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冒险告白被接受了怎么办 作者:莫如归

字体:[ ]

 
    文案:
    张清韵玩输了游戏,被要求去向某个男同学告白。
    “同学你好,想对你说一声我喜欢你。”
    那个人抬眼看了看他:“哦,我接受了。”
    “……”
    雾草,他说接受了,那接下来的剧本该怎么演下去?
    温柔作死撩人攻X腰软易推倒闷骚小公举受
    ①:主攻文,傻白甜。
    ②:双洁,无玻璃渣,可食用。
    两个作死boy互相掰弯的激荡过程,你耍我我就耍回你,谁先受不了认怂就是孙子。
    小攻绝不认怂:我要进去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小受冷艳高贵:嗤!
    当两个直男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各自懵逼坐在床头抽烟,这事儿咋整……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清韵、曹凝 ┃ 配角: ┃ 其它:主攻
 
    编辑金牌推荐:自认是直男的张清韵,和同学玩游戏输了被要求来个大冒险,去向CAO场上的一位男同学告白。他愿赌服输上前告白,结果对方居然答应了,那接下来的剧本该怎么演?被告白的曹凝也自认是直男,他耍了一下前来告白的傻鸟,没想到这只傻鸟却吻了自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文中两位主角因大冒险的游戏而结缘,然后互相斗气较劲,互不服输。后来他们之间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直男的范围,这还是直男吗?温馨搞笑的剧情一一展开,主角二人从直男到弯男的过程,令人会心一笑。
    ==================
    
    ☆、第1章 壁咚
    
    北京,Z大校园。
    四月份的午后,天上挂着淡淡的太阳,把CAO场上的学生们照得昏昏欲睡。包括昨晚没休息好的张清韵,他打着一个小小的呵欠说:“玩完这把就不玩了,回去睡觉。”
    他和同寝室的其他两位同学,正在玩飞行棋。赌注就是输了的人说真心话,问什么都得老实回答。
    可惜张清韵的绯闻太少,问什么都没意思,这小子连初吻都还在,没什么可盘问的。
    “行啊,最后一把玩大的好不好?不管谁输了,都来个大冒险。”和张清韵同寝室的薛涛说。
    “可以。”另外一个玩家席东树点头同意。
    “随你们。”张清韵说道,眼看着自己就要赢了,他也点头答应。
    结果不走运,才刚答应没多久,席东树把他的一个棋子踢了回去。
    然后就一直没办法起飞,气得张清韵跳脚:“都是套路,你们故意黑我。”
    “哈哈哈!哪能怪我们呢,只能怪你自己手黑!阿树你说对不对?”薛涛笑着一撒骰子,马上开心地说:“哎,这个点数正好,我可以先走人了。”
    接着席东树也跟上:“我也OK了。”
    两个人瞅着张清韵,相视一笑,对他道:“来来,清韵,哥给你指条明路。”
    这两个人挤眉弄眼地,让张清韵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神色狐疑道:“你们想怎么样?”
    “刚才不是说好了,输了的人要来一个大冒险吗?”薛涛掐着张清韵的下巴,往左边一移动,那边有一群男同学们正在打篮球:“看见没,那个穿白色衣服的人,你过去跟他告白。”
    “……”张清韵看清楚那个人之后,瞪眼指着自己的鼻子:“告白?我去?你没搞错吧?”对方是个男的,而且貌似还有一群亲友团,会被打死的。
    “对啊,跟大兄弟告白才叫冒险,如果是个女同学,那就不叫冒险了,那叫占便宜。”薛涛抱着胳膊说。
    席东树点点头:“阿涛说得没错。”
    张清韵知道,这两个人只是想看自己的笑话。
    想了想,他站起来,整理整理额前的碎发:“好啊,我去。”
    身穿白色衣服的人,CAO场上有三个。张清韵凭着记忆,走向其中一个。反正都是冒险,找谁都没差,他下意识地找一个长得最好看的人。
    张清韵认为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比较好说话的,这是他从自己身上得出来的结论。
    那边曹凝刚投完一个球,无意中看到有一个高高瘦瘦的人,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并且正在向自己走过来。
    狐疑了一下,他停下所有动作,站在那里等着。
    这正中张清韵的下怀,他勾起一抹笑容,走过去伸出手掌:“同学你好,我叫张清韵。”
    “有事吗?”垂眼看了眼张清韵的手,曹凝没有握上去。
    “是的。”张清韵也不介意,很有风度地收回手掌,微笑着说:“其实只是想过来跟你说一声,我喜欢你。”
    “……”曹凝的眼睛霍然睁大,他抬头看着张清韵。
    在周围打球的人,有两个是曹凝的朋友。一个是曹凝的发小武弘文,他以为有人来找茬,一扔篮球就过来了:“凝,怎么了?”
    一个是曹凝的表弟谢宇斯,长得文质彬彬,四肢修长,也是打架的好手,他也过来了。
    张清韵看见这架势,心里多少有点慌,正在想怎么解释,突然听见曹凝说:“没事,你们不用过来。”说完这句,他的视线回到张清韵身上,沉默了大概五秒钟左右,他说:“我叫曹凝,还有,你刚才的告白,我接受了。”
    “额?”张清韵一脸意外,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没想过曹凝会接受,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他手心冒汗地问:“你是曹凝,那个曹凝?”
    曹凝颔首道:“如果你说的是省长公子曹凝,那就是我。”
    “……”张清韵愣在那里,很久没说话。
    “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张清韵。”曹凝拿出手机,抬头看着张清韵,眼神很认真,不存在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至少张清韵看不到丝毫开玩笑的成分,他完全懵了。在曹凝的注视下,张清韵几乎是机械式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报上去。
    “在哪个系?读几年级?住校还是住宿?”曹凝飞速地问,眼神一直盯着张清韵的脸看。
    “我是中文系的,大二,住校。”
    “宿舍号?”
    “三号楼,303……”张清韵额头开始冒汗,他知道自己现在该说点什么,但是嘴巴就像生锈了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好,我记住了。”曹凝居然认真在手机上做备忘,他写完以后说:“我也住校,三号楼403,就在你楼上。”
    “那么真巧。”张清韵神情麻木,扯着嘴角笑了笑。
    “是啊,一起回宿舍?”曹凝提议道。
    “有何不可。”张清韵故作轻松,然而从CAO场走到宿舍这段路是他此生走过最难熬的一段路。
    两个人到了三楼以后,曹凝看了看身边说:“不陪我上四楼,认个门?”
    “……”张清韵轻呼吸一口气,点点头,继续跟着曹凝上四楼。
    来到四楼403的门口,曹凝用钥匙打开门,然后靠在门上,对张清韵说:“谢谢你陪我上来,晚上再去你的寝室找你,303没错吧?”
    张清韵汗如雨下,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没错。”
    “嗯,那我进去了,拜。”曹凝看了他一眼,然后关上宿舍门。
    张清韵站在门外,长长吐了一口气,妈的……
    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感觉自己双腿走不动路,心里乱哄哄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样不行,得跟人家解释清楚。
    他心里一直在想怎么跟人家解释清楚,别到时候一不小心成了玩弄别人感情的人渣!
    不过张清韵很庆幸,他庆幸自己多站了这一会儿。
    “咦,阿凝这么快回来了?”
    张清韵听到403里面有人说话,他竖起耳朵仔细听。
    “嗯,遇到一个傻逼,就回来了。”曹凝的声音。
    “什么傻逼?”他寝室的人很感兴趣地问。
    “一个男的,和别人玩输了在CAO场上跟我告白,这种人最无聊,低俗。”曹凝嗤笑了两声,说:“不过我把他耍回去了,我接受了他的告白,还说晚上要去找他。他现在估计正着急,怕我晚上真的去找他。”
    “哈哈哈哈!”曹凝寝室的人全部笑得东歪西倒:“太搞笑了,真有你的!那你晚上去不去啊?”
    张清韵听见曹凝高冷百倍的声音说:“耍他一下而已,他长什么样我都没记住。”
    里面继续热聊,说的话越来越让人难堪。张清韵握住拳头在外面站了两分钟,家庭原因造就了他不是个冲动的人,但是这次真的忍不住冲动了。
    他敲了敲曹凝的寝室门。
    “你好,我找曹凝。”看见开门的男同学,张清韵摘下眼镜,捋起刘海对他笑了笑。
    “……”那位男同学叫做胡小北,是403年纪最小的专属开门小弟,平时腐宅双修,爱好各种动漫美男和萝莉。
    当他看到张清韵的脸时,眼睛瞬间睁大,瞳孔扩散,心跳加速,这预示着他心里的男神又该换了。
    “你,你好……”胡小北的眼睛从张清韵的脸上往下移动,看见白衬衫,细腰、大长腿,他艰难地回头:“那个,曹凝,有人找你。”
    曹凝沉默地站起来,走到门边,脸上带着点疑惑。
    “不明白我为什么又回来了对不对?”张清韵拿着黑框眼镜抵抵下巴,然后勾起嘴角笑了笑:“我突然想起来,刚才忘了跟你来个定情吻。”
    说完,张清韵身体向前倾,双手捧着曹凝的脸吻下去。
    四瓣嘴唇亲密接触,曹凝霍地睁大眼睛,他刚想要挣扎,就被张清韵紧紧抱住,而且把他压在墙上。
    “唔……”
    张清韵身高一米八几,禁锢着一米七几的曹凝简直轻而易举。他一手抱着曹凝的腰,一手挑起曹凝的下巴,嘴唇用力撬开曹凝的双唇,他们第一次接吻就直奔高难度法式热吻。
    虽然张清韵也是第一次这样对别人,但是他仿佛天生自带这种技能,唇舌在曹凝的嘴里辗转温存,既温柔又强势地,把人家吻得手脚发软,脑袋发晕。
    这就是张清韵的目的,他要让曹凝感受一下自己宽厚的胸膛,荡漾的吻技,当然还有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