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欺诈婚约 作者:专业围观

字体:[ ]

 
文案
  为赚取巨额医疗费,
  沈放找了份不同寻常的兼职,
  ——与一个男人假结婚。
  他本以为,
  这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利益交换,
  却在相处中慢慢发现,
  真相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傲娇攻vs没心没肺受,1V1,HE,先婚后爱狗血甜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恋爱合约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放,薛焱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为赚取巨额医疗费,救治遭遇意外的母亲和哥哥,沈放找了份不同寻常的兼职——与一个男人假结婚。他本以为,这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利益交换,却在相处中慢慢发现,真相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婚后恋爱的故事,随着主角两人婚后的相处和互动,情节层层推进,两人可追溯至少年时期的种种渊源与最初那场意外的真相也在一点点被揭开……
  文章构思巧妙、悬念迭起,笔触轻松欢快,令人时不时开怀大笑,主角形象丰满生动、惹人喜爱,各路配角也各有特色、萌点十足。而随着真相的不断揭露,主角两人经历误会、吃醋、争执、和好,感情也越发甜蜜真挚,叫人大呼虐狗。
  
  第1章
  
  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发出有节奏的细微闷响。
  随即,一名打扮入时的年轻女性手拿文件夹出现在大厅,语调微扬:“沈放。沈先生在吗?”
  “我在。”沈放从沙发上站起来,上前一步。
  HR姑娘被青年笑容灿烂的英俊面孔闪了一下,矜持地点了下头,原本公事公办的语气却不由得柔和了几分:“请跟我来。”
  “好的,来啦。”顺手将手中的一次性杯子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沈放回身跟上了她。
  穿过曲曲折折的走廊,乘坐直达电梯,两个人来到了十分静谧的办公大楼顶层。
  HR姑娘停下了脚步:“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一直往前走,从挂着第三会议室牌子的大门进去就好。”
  “好的,谢谢。”沈放再次冲她露出明朗的笑。
  这次招聘也真是神秘得很,总裁大人亲自面试也就罢了,居然连他们人力资源部门的都不清楚招的什么职位。然而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位来应聘的小鲜肉实在是太·帅·了!外表文静的HR姑娘内心疯狂地尖叫着,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咱们薛总虽然看上去不好相处,但其实人很好的,你不用紧张,好好表现。期待你能成为我的同事。”
  “谢谢,我也期待着。”沈放依然笑着,手心却悄悄握成了拳。
  薛总。这是到了关底大boss啊。
  其实沈放已经在现在的单位工作了一年多,但因为当初有研究生导师推荐和校友内推的缘故,他的面试和笔试都只不过走了个形式。因此这一次虽然只是兼职,反而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应聘。
  他已经通过了两轮笔试和两轮面试,这次是三面。要说紧张是有一些,更多的是新奇,和势在必得的决心。
  ——哥哥出了车祸昏迷不醒,几度进入ICU,妈妈因此精神出了问题,也跟着住进了医院。肇事司机逃逸,所有的费用都要沈放一力承担,他现在需要钱,很多很多钱。
  这种时候,同事推荐的这份兼职便显得格外雪中送炭。虽然兼职内容颇为奇怪——与豪门薛家的大小姐假结婚,但丰厚的报酬与自由的工作时间,足够使他自动忽视所有的潜在问题。
  沈放保持微笑向前走,脑子却在飞快运转着。起初他以为,这份兼职的性质,就像“租个男友应付家长逼婚”那么简单,可经过刚刚几轮繁琐的面试,他渐渐推翻了这个观点。毕竟,如果应付家长,那么应该是知道这件事是假的的人越少越好,而不是像这样,公然在公司里进行一轮轮笔试面试,直面众面试官的挑剔目光。换而言之,假结婚这件事,恐怕只是用来欺骗外人的。
  从同事给的信息可知,那位找人假结婚的大小姐无疑是薛家人,而从刚刚那位HR姑娘的话来看,此刻会议室里头的面试官也姓薛。虽然不确定这两人是什么关系,但他此刻几乎可以断言,他们是亲戚,而且是比较近的亲戚。
  而这份兼职的真正内容,极有可能是——
  ——喜当爹。
  不过反正是假结婚,沈放到也不在乎。
  思绪间,他已经走到了第三会议室的门口。
  希望里头那位能对自己有个好印象,聘用自己。沈放双手合十,对着会议室的门拜了几拜。
  透过房间的单向磨砂玻璃墙看到这一幕的薛总:“……”
  礼貌地敲了敲门,沈放踏入了这间不大的会议室。
  弧形的会议桌主位上,坐着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男人。他的相貌生得十分英俊,神情冷淡而优雅,气场有些生人勿近,一副禁欲系精英范儿,正是这次的面试官。
  沈放有些意外。
  他以为被HR称为“薛总”的会是个老头儿,最起码也是个中年人,是那位薛家大小姐的爷爷父亲或者叔伯什么的,没料到这么年轻,而且看上去似乎有些面熟。
  不过鉴于平常看谁谁脸熟的脸盲属性,沈放只是稍微愣了下便回过神来,鞠躬:“你好,我是来参加面试的。”
  会议桌后的男人点了下头示意,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坐。”
  沈放看了看,在靠近门的一个座位上坐下。又听到男人说:“自我介绍。”
  真是好冷淡啊,“不好相处”果然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沈放面带微笑说道:“我叫沈放,奔放的放,但我本人其实还是挺传统的。我今年25岁,是XX大学研究生毕业,目前在XX研究所工作,朝九晚五,周末双休,空余时间都能用来做这份兼职……”
  说话的时候,沈放一直看着那个男人的脸,越看越觉得面熟不是错觉,尤其是那股子冷淡倨傲的神态,实在是似曾相识。
  等他无意间看见一旁的印有姓名的桌牌时,脑中突然闪过一段记忆碎片,这人,他可能还真见过。
  ——薛焱,前不久某一期的财经杂志封面人物,杰出青年企业家,据说是豪门薛家下一代的当家人选。当时他还跟买了杂志的女同事开玩笑,说这人一脸冷酷无情怎么能叫火火,明明应该叫冷冷嘛。然后被刚刚单方面宣布薛焱是她新老公的女同事追着打。
  那么自己之前的猜测有一点还是靠谱的,他和那位薛家大小姐的关系真的很近。
  沈放认人不行,但对文字的记忆力倒还不错,如果他没记错,那份报道中曾提到,薛焱有个同父同母的亲妹妹,是薛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孩。
  ……大舅子啊。
  沈放自我介绍的时候,薛焱只是静静地听着,不发一言。待沈放自我介绍完毕,他仍是没有开口,慢条斯理从手边的文件夹里抽出一份资料看。
  沈放眼尖,瞧出那是自己第一轮笔试的答卷。
  “其实,我之前见过你。”见对方久久不说话,沈放主动找了个话题套近乎。
  男人微微抬头,浓密纤长的眼睫像是蝴蝶羽翼忽闪忽闪:“……见过?”
  “嗯嗯。”沈放点头,笑着说,“我在财经杂志上看过你的专访。很厉害啊。”
  听到这,薛焱脸上丝毫没有被赞扬该有的表情,而是重新垂下了目光,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似乎是有些不高兴了。
  沈放不明所以,赶紧双手合十讨好地笑:“对不起,我不打扰了,你继续看。”
  又过了几分钟,薛焱才再次开口,目光却仍落在那份笔试答卷上:“数字鸿沟指的是由于信息化和互联网的影响,人们的信息获取、信息处理……”
  沈放还记得这是一道推理判断选择题,等他念完了,很有信心地说:“这道题选B。”
  薛焱看了他一眼:“设f(x)在[a,b]上连续,且单调递增,证明……”
  这道高数题也难不倒沈放。他从自己随身携带的资料袋里取出笔和纸,将证明过程迅速写了一遍之后,递给薛焱。
  这回薛焱看都没看,便放在了一边,将试卷翻了个面:“偏爱的口味?”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一直提问已经做过的笔试题,但沈放还是微笑着回答:“咸和辣。”
  “口味太重了。”
  “这个我可以改!”沈放忙说,“老板说了算!”
  “比起咸豆腐脑更喜欢……甜豆腐脑?”
  “甜豆腐脑是邪教!我怎么会喜欢?”
  薛焱指指答卷:“这上面你是这么选的。”
  这TM就很尴尬了。
  不是沈放不真诚,他是真心觉得甜豆腐脑是邪教的。然而笔试考卷的题目实在是太多太多……
  他就不懂了,只不过结个婚而已,还是假装的,问些经历口味兴趣爱好之类的问题也就罢了,考个申论和行测也勉强可以理解,但是,这跟高等数学有什么关系?跟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有什么关系?
  琢磨了几秒钟,沈放乖乖说了实话:“时间不够了,其实后面一页选择题是我蒙的。”
  薛焱:“……”
  薛焱将试卷按在会议桌上,往前一推,冷冷地说:“重新答一遍。”
  “哦,好的。”沈放赶紧接过来。糟糕,面试官似乎更不高兴了,怎么破!
  沈放抓紧时间写考卷,薛焱也没有去做别的,就像个再严格不过的监考老师,一言不发盯着他。
  半个小时之后,沈放交了卷,为了扭转自己已经造成的坏印象,主动说道:“这回保证都是认真填写的了,请继续吧。”
  薛焱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把答卷一放,改问了新的问题:“你的优势?”
  尽管没什么面试经验,沈放来之前还是看了不少攻略的,在他的理解中,这大约是到了合理吹牛皮的步骤。
  而且,由于自己前面表现实在不算好,薛·大舅子·焱看上去对他很不满意,这很可能也是他唯一逆转形势的机会。
  于是他放松了一下身体,微笑着说:“在校期间,我曾多次被评为优秀学生干部,通过了英语四六级、日语N1考试,曾代表学校参加ACM竞赛并……”
  薛焱直接打断了他,毫不客气说道:“证书你的简历附件里都有。如果只是照本宣科,就不必再说了。”
  看来,此路不通。
  沈放心里一沉,换了个姿势:“我性格开朗脾气好,会做饭,会修电脑,跆拳道黑带……雇用了我不仅会多一个温柔体贴的老公,还等于多了一个厨师,一个保镖,一举多得棒不棒?”
  那自夸起来真是毫不脸红。
  但是薛焱显然不吃这一套,冷冷地反问:“薛家会缺厨师和保镖?”
  沈放瞧着这位薛总高贵冷艳、拒人千里的态度,估摸着无缘做薛家女婿,索性笑起来,说道:“好吧好吧。那,长得帅,身材好,腰细腿长JJ大,肤白貌美气质佳,就算只是做花瓶,也是个好看的摆设。这个算不算优势?”
  这话说得其实非常轻佻,沈放心里猜测,多半会惹怒眼前这位看上去就一本正经的高岭之花。
  然而反应一直又快又冷酷的薛总却卡住了,瞪着他,半天才说:“……肤浅。”
  沈放:“那我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优势了。”
  薛焱轻轻咳了一声,将桌上散落的文件收进资料袋:“行了,面试就到这。回去等通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