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Tomorrow 作者:小四大人

字体:[ ]

 
文案:
这个故事有点悲伤
这个故事有点慢热,
需要细细品味才能懂得滋味
......
此文1V1
 
上帝常常记得关上你的窗户
却忘记打开另外一扇门
这个世界任何人都会遗弃自己,若果自己都不爱自己
那还有谁会爱你。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天(安浩) ┃ 配角:林捍宇,姜文,洛毅 ┃ 其它:
 
 
  ☆、活着
 
  
  他每天晚上都希望他醒来后,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是他还是记得那么清楚。可是也是记得清楚而已。
  生活很多时候虽然让你记住了痛,可是不会让你沉浸在痛的感觉中。
  只要你不想死,你便要穿衣吃饭,为生活奔波着。日积月累当初如何的惊心动魄,死去或来都被生活磨灭。
  那些所谓的痛又能做什么?没有人的悲伤能永远,时间会给伤口结疤,即使丑陋,也就是个疤痕,徒留痕迹,不痛不痒,偶然碰触也只是会略微惊讶,想起有过那么的曾经,这些丑也只是惊醒自己莫重蹈覆辙。
  他无法回忆去过去,偶然也看不到未来,但是他还是卑微的希望活着。一天一天的过下去,
  会为高薪而努力,疲倦了就出去旅游,一个人吃自己喜欢的美食,一个人逛着自由街道,一个人住着自己打造舒适的房子,没有别人,所以也不会因为要迁就别人而让自己过得不舒心。
  甚至某天,他突然看自己的名字不顺眼,跑去把原来的名字改成,明天。也没有人干涉他。
  他已经三十岁了,7年前因为一些事情,大学毕业后就直接来到了中国南方的一个沿海城市。
  虽然它在全国是经济排前几之一,可是就业率也没有高于中国的平均水平,何况现在的大学生值多少钱?随便捞一个都是研究生。所以几经辛苦七年前他从一个储备干部混成了一个会计。其实招他来的那个女人是会计,明天是她的跑腿而已,后来年老开花,前年就以36岁的高龄嫁给一个高富帅,今年就准备生孩子了,看在明天务实的性格,也就培养他接代她的位置。做了会计后,他的工资每月涨到了四千,一千多能租个不错的单身公寓,除去水电费和吃用,还能剩下那一千多,对于单身又不喜欢聚会的明天来说,足够过一个中下的小资生活。
  他工作的公司是个很小的外资公司,加上他,不足40人,但是效益很好,听说老板是住在国外很孤僻的老人,早年是哪哪的□□,在哪哪就是干的贸易生意,年老的时候觉得还是弄个什么消遣时间,所以才开了这家外资公司。至于老板,他是从没见过,也没兴趣。这里最高的领导人,就是那个穿着穿短裙能说很多他听不明语言的女人,他们都叫她陈总。明天不喜欢交朋友,但是不能否认他跟几个同事相处的很好,可,仅止于工作时间。
  每个人都一块面具,明天管不了别人心里对自己的想法,只要工作配合,能让那个陈总满意,那就是他每天最大的想法,相比其他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明天按照往常的打卡下班,来到了公司楼下,才发现已经乌蒙细雨。进入深秋的S市已经开始冷风割人,最让人讨厌的还是,这冷风还带着微微的湿气。他的小腿又得开始疼了。
  虽然没带伞,幸好公寓离家里不远,但5分钟的路程还是让他淋了落汤鸡。洗完澡吃了止痛药,他开始不知道要干什么了。电视,他没买,电脑不想开,满世界网络都是鹏菲离婚,那是别人的事情,他实在不太了解为什么谁谁离婚要跟信不信爱情有关系?
  至于音乐只会让他觉得烦,最近的歌词不是爱得你要生,就是爱得你要死?哪有这么多要死要活的?
  □□看苍井老师?没意思,男的女的只会叫,何况她不是他的性幻想对象。
  想着想着,好像,他活着,真没意思。
  要不,他去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  改来改去,终于决定了大纲,希望大家喜欢
 
  ☆、孤独
 
  
  他有些失神的坐在沙发上。自杀的念头在孤独一人的时候,时常跑出来骚扰他。但他打从心底的真的不想死,可是死的念头却不放过自己,前一晚总是问自己为什么活着,第二天早上就会想一堆好的事情来告诉自己,活着是他妈的美好无比。可是这不够,他知道。他原以为是生活像HEBE那首《寂寞寂寞就好》的歌名一样,可原来对于他来说是黄小虎那首《没那么简单》。
  不要问他怎么知道这两首歌名,只因为出纳小妹每天都在哼唱这首歌。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只开了大厅的一盏落地灯,昏黄的灯光照不了整个大厅,他背对着落地灯,看着外面还在下的细雨,远处还有零零落落的人群,还有络绎不绝的车,他仿佛能听见他们热闹的讨论声,又仿佛不能,世界离他很近,却又很远。
  他无聊的收回视线,屋里的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周身除了静还是静。脑袋里想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没有一件事清晰的,他一抓住,却只剩下空白与无力。
  他忘记谁说过的一句话,
  寂寞有时候可以把一个人杀死,因为寂寞只会带来绝望。
  他猛地睁开眼,冲到玄关猛地将所有的灯都打开。“啪—啪—啪—”几声,小小的单身公寓无所遁形的呈现在他的眼前,他打开震天的音乐,开始随着音乐疯狂的摇摆身体,甚至还跑去冰箱,把那瓶价值45元饮了半瓶的的红酒倒了一大杯,灌入了口中。
  生活总是跟他开玩笑,可他从来不想做生活的失败者。他没有了过去的一切,但是他还拥有未来的一切,希望在明天不是吗?
  没一会儿
  他又倒在沙发床上,其实他的酒量不算好,可是这个时候他就需要酒,醉了很快就能过完一晚。
  大吼大叫流着“马尿”,就这么过一天。
  他在百度搜索过他的行为,听说这叫抑郁症,什么叫抑郁症,简单一句,就是有自虐倾向的人。他没去看心理医生,甚至觉得自己没病,或者这不能算是病,他心里有一道疤痕,平时它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来攻击他,而他无力抵抗,因为越是抵抗越是痛。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等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还是期待哪个人能够抚慰自己。哪怕他知道自己也许这辈子他也等不到了,可是他无法说服自己不再等,哪怕那么多年过去,哪怕都是物是人非,他还是想等,等着那个拥有希望的明天。
  浑浑噩噩间,
  明天把所有的衣服都挣脱了,关了所有的灯,拿过扔在一旁的被单裹住自己。屋里开了暖气他并不冷。把脸埋在沙发床上,脑袋开始浮浮沉沉,感觉像在坐船。他迷迷蒙蒙的看见不远处有个笔挺的人向着他招手。
  他哂笑了一下,带着哽咽的声音,呢喃了几句,闭上眼的时候,眼角滑落了一滴他绝对不会承认的眼泪
  “不能放过我吗?”
  
 
  ☆、你叫明天?
 
  
  第二天在手机铃声吵醒来的时候,他就在挣扎着是否去上班?他瞄了一眼手机,备忘录赫赫然的写着新任的总经理助理今天会正式到任。
  他无比的哀叹着上班族这一悲催的职业。听行政部某个小秘说,陈总要调走了,来的助理才是下任的总经理,只是挂着个助理名义来交接而已,坐的办公室可是总经理办公室。
  不论那个人的身份是什么,陈总去温哥华的时候,已经跟他说过了,以后有关于财务的一切都由她新来的助手负责。所以今天例行的财务报告,必然要上交给新来的助手。
  想到这里,他便只能无奈的起身去洗澡,把昨晚的一身酒气洗去。清晨的冬阳非常的暖和人心,照得明天神清气爽。在去公司的路上有很多小摊档,他沿路吃了个肠粉,还有油条,心情很好的跟公司楼下的刘伯道了声早,意外被赠送了一杯铁观音给他,让他去除口中的油腻,只剩下满口铁观音的甘香,明天满意的眯起了眼睛,今天开始感觉都会很顺利啊!
  如往日般,他赶在离上班时间5分钟之前打了卡进了公司。
  公司是在一个新建的住宅区里,一共有三层楼高,一楼是行政部和业务部,还有一个通天的小花园,小花园里还有个小小的凉亭和一些石凳子,是员工休息和吃饭的地方。二楼是财务部和一间大的会议室和一间小的视听室,三楼是总经理办公室和休息室。听说这个原本是住宅区的售楼处,也不知道怎么的被拿来给他们开公司了。
  明天陆续的跟着其他同事打招呼,然后快速的跑到了二楼,他的财务报告虽然已经做好了,但是还没打印出来。8点半上班,离9点交报告还有点时间,他还是为自己原本可以昨天做好的工作,而留到今天而觉得不安。
  不过很通常,明天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他很顺利的将财务报告列印了两份,一份给新来的总经理助理,一份是财务部留档保存的。9点差5分,他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轻轻的敲响了门。
  “进来。”一阵低沉冷漠的声音透过厚重的木门穿透而过。
  门外的明天的心,不禁一颤。有些茫然的看了一下眼前的木门,然后笑了笑,缓慢的推门而进。
  不远处透明洁净的玻璃墙下,一个修长身影潇洒的靠在办公桌旁,笔挺的身姿穿着贴身的西装,半长的碎发被扎起服帖的垂在脑后,头微微昂起,细白的脸上有双细长的丹凤眼,丹凤眼里余晖却瞄着他眼前有些畏缩的男人。他公司的财务部会计。
  男人双手抱胸,向他走前了几步,薄唇微微勾起。“你叫明天?”
  
 
  ☆、林捍宇
 
  
  陈总跟他说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觉得有些好笑,什么样的家庭会把自己的儿子叫明天?后来看人事资料,才发现这是他自己成年后才改的名字。他好奇什么样的人才会跑去改这种名字,今天一见,却跟他心中所想的有些违和感。
  他从来就不是那么诗情画意的男人,只是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一些年少时的回忆,所以他曾经以为这个名字的男人多多少少会有些不同,或许带些冷冽,或许故作深沉,或着明朗中蕴涵着抑郁,或者很多很多,那些能引起他兴趣的特质。
  可是,眼前的男人,真的是太普通了。不白不黑的皮肤外套着普通的西裤衬衫,平淡的五官上挂着普通的黑框眼镜,因为紧张,所以抿紧了有些黑和脱皮唇,还有一般下属对上司的恭敬和战战兢兢,完全就是一个毫无特色的白领。
  “是的,总助。”明天知道每个人刚开始都会对他的名字产生好奇,但是随后就会发现,他其实就是一个很乏味很普通的人,“这是这个季度的财务报告。”走上前,双手把资料递了上去,微微低着头,等他接过去后,再向后退了一步,还是低着头站着。表现的完全是一个合格的下属,哪怕他心里是不喜欢的,但是表面肯定是毫无破绽的恭顺。
  明天知道自己是个不怎么会讨上司好感的人,以前在那家公司,老板都不怎么喜欢他,幸好这家公司的陈总是个很务实的人,虽然平常跟大家都保持距离,但是跟大家说话的时候,总是语气温和并很有耐心,只要大家能把工作做好,其他事情,她基本上是睁一眼闭一眼,所以他大多时候都是逍遥自在的。
  现在换了这个总助,听说是留哪里回来的ABC,明显的发现他身上与生俱来的冷淡和那些无法忽略的贵族气质,哪怕他貌似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但是他举手投足带着冷冽的气势,简直就跟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
  明天很敏感,他的直觉通常能让他分辨出什么人要怎么相处。何况他对那些天生带着高人一等气势的人会不自觉的排斥和畏惧。
  被叫总助的男人随意翻了翻手上的财务报告,在最后净利润那一栏里多扫了几秒钟,然后转身坐在那偌大办公桌后,让人无比向往的真皮办公椅上,“恩,有问题我会找你。”
  得到想要的逐客令,他心底松了口气:“好的。”明天安静的转身离开,转身之时,他特意瞥了一眼办公椅上那重新更换的名牌:总经理助理林捍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