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坏了怀了 作者:娜小在(下)

字体:[ ]

 
    第61章
    
    高煜跟着杨一帆坐车去了一家私人会所,走进一间房间,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头发有些许花白的老爷子,正背对着他坐在一张大圆沙发上抽雪茄。
    “老爷。”杨一帆轻声的唤了声。
    沈岳松听到声音,扭头,再看到高煜的时候,眼睛立刻亮了,赶忙站起身,把手里的雪茄往茶几上一撂,就朝这边走过来。
    看得出沈岳松很是激动,声音都有些颤了:“哦,这就是……那孩子?像,真的是很像啊……”他努力让自己冷静,停下脚步站在高煜面前,定了定神看着他问:“孩子……你都知道了吧?”说完又关心道:“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高煜给沈岳松老爷子的第一印象就是冷淡,但这让他更加确信他就是自己的孙子,因为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的人。这个孙子简直是和他爸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高大帅气还英俊不凡。
    高煜则对眼前有些激动的老人第一印象是亲和,慈眉善目的,很令他心里一阵暖。
    但他还是努力保持着平稳:“对不起老人家,我想您,应该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他平静的看着沈岳松叙述着。
    沈岳松一愣,随即皱眉看向杨一帆,又看向眼前的高煜,神色复杂,但很快就面上平静下来,笑了笑:“孩子,第一次见面,咱们先不谈这个……来,跟爷爷坐下,让爷爷好好看看你。”
    高煜很有礼貌的拒绝了他,并面无表情的申明:“我此次来就是想弄清楚一些事情。”
    沈岳松看着高煜,眼里有些被高煜冷淡的态度刺痛了,他稳了稳情绪:“好,你想知道什么,爷爷都告诉你。”
    “沈老先生,首先请您不要乱认孙子,谢谢。”
    这话叫沈岳松一惊,他没想到高煜会这么不给他面子,一张脸上立时满含苦涩和尴尬,稳了稳情绪,平静下来。
    “你瞧你这孩子……”说着欲言又止,也许太多的话话真的都不能很自然的说出口来,最后只得叹息一声:“好,那……你有什么叫问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想问的,不过,我就是对于您认孙子这件事感到很不愉快,我可以非常肯定告诉您,我不是您的孙子,所以,我想请您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高煜说的很郑重严肃。
    而这话叫沈岳松老爷子除了惊讶之外,继而是弥漫开来的难过和无措。
    他皱着眉问:“孩子……你,不相信我是你爷爷?”
    “你还是叫我高煜吧。”高煜顿了顿:“我不是不相信,而是非常不相信,因为,您肯定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可医院的DNA证明……”沈岳松老爷子尽量让自己冷静:“这可是错不了的啊,当时小杨就是取了你的一根头发拿去做了检查……化验单就在这里呢,爷爷可以拿给你看…”
    高煜看了他一眼,老爷子神情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悲伤,但他还是冷静道:“是那又怎样?别忘了,DNA也可以造假的。”又说:“杨先生告诉我,周洛的母亲是在我母亲怀着我的时候离开的,按理说即使她以后嫁人,那她的孩子一定会比我小,可为什么周洛却比我大?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你们所说的这些全部都是假的!”
    沈岳松惊了一下,他稳了稳情绪,略微讶异的问:“资料,你没有看?”
    “我为什么要看?那都是假的!”高煜突然情绪有些急了。
    沈岳松眨了眨眼,极力控制在心中的酸涩,他点了点头:“好,爷爷知道了,你是不愿意认我这个老人家,才故意找了个根本不是借口的事情来否认这个事实。”
    “沈老先生,不管您有什么本事,也不管你究竟调查了多少相关人士,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母亲不是那种随便插足别人感情的人,也不是那种用卑劣手段去破坏人家感情的人。要不然,她也不会……”说到这里,高煜终于情绪全都慢慢表露出来,他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冷静,可发颤的声音以及身体还是出卖了他:“即使您再了解,可您有我了解我母亲吗,我可是和她生活了十几年。她,一直都很痛恨那种人的。”
    说到这,高煜的脑子里又一开始一遍遍的回忆起自己母亲自杀时候的那些天的样子,她那时候很痛苦,那时候的承受不住,就足以证明,她不是那种人,不是。
    沈岳松望着高煜,除了无奈之外,接着是心中升起来的心疼和歉意。
    心疼这个孩子,也对不起这个孩子,同时也对不起他死去的母亲。
    “孩子,是的,你母亲没有那么不堪……”
    “她本来就没有!”高煜不可抑制的怒起来,瞪着眼睛:“她很好,真的很好。”
    沈岳松顿了顿,脸色复杂,缓缓长舒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好,我们不谈你母亲……”又长吁一口气:“我现在跟你谈谈关于你说的那个姓周的孩子的身世。”
    听到这句话,高煜神色紧绷起来,周洛的身世?周洛能有什么身世……他尽量让自己语气正常:“好,我倒要听听,您都还查了些什么。”
    沈岳松看着高煜说:“孩子,那个叫周洛的孩子不是潘凤丹的亲生儿子,当年潘凤丹离开高泉州并没有嫁人,她去投奔了一个很要好的同性朋友,她好朋友一直生不出儿子,无奈之下就抱养了一个,也就是那个叫周洛的孩子,而潘凤丹因为一时半会没找到工作就负责当起保姆全职照顾那个孩子。可在那个孩子三岁的时候,潘凤丹的那位朋友居然意外怀孕了,并且生下了一名男孩,也就是说加上那个孩子,他们家里就有四个孩子了,于是一家人商量着要把周洛送走,下家都找好了,可因为潘凤丹对那孩子有了深厚感情,她挺舍不得孩子被送走的,于是就领养了那个孩子,名字呢依旧还是叫周洛。”说到这,深呼一口气:“而关于周洛的亲生父母,我派人去查了,但至今没有查出来,只知道当年他是几个月大的时候被人贩子偷出来卖掉的,至于从老家是哪里,父母多大,有没有兄弟姐妹什么的,因时间太久,也因是在二十多年前那种各方面都不发达的时代,想再追查下去,很难,可以说无从下手,唯一可以确认的是那孩子的确不是潘凤丹的亲生儿子,这也是潘凤丹亲口证明的。”
    这样一番话叫高煜惊了,周洛是孤儿?周洛真的……不是潘凤丹的亲儿子?他是被人贩子……拐卖……
    高煜一下子鼻子有些发酸,比他自己的事情还要难过,他嗤笑:“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以为这是晚八档电视剧呢,这么狗血?又这么可笑!”
    “有周洛和潘凤丹的DNA证明,以及潘凤丹亲口认证。”沈岳松皱着眉头。
    呵呵,高煜冷笑:“我拜托你别仗着你有几个臭钱就来破坏别人平静的生活,好吗?即使你再有钱有势,可你也没有资格去调查人家是身世!”
    沈岳松被这话说的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他眉头更加紧皱:“孩子,我只是想通过一些证明来说服你跟我回家。”
    “什么?”高煜看着他,一脸的无法理解:“跟你回家?就因为你要通过一些所谓的医学,所谓的证人,你这样硬生生破坏别人原本平静的生活,你觉得这样对他们公平吗?你又有没有想过,我……也许根本就不想做你沈家的子孙。”
    “孩子……爷爷没恶意的……只不过,想带你回家。”
    “如果你的儿子沈世杰没有患癌症,你会不会想起来找我这个人?”高煜怒不可遏的质问他:“还有,你说你带我回家,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过去的几年里你干什么去了?你不是厉害着吗?你不是有名的大鳄吗?那时候你干嘛去了啊?怎么想起来现在来找我?”
    一连串的质问让沈岳松无从回答,他露出很痛苦的笑容:“孩子,那是因为爷爷以前不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啊,是今年你爸爸住院期间,他的一位老同学拿来一本A大的学校刊物,上面有你的照片,当时那位老同学开玩笑说你很像世杰年轻的时候,无论是外貌还是才干,你爸爸看了你的照片,也觉得你和他年轻时长的很像,就随口让他那位老同学查了一下你的父母,当知道你母亲是李安萍的时候,他就对你的所谓的生父产生了怀疑……再后来,他身体越来越差,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因为他笃定你是他的骨肉,所以就动了要调查的念头……爷爷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高煜突然爆发了:“你们这群人真是可笑至极,我现在不想听你们这老一辈人错综复杂的狗屁关系……只求你,放过我,更放过周洛……”说完就要走。
    却被沈岳松拉住:“孩子,爷爷过去真的不知道你的存在,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不会让你吃这么多苦的。”
    高煜哼笑:“说的比唱的还好听,那不好意思,我在这很抱歉的告诉你,我姓高……即使高泉州……”说到这顿住,深呼一口气:“你只要记住,我现在不想有任何什么……亲人,我唯一的亲人就是我母亲,她已经死了……”说着甩开沈岳松的手:“老人家我念在你是老人,麻烦你以后别再来找我,否则……即使你是老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说完转身欲走。
    要走的一瞬间,目光冷冷的扫过一直站在身后的杨一帆,随即又收回目光,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沈岳松一下子就承受不住了,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还是杨一帆及时扶住他:“老爷子,老爷子……您没事吧?”说着忙扶着沈岳松坐到了沙发上。
    沈岳松瘫坐在那儿,一直深呼吸,他一下子颓了,有点儿被打击到了,仿佛又老了几岁,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这个孩子居然这么倔强……
    而出了会所的高煜,脑子里乱哄哄的,从来没有这么混乱过,他极力控制住眼睛里的酸涩,可突然又想放声大哭。
    他想到再过去的几年里,他给周洛带来的种种伤害,以前的那些戾气不过就是不想承认对他的爱。因为那时候他认为是周洛的母亲害得他没了家,他把那份恨,那份怨,全都强加在周洛身上。
    可如今,所有的事情并不是自己看到的那样,所有的人并不是自己认为的那样。
    他本来计划着,就这么努力的忘掉以前的不愉快,和周洛就这么简单的过下去,等他毕业,等他赚钱,买一套房子,和周洛多生几个孩子,他们俩就这么带着孩子过安稳平静的生活。
    可现在呢,因为高泉州和潘凤丹的出现已经让他感到不安,如今沈岳松又出现,扯出一套什么私生子以及被拐卖的事情,硬生生将这一切,他所计划的一切都彻底搅乱了,搅的他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乱了,真的是太乱了……
    高煜现在脑子里唯一清醒的是,周洛不能受到伤害,决不能让沈岳松见周洛,也决不能让高泉州他们跟周洛有任何来往。
    他要保护他,他要把他牢牢的锁在自己身边,好好的补偿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