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只是帮我室友洗了个澡+番外 作者:砂糖暮

字体:[ ]

 
文案
其实我只是帮我室友洗了个澡,然后我们结婚了。
 
 
01
 
我叫叶离,就在十分钟前,我帮我室友洗了个澡。
 
一时失手,泡沫流了一屋,泛滥成河。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我隐约听见楼下有人扬言明天要开机甲来揍我。
 
而那时,我正看着洗完澡后惊为天人貌美如花的室友发呆。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等我和他各自穿上衣服,纯洁地各爬各窝睡觉时,我的光脑收到了一条通知。
 
那是一条联邦政府发来的贺电,恭喜我结婚了。
 
单了十八年,身为一个刚刚到适婚年龄的正直好少年,我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在哪里和谁登过记。
 
然后我一脸懵逼地戳开了电子档。
 
上面的照片,左边是我,右边是刚刚才与我坦诚相见的室友。
 
“据说我们结婚了,你知道吗?”
 
“同居”一个月,至今未开口说一个字的面瘫答道:“嗯。”
 
他真冷静,我想。
 
也许我也该冷静地睡一觉,睡一觉起来就会发现他们搞错人了,我和面瘫还是纯洁的室友关系。
 
于是我翻了个身,安然入睡。
 
不到半分钟,夜色下,一个人溜进了我的被子里。
 
身旁的体温有点低,冻得我一颤,紧接着就被抱了个满怀。
 
“你干什么?”
 
我记得这好像是我的床没错。
 
“睡觉。”
 
真神奇,他居然又说话了!
 
原来他不是傻的。
 
……这好像不是重点。
 
为什么你睡觉要抱着我?
 
“我可以选择去隔壁床睡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们结婚了。”
 
他说得好有道理,可我选择狗带。
 
02
 
室友和我一个班,机甲实战系。
 
说白了就是一个不用带脑子就能上战场群殴的专业。
 
昨天之前室友从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所以至今我都不知道他叫啥。
 
记得我们相识是在开学的第三天。
 
 
宇宙航班延期,我报道晚了三天。班里塞满了身高各异体型各异的汉子,就是没有妹子。
 
我的母星是个没落的小星球,资源不足,环境污染(都是自家人作出来的),导致我从小都活在垃圾场里。
 
我妈至今不相信我能考上这所全网闻名的学校,出发前一天连一块联邦币都没给我准备。
 
好在我一直活得很顽强,成功地避免了成为宇宙辣鸡的命运,站在了这里。
 
教室的前三排和后三排都塞满了人,隐约可见已经成了几个小团体。
 
没权没势没钱,三无户口的我淡定地走向了中间。
 
中间有三排莫名成了真空,坐下时,我发现了周围的人都用怜爱的目光看着我。
 
十分钟后,我的室友落座了,我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
 
那天的他,穿着被评为全宇宙最好看的校服,蓬头垢面,顶着起码三个月没洗的脸出现了。
 
麻麻才对我说过,宇宙这么大,出去见识一下物种的多样性也是极好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洗澡会死”星人。
 
好吧,其实这是我胡诌的。
 
这家伙没被一屋子的人丢出去真是个奇迹。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没人想揍他,而是想揍他的都被打进了医务室。
 
 
同为小行星里出的穷苦贫民,我一瞬间就对未来的室友起了同情心。
 
生活在水资源匮乏到极致的星球真可怜,全班都嫌弃他,但我一定要对他好一点。
 
03
 
“嗨,你好。”
 
高冷的室友目不斜视,直愣愣地盯着屏幕。
 
我觉得他一定是害羞了,才无法直视我。
 
“我们真有缘,整整三排就只有我们俩。作为长期的同桌,就请多指教啦。”
 
虽然我也知道自己说的全是废话,但就是耐不住寂寞地想跟他搭话。
 
他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见,敲了两下笔。
 
种族障碍加上自闭,真不知道他这三天是怎么熬过来的,怜爱一分钟。
 
作为中间三排的长期战友,我下定决心要和他打好关系。
 
但无论我怎么谈天说地,从母星的气候特产说到讲师非常危险的发际线,他都一动不动。
 
说得口干舌燥,我想休息下,掏出了纸笔。
 
别误会,像我这样除了基本字母啥都不认识的文盲,是肯定不会学着前面三排的优等生记笔记的。
 
很快两架机甲跃然纸上,线条凛冽,机型流畅,非常完美。
 
我天生和机甲制造系无缘,但画Q版机甲算是手到擒来。
 
每期的最新机甲图鉴都是我的心头肉,别人给碰一下,我都要心疼上老半天。
 
没办法,母星穷得吃土。
 
用我们母星的话讲就是国民GDP上不去,族人的生活水平都贡献给恩格尔系数了。
 
放飞得尽兴,一只手却猝不及防伸了过来。
 
室友侧眼看着我,我莫名有点方,不知道他是怎么顶着几个月没洗的脸散发威压的。
 
老实说,我差点以为他要打我,让我这种混日子的差生滚回老家多读几年书再来。
 
见我整个人都被下了僵直Buff,他挑起乱糟糟的刘海下的眉头,在我纸上写了三个字。
 
——画错了。
 
我仔细一看,果真有个细节记错了。
 
改掉Bug,我又陆陆续续画了几个形态各异的机甲。
 
同为机甲发烧友,室友轻而易举指出了几个小问题。
 
受到他对我的支持和鼓舞,我干脆多画错一点,和他玩起了“大家来找茬”。
 
本以为他和前后几排的优等生是一个路数的,没想到他也这么会玩儿,我更欣赏他了!
 
经过一整天课默契的玩耍,我收获了遥在他乡的第一份友谊。
 
虽然和我玩耍的人除了给我的错误画叉之外没有任何要理我的意思。
 
04
 
不知道是我们太嚣张,还是讲师的镜片太犀利。
 
临近下课时我们狼狈为女干的事被发现了,双双被赶出教室。
 
“真不好意思,没想到会连累到你。”
 
如果不是没一起玩找茬,他一定还在好好听课。
 
我不禁有点愧疚,麻麻让我好好读书天天向上,结果我就是这样带坏别人家孩子的。
 
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室友淡定地顶着水桶,和我一起被体罚。
 
联邦教育法老早规定了不准体罚,我们军校却是例外中的例外。
 
这样的区别待遇还算轻的,毕竟我们连生死权都无法左右。
 
趁着还有机会浪,一定要浪个痛快。
 
室友不说话,我反倒很惶恐,害怕他因为被罚了一时想不开。
 
据说自闭的人内心都很脆弱,需要温柔的呵护。
 
此情此景,除了我没谁能安慰他了。
 
“那个,你想想,读书也就这两年了事儿了吧?偶尔被罚也是青春的体验啊,其他四十几个人都没有过这种经历呢……”
 
我试图用歪理唤醒面瘫对世界的爱与和平,但很显然我又失败了。
 
再度说得口干舌燥,我猫着腰叹气。
 
上学第一堂课就被体罚,我真给自家人争气,这个记录肯定是属于我的。
 
我很想静静地思考着人生,却忍不住在原地溜步。
 
让多动症站墙角,这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刑法没有之一!
 
“啊!”
 
分神的结果就是我连人带桶被甩了出去。
 
准确来说,是桶快倒了我去抓的时候扑进了面瘫同桌的怀里。
 
他以一种人类无法想象的速度拯救了我岌岌可危的水桶,并且环住了我。
 
被怀中抱汉杀的那一瞬间,我只有一个念头——啊,这果然是三个月以上没洗澡的人会有的味道啊。
 
05
 
双手提着行李去宿舍时,我看见有两个人在墙角堵着我室友说话。
 
以我听墙角时收集到的情报显示,他们一个是XXXX星名义上的五皇子,另一个是XXX星皇族的后裔。
 
说白了就是两个在家里找不到安全感的私生子。
 
只敢欺负我们末等星球的人,我坚信这种傻`逼是不会有未来的。
 
走近了,我才听清那个XXXX星的五皇子正在抱怨自己和我未来的室友同一个寝室。
 
对话内容大概是:“混蛋你再不洗澡,我们就联手把你宰了丢黑洞里喂虫子!”
 
不行,这太暴力了。
 
我真的觉得他们能干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
 
于是我大脑一热,脱口而出:“我跟你换寝室!”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如果我没及时赶到,那两位仁兄就会被我室友像拎虫子一样甩出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