备上亲自CAO作一番,缆绳确实无法移动了。
  一旁的严子青和张浩也纷纷回答自己目前的状况。
  乔钰检查一遍,觉得大事不好。应该是风浪的缘故,起降缆绳的机器出了故障。机器拉不上来缆绳,就只能人工去拉了。
  缆绳那端系着的仪器上记录的有他们这半个月来辛勤工作的成果,而且那些仪器每一套都价值不菲。
  如果丢失,不仅是船队这几百人二十来天的工作就白费了,还要损失设备资金,加起来可是个天文数字,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工作出现这样的失误;而且如果仪器被外界、甚至他国获取了的话,除了会造成丢失的损失以外,还会泄露国家机密,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
  作为海员特有的职责和骄傲,没有人会允许出现这样的结果。
  乔钰命令张浩去向船长汇报,带着陈洋和严子青去了右后侧甲板。
  风浪比先前又大了许多,海浪咆哮着拍上甲板,然后在甲板上摔得粉碎。这力量拍到人的身上,人是很难承受的。而且缆绳在靠近船舷的位置,去那里拉缆绳,随时有被海浪卷走的可能。
  乔钰观察着当前的形式,面色铁青,一言不发。取下挂在船岛上的安全绳,一段挂在船岛的安全扣上,一端准备系在自己的腰上。
  陈洋这时也拿起了另一条备份安全绳,与乔钰一样,将一段系在船岛上,一端扣在自己的腰上。
  乔钰的安全绳还没有系到腰上,就被严子青夺了过去,顺势就扣在了自己的腰上。
  “你干嘛?!”乔钰铁青着脸对严子青大吼。
  “干你要干的活。”严子青一边扣安全绳,一边说。
  “你疯啦?你有经验吗?”乔钰又吼。综合来说,严子青有的地方比他有经验,但是专业技能上严子青肯定无法与他这个专业人员相提并论。
  一个浪头又打上甲板,震得三人一个趔趄。
  “我有体力。你现在那个样子,还没靠近栏杆,就给打到了。”严子青说完已经系好了安全绳。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
  然后对陈洋说:“我过去拉,你在后面拉着我。”
  “严子青!”乔钰简直是暴喝,“你编外人员,没有责任这样去做!”
  严子青指了指自己肩上的年轻海员职衔:“上了船,我就是海员!”
  “我是领导,服从我的命令!”乔钰揪住严子青大声说。
  “等我把仪器拉起来,你再申请处分我。”严子青说着掰开乔钰的手,“在后面帮我们观察就是了。”
  虽然严子青因为父亲的缘故总说自己不想来航海部,但是作为海员的后代,二十年的耳濡目染,海员的荣誉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刻进了骨血。一旦有所需要,都会按照海员的要求,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况且,他骨子里却是一个把责任、荣誉至上的!
  严子青说完一点一点地松开安全绳,朝栏杆处走去。
  陈洋急忙跟上严子青的步伐,朝栏杆处走去。
  在他们靠近栏杆的时候,张浩和船上的领导赶来了。乔钰正要汇报情况,一个巨浪又劈天盖地地打了过来。严子青和陈洋站的地方形成一道水墙,哪里还看得见人。
  “严子青,陈洋!”
  “严哥、陈哥!”
  乔钰和张浩都失声喊了起来。
  船上领导和赶来的其他海员也呆住了。
  好在浪头过后,大家又能看得清楚些了,船舷处严子青和陈洋正摇摇摆摆的从雨墙中努力站起来。
  “他们没事!”大家不禁喊了起来。
  “快,增加安全绳,去支援他们。留在这里的抓住安全绳,他们把仪器拖上来了,你们就拽绳子,把他们拽回来。”船长连忙下令。
  浪铺天盖地地打了过来,落在最外端的两人身上,两人无数次地摔倒,无数次地爬起,拉住缆绳一点一点地往上拉。
  仓库备用的安全绳又拿来了几条,乔钰连忙抢过一条系在自己的身上,朝严子青他们走去,与他们一起同心协力,将海里的缆绳一点一点的拉起。
  船岛的位置只设计了3个系扣的位置,在风雨的时候,最多之只能够容纳三个人过去。
  后面的人则死死地抓住他们的安全绳,眼睛一眨也不敢眨。
  “你疯了!你来做什么?”严子青见到乔钰过来,朝他大吼。
  “这是我的责任。”乔钰此时精神高度紧张,已经忘记了呕吐,但是精神状态依旧很差,回答的时候早已经没了先前的暴喝的力度。
  “你——”严子青也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把仪器拉上来才是他们的唯一任务。
  浪头一个接一个地打过来,每次浪头打上甲板,船尾的三人都被打得七仰八叉跌倒在甲板上,随之而来的是钻心的疼。但是三人都顾不得疼痛,往往是刚被打倒又相互搀扶着爬起。
  严子青侧眼看了一下身旁的乔钰,没想到他吐得那么厉害,还能冲上一线来,想起他们从认识到现在,真有种岁月如梭的感觉。
  在众人众志成城、齐心协力之下,仪器最终被拉了起来。船岛处的人见了连忙拽着安全绳把他们拉了回来。
  看到人回来了,船上的领导和其他人员也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快,快扶他们进舱,清洗一下。”船长赶忙吩咐,“让炊事班用想办法给烧点姜开水喝。”
  风浪太大,船上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烧水,晃来晃去的,所有高处的物品都被放到了地板上,没来得及放下来的,也都自己被颠簸得滚了下来,摔得七零八落的。
  炊事班接到这个任务可是有些大伤脑筋,最后还是经验丰富的老班长找了之前他们发明的封闭水箱才把水烧出来。
  在船上淡水相当紧张的情况下,船长特批给他们一些淡水洗澡。严子青白着脸笑道:“洗澡的事我们之间解决。”
  船长疼爱地骂道:“你逞什么能啊,这事你怎么解决?”
  严子青笑笑:“昨天下雨我接了不少雨水,已经沉淀好了。”
  船长这才放心下来。
  在码头装的淡水有限,那是大家活命用的物资,严子青当然不可能要来洗澡。
  船还颠簸着,洗澡也不稳。但是跟浑身咸湿的海水味比起来,还是希望赶紧洗澡。陈洋和严子青冲进浴室,很快陈洋的隔间就传来浇水的声音。
  乔钰则在外面不知道磨蹭什么,半天没见到他进去。
  严子青进去放下东西后才想起乔钰准是又别扭了,他又连忙走了出来,果然看到在门外站立不安的乔钰。
  严子青看着乔钰:“你磨蹭什么呢?陈洋在拐角那间,其他的位置都由你挑。”
  拐角那间进去的时候不同步注意是看不见的。听到严子青这个一说,乔钰顿时放下心来,感觉也没那么尴尬了。不过他又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严子青为什么要出来喊自己呢?为什么要特意说陈洋在拐角那间?不过这会冷得发抖,他没有经历去深想,端着洗漱用品就进了浴室。
  这场台风之后,海面上又恢复了宁静。因为到达作业海域,大家都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非常的忙碌。乔钰和常青偶尔见面也只是匆匆打声招呼而已。
  就这样忙碌地又过了个把星期,大家似乎也不太记得吃饭的事了,一是吃不下,二是除了肉还是肉,也没什么可吃的了。这艘船的续航能力不过半个月,如今他们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时间,早就是超负荷航行了。
  然而上天刮风下雨的好像来了劲,在离开码头的第二十一天,船上指挥部又收到一则台风预警通知,第二天下午会有场超强台风经过该海域,总部命令他们做好防范,尽早返航。
  按照既定计划,严子青所在船只的任务将于第二天上午完工,这样算来,只要不出意外,他们就能在台风来临前撤走。
  船上领导觉得既然任务已经到了尾声,而且是完全可能避开台风的,没有道理虎头蛇尾马虎收工。经过对台风和船只本身的抗风能力还有该海域的情况综合起来进行严密的评估,领导们觉得台风级数在船只的抗击能力范围内。于是向上级请示:可以在台风前结束任务,请求继续作业!
  总部批准了他们继续作业的请求。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而且还是祸不单行。
 
☆、第92章 不速之客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他们的任务提前两小时完工,大家都很高兴,一向少言寡语的船长也兴奋地站在前甲板上骂了句粗话:“md,总算完事了。小兔崽子们,可以回去放松放松啰。”
  全船一片欢呼,负责室外作业的则七手八脚的收整仪器入库。
  这时指挥台值班员跌跌撞撞地跑来报告:“船长,船长,发现外国船只。”
  “你说啥?”船长问,显然不太敢相信。
  “那个,发现外国船只。”值班员气喘吁吁地回答,“四,四艘。”
  值班员弯下大拇指,伸出四个指头。
  甲板上的气氛一时凝固。
  船长宽大的手掌一挥:“赶紧的,能马上捞起来的赶紧捞,捞不起来的,固定位置,先行离开再说。”
  船长吩咐完,抬脚就往指挥台跑去。
  一旁的严子青因为手里没活儿,跟着船长跑向指挥台。
  在指挥台的雷达上,严子青果然发现了他国的四艘船只,而且正向己方这条船靠近。
  严子青搞清楚情况,立马回到甲板上,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看样子他们必须得立即撤回舱室,全速前进了。
  下到甲板上,他们舱室和旁边的人都围了过来:“情况怎么样?”
  “四艘武装船堵住了我们的去路。”严子青说,“都别干了,回舱室吧。”
  乔钰本来想问的,见答案已经出来,就不再言语。
  船长见到雷达上反映出来的情况,立即下令停止一切活动,调整航向,朝四艘他国船只驶来的相反方向驶去。同时,船上也响起了战备铃声,全船也进入了一级警戒状态。
  大家都吃了一惊,然后迅速回归自己的岗位。
  如今船只前进的这个方向虽然能避开他国船只,却也让自己这艘船更加远离祖国,更加接近台风来临的方向。
  严子青知道这样有多危险,但是他理解船长的做法。如果他是指挥员,也会下同样的命令。
  因为别无选择。
  他国的四艘护卫船已经封住了己方船只的回归之路。原路返回轻则引发外交纠纷,重则可能擦枪走火,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们和国家愿意看到的,而且他们的任务也不能让人知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