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舌尖上的男神 作者:随今(上)

字体:[ ]

 
文案
沈慕白是一个NPC,
一朝穿越,重获新生。
 
面对自己家生得极为漂亮的宝贝儿子,沈家麻麻心中不免担忧。
“小白,出家门的时候,一定要随身带着防狼喷雾,还有防狼棒!”
【叮!初始条件达成,魅力技能开启。】
面对着好不容易被拉扯大的宝贝孙子,沈家爷爷斗志昂扬
“小白,你很有天赋,跟我学做菜吧!”
 
【叮!初始条件达成,烹饪技能开启。】
 
◇强强 娱乐圈 现代架空 系统◇
 
面对着倾慕已久的男神,
某脑残粉满面羞红,鸡冻不已,冷不丁地摔倒在地。
“哎呀我摔倒了,要男神亲亲才能起来嘤!_(:зゝ∠)_”
 
【叮!初始条件达成,可攻略对象+1】
沈慕白:......什么鬼?[一脸懵逼JPG.]
 
◇本文相关话题◇
#每天看慕大的微博我都会饿#
#实力深夜报社#
#一位慕斯的辛酸发胖史#
 
说好的靠脸吃饭呢!(╯‵□′)╯︵┻━┻ 
 
1V1,偏主受,强强!
主角全能苏,吃货,性格淡定慢热天然黑,
自带游戏系统,一股强者的气息
CP是个精分腹黑痴汉(* ̄▽ ̄)y
 
不是什么正经的美食娱乐圈文,
作者菌很任性,各种大乱炖
狗血,天雷,苏到没逻辑,跳坑请谨慎
 
 
内容标签:强强 娱乐圈 现代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慕白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编辑评价:
沈慕白在游戏中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路人NPC,一朝游戏更新,重生在了真实的世界里,开启了厨艺技能的金手指。此文以主角的视角,讲述了一位吃货男神从小到大的成长史。以温馨逗趣日常作为铺垫,加上略显浮夸风趣的漫画式写法,使得各色美食佳肴轮番而上,令人食指大开,垂涎欲滴。全文旨在深夜报社,让读者看得到美味佳肴,却又陷入吃不到的哀怨之中。
作者笔下的人物更是塑造得各有萌感,亮点频出,有血有肉,各有故事。文章幽默轻松,全程无虐,苏爽无比,将一段全能男神以美食征服世界的征途化为笔下的文字,缓缓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作为一个NPC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看到只有这么点更新,还能点进来的各位亲们!没有写过这样的题材,开新坑有点恐慌,不过有小天使们的支持,日更就更有动力了~(* ̄▽ ̄)y
注意:主角特能苏苏苏苏,美貌MAX。武力MAX。作者菌绝对的亲妈,金手指大大的
各种架空不科学,大家可以当成真实世界的平行世界这样看
如果喜欢,请收藏留评哦!
如果喜欢,请收藏留评哦!
如果喜欢,请收藏留评哦!(重要的话说三遍)
作者菌很喜欢在评论区和大家唠嗑的,么么~
但是拒绝任何没登录、没看清楚剧情的就开喷的评论,
每篇文都有自己的风格,不喜请点×,希望大家互相尊重谢谢~
【本文很下饭!很下饭!很下饭!来入坑吧】
  “喂,那谁谁谁,杏花村往哪儿走?”
  看着自己面前的玩家在游戏界面点了一下问路选项,随后弹出的对话框,沈慕白一脸淡然地伫立在原地,长长的白色广袖盖住了白皙而修长的双手,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作为一个专门用来指路、顺便发布支线任务的小NPC,沈慕白的身份却是仙门剑修老祖座下的小徒弟,本来按照游戏策划安排的后续剧情,沈慕白会随着游戏更新升级,而摇身一变为某个新副本的大boss。
  毕竟一身谪仙气质的剑修徒弟大反转变反派神马的,最是激动人心的桥段了。
  可惜这这年代,游戏市场竞争太激烈,技术更新换代太快,没几年这网游就后劲不足,资金链出了问题。
  在游戏市场已然呈现出一副急着要扑的节奏。
  反转的初设定也随之破灭,徒留一身高强武力值的沈慕白,依然履行着他作为一个路人NPC的职责。
  *
  “咦,这个路人NPC居然长得一点也不路人呢,倒是很帅呢。”一个女侠装扮的玩家歪了歪脑袋,很是惊奇的瞪了瞪眼睛,“这长相,倒是我喜欢的一款。”
  “有什么帅不帅的,不过就是些数据拼出来的而已,就是个路人甲,你还不如看看我,瞧瞧我,嘿,纯天然的长相。”
  “去去去,一副鞋拔子脸什么好看的!我就是喜欢帅哥,路人甲也喜欢!”
  ......
  沈慕白琉璃般剔透的墨黑眼眸无波无澜地平视着前方,就像是对面前的嬉笑打闹毫无反应一般,如同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之中。
  作为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NPC,沈慕白的这幅皮相实际上出奇得好。
  五官清清冷冷的,虽然不是当下主流审美最为钟爱的深邃立体面孔,但是胜在精致无暇,古典气质十足,抬头低眉之间,自带仙气袅袅的意蕴,有种不是谪仙却胜似谪仙的气质。
  不过再为如何精致的容貌,放在大型全息网游里也算是多见,毕竟游戏的世界里,最不值钱的就是一副俊美皮相,随随便便一个人物建模,复制数据轻而易举都能捏出来,想要啥风格都没问题。
  各种美貌看得多了,人的审美都会疲劳,为此,甚至一度还刮起了独特丑萌风。所以沈慕白的这幅俊貌,反而在游戏世界里一点都不起眼,反而泯然于众人了。
  此时此刻“一副路人甲的脸”的他,正眼眉微垂,念出了那段重复了上千成万次、甚至能够倒背如流的标准套路台词。
  “杏花村位于正南方两里路,据说近来一个月总有村民无故于西南方的小树丛里失踪,深夜村庄时常会听到奇奇怪怪的声音,类似于女人的呜咽。老村长现在正在寻找有能之士破除此诡事,这位公子若是途径此处,还请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我靠,这破游戏,又是什么鬼支线任务,浪费我时间!......算了算了,暂且去做做看吧!”
  一番话下,看着眼前刚刚出了新手村的玩家在自己这儿领取了“杏花村诡事”支线任务之后,沈慕白这才移开了淡淡静静的双眼,缓缓地阖上而又睁开。
  望着曾经还十分繁华热闹、人头攒动的仙门山脚,现在早已经是人烟稀少。除了些特定的NPC还站在原位执行着自己的职责,新进入游戏的玩家已经少之又少了,通常一整天都不会超过两位数。
  真是无聊到要狗带的节奏。
  好想到墙角蹲着画圈圈啊......
  算上一算,这个全息游戏运营了也该有许多年了,根据周期计算,曾经流行一时的大型游戏,现在应当是到了衰落期了,只能靠着曾经赫赫威名苟延残喘地拖着,只能赚赚情怀钱了。
  届时,等到游戏关闭停止运营的那一天,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或许会和其他的NPC一样,作为一堆废弃的数据给扔到回收站台,然后毫不留情地一键全部清理了吧。
  没错,虽然沈慕白只是一个NPC,但是和其他NPC们不一样。
  ——他是一个类似于Bug的存在。
  打从一开始,慕白就十分清楚,自己和其他的NPC是不一样的。
  完完全全的一个异类。
  从开始有记忆起,沈慕白就已经十分清楚自己身处在一个游戏之中。
  不仅如此,他还具有和玩家们一样的一套游戏系统,而且其功能性比普通玩家更为强大,不仅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还能够窥探其他玩家的各种状态界面和正在进行的动作,拥有着不少的逆天功能,简直如同行走的VIP。
  但是被固定在游戏世界中,沈慕白每天只能够外放一点数据流到游戏之外的网络,去了解游戏外的世界,这也是他除了观察各路玩家之外,唯二的消遣方法。
  为了不被游戏系统勘测到自己的不正常,他必须二十四小时内都得致力于扮演一个合格的NPC。
  *
  沈慕白合计了一下,这周游戏的新玩家人数又跌了下限,只来了二十几人。
  从前的服务器都是被挤爆的hot状态,每次都听到有玩家抱怨打个大战还要排队的。
  现如今,就连世界公屏半天都是不动一下的,翻来翻去都是来自昨天前天的留言,沈慕白周围站着几个NPC,但是都是比较低智能的,一个个或是不说话,或是重复着日复一日的设定好的台词。
  整个世界除了他,似乎再也没有其他有自主意识与思想的人。
  周围都像是瞬间内点下了消音键,顷刻间静下来了一般,静谧得可怕,空荡荡得只剩下他一个人困在这里。
  这种类似于被全世界遗弃在无人角落的感觉,是十分可怕的,当全世界只要你一个有意识的人停驻在原地时,那么全世界都会变成一个无声的、坚固的囚笼。
  其实就在刚刚,沈慕白有意识地放出数据流捕捉了些网络信息,刚刚流窜了回来。同时他也模糊地知道了一件事情——
  这个名为《仙门》的全息游戏,因为公司运营不善,在下一次的更新后就要正式关闭了。
  也不能说游戏就此废了,而是被一家大型的游戏公司收购,会在不久之后进行升级改版,除了主要剧情NPC不会变,其他的路人甲小鱼小虾们都会被清理掉。
  而沈慕白站着的位置,则据说要替换为一个打充值小广告的美艳女郎。
  也就是说,或许......马上,他就要真正地被投向回收站台,作为一段被废弃的数据销毁掉了。
  这或许,也是他作为NPC,最后的一点时光了。
  “罢了,干脆让主系统将我收了算了。”
  因为这样的“活着”,实在是太无聊太无趣了。
  沈慕白呵笑了一声,暗叹了一声“矫情”,抬头看向游戏世界的天空,发现天际已经开始浮起一道诡异的暗红,像是火焰般缓慢地席卷了整片天空。
  与此同时,自己的游戏面板上也开始呈现出一道更新提示。
  “全面更新即将开启,请各位玩家尽快下线。”
  “强制下线系统开启......更新倒计时现在开始,三......二......”
  忽然之间,天边乌云翻滚,天地也随之变色。
  与此同时,一道势如万钧的雷火蛟龙般从天而降,向着游戏世界内的绝对安全区域疾驰袭去,正巧对着沈慕白直劈而下。
  这运气!简直差到碉堡!
  设定着剑修老祖座下的小徒弟的名号,沈慕白本身的武力数值也是杠杠的。他的身体的反应极快,电光石火之间,正好躲过了雷击。
  当下才缓了一口气,然而却万万没想到,这道苍雷居然像是定位导弹一样,被躲过了还能像一条长蛇一般猛地转侧扭来,带着风驰电掣的幽幽雷火,直扑沈慕白而去!
  “等等......这是什么鬼?!”
  “一。”
  最后的倒数声就像是死刑的宣判,沈慕白还来不及反应,那道苍色的雷火便如同张牙舞爪的猛兽,风驰电掣地朝着他扑来。
  下一秒,沈慕白只觉得浑身忽然燃起一股如火焰般灼烧的痛感,随后眼前一晕,便坠入了一片浑浑噩噩的黑暗。
  
 
  ☆、新的开始
 
  “......是胎盘早期剥离,准备手术。”
  “......立刻进行剖腹产......大出血......”
  “胎儿心率下降......”
  刚刚从一片无尽的黑暗中脱离而出,沈慕白脑海中一片眩晕,就依稀地听到了一些人模模糊糊的语句,女人的痛楚哀叫和急切而凌乱的脚步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