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以外,不是卧底就是基 作者:殷唯

字体:[ ]

 
内容简介:
一个黑社会大佬的儿子发现自己身边不是卧底就是基佬。
 
每天醒来我都觉得很心塞,觉得人世间充满了遗憾。每个人都有着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穷的人想富,富的人想权,权的人想要长生不老。
我比这些人类单纯多了,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好公民。
然而我爸是黑社会老大。
好在他挺疼我,含辛茹苦(其实并没有多苦,因为他有钱)地把我拉扯大,我也争气,成绩好,有礼貌,热爱劳动,积极让座,每年捐血两次,坚持日行一善。
我爸也不强求我继承他的事业。
于是我退而求其次地想要维护好我家。
然而我爸给我找的后妈是个男人,叫阿Bo,搞视觉系摇滚的,化了妆跟卸了妆是两个人,搞得我一度惊悚地以为我爸搞双飞。
还好他没道德沦丧到那种程度。
阿Bo进我家门的那一天,是我18岁的生日。
我不太想回忆当时的心情和反应,总之和我爸打了一架之后,我学会了尊重他人的性取向。
等我拖着被打断的腿冷静下来后,我爸重新给我介绍了阿Bo,说:“阿Bo比你大三岁,你叫他哥就好。”
我觉得我爸的头可能被我砸傻了。
我他妈宁愿叫那活祖宗大爷也不想叫他哥好吗?!你他妈还想玩父子play吗?!
于是我诚恳地跟他俩谈判:“要不然我叫妈,要不然我叫他名字,要不然你就打断我另一条腿吧。”
阿Bo全程戴着耳机在听歌,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
卧槽这小狐狸精找了个可能比他爹还年纪大的对象、多了个比他就小三岁的继子居然还有脸拽了?!他爸妈知道这回事吗?!
我爸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眼睛眯了起来。
江湖传言,杜市敬眯眼的时候天就会下红雨,有的人就要全家死。
我毫无压力。
要死一起死,死也不会屈服于这个- yín -靡的成人世界,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过了会儿,我爸可能终于意识到了我全家包括且只包括他跟小狐狸精的事实,叹了声气,说:“随你吧。”
切,除了随我你还能怎么地?
总之,就是这样。
往事总是不堪回首,从那以后已经过去了一年。这一年我读大一,节假日根本不想回家,要么泡图书馆要么去打工,然后光荣地获得了一等奖学金。
放寒假的时候我爸派了他的司机跛叔来接我,跛叔知道我得了奖学金非常高兴,说要自掏腰包摆流水宴还在酒店门口贴上横幅“热烈庆祝洪义堂少主杜清荣获XX大学一等奖学金”。
我求求你了!我十九岁了!我有尊严的!你是想逼死我吗?!
跛叔边倒车边问:“清清你不高兴?不高兴就不摆了,你别不高兴,也就是跛叔心里高兴,为你高兴也为大哥高兴,你给他长出息。”
看得出来确实很高兴。跛叔不是外人,他是我爸的心腹兼司机,小学五年级之后我的家长会全都是他去开的,我爸还想过让我认他做干爸,但跛叔说我其他干爸都是大人物怕会不高兴,所以还是算了。
你说我爸怎么就不跟跛叔结婚呢?跛叔一看就贤慧勤劳,哪里不比阿Bo好?
我问:“我爸还好吧?”
跛叔:“还好还好,就是想你,你看看你读了个大学都不回家了,就在一个市里呢。”
我撇头看车窗外:“他不是有阿Bo吗,还要我干嘛。”
跛叔就笑了:“你看你说的,对象跟儿子能一样吗?”
是不一样,儿子能有对象那么不知廉耻吗?你根本就不理解我!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听见我号称叱咤风云血洗天下的爸和他小情人在上床还边干边喊儿子爸爸宝贝儿的时候我内心有多么绝望!
他们真的搞父子play了!
哦,我想安静地狗带。
“好了好了,说两句你这孩子又不高兴了。”跛叔问,“跛叔带你去吃冰好不?”
重!申!一!遍!
我!十!九!岁!了!
被跛叔硬是带去吃冰。
本来我是拒绝的,但他塞给了我一千块钱。
虽然我不缺钱,但有钱不要我就是傻。
我坐在位子上玩手机,偶尔抬头看一眼去买冰的跛叔。
跛叔正在跟老板聊天,聊天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最近生意好吗”“最近身体好吗”“最近想我了吗”“我天天都在想你”“好好好你不想我也没关系,你别不理我”“上回大哥是真的有急事找我”“都一个星期了你还不肯原谅我啊”“我在大哥家都是睡车库的很惨的”“我从没说过大哥比你好,大哥怎么可能比得上你好”“不不不我没拿你跟我大哥比过”……
冰店的老板是个男人。
他俩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反正跛叔第一次带5岁的我来这里时他俩肯定就暗搓搓的有一腿了。
跛叔已经暂时遗忘我了,还是打工的小妹记得给我端来了芒果冰。
我找角度拍了一张照片,加了个滤镜,发到朋友圈,配上文字:一个人。
等会儿一定会有姐姐妹妹们回复我:哎呀你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呢?/哎呀到姐姐怀里来~
……诸如此类。
嗯。
没错。
是这样。
我在撩骚。
我要找对象。
我想交女朋友。
我已经十九岁了。
晚了怕被基佬盯上。
放下手机,我开始吃冰。
吃完冰,我拿起手机,发现果然已经有了许多留言。
第一个留言是我发小的,他说:喊我陪你啊。
下面的留言纷纷是:
哎呀~
哎~呀~
哎!呀!
Yoooooooooo
我关掉了手机。
三分钟后,手机响了,是发小打过来的。
发小:“怎么一个人?出来耍?”
我:“不,跟跛叔在一起,等下就回家了。”
发小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跛叔是去找他小情人了吧。”
我有点毛骨悚然:“他俩年纪一样大,你能别用‘小’来形容吗?”
对,没错,跛叔和老板是同龄人,这才是真爱!
发小叹气:“你能别这么一板一眼吗?”
我也想叹气:“你能正经点吗?”
发小继续叹气:“你不要总强调年龄这回事,你爸跟bo哥两情相悦你情我愿,你不要总觉得那是一场邪恶的屁`眼交易行吗?”
站着说话不腰疼,当年你爸搞你同学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我不喜欢这群黑社会,享乐主义价值观太扭曲了。
正扯着咸淡,突然那边就轰的一声,接着就听不到声音了。
我愣了愣:“喂?怎么了?你开车打电话?喂?喂!余世华!”
我起身的动静太大了,跛叔忙跑过来:“清清怎么了?”
老板也走了过来,一脸疑惑:“怎么了?”
要换了平时我就当场倒下说吃冰中毒了。跛叔的钱都在老板这,老板肯定很有钱,不讹白不讹,反正老板也不会打我。
但现在不行,我有更重要的事:“我刚跟世华打电话,他炸了!”
老板一脸懵逼地看向跛叔。
跛叔瞬间变了神色:“我先送你回家。”一手拽我一手拍了拍老板,“我怕有对头要搞事,事完了来找你,自己注意安全。”
老板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我捂了捂脸。跛叔你一定要给自己树Flag吗?
我不想回家,我想去看看世华有没有事,虽然他平时有点贱兮兮的,但好歹也当了这么多年朋友,起码小时候他骗糖吃还记得分我。但我也没闹,因为反正真出了什么黑道仇杀之类的事我自身都难保……
我乖乖地坐在车里,听跛叔边开车边联系人问情况。
跛叔联系了几个人,问了问,就挂断了手机,从后视镜里看我,表情严肃:“余少没大事,送去医院了,对方的目标是他父亲。”
哦,余叔叔炸了。
我手心里有点冒汗:“那余叔呢?”
跛叔:“重伤,还在昏迷。”
我问:“我能去医院看看世华吗?”
跛叔犹豫了一下:“也不是不行……但现在那边很乱,要不你先回家休息一下,我安排好了你再过去?你急也没用,也不是医生护士。”
跛叔说的话一般都挺有道理的,听人劝吃饱饭,所以我点头。
世华的爸也是个黑道大哥,跟我爸关系还挺不错。也是因着这层关系,我跟世华才从小走得近。
回了家,我拖了个旅行箱往屋里走,还没上台阶迎面就飞出来一个人。
……是真的飞了出来。
朝着我正面砸下。
我躺地上懵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一身都是僵的。不信你来试试看有个人无缘无故把你推倒在地,接着还蹭你脖子窝里闻来闻去……关键这人是个男的!活的!成年的!肌肉比我结实的!
“黄奇!”阿bo怒喊着冲了出来,把那厮从我身上拽走了。
我第一反应居然是阿bo跟这男的有女干情。
操,这群死gay教坏了我。
那被喊成“黄芪”的人用力挣脱阿bo,朝我又撞了过来。
我刚站起来,又被他撞得坐到了地上。
阿bo又把黄芪给拽走了。
黄芪又挣脱开,把我扑倒了。
我也是没有什么脾气了。
于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的场景。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黄芪……哦不,是黄奇,他趴我怀里死死地勒着我的腰,把脸埋我肚子上,一动不动。
他不动,我也不敢动,我是个各方面都很正常的男人,被碰完之后会硬起来也很正常不是吗?天气还这么热。
阿bo居然难得地亲手给我倒了一杯茶——平时我不待见他,他也不待见我的。但现在摆明了他有事要求我,所以有点献殷勤。
阿bo坐到对面的沙发上,面色有些微妙地看了我和黄奇一会儿,清了清嗓子:“咳……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
呵。
后妈你是玩乐队的,不是拍戏的OK?
可能不习惯低声下气地求人,阿bo的脸色有些青白不定,继续说:“我小时候带他出去玩,结果把他弄丢了,最近才找回来。他以前过得挺坎坷的,所以有点孤僻和胆小,不敢跟人打交道。”
呵呵。
这种看到人就抱着不松手的行为还叫孤僻的话,我这种内向的人是不是自闭?
阿bo还要继续说下去,忽然抬头看了看,有几分求助的意思。
我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我爸来了。
但我还是回头喊了一声爸。
跛叔刚去楼上给我爸说余叔叔炸了的事,这会子也陪着我爸下来了。
阿bo又乖乖地给我爸和跛叔倒了一杯茶,拽了拽我爸的手。
我毛骨悚然.jpg
往日我太小看阿bo了,原来他为达目的可以这么能屈能伸,简直可怕。
我爸显然挺吃那套,望着阿bo的眼睛柔情似水都要化掉了。不多久,他就对我说:“你放假也没别的事做,就带黄奇到处玩玩。”
我是一个意志坚定的boy,遂拒绝:“我有事。”
“什么事?”
“找女朋友。”
现场大概寂静了三秒钟。
“噗。”跛叔笑场了,“抱歉抱歉,我去车上拿行李。”说完他就毫无义气地溜了。
我爸似乎也噎了噎,然后掏钱包,将一张卡放到茶几上:“随便你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