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对手变队友[娱乐圈] 作者:阮风轻

字体:[ ]

 
文案:
这个世界上,最意外的事情是什么?
 
对于陆致远来说,既不是颁奖典礼上惜败任远洋;
也不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十载之后的重生;
而是曾经的对手任远洋一夕之间变成了队友,某一天,敲响了他的门,说:“陆致远,我喜欢你。”
 
前世擦肩而过的遗憾,终将化作今生的荡气回肠。
 
学霸励志腹黑受X中二别扭天才攻的娱乐圈奋斗之旅
 
避雷:攻读书少,偶尔爆粗口,还有一丢丢公主病~~~~(>_<)~~~~ 
受是个戏疯子,平时很温和,一演起来就疯~\(≧▽≦)/~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致远任远洋 ┃ 配角:辛天崔涵陆以谦 ┃ 其它:
 
==================
 
  ☆、 01 重生
 
      “陆致远,你要是出了这个家门,陆家就没你这个人!”穿着厚大衣的老爷子,眼眶泛红,一把胡子气得一抖一抖的。
  陆致远扭过头来,垂下眸子,雪光把他的侧脸映出一片阴影,曾经的乖乖好学生,现在却是倔强得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对不起,爷爷。我是真的想演戏。”他轻声说完,义无反顾地提着行李,踏入了雪地里,印出一脚深一脚浅的脚印。
  这小子,平时不显山露水,怎么就突然倔起来——倔得跟头牛一样!
  身后的老爷子气得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粗糙的声音如同炮仗一般:“陆小崽子,你给我回来!要去演戏,那也得是高考之后的事儿!”
  可惜,陆致远并没有听。
  他义无反顾地踏进了雪地里,卷入了娱乐圈的漩涡中。
  十年了,曾经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乖乖好学生陆致远,在这圈子里爬摸滚打,不知经历了多少起起伏伏。好在,他运气不算差,长得也好,又得贵人相助,才在这老爷子口中的“腌臜”之地,慢慢混出点成绩来。
  而从小把他养大的老爷子,大约也真是寒了心,哪怕是他成名之后,也一直没有联系过。只是从旁人口中听说,后来,怒其不争的老爷子被他气得一病不起,驾鹤西去。
  陆致远再次垂下眼眸,抿紧了薄薄的嘴唇。
  ——后悔吗?
  大约是有一点吧。
  如果不是他当初年轻气盛,闹着要去娱乐圈,缓和一阵子,参加高考,考个漂亮的成绩,可能后来,老爷子也不会去的那么孤独。
  可是也不是全然后悔。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执拗地走这条路,矫情点儿说,他爱表演,至死不渝。
  陆致远看着面前的灯火通明,觥筹交错,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十年了,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追梦少年,而是这颁奖典礼上西装革履,有望成为影帝的候选人。
  他望向舞台,台上,主持人捏着手中的卡片,满面笑容地宣布:“下面,我们要公布的是最佳影帝获奖名单,候选者有:陆致远……”
  紧跟着,他看见自己放大的脸,出现在大荧幕上,神色紧张地说:“海子,我不是间谍!我保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有小幅度的摆动,更加引起了另一人的怀疑:“你确定?及时自首,还是革命的好同志!”
  “我……我!”他笨嘴拙舌地试图辩解,却终于被“砰”的一枪击中了后脑勺,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底下响起一片如潮的掌声,播放完他的片段,镜头迅速被切走,又是另一个人的片段——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本年度影帝的最大竞争者,对头公司的王牌,任远洋。
  “双远”经常被拿在一起比较,可是就连陆致远都不得不承认,他生得一副好相貌,轮廓深邃,望向人的时候,就好像拥有了一整片的星光。
  可是就是这么个人,在屏幕里却不惜扮丑,梳着一个油光滑亮的大背头,一副小混混的样子,抹了抹头,自以为很帅的样子,痞痞地装腔作势:“侬好伐?交个朋友,侬好吾好大家好!”
  对面的大姐头一个爆栗子就敲了过来:“好你个大头鬼!”
  底下的观众笑起来,一片轻松的气氛。可是陆致远坐在那儿,却有点沉甸甸的。
  任远洋这部戏,扮丑有,还专门去学了方言,怎么看,怎么就合评委会的口味。
  旁边的经纪人见他神情,有些担心:“远洋,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陆致远笑笑,摇了摇头,说:“等到颁奖典礼之后吧,现在离场,像什么样子。”
  经纪人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欲言又止,终于没有说什么,把目光投向舞台上,台上,盛装出现的女主持人,声音高昂地宣布:“这次影帝的获奖者是——任远洋!恭喜任远洋!有请任远洋上台!”
  陆致远只觉得脑海中“轰”地一声,就像是十年前那片大雪,压得他心头喘不过气来。
  任远洋。
  获奖的是他的对手任远洋,而不是他。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走马灯似的闪过这些年的记忆碎片辛苦,叛逆,失望,沮丧,汗水,这吃过的粗糙盒饭,演过的龙套角色……
  那些曾经的努力,都是白费!功败垂成,莫过于此!
  他只觉得脑海一沉,眼睛骤然瞪大那些曾经受过的苦痛,那些满腔愤懑的不甘,在这一刻像是走马灯一样在眼前回放,他的脑袋有种被重物击中一般的疼痛,终于忍不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他太累了。
  他忙着和世人抗争,忙着努力演戏,忙着所有和有关演戏的一切,可是幸运之神,终究没有垂青于他,哪怕在他死的那一刻,也没有让他得偿所愿。
  ——谁会记得失败者陆致远呢?他不过是颁奖台旁的一个陪跑,他不过是影帝光辉生涯中的一个配角,纵使他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挣脱这平庸的宿命,却终于还是失败了。
  陆致远死了,死的时候,眼角慢慢渗出一滴不甘心的泪。
  ——若能有重来的机会,他少走弯路,少走岔路,说不定,今天站在奖台上的,就会是他……
  强烈的念头在脑海中盘旋,一片混沌之中,他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叹息:“痴儿!再给你一次机会罢!”
  话音落下陆致远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慢慢漂浮起来,飘向云层,越飞越高……
  ※
  “致远?致远?”颤颤巍巍的声音传来,陆致远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因为这分明是老爷子的声音,难道是他过劳死到了阴间,身世太过凄惨,所以阎王爷给了这么个见亲人的机会?
  ——这也太扯了。
  陆致远自嘲了一声,费力地张开眼,却被来人按了下去。
  “你先休息会儿!”熟悉的苍老声音颤抖地说,“致远,我想过了,你们年轻人长大了,要做什么,我也不拦你,但是你得先去把高考考了,上个大学——我们陆家好歹也算个书香人家,不能出个连大学都没读过的‘明星’!”
  陆致远一愣,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梦里——而且是想都不敢想的美梦。
  一直以来,他当着乖乖好学生,憧憬去演戏的想法只要提一提,家里人都会嗤之以鼻。可是现在,老爷子居然跟他说,只要高考了,他就可以去演戏?
  他挣扎着坐起来,掐了掐自己,发现不是在做梦。那么是……他回到了十年之前?!
  陆致远演过不少穿梭时空的电影电视剧,对这事有些概念,有些犹豫地说:“您……是说真的?”
  “倔娃子,我还骗你不成!”老爷子冷哼一声,又恢复了平时古板的模样,“休息好了就赶紧去复习一下,趁着你的底子,还能勉强考个大学!”
  “好,我听爷爷的!”陆致远笑了,那是他多年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
  望着陆老爷子佯装生气的背影,一个劲儿地笑,就跟笑容不要钱似的。他还有机会后悔,还有机会和老爷子相处,这种感觉,真好。
  其实,陆老爷子就是陆致远的爷爷。之所以称“老爷子”,倒也有几分亲昵的成分在。
  他父母去得早,分支的几个叔叔婶子也各有各的家庭,倒是陆老爷子死了老伴儿,孑然一身,心疼这个没人疼的孙子,自个儿带了起来。
  一个大老爷们儿,又是知识分子,没什么哄孩子的娱乐手段,就天天就带着陆致远读书——刚开始是三字经啊四大名著之类的,后来就读诸子百家,国学经典,简直是罕见的苦逼童年。
  还好,陆致远也算是有陆家基因的,也不觉得枯燥,日常的消遣就是趴在书堆里读书。等到上学的时候别的小孩子喊苦喊累,他倒还觉得奇怪——那读书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跟喝水吃饭一般吗?
  要是这样,倒也就罢了,陆致远拥有一眼就可以望到底的平顺人生,乖乖读好书,乖乖升学,成为象牙塔中的学霸,平常人眼中的怪胎,一辈子写着常人看不懂的文章,生活平淡却也富足,最终变成一个陆老爷子一般的,受人尊敬的老教授。
  可是事情,偏偏有了转折。
  陆致远初中的时候,第一次打开了电视机。
  这一次,他望见了与书中不同的情景。
  他开始知道,有一种职业,叫做“演员”,仅仅是方寸大的屏幕,就足以让他们演尽喜怒哀乐。
  和所有的小孩一样,陆致远开始憧憬自己梦想中的职业,开始设想……如果我是个演员的话,会怎么样呢?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是有规划的人。半大的孩子,开始啃《演员的自我修养》,开始偷偷摸摸地用影碟机放电影反复倒带观摩,开始四处留意有没有招募演员的信息,能够一展拳脚。
  等到陆老爷子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懵懂的少年,用了三年的时间准备,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全国性海选的消息,那些之前没有过的叛逆激情,在这个瞬间迸发出来,势不可挡,毁天灭地。
  年少轻狂,总觉得自己可以征服一切。总觉得三年的准备,足够让自己一飞冲天。
  只可惜,世事艰难,没有亲情,也没有学历,只有满腔热情的时候,生活第一次露出了狰狞的面貌。
  陆致远还记得有一个冬天的时候,他们拍室外戏,穿的夏装,冻伤了脚趾头,钻心得疼,寒风呼啸,吃着粗糙如沙砾的饭,感觉几乎要死掉。可那是他选的路,他只能咬咬牙往前走,一往无前。
  人,总是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只可惜这个道理,他到好多年后才明白。
  不过还好,现在重来,还不算太迟。
  他望着镜中的自己,少年的眉眼温柔,是尚未经受过风霜的模样。
  十年一觉,他终于,回来了。
  
 
  ☆、 02 入圈
 
      “爷爷,我同意了,高考之后,我再去演戏。”陆致远望着书房里沉默的背影,温声道。
  时间定格。
  陆老爷子猛地扭过头来,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讲真?”
  陆致远满脸笑意地看着他,曾经走南闯北的陆老爷子,不知何时,头上已有了华发。他心中一酸,缓缓地说:“是的,爷爷……我知道是非了,是我太冲动了,最起码,也得考上个大学,再去演戏。”
  “算你小子识相!”陆老爷子反应过来,心中的郁结之气,总算是消散了些许,“好好复习,要是个野鸡大学你爷爷我可不认!要是考上了重点大学,爷爷我请个人来给你保驾护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