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竹马PK总裁 作者:蝴蝶法师(下)

字体:[ ]

  第81章 -81
    
    秦颂把宋辞塞进副驾,自己坐进驾驶席,随手把那份鉴定报告扔到后座去。
    他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说:“如果我说,必须要你跟我上床才能放过李焲,你愿意吗?”
    宋辞直视着前方。
    外面艳阳高照,他却仿佛置身冰天雪地里。
    “我愿意。”
    只要能救李焲,他什么都愿意。
    “真感人呐。”秦颂鼓掌,“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真爱吧?我这辈子也算开了眼,见识到什么是真爱了。”
    宋辞怎么可能听不出来,秦颂在嘲讽他。
    但他并不在意。
    秦颂偏头看着他,说:“但你知道吗?所谓真爱,是这世上最不堪一击的东西。金钱,权势,地位,都可以把真爱随意践踏。你可能以为真爱无敌,以为爱能战胜一切,可事实上,爱什么都战胜不了,所谓真爱无敌,不过是那些一无所有的人聊以自-慰的屁话而已。”
    宋辞从来没有以为爱能战胜一切。
    爱由心生,而人心是这世上最飘忽不定最难以控制的东西。就算他现在发疯地爱着李焲,宋辞也不能保证会爱他一生一世。虽然不像秦颂说的那样不堪一击,但爱的确是脆弱的,易碎的。
    但是,当爱着的时候,宋辞就会用尽全力去爱,他愿意为所爱之人做任何事。
    宋辞觉得这才是爱一个人的正确方式。
    秦颂怎么想是他的事,宋辞不做评价。
    秦颂放下车窗,把烟头弹出窗外,又把车窗合上。
    宋辞正要说话,座位突然被放平,秦颂紧接着压到他身上。
    “你疯了!”宋辞大惊失色。
    “是,我疯了,我想要你想得发疯。”秦颂俯视着宋辞,眸色幽深,深不见底,蕴藏着复杂难明的情绪,“我倒要看看,为了李焲你能做到什么地步。”
    宋辞迅速镇定下来。
    他越是表现得惊慌失措,秦颂就会越变本加厉。
    “你想让我怎么做?”宋辞淡声问。
    秦颂沉声说:“抱着我。”
    宋辞迟疑着伸出手,搂上秦颂的腰。
    秦颂再次命令:“抱紧一点。”
    宋辞便用力抱紧他。
    秦颂勾唇一笑,闭上眼,“现在,吻我。我脸上有几个伤口,就要吻我几次。”
    宋辞昂起头,在秦颂的额角、鼻梁、左颊、下巴、唇角印下五个蜻蜓点水的吻。
    五个吻,让秦颂的心软成一片。
    他睁开眼,宋辞冷漠的脸映入眼帘,刚刚软下来的心陡然又变得坚硬。
    他猛地低下头,吻上微凉的双唇,撬开紧闭的牙关,长驱直入,肆意攫取。
    宋辞大睁着眼睛,把自己想象成一具尸体。
    不会反抗,不会窒息,不会痛,不会感到屈辱,不会因为害怕而瑟瑟发抖。
    但他毕竟不是尸体。
    好痛,痛得快要死掉了。
    眼泪大颗大颗的溢出来,滑进鬓发里。
    捧在脸上的手被眼泪打湿。
    秦颂猛地顿住。
    身下的人在瑟瑟发抖。
    秦颂抬起头,看着脸色惨白的宋辞。
    眼泪不停往外涌,但他却没有发出一声呜咽。
    秦颂的心猝不及防地痛了一下。
    他伸手去为宋辞拭泪,“这是你第二次在我面前哭。”
    宋辞想止住眼泪,但泪腺失了控制,怎么都止不住。
    他只能闭上眼,让眼皮担起防洪的重任。
    秦颂低头吻上他的眼帘,轻声说:“可是,就连你哭的样子我都喜欢。”
    他转而把脸埋进宋辞颈间,低声呢喃:“宋辞,让我住进你心里,好不好?”
    秦颂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然说出如此低声下气的话来,就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但这样的低声下气却不能把宋辞撼动分毫。
    秦颂突然发了狠,一口咬在宋辞的脖子上。
    他真想咬死他,一了百了。
    可终归是不忍心。
    当第一缕血腥味漫上舌尖的时候,秦颂立即就松了口。
    他伸出舌尖舔舐着宋辞脖子上的伤口,一直到再没有血迹渗出来才住了口。
    “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铁筑的。”
    说完,秦颂从宋辞身上下来,坐回到驾驶席。
    副驾的座位被升起,宋辞坐直身体,抬手抹掉眼角的水渍,整理好衣服,说:“现在你能放过李焲了吗?”
    秦颂没有说话。
    他发动汽车,离开医院。
    二十分钟后,汽车停在滨河路派出所门口。
    秦颂欠身把后座那份鉴定报告拿起来,转手扔给宋辞,冷声说:“下车。”
    宋辞低声说了句“谢谢”,推门下车。
    汽车一秒也没有多留,呼啸着开走了,留下一地灰白的尾气。
    宋辞走到路边的一个垃圾桶前,把手里的报告书撕得粉碎,丢进垃圾桶里,转身向派出所走去。
    进了派出所,宋辞找到早上那位女警,说:“你好,我是来接李焲的。”
    女警一脸不可思议地说:“简直神了,被害人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让我们放人,电话才刚放下你就来了。”
    宋辞笑了笑没说话。
    女警拿上钥匙,带着宋辞去候问室。
    李焲靠墙坐着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睁眼看过来,就看到了宋辞。
    女警打开候问室的铁门,说:“你可以走了。”
    双腿因为久坐已经麻了,李焲扶着墙站起来,步伐不稳地向外走。
    宋辞在门口扶住他,微微笑着说:“我们回家吧。”
    李焲露出一个疲惫不堪的笑容,说:“好,我们回家。”
    一路上,两个人什么都没说。
    回到家,不等李焲开口,宋辞猛地从背后抱住他,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脊背上,用极轻的声音说:“什么都不要问,我发誓没有发生任何让你担心的事,也不要再去招惹那个人,和他相比,我们连蝼蚁都不如,他想踩死我们简直易如反掌,可只要我们离他远远的,不去招惹他,就什么事不会有。李焲,答应我,忘掉今天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都别做,快答应我,求求你答应我……”
    宋辞说的每一个字都化作利箭狠狠刺进李焲心里。
    他好恨,恨不得杀光所有践踏他们的人。
    但就像宋辞说的,他们连蝼蚁都不如,拿什么去和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抗衡?不过是蚍蜉撼树,不仅伤不了他们分毫,反而会害了自己。
    比如这一次,他的冲动就间接害了宋辞。
    他知道,秦颂之所以会放过他,一定是因为宋辞答应了什么条件。
    既然宋辞不让他问,他就不问。
    满腔恨意化作一声屈从于现实的叹息。
    李焲握住他的手,温声说:“我答应你,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做。”
    ——但我不会永远做一个缩头乌龟,等我足够强大,我要把我们所遭受的一切百倍千倍的还给他们!
    宋辞得到了想要的承诺,松开手,说:“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别做了,叫外卖吧。”李焲转过身,视线从宋辞脖子上的伤口滑过,没做停留。
    “也好。”宋辞去厨房拿了外卖单,打电话点了两份砂锅米线。
    宋辞说:“在外卖来之前,你可以先洗个澡,去去晦气。”
    “嗯。”在派出所关了将近十个小时,李焲身上的确非常不舒服,“一起洗吧。”
    宋辞这才想起来自己也没洗漱过,之前还被秦颂强吻,顿时泛起恶心来。
    虽然上次一起洗澡的经历并不十分美好,但宋辞还是点头同意了。
    也许是两个人都累了,没力气动别的心思,这回的澡洗得十分安生。
    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宋辞把那套gucci西装折好放进书包里,打算下午去公司的时候交给晏彭。这套西装是赞助的,还得还给服装店。
    外卖很快送到,两个人都是饿极了,吃得狼吞虎咽。
    饭后,宋辞看着李焲布满血丝的眼睛,说:“要不你今天请个假别去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
    “我睡几个小时就行。”李焲说:“新来的主管管得很严,而且店里这两天特别忙,不会批假的。”
    宋辞虽然心疼,却也没有办法,说:“那你快去睡吧,我也要去公司了。”
    临出门前,李焲对宋辞说:“以后不要和除了我之外的任何男人喝酒。回头我给你买一盒奥硝唑放包里,如果再有人劝酒,你就说这几天牙痛正在吃奥硝唑,这种药没有在体内代谢完之前是不能喝酒的,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宋辞问:“是真的吗?”
    李焲说:“真的,如果对方不信你就让他上网查。”
    宋辞又问:“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李焲说:“一个同事想出来的法子,用来对付爱劝酒的客人。”
    宋辞沉默片刻,没再说什么,背上书包走了。
    *
    到公司之后,宋辞把西装交给晏彭,“有点儿皱,应该没问题吧?”
    “不碍事儿。”晏彭说:“今天是培训的最后一天,从明天开始,你就是一名正式的演员了,感觉怎么样?”
    说实话,宋辞没什么感觉。
    一刻也不得平静的生活让宋辞疲于奔命,神经总是紧绷着,他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去感觉。
    “挺好的。”宋辞含糊道。
    晏彭笑了笑,说:“《旋转木马》明天就要开拍了,台词都背熟了吧?”
    “嗯。”宋辞说:“开机第一场是赵泉皓回来的戏,对吗?”
    “没错。”晏彭说:“这场戏是赵子元的性格转折点,也是人生的分水岭,至关重要,有把握演好吗?”
    宋辞在研读剧本的时候已经把所有的场景在心里过了数十遍,赵子元的动作、表情、语气都被他一一勾勒出来,储存在脑海里,只需要把他放在对应的场景里,宋辞随时可以化身赵子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