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外,幺幺零吗?+番外 作者:轰婶I

字体:[ ]

 
文案
人的一生总是可以碰到一堆操蛋事儿,可陈浮觉得自己碰到的事儿不仅操蛋,简直是操天啊!
 
“外!幺幺零吗?我被人揍了。”
 
“马上到!”
 
“外!幺幺零吗?我被锁在家里了,出不来!”
 
“马上到!”
 
“外!幺幺零吗?我在朔风广场三楼的男厕所,我忘带纸了!”
 
“马……马上到。”
 
“外!幺幺零吗?我寂寞了。”
 
“滚你丫的!”
……
封面感谢卷耳封面组
……
喜欢的小天使欢迎收藏哦!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浮,魏腾 ┃ 配角:申恺,林耀文 ┃ 其它:强强,HE,都市轻松 可以使用右上角的 恢复数据 来找回丢失的文字
==================
 
☆、第一章:小片警
 
  又到了六月份,又到了这个穿一件也热脱了害臊的季节。
  这阵儿太阳都特别大,办公室里异常闷热,空调坏了报上去又还没回应,陈浮只好打开窗户,这才勉强可以呼吸。
  “小陈,你替我去审讯室看着,我老婆孩子来看我,我和他们去吃个午饭。”张警员把一罐冰可乐放在陈浮的桌上,笑着说道。
  陈浮点了点头,笑道:“你去吧,老婆孩子离得远,见一次挺不容易。”
  “嗯,那麻烦你了。”张警员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办公室门被关上,陈浮才扶着额头叹了口气,“累人。”
  刚打开审讯室的门,陈浮就被吓了一跳——两个男人闭着眼睛盘腿坐在桌子上。
  这是何等的卧槽?这架势,是在修炼?
  陈浮清了清嗓子,敲了几下门,那两个男人才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把眼睛闭上了。
  被无视后,陈浮心里很不舒服,皱了皱眉,“怎么回事儿?”
  “聒噪。”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陈浮心里的小火苗“蹭”的被点燃了。
  “干嘛呢这是?下来,还有没有纪律了?”
  另一个男人微微一笑,但并不倾城,“小友,莫要动怒。”
  陈浮觉得既冒火又无奈,对于这种傻逼他连语言组织能力都消失了。
  “你们成功挑战了我容忍傻逼的极限。”
  “这位小友,你又何必对我二人出言不逊?我们这是在练习灵魂出窍之术,”男人指了指他旁边刚才发火现在又闭目不言的男人,说道:“我的这位同伴已经遨游天际了。”
  “呵……呵呵……”陈浮干笑了几声,他自个儿都觉得自个儿面部肌肉抽搐了。
  没办法,只好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俩大师练功,没准人俩人得道,他还能跟着升天呢,呸!怎么说自个儿是鸡犬……
  呆了一会儿,手机响了。
  一看是老妈,陈浮立马按了接听键,“喂,妈啊?”
  “今儿下午回来吃饭,你二姨来了,顺便买瓶黄豆酱,蘸黄瓜吃。”老妈说。
  一听二姨来了,陈浮皱皱眉头,他不喜欢二姨,特别势利,一直以来都不怎么看得起他们母子俩,这次到家里去,指定是有事。
  “行吧!”陈浮挂了电话,抬起头看了一眼桌上的大师,转身关门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只剩吴勇和梁嘉佳了,其他人都估计回家吃饭了,陈浮看了一眼手表,才四点半,还没到点呢。
  “陈浮,吃饭么一会儿?”梁嘉佳站在打印机前一边抽着资料一边问道。
  陈浮摇摇头,“不了,一会儿回家吃,我妈做好了都。”
  “哎!可惜了,我这有两张西餐厅优惠券呢。”梁嘉佳说。
  陈浮看了一眼坐在电脑边查档案的吴勇,努了努嘴,“他呗,他一直很寂寞吗?”
  梁嘉琪也看了吴勇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算了,我直接两张都给他得了,让他陪他妈吃去。”
  陈浮乐了,抓起桌子上的帽子抖了抖,说道:“人家听妈妈的话也有错?行了,不说了,还得去趟超市给我妈买东西呢。”
  “那你快去吧。”梁嘉佳拿着打印好的资料回到了座位上。
  其实所里的人都挺有趣的,中午让他替他看着那俩大师的是老张,人挺好,七八年前来的所里,干得一直挺好,听说还立过两次功。
  想请他吃西餐的是梁嘉佳,小姑娘和自己差不多都是两个月前来的,是个大专生,家里条件挺好的,就是喜欢独立才来所里上班的,她父母觉得她这是没出息,混日子。
  那个听妈妈的话的吴勇,二十七八岁,一直没女朋友,原因是太听他妈的话了,关键是他妈还不是个好惹的主。
  而他呢?他明白自己为什么来所里上班,可又好像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所里上班。
  哎!太热,陈浮拉了拉衬衣领。
  超市外和超市里简直是地狱与天堂,超市里那大空调呼呼吹着,简直不能再爽,巴不得多待会儿。
  陈浮慢慢的晃到了食品区,在一堆老干妈里找了半天才发现黄豆酱,拿起来又慢慢的晃到收银台,还真不想出去。
  “警察叔叔您能快点么?”一个男声在他身后响起。
  陈浮立马抬起头,才发现自己拿着收银员退的二块二毛钱发呆,想什么呢刚刚?陈浮挺不好意思的冲收银员笑了笑,然后转过头对身后的那人说了声对不起,立马给人让出了位置。
  那人买的是一包烟,红河道,挺贵的,陈浮又看了一眼那人,一小孩儿,十八.九的样子,一个圆寸,两只耳朵上边还斜斜的往上剃了两个道,皮衣休闲裤马丁靴,也不嫌热,反正看上去就是个十足的不良少年。
  陈浮啧了一声,拿着黄豆酱离开了超市,又去外边接受酷刑。
  回到家里,老妈正在厨房忙活,而二姨正半躺在沙发上磕瓜子看电视,时不时的还发出夸张的笑声。
  陈浮皱皱眉,喊了一声二姨,就往厨房去了。
  老妈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炒着菜,“黄豆酱呢?”
  陈浮把黄豆酱放在灶台上,“这呢。”
  老妈撒盐、搅菜、翻锅,陈浮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老妈从他的沉默中看出了他的不开心,于是说:“你别不开心,你二姨就那样,到底也是那你的长辈,今儿是为了你妹妹的时儿来,你就别给她脸色看了。”
  “知道了。”陈浮从锅里捏了一小片肉放进嘴里,有点烫,又张开嘴哈了哈气。
  老妈看笑了,“你这孩子真是,从小到大都这样……多热,换衣服吧!”
  用帕子擦了擦手,陈浮说道:“不换,晚上要去巡逻,我把外衣脱了就成。”
  菜都做好了,老妈把菜端到了桌上,陈浮拿了个小碗把黄豆酱倒进去,然后拿起去了客厅。
  二姨还在看电视。
  “吃饭了,美娟。”老妈叫了一声。
  “哎,来了……哈哈哈……太逗了这也……哈哈哈……”二姨放下遥控器向餐桌走过来,可头仍然盯着电视看。
  陈浮皱了皱眉,哎!看不惯,不能发火,难受!
  老妈做的菜没有多丰盛,但都是他也被爱吃的那几样,回锅肉、黄瓜条蘸黄豆酱、水煮肉片、蒜泥白菜。
  “美娟,那事儿给小浮说一下吧!”老妈对吃得正欢的二姨说道。
  “哦,是啊,我有事儿呢!”二姨放下碗筷,对陈浮说道:“还不是你那个妹妹吗?你看她马上高三了,没多久得会考,放假一开学就是全国一模,她现在不复习,成天跟一帮小流氓鬼混,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她又不听我的话,她爸也管不了,这家里上上下下,她只听你一人的,你说你不得管管啊?”
  陈浮依旧埋头吃饭,没说话,他这个妹妹他是知道的,最看不惯她妈这种唯利是图的人,所以不听她妈话也挺正常的,可是在他的印象里小姑娘不一直挺乖吗?扎一独马尾,整天背着书包穿着校服上学放学的,挺好啊,他也就两三月没看见她,难道变了?
  “哎小浮你说句话啊?你说你管还是不管?”二姨不悦的说。
  陈浮啧了一声,不耐烦的说道:“管。”
  老妈笑了笑,“嗯,你好好把你妹妹拉上正轨,你俩不一直挺好的么?”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开新坑了,但只准备先更两章,先把封面搞定再慢慢存稿
 
☆、第二章:不良少年
 
  晚饭吃得有点漫长,不耐烦的终于把两碗饭咽下去了。
  拿起警帽,对还没吃完饭的老妈说:“我上班去了,今晚得巡逻。”
  老妈冲他点了点头,“注意安全。”
  “嗯。”
  到了办公室,已经八点多了,老张还在,因为他俩今晚得巡逻。
  “吃了吗?”老张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说道。
  陈浮点点头,“嗯,吃了,走吗?”
  “走吧!”老张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小陈,我喝了点小酒,你开车吧!”
  “没问题!”
  晚上这片人挺多的,因为这片有个广场,还有夜市和好几家夜店,鱼龙混杂的,很不好管,每次巡逻看到这些形形色.色的人陈浮就闹心。
  路过夜店时,老张指着几个年轻人对陈浮说道:“多大点小姑娘啊,就和男生勾肩搭背的。”
  陈浮开着车缓缓前行,也向窗外望了望,“甭管了,她们以后会后悔的。”
  老张笑了一会儿:“哎哟小陈,咱们可是人民公仆啊,有你这么说话的?”
  陈浮哼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他又想起了二姨给他说的事儿,烦人。
  就这么散步似的开着警车,过了一个小时才巡到一半。
  突然车前冒出了一个人,然后瞬间倒下了,陈浮一个急刹车,心想是遇着碰瓷了,可这胆子也太大了。
  “怎么了?”老张从打盹中醒了。
  陈浮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好像撞到了人,像是碰瓷的。”
  “哟,胆子可真大。”老张解开安全带,也准备跟着下车。
  “喂!警察叔叔,撞着人了!”一个男生敲了敲车窗。
  陈浮干净大家车窗,看着车窗外的男生,这不是今天在超市遇到的那小孩吗?衣服也没换过,所以更加好认了。
  “小子,要碰瓷你是找错车了,你就算去碰飞机也不该碰警车,我有记录仪呢。”陈浮拍了拍行车记录仪。
  男生叉着腰望了望天,然后哼笑了一声对他说道:“碰瓷?你看小爷我像缺钱的人吗?”
  “魏腾?怎么又是你?”老张喊了一声。
  陈浮皱了皱眉,看向老张,“你认识他?”
  老张对着魏腾努了努嘴,“所里的常客,抽烟喝酒纹身斗殴的不良少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