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云之城+番外 作者:一叶浅予

字体:[ ]

 
文案
云鸢泽醒来后,发现自己重生了。原本以为自己和过去再无关系,可是一通电话,让他回到了原点。阅读事项:①本文1v1,主受,攻季青城;②作者目前日更,如果有情况会请假;③希望亲们安安静静地看文,不要太冲动,如果不喜欢可以点×;④本文基本没有什么雷点,所以请放心,不喜欢慢热的亲们可以点×;⑤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再补充,祝亲们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娱乐圈 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鸢泽 ┃ 配角:云夜、mystery队员、季青城、云雪 ┃ 其它: 
==================
 
☆、一、重生
 
  云鸢泽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格局不大。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和两张桌椅,没有多大的空间,显得有些局促。
  他记得自己应该在医院里,而且……云鸢泽按着心脏,感受着生命力的跳动。
  他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才对。
  云鸢泽下了床,头还有些昏沉,他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离自己昏迷已经过了一个月。
  云鸢泽出了房间,四处打量了下,才找到洗漱的浴室。
  这间屋子只有几十平米,一个人住是够了。
  浴室里有一面镜子,云鸢泽这才发现自己头发有些遮眼,将头发用手往上梳,看着镜子里的人脸有些怔。
  这张脸十分年轻,看上去不过二十,可自己年龄早已过了不惑,即使保养再好也不会这么年轻。
  自己是回到过去了?
  不对。
  时间上不对。
  而且……
  云鸢泽抚上镜子,反复摩挲镜子上左眼眼角下的泪痣。
  这不是他,即使再像。
  镜子里的脸与自己年轻时一般无二,但偏柔些,气质比自己要阴郁许多。云鸢泽勾了勾唇,他眉眼中的阴郁一消而散。
  他这是重新活过来了?
  回到房间,云鸢泽又将屋子翻找了一遍,找到证件,看着身份证上的姓名。
  玉则渊。
  这个孩子叫玉则渊。
  云鸢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借着他的身份活过来,只是如果他用了他的身体,那他人呢?
  云鸢泽又开始找有用的东西,却在客厅茶几上发现了一瓶安眠药。
  他微愣了一下,拿起药瓶发现里面都已经空了。
  这是自杀?
  云鸢泽坐在沙发里,看着茶几上用作摆设的水果发呆。
  他渐渐理清脑袋里的思绪,同时有一段记忆也开始复苏。
  那不是他自己的,是属于这个孩子的。
  云鸢泽过了好一会才理好思绪,也了解了关于玉则渊短暂的一生。
  玉则渊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性格有些阴郁,高中时有个女生开导他,高三时两人在一起,并约定考同一所大学。只是那个女生前几天和他分手了。
  对于玉则渊来说,那个女生就是他的救赎,是他生命里的一束光,一个信仰。如今这个救赎离去,就等于光灭了,信仰也被打散了。
  一个人没了信仰,他该依靠什么而活?
  玉则渊选择了死。
  世界不要他,那他也不需要这个世界。
  云鸢泽揉了揉额头,只是觉得这个孩子太过脆弱,稍微一点打击也不能遭受。
  这时,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云鸢泽回到房间里拿起手机,看到备注名是英文。
  July——倾城娱乐的员工,现在是玉则渊的经纪人。
  倾城娱乐?
  玉则渊的记忆让云鸢泽一愣。
  不停响起的手机铃让他回神,反应过来接了电话。
  “喂?”云鸢泽听着那头女人的声音,久久没有回过神。
  直到对方挂了电话,云鸢泽才看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发呆,“明天要去公司报道?”
  他这才想起自己未住院时,云夜和他说过的选秀。
  玉则渊因为女朋友的缘故,便去报了名,更何况他也喜欢唱歌。经过层层选拔成功晋级前三和倾城娱乐签了合约。选拔赛是不公开的,和玉则渊同样晋级前三名的人,以及倾城娱乐里的一名艺人成立一个男子组合mystery。
  而云鸢泽去年被查出患有重病,今年春天进了医院,选秀的的事便一直交由云玥和云夜兄弟俩,没再过问。
  他未过世前,是倾城娱乐的董事长,十五年前也是风靡一时的巨星,后来因故退出建立了倾城娱乐并与妻子离婚。他和前妻有两个儿子,就是云玥和云夜,另外又收养了一男一女,分别叫云奕和云雪。
  他又将自己和玉则渊的记忆过了一遍,躺在床上闭上眼,胳膊横在眼睛上。
  后天该不该去倾城娱乐?云鸢泽陷入纠结之中。
  当年他因伤无法继续拍摄电影,因此影帝这个荣誉也与他失之交臂,他心里还是不甘心。更何况在被告知再也不能拍戏时,那种悲痛和绝望,若不是后来查出事情与前妻叶兰有关,他还不知道能否再次站起来。
  他报复了当初参与陷害自己的人,甚至查出前妻与一个劲敌有私情,若不是仇恨支撑,他早就倒下了,甚至泯为众人也不会有倾城娱乐。
  对于他能重生,能够再进入倾城娱乐,可以再次接触这些,他竟有些希冀。
  他还在想这一切是梦境还是真实,他到底是昏迷了沉睡在梦里面,还是以另一个身份活了下来。
  第二天到学校时,云鸢泽还有些怔忪。
  他其实没上过几年学校,童星出身的他一直都是自学,还没有好好读过大学。
  来来往往的都是和自己现在的身体差不多年纪的学生,云鸢泽感到不太适应。
  不过因为玉则渊内向的关系,他在学校也没几个朋友,他也不用特意伪装他的性格。
  昨天醒来后,他就去了一趟理发店将头发剪短了些,露出一双好看的凤眼。
  云鸢泽一直站在那,引来了不少女生的注意。
  玉则渊外形很好,只是不懂得发挥他的优势。而且他女朋友是表演系的,应该会教他才对,但她很少这样做。主要还是玉则渊不喜欢太多人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
  这样的一个人,还为了女朋友去参加选秀,改掉这些毛病,看得出他是真心待那个女生好的。
  可惜……
  云鸢泽站在原地感叹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站在这里太显眼了,这才踏出脚步,往教学楼走去。
  玉则渊学的是金融,头脑很聪明,只是性格不讨人喜欢,也不知道小时候在孤儿院受了什么心里阴影。云鸢泽只要回想他小时候的事,总是一片模糊,好像被刻意遗忘了一样。
  上了一天的课,云鸢泽向老师请了假,又去玉则渊平日打工的地方辞了工作。他要赚钱也不需要给别人打工,反正玉则渊银行账户里还有些钱,他完全可以拿去炒股,毕竟他也当了十几年的大老板不是。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晚上回到家后,云鸢泽在厨房里只找到一桶泡面,他也懒得出去,便将面饼和水煮开,放了些调料。
  吃完面,他又回到房里,拿出玉则渊前几天才买的笔记本打开,搜索关于自己的消息。
  今天已经20号了,离自己昏迷时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云鸢泽查了一下倾城娱乐董事长云琛的消息,却被网上铺天盖地的葬礼信息给愣住。
  他三天前就举行了葬礼,已经下葬了。
  云鸢泽看着电脑屏幕沉默了一会,才点开一条报道。
  云琛是他以前演戏时用的艺名,后来也就没再改回来,就这样一直用到死。
  他的葬礼并没有媒体参加,办的很低调。想来云玥他们做了不少工夫,这些媒体也只知道大概,云家人没有让他们进现场。
  他是在安安静静的环境下,被葬下的。
  看着自己死亡的消息,云鸢泽觉得有些怪异,准备关了电脑,却看到一篇关于自己的悼词。
  云鸢泽点开看了一会,直到看完,他才闭上眼。
  文中没有任何华丽的词句,只有真实情感。
  而最后几句:“我遗憾未能看到完整的《山雨》,我遗憾自己终身也不会再这么喜欢一个人。
  “云琛的逝去,不仅仅是一个生命的消逝,更是我青春的葬礼。
  “此后,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让我记得这么久,记得他曾经的辉煌,曾经的荣耀。”
  云鸢泽感觉到眼眶酸涩。
  他息影十几年,竟还有人记得他,还有人记得他的遗憾。
  他忽然觉得,他这一生,足够了。
  之后云鸢泽又在网上查了一下倾城娱乐官网,虽然自己去世的消息对公司影响较大,但在云玥毕业后,他就开始放权,现在也没有多大的负|面消息传来。
  关了电脑,云鸢泽去浴室洗漱了下,躺在房间单人床上。
  他有点睡不着。
  叹了口气,他又回到电脑前。
  他将微博软件下到手机上,注册了微博。
  云雪喜欢玩这个,还帮自己注册过,只是他现在不是云琛,所以也不能再用以前的号了。
  云鸢泽关注了倾城娱乐微博公众号,看到上面推送的新剧消息,退出软件,将手机锁屏,躺回床上。
  第二天云鸢泽去了公司。
  mystery组合一共五个人,其中两人是双胞胎。
  队长沈年,原先就是公司签约的艺人。
  其他队员都是通过选秀上来的。
  获得冠军的人名字叫曜阳,看上去比较冷,不过据说家里很有钱。另外一对双胞胎,分别叫白梓辛和白梓夷,哥哥性子较为沉稳,弟弟是个自来熟,十分活跃。
  五个人自我介绍时,有个男人推门进来。
  一身黑色剪裁的西服,身材修长,相貌英俊,神情冷淡。
  云夜!
  云鸢泽愣住。
  他没想到这么快就会遇见他。
  不过云夜看上去还好,只是有些憔悴。云鸢泽还没松口气,就发觉云夜一直看着自己,等自己抬头看向他时,他又移开目光,找July谈话去了。
  云鸢泽知道是因为自己现在的这张脸,不过当初玉则渊晋级时,云夜应该知道,总觉得玉则渊能进前三是放水了。
  July和云夜谈完后,将接下来的流程安排和几人说了一下,然后带他们去以后要住的宿舍。
  因为有白梓夷这个活宝在,五个人相处的还不错,除了曜阳一直冷着一张脸外。
  不过曜阳只是表面上不太好相处,脾气还是不错的,不然白梓夷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他早就不耐烦让他闭嘴了。
  到了地方,五个人看着以后要住的地方,对公司的大方不由咋舌。
  站在大厦底下抬头,大厦顶端高耸入云,似乎看不到楼顶。
  众人都在惊讶时,云鸢泽却只看了一眼,就跟着July进去。
  这片云端小区住的不是富人就是明星,房价也丝毫不低,不到千万是打不住的。
  曜阳是其他四人里最先反应过来的,随后是沈年,沈年唤醒身边还在出神的白家兄弟,连忙跟上前面的两人。
  坐电梯时,也不知谁问了一句:“阿玉你怎么这么镇定啊?”
  一听这个称呼,云鸢泽抽了抽嘴角,也只有白梓夷会这么喊他。
  电梯门“叮”了一声开了后,才听见云鸢泽开口,“来之前我查了一下,整个小区都是公司的。”
  整个小区都是我家的,我为什么要惊讶?不过现在不是而已。
  云鸢泽腹诽,同时心里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什么都没变,只有自己变了,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心里堵的难受。
  一旁的沈年和白梓辛沉默,抬脚出了电梯,跟在后面的曜阳多看了云鸢泽一眼,也没说话,只有白梓夷听了,嘟囔了一句:“老板真会省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