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惨遇恶狼+番外 作者:奕歌

字体:[ ]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小攻虐大叔  虐爱
 
高H,三观不正,大叔受
阿水摆摊卖水饺,碰到个死变态,日也日夜也日,日日更健康。
黄暴H,暴力变态强攻X懦弱大叔受,发泄类小黄文
注:前面会略清水,后面开始飙车。
小受已婚男,小攻NTR专业户暴力变态衣冠禽兽慎入慎入慎入
自娱自乐式随便写写,剧情渣,习惯性语句不通加啰嗦==
 
 
 
 
 
    第01章 遇见恶狼(肉渣)
    
    阿水叫王水,江湖人称水哥,年龄三十九,相貌平平,家中有娇妻一枚,职业:摆摊卖水饺,专长:包饺子,绝技:究极白菜鸡蛋馅。
    作为一个南方人,阿水能把饺子做得整个居民区人人称赞也是难得。
    阿水没什么本事,从小到大都是蔫坏猥琐型,不逃课不打架,认真上课成绩极差,好不容易熬到高中毕业,终于结束了自己的苦学生涯。
    阿水毕业后到处给人打零工,搬过砖,看过厕所,端过盘子,做过清扫工,发过传单。但他做事没一个长性,结果混到快四十了仍然一事无成。
    直到天上掉馅饼似的,让他捡到个漂亮老婆,阿水才踏踏实实做起了小本生意。
    说到老婆小美,两人邂逅纯属意外,小美当时刚被大款给甩了,虽然得了一笔不菲的钱财,但身心严重受伤,一个人在路边鬼哭狼嚎。当时阿水正巧路过,看见这么一个穿超短裙露胸装的大美女在街边哭,眼睛都绿了,情不自禁地凑上去,跟着大美女坐在一边。
    阿水头一次鼓足勇气笨嘴拙舌地安慰着美女。小美泪眼朦胧地抬眼,就看见一张快四十岁平凡老男人的脸,当即心冷了大半,但当时情况特殊,为了抵抗大款原配和儿子的狂轰滥炸,小美不得不找个依靠,于是逼不得已跟阿水走到了一起。
    俩人上了几次床后,小美看阿水也不是那么没用,而且还有一套房产,就心不甘情不愿地登记结婚了。
    婚后,阿水对这个难得的媳妇恨不得捧到天上,小美平日里颐指气使刁蛮任性,就连床事几次都要她说的算,但是老实巴交的阿水对此甘之如荠。
    一间阴暗的地下室里。
    “老骚货叫出声来!”啪的一声,肥白的屁股落下红色的手掌印。
    阿水吃痛地惨叫一声,眼泪稀里哗啦地流。
    括约肌都快被粗硬的大*巴撑坏了,男人蛮狠地揪着他的*头,用力拉扯,红肿的*头被扯出老高,再啪得一声松手,两颗可怜的红豆被蹂躏地红紫通明,甚至从凹处溢出血丝。
    “啊……不要弄我……好疼……”阿水痛苦地求饶,双手想推开男人残忍的*头袭击。
    男人啪得一手打他手背,他痛得缩回手,又忍不住去救援自己的*头,又挨了一巴掌。
    男人力气很大,才两巴掌,阿水的手背就肿了,疼得他直哆嗦。
    “骚货,老子干得你爽不爽?”男人揪起阿水的头发,强迫他仰起头。强壮的公狗腰剧烈地挺动着,干得结合处汁水四溅,阿水的屁股都被干得泛红变形。
    从站立后背位变成骑乘式。
    身体被干得上下狂癫,男人一个大力顶入,阿水的身体都被撞得悬空了,坠落时又狠插进肉洞里,脆弱的肉壁几乎被大*巴捅穿。
    “啊……太……太大了……我要死了……”阿水无助地哭嚎着,双手被强制拉住,像骑马一样,被男人顶得浑身乱颤。
    “干死你!干死你个老贱货!”男人发狠地肏他,看他露出从未有过的媚态,看他流着眼泪嘶哑哭叫,看他被自己的大*巴肏得魂飞魄散。
    那一刻,肉体和心灵得到无比的满足。
    男人直起身,结实的手臂抱住阿水的两条大腿,将他按在床上,粗大的*棍在湿软的肉*里停顿了一会,立刻打桩似的啪啪啪开干。
    “……我不行了……不要再……啊啊啊……”
    阿水被肏得泪花四溅,哀声惨叫,可男人不管,干得越发大力,连大睾丸都塞进肉洞里,恨不得将身下的老男人活活捅死。
    暴戾的*爱持续了几个小时,等被灌了一肚子*液后,阿水痉挛汗湿地瘫在床上。
    他眼神涣散地看向窗外,内心一片绝望。
    他真后悔,后悔遇到男人……
    一切噩梦的起始就在那天晚上。
    阿水的饺子摊一般七八点钟生意最好,等到九点开始下滑,十点时,阿水就准备收摊回家哄老婆了,运气好今晚还能来一炮。
    阿水这边正在整理碗筷,就听到椅子摩擦水泥地的刺啦声。
    阿水回头,就瞧见一西装笔挺的英俊小伙坐在摇摇欲坠的塑料椅子上看着自己。
    阿水平生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长得帅的同性,一种是长得丑的异性。
    他没好气地走过来,把筷子一戳,说,“喂,收摊了啊,饺子卖光了。”
    帅哥也不说话,英俊的脸带着似笑非笑,两只鹰隼似的眼直勾勾地盯着阿水,把他从头到尾从上到下跟扫描仪似的扫了个遍。
    阿水啥时候被这么看过,后背的寒毛都立起来了,心想,不会是地痞流氓来收保护费的吧?
    阿水有些不安地凑上前,腆着脸说,“那个……您是哪位,我上周才交过保护费,是交给峰哥的,峰哥你认识不,又矮又胖的那个……”在男人灼热的视线中声音越来越小。
    男人终于开口,声音磁性悦耳,“听说你的饺子不错。”
    阿水一时摸不清这人何方神圣,看样子也不太像混混,穿着西装一本正经的样子,可身上却透着股不同于“白骨精”的匪气,一时把眼毒的阿水都给难住了。
    “恩……今天不是晚了嘛,再说我这饺子都卖光了,您要不先回去吧,明天我绝对给您准备好!”
    那男人嘴角微微一翘,说,“不,我今天就要。”那口气不容置疑霸气四射,只震得阿水说不出话来。
    完了真遇到煞星了。
    阿水又唧唧歪歪地解释半天,可那男人既不恼也不催,就这么坐着,看着阿水嘴唇开开合合,眼神越来越晦暗,心想这么一张嘴要是含住自己的大*巴该多爽。
    阿水哪想得到这相貌堂堂的小伙子对自己有如此变态龌龊的想法。反正好说歹说都没用,急得阿水满脑袋汗,没办法只好给老婆小美打电话,让她把冰箱里给自家吃的饺子带来。
    那男人一直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阿水也不敢开溜,这摊子还在这儿呢。
    那男人突然招招手说,“老板,你过来坐。”
    阿水只能驼着背屁颠屁颠地在男人对面坐下。
    “平时生意好吗?”男人声音温雅磁性,就算阿水是男的,也听得浑身舒服,连忙点头说,“还成还成。”
    “今天我来的不是时候,还请老板别见怪。”
    阿水当然想见怪,可看男人衣架子似的身板,阿水还是咽了咽口水,陪笑说,“顾客就是上帝,我当然要伺候好上帝了。”
    “上帝?”男人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脑袋里想着阿水浑身光溜溜地躺在床上,张开双腿,眼睛湿漉漉地看着自己,然后咬着嘴唇说,“让我伺候您。”
    幻想到这儿,男人只觉得裤子越来越紧,妈的,自己居然硬了!男人只能把理智强拉回现实,而现实中的阿水,还穿着油腻肮脏的白大褂,一副害怕又谄媚的死样子。
    这时,阿水的老婆小美穿着遮不住胸部的真丝睡衣扭着水蛇腰就过来了。还没见到人,老远就听见一个女人尖锐的骂声,“吃饱撑着了,谁他妈现在吃水饺,也不怕撑死,还要老娘亲自送,不知道老娘正在做美容……”
    紧接着就跟掐了脖子的母鸡一样立刻消音,小美看见了坐在倒霉老公对面的金灿灿的大帅哥。
    妈呀,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跟自己猥琐的丈夫一对比,简直就是天神下凡!
    小美开始后悔刚才毫无形象地叫骂,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从泼妇化身淑女。小美把一袋子水饺递给阿水后,媚眼如丝地看着男人,极力将自己涂着眼影的眼睛和血红的嘴唇突显在高帅富面前。
    至于高帅富,原本对着阿水意- yín -得裤裆撑起,谁知来了个洗头小姐样的泼妇,不禁露出厌恶的表情,但又不着痕迹地变为礼貌的微笑。
    “呵呵,我老公啊水饺做的特别好啊,尤其里面的汁水简直是吸都吸不过瘾呦,客人你一定要好好尝尝啊。”小美这边低胸睡衣几乎把*头都露出来了,娇滴滴的话里带着赤裸裸的性暗示,阿水一直背着身体煮水饺,听到老婆热情风骚的话语,不禁心里一痛,但只能装作没听见。
    小美以前做过小姐,对男人都带着股调情的味道,整个楼栋的男人都对阿水的老婆有旖念,所幸小美虽然风骚但没给阿水真戴过绿帽子,更何况小美那么漂亮,嫁给自己这么个一事无成的穷光蛋也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所以阿水也不敢多说什么。
    男人听到小美说这种话,只是疏离地笑笑,并不搭腔,眼神却若有若无地扫着一边煮水饺的阿水,盯着他时不时弯腰翘起的臀部。
    等阿水把水饺煮好,男人才露出笑脸,温声道,“那我不客气了。”
    小美头次听见帅哥说话,立刻心花怒放地接茬说,“是啊是啊,这个馅是我配的哦,客人你好好尝尝。”
    阿水也不是第一次听见小美说假话了,懒得跟她计较,但终究是不爽,嫉妒和自卑在心里头翻腾,恨不能这个勾引自己老婆的小白脸吃饺子噎死。
    男人文雅地拿起筷子,尽管身上带着一股野性,可动作又说不出的协调,这么一个身份莫测的男人在阿水的饺子摊吃了他招待过的最晚的一次水饺。
    不得不说,阿水的水饺真的很好吃,皮薄馅大,尤其是里面的肉嫩的几乎滑进嘴里,又香又鲜,男人原本还慢悠悠地咬一半,到后来简直就是一筷子一个,吃得不亦乐乎,并且也不显得粗鲁,看得小美心花怒放,阿水也跟着露出了笑脸。
    等吃完最后一个,男人抬起头,阿水和男人的眼神正好交织在一起,阿水莫名地心跳加速,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视线。
    男人看阿水笑得眼角纹都出来了,心里痒得厉害,恨不得舔舔那眼纹。但明面上,男人还是淡定地收回视线,从外侧口袋掏出一张红色老毛。
    阿水接过一百想着到底找多少钱时,男人笑着说,“不用找了,水饺真的很好吃。”说完,在小美爱慕崇拜的眼神和阿水握着一百块兴奋感激地眼神中慢慢消失在黑夜中。
    “感谢老天,一顿饭就能挣一百块,社会主义就是好啊!”阿水举着钱对天喃喃道。小美无语地白了他一眼,一把抢过钱扭着水蛇腰就走了。
    这个晚上阿水和小美都没睡好。
    小美想的是,这是哪儿来的高帅富啊,真想跟这个身材精壮的帅哥来上一发。阿水则想,这帅哥不光懂他厨艺给钱还大方,真是恨不得天天碰见这种顾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