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可描述的脑洞之一 作者:烟猫与酒

字体:[ ]

 
    文案:高基街上一对儿小老板的故事,非常轻松,平淡温馨。
    内容是正文+一个小小的脑洞,如果有番外会更在微博上,新浪微博@烟猫与酒,有一些短篇和脑洞,欢迎小宝贝儿们来围观。
    这是我第一个完结的故事,下一个坑已经准备开铲,非常感谢从第一章开始就一直鼓励陪伴我的读者们,有你们我才快乐地写下去,大佬向你们比心。
    集体摸摸胸。
 
 
 
 
    一
 
    傍晚六点半,太阳虽然还死皮赖脸地扒在天上强行发光发热,好歹燥气下去了一半儿,逛街散步的人三三两两多了起来。
    
    梁固拎着俩塑料袋晃进高基街,离着八百米就看见自家店门口稀稀拉拉围着一圈儿人,包围圈中间两个目标人物跟俩斗鸡似的,你一句我一句谁都不让步,吵到情绪上了还得互相掐一把拧一下。
    隔壁羊汤店的刘哥乐呵呵地蹲在路边台阶上看热闹,捧着一大碗面条吸溜得津津有味。梁固摸出烟盒,在刘哥旁边蹲下来,俩人叼着烟闲聊。
    “刘哥今儿吃面条啊。他俩又吵什么呢?”
    “嗨,哪回不是嘴皮子上的事儿,光子就嘴贱。黄三儿今天拍了小陆屁股一巴掌,光子跟小陆把黄三儿骂一顿,人黄三儿笑呵呵地走了,结果这俩小娘们儿骂起来了。光子说小陆娘们儿似的,活该被摸屁股,今天占便宜明天就该被摁床上去了。小陆可不得跟他吵么。”
    周围几个爷们儿接着刘哥的话茬都笑起来,嘴里不干不净爆起了荤腔。
    梁固歪歪嘴角跟着笑了一下,嘴里的烟快燎到了烟屁股,梁固的眼睛在烟雾中微微眯起来,眼神牢牢锁定了正吵得脸红脖子粗的陆迪的屁股。
    也不知道是不是梁固的眼神太有实质力,陆迪突然晃晃脑袋往这边看一眼,梁固的目光还没跟他对上,陆迪就在众目睽睽下倒在了地上。
    “你个娘们儿吵架都不行……”
    光子看着突然倒地的陆迪,刚骂了一句紧跟着也两眼一翻歪着身子躺地上去了。
    “……”
    刚从台球室出来看两眼热闹的红姐吓得烟都掉地上了:“哎哟这他妈还有吵架吵死的?”
    
    梁固直接把陆迪从诊所带回了家。
    光子早就被黄三扛走了,梁固把店里交代给伙计,带两个熟菜回诊所给非法营业的林大夫下酒,一起凑合了晚饭,顺便等陆迪醒过来。
    林大夫对于两个人烈日下持续吵架八小时导致中暑昏迷这种事,笑得不能自已。陆迪也觉得荒唐,正常人谁能干出这事儿来。不过想到他们今天吵架的原因,那一点点的心疼直接被内心暗搓搓的欲望给吞噬了。梁固面不改色的跟林大夫聊天扯皮,把嘴里的猪头肉当成陆迪,使暗劲儿搓着牙花子嚼。陆迪挂完点滴晕乎乎的醒过来已经过去两个钟了,梁固拦个车把陆迪塞进去报了自家地址。
    
    直到坐在梁固床上,陆迪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梁固给他倒了杯水,他捧着喝了两口,正要张嘴,梁固皱着眉头先他一步出了声:“一身汗味,先洗个澡?”
    陆迪的逻辑被“一身汗味”给打断了,晒得跟焖虾似的脸腾地一下又红了一层,五迷三道的就被梁固推进了浴室。
    梁固点了根烟闷上两大口,低头在心里安抚自己有点儿跃跃欲试的大兄弟冷静一点,结果浴室里水声一响,裤裆里的*器就跟听见主人敲饭盆的狗似的猛得一跳。
    CAO。
    梁固狠吸两口把烟掐了,烦躁地撸掉了上衣。
    
    
    梁固对陆迪那点儿见不得人的心思,半年前就埋下了。
    
    梁固的店面不止高基街这一个,不过高基街店是一店,梁固对这个店最有感情,买的房子都离高基街没多远。在这条街混的时间久,前后老店面都熟,大家都老邻居一样的感觉。
    陆迪看着细弱,做事却风风火火,从盘下店面到装修完工,前后加起来也就是梁固去给他的第四家分店盯几天装修的时间。等梁固回到高基街,他对面的招牌和老板就都换了。
    梁固没留意他,他的性格本来就比较深沉,情绪一般不表露,话少,但是高基街上的人都知道梁固这人惹不得。偶尔听伙计们闲聊说这个陆老板跟个女人似的,他抬头看看对面忙的四脚朝天的陆迪,就是身板纤细了点,长得秀气,没觉得哪里女气。
    有意思的是光子,从陆迪过来之后两个人隔三差五就吵一架。两个人都嘴皮子麻利,细胳膊细腿儿的攻击对方才是娘娘腔,蹦出来的词儿都变着花样。吵累了一扭头各忙各的,闲下来了就再吵几嘴。也吵不出事儿来,听他们吵架就跟听相声似的,久而久之高基街上的人倒是都习惯了,跟看小姑娘撒泼似的,有嘴贱的还经常跟着起个哄开个荤腔纯当打发时间。
    要不是半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儿,梁固到现在都还把陆迪当个节目。
    
    那天晚上梁固跟几个老熟人喝酒,大家兴致都挺高,喝嗨了。高基街夜市开得晚,半夜里才收了酒桌,梁固酒量不错,把晕的跟鸭子似的几个人送走,他还清清醒醒,就琢磨着把账算一算。
    账本把他折腾的一个脑袋两个大,大概盘算一下收入支出都跟预想的差不多就赶紧收了,梁固简直被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烦得不行。
    锁店门的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一片乌漆墨黑,热闹如高基街也安静下来,梁固哗啦啦锁防盗门的声音在寂静的街上跟炸雷似的。
    锁一半的时候,身后陆迪的店里好像发出了什么声响,梁固回头看一眼,陆迪的店只关了大门,防盗没拉,门缝露着里面的灯光。
    还没走?
    梁固没在意,只当陆迪今天关门晚了,在店里收拾东西。
    他锁上门,往外刚走两步,却听见陆迪店里一阵沉重的闷响,就像桌椅被推倒在地上,紧接着梁固听见陆迪十分挣扎的喊叫:“我CAO你妈!唔……放……啊!”
    梁固转身抬腿踹开了陆迪的店门。
    屋里的两人猛得抬头,陆迪看见是梁固,使劲扭动着冲梁固呜呜挣扎起来,梁固看着眼前的情景皱紧了眉头。
    陆迪被脸朝下压在地上,高撅着屁股,趴在他身上的是个裤子脱一半的西装男,从梁固的角度,正好看见西装男硬撅撅的下身,插在陆迪裸露的屁股里。
    西装男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眼睁睁看着黑着脸的高大男人大步走进来,依然牢牢捂着陆迪的嘴不知道松手。
    梁固一脚踹开西装男,嫌恶地看他捂着裤裆哀叫。
    “梁……梁哥……”
    陆迪两只手被反绑在身后,向梁固求救,梁固把陆迪的双手释放出来,想帮他把裤子穿上,刚拽到小腿,陆迪一个鲤鱼打挺,从梁固手里抢过裤子迅速提了起来。拉链被西装男扯坏了,纽扣也崩飞了,他不知所措地捏着裤边看向梁固,睫毛颤动着,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梁固看他一身衣服乱七八糟,把外套脱下来扔进了陆迪怀里,然后气势汹汹地转向西装男。
    西装男之前*巴精上身般的气势早就萎了,梁固还没怎么动手,他就捂着脸嗷嗷叫唤起来,梁固看他这幅怂包样子更嫌猥琐恶心,攥紧的拳头还没挥出去,突然耳边生风,西装男的脑袋被揍得猛一歪。
    陆迪有了遮身的衣服,平时毫不吃亏的气性又回到身上,西装男不敢招架,抱着脑袋直求饶。梁固不拦他,眯着眼睛跟看武打戏似的,还点根烟找个凳子坐下了。等陆迪停手,西装男一脸青紫没个人样,蜷着身子哼哼唧唧。
    陆迪把西装男踹倒在地上,踩着他的肩膀咬牙切齿地说:“还想要你的破公司就别让我再看见你,滚!”
    西装男又忿又怕地跑走,高基街又安静下来,只能听见陆迪呼呼的喘气声。梁固等他不那么喘了才站起来,陆迪抹了把脸,挺尴尬的看一眼梁固:“梁哥,今天谢谢你了。”
    陆迪没有想解释的意思,听他刚才说的话,估计两个人也是认识。他不说,梁固也没打算问,他就看着陆迪,给陆迪看得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想想刚才窘迫的样子都被这个男人看见了,又羞耻又气愤,眼圈都红了。
    “去医院?”
    梁固冷不丁一开口,陆迪还沉浸在负面情绪里没挣脱出来,不想再让梁固看自己的丑态,下意识就连连拒绝。
    梁固挑挑眉:“不疼?”
    “没事儿只是绑上了手腕没破……”
    话还没说完,被梁固打断了:“我是说屁股。”顿了顿:“我看见他插进去了?”
    梁固梭巡着他裤裆处的目光简直如有实质,陆迪的大脑腾一下烧着了,羞得快晕过去。刚才被怒气压抑住的痛感一下子复活了,王八蛋狗急上墙是硬捅进去的,被梁固踹开的时候又猛得拔出去,现在陆迪感觉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疼,被强插了一下的*口跟找存在感似的,神经一跳一跳着抽抽。
    “没有他没都进去太干了刚进去一半儿……”陆迪慌得口不择言,“不是我是说你进来的时候他刚插进去一点儿!”
    两个人之间弥漫着不可描述的氛围,梁固又点了一根烟,冲陆迪说一句“门锁好。”就转身走了出去。
    
    
    
    二
 
    梁固那一夜挺不好过。
    踹门进去那瞬间看见的画面在他脑子里无限循环播放,陆迪被压在地上,憋得通红的小脸,屈辱的神情,撕得破破烂烂的衬衫,掐在他腰上的男人的手,浑圆的屁股,和屁股里插着的,男人的*茎。
    梁固回家的路上,裤裆一直鼓胀着。
    到家后,梁固把自己摔在床上,自暴自弃地把手伸进了裤子。
    如果当时他没进去,陆迪会怎么样。
    如果当时破门而入的是别人,陆迪会怎么样。
    如果……趴在陆迪身上的西装男,变成了自己。
    手里的*茎猛得跳动一下,梁固的想象开始不受控制。
    *液在在手心里一股股射出来,梁固重重呼出一口气,缓了缓,擦干净梁老二,从来没有对性幻想对象的性别产生过质疑的梁老板,叼着一根烟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梁固到店里之前,陆迪神经兮兮地在脑子里演算了好几种把衣服还给梁固时的场景。
    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取向,昨天那件乱七八糟的事儿,对梁固是很感激,但是过了一夜到现在,一想到昨天那样子被梁固看了个干净,尴尬丢人的心情其实比感谢更澎湃。
    自己一老爷们儿,光着屁股被个男人压着插,把自己救下来的人每天跟自己对门儿开店,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以后还怎么自自在在打招呼扯犊子。
    不过梁固昨天什么都没问自己,救下自己跟去菜场买根不还价的萝卜一样转身就走,陆迪是打心眼儿里庆幸。可是想想又觉得梁固是不是因为恶心嫌弃?陆迪羞愤沮丧起来,梁固那种男人味儿跟空气似的周身环绕的人,肯定很看不起这么丢人的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