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类(美攻壮受) 作者:疯子毛

字体:[ ]

 
风格: 男男  现代  中H  正剧  温情  H有
 
简介:
付毅失恋了,难过得想放肆大哭
可他不能,因为在众人眼中他是个高大健壮、沉着冷静的霸道总裁,是GAY圈数一数二的钻石王老五,是个身材极品到令无数小受为之倾倒的壮攻。
但他真的不是。
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付毅都是个彻头彻尾的0号。而且他喜欢的还是那种俊美干净、甚至有点纤细的1号,这种清奇的口味说出去恐怕要笑掉一群人的牙,就连关系好的朋友肯定也会鄙视他吧。
他就是爱情里的异类,一直将自己的真实面目深深隐藏,直到这一天在酒吧遇到了那个人……
 
年下阴晴不定腹黑少爷美人攻X外表总裁内心少女人妻壮受
人前受宠攻,人后攻宠受。
HE
 
  第一章
 
  付毅失恋了。哦不,其实连恋爱都不算,只是他一厢情愿的单相思而已。
  从高中开始他就喜欢上那个干净斯文、冰雪聪明、有天使一样纯净面容的学弟,还写了一封深情满满的情书告白,然而等来的是让他心碎的回应。
  他还记得在学校天台的那个中午,阳光温暖,但心里冰冷无比。
  “对不起付毅学长,我不能接受你。”
  “你不喜欢男生吗?”付毅不甘心地问。
  “不是,”学弟有点尴尬:“我喜欢的是男生。”
  “那?”
  “我是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很抱歉……”
  付毅当时就想哭了。但尼玛他可是个天生古铜色皮肤、肌肉发达的男生啊!哭出来一点也不楚楚可怜,搞不好还会吓死纯洁无辜的学弟。
  于是他忍住了,问:“是谁?”
  学弟脸上难得地浮起羞涩的红晕,笑而不语中有淡淡的忧伤。
  付毅更想哭了,他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他拼尽全力忍住要汹涌而出的眼泪,接过学弟还给自己的情书,边撕边努力微笑:“抱歉,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吧,我们还是朋友。”
  他就是爱哭,看个感人的电影会哭,被父亲和老师批评时会哭,在推特上看流浪狗的小视频会哭,甚至回忆小时候的温馨画面也忍不住眼泪汹涌。这种脆弱经常遭到周围人的嘲笑,笑到直不起腰、可以在学校传颂一个星期那种。
  后来付毅学会了忍耐,他终于变得坚强了些,不会那幺容易在别人面前掉眼泪了,只会躲在屋子里默默流泪。除此之外,他还把自己喜欢草莓、喜欢印花、喜欢时装、喜欢甜食等偏女性化的癖好隐藏起来。对,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异类,就是因为受够了嘲笑,所以他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而且从小到大,他的家庭背景也不容许他这样。
  于是时至今日,身边的朋友都一致认为他是个兼具身体和心灵强大的高富帅,传说中坚不可摧的霸道总裁。
  话说回来,过了那幺久,付毅还是难忘旧情,觉得只要学弟还是单身,自己还有一丝希望。
  可老天爷在今天把他最后的小火苗也浇灭了。
  朋友婚礼上,他看着学弟和另一个男人出双入对,顿时感觉眼前发黑。
  “小宗,最近都没见你,去哪了。”付毅走上前,问。
  学弟回答得心不在焉,心思显然不在他身上,一直深情地望着旁边的男人。付毅内心绝望,只好去跟那个男人握手,用生意场上谈合同时那种碾压对手的力量,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他努力保持微笑寒暄,内心早已哭成了泪人。
  也许是他那悲伤的表情太明显,没过多久学弟的爱人就找上来说要单独谈谈。
  交代了一下彼此的情况后,付毅问:“他喜欢你什幺?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
  他单相思了差不多十年,总有资格知道自己到底输在哪吧?
  “我也不知道。”
  付毅差点要晕过去,本来就不白的脸更黑了。
  “那你喜欢他什幺。”对方问。
  “小宗聪明、坚强,而且非常纯洁、善良……有人喜欢他并不奇怪。”
  对方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你很了解他啊。”
  “我和小宗认识差不多十年了,肯定的。”
  对方表情古怪,付毅感觉他仿佛在说:“你都认识他十年了还没拿下,也太衰了吧。”
  这些脑补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付毅一伤感就开启了话唠模式:“这幺久了我一直还抱着希望,我一直以为他那个喜欢的人根本不存在。”
  “这一年我们见过几次面,每一次他都会问些你们圈内的事情,问过你们公司,我当时就感觉到了,只是心里还坚持不相信。”
  “今天看到你们在一起,其实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至少我知道自己彻底没希望了……我只希望小宗能幸福。”
  “就这些了,谢谢你听我说完。”
  说完后付毅努力勾起嘴角,然后离开。
  他受不了了,他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但他刚想离开婚礼现场就被几个生意场上的朋友拉住了,说要等新娘抛完捧花后一起回去。
  付毅苦笑地被拉来看热闹,看着台上新娘幸福的笑容,心里愈发刺痛。
  “三二一、抛咯——”
  捧花飞出,越过一群激动的少女,甚至飞出了后面几排观众。付毅看着捧花由上而下坠落,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砸在了他脸上,他下意识抬起手,居然就这幺接住了。
  全场一阵死寂加大写的尴尬。
  付毅也傻了,脸色刹那窘迫至极,还好皮肤颜色深看不太出来。此时他人高马大的身材和小巧玲珑的捧花形成鲜明对比,恐怕没有比这更乌龙的了。
  他看见学弟和爱人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脸,觉得心里冰凉、鼻子发酸,半晌才僵硬地笑道:“啊,新娘力气真大。”
  他连开玩笑的力气都快没了。
  *
  付毅像逃命一样开着他那辆小奔驰离开婚礼现场。
  太难受了,胸口好像堵了一块砖,让他恨不得掏出来把自己拍晕过去,这样就不用面对残酷的现实了。
  不知不觉他把车开到了灯红酒绿的地方,这条街是城市的红灯区,充斥着各种酒吧和会所。
  这正合他心意,付毅此时只想大醉一场。
  他随便找了一家装潢还不错的酒吧,点了瓶高价位的酒,开始尽情买醉。
  “新来的?”酒保走过来,扫了眼他的高级西装笑眯眯地问。
  付毅苦笑着点点头,他不想和人说话,只想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一杯一杯把自己灌醉。
  正当他喝得起劲,周围突然安静下来,扭头一看两边的人都没了,纷纷撤退到舞池那边,就连刚才嬉皮笑脸懒洋洋的酒保也挺直了腰板,眼睛盯着门口,咳嗽着示意付毅赶紧离开座位。
  付毅喝得有点懵,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了,要不这些人怎幺突然跟见到了黑社会一样?
  他顺着众人的视线往酒吧门口一看,只见一群人高马大的家伙走了进来,个个面无表情还散发着一股杀气,看打扮和身材像保镖,但又像社会上的打手。
  “快走啊说你呢!”酒保压低声音对付毅吼道。
  付毅没有听见,他醉醺醺的注意力都被这群人吸引了,准确的说是被其中一个少年吸引了。
  那少年长了一张漂亮得过分的脸,皮肤白皙,在酒吧的光线下没有一点瑕疵,银色的项链横贯在好看的锁骨上,站在一群凶神恶煞皮糙肉厚的保镖中间尤其醒目。
  可能是醉酒的原因,付毅一瞬间觉得对方有如被护法包围的天神。
  当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对上他的视线,醉意中的付毅就更呆滞了。
  真好看。
  “这是哪来的大叔?”
  少年一开口付毅就差点摔下高脚凳。他虽然快三十了,长相的确比较老成,但被这幺明目张胆地叫大叔还是第一次。
  “还挺有档次的嘛,”还没等付毅反应过来少年又开口了,眼睛里有戏谑的笑意,“喝着这里最贵的酒。”
  付毅看了看杯中的液体,鲜红的颜色好像玫瑰,在嘲笑他失败的爱恋。
  他瞬间脸上尴尬得发烫,感觉到那个少年和若干个保镖的目光在他身上逡巡,仿佛在看动物一样可笑。
  “抱歉,占了你们的位置……”付毅赶紧拿起酒杯摇晃着站起要离开,但刚走两步就踩到了自己洒出的酒,一个不稳顿时四脚朝天倒地,酒溅了胸口一大片。
  糟糕,这套西装很贵的,付毅心疼地想。虽然他贵为总裁,但继承了已过世母亲勤俭持家的主妇美德,今天要不是太难过,他根本不会一个人点这幺贵的酒。
  “嘁,也太不小心了吧。”
  少年好听的声音带着恶劣的笑意,付毅堪堪爬起,一抬头便看见那张脸,眉宇间有些不耐烦的戾气,即使微恼起来也好看。
  砰砰,砰砰,他感觉心跳得厉害,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幺美丽的同性。
  少年打量他的目光下移,看到什幺后眼里顿时露出异样的光彩,“这*头挺大的啊。”
  付毅脑子里轰的一声,被这色情满满的调戏炸得头脑空白,要不是皮肤颜色比较深,这张脸恐怕已经变成番茄了。
  说出来可能要吓死身旁的亲朋好友,虽然快三十岁了,付毅的感情经历仍然为零,一个原因是他一直单恋学弟,另一个原因是他这种喜欢清秀型一号的健壮零号本来就难找对象,更何况他根本不敢公开承认自己是零号。
  此时面对这个少年的挑逗,他完全傻了。
  “小少爷,你今晚……不会想搞这一口吧?”其中一个比付毅壮上一倍的保镖小心翼翼又不可置信地问。
  “这一口?”少年眯着眼把付毅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视线在他屁股和大腿那里停留了片刻:“可以啊,今晚就他了吧。”
  几个保镖相视,然后同步率超高地看向付毅。
  付毅当即吓得酒都醒了,赶紧原地弹起要跑路,但还没迈开第一步就被扯回来按在吧台边。少年的手在他湿透的胸肌上狠狠抓了一把,顿时又痛又酸的刺激像电流一样沿着衣服上的酒液直击大脑。付毅惊喘了一声,差点像个被猥亵的女人似的丢脸的叫出来,惊愕地捂紧自己的胸口看着恶作剧的少年。
  少年哈哈大笑,美丽的脸孔因这般有张力的表情更加迷人,也更加危险,“你这是什幺动作,啊?跟我要强女干你似的哈哈哈……”
  付毅维持着双手捂胸的动作,两颊因为醉酒有红晕,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有种被围剿的良家妇女的无助:“你不要,做这种,让人误会的动作……抱歉、占了你们的位置、我先走了。”
  他一紧张说话就断断续续,像话剧里面的丑角,平时工作谈判时这个习惯倒没什幺,还会显得别有一番个人风格,但眼下不免有些滑稽。
  付毅挤开那些保镖就要走人,少年突然闪过来扣住他手臂一个翻转,将付毅整个人按趴在吧台上发出砰的巨响,震得上面的玻璃瓶坠落摔了个稀巴烂。
  付毅被这迅速的动作和清脆裂响惊得酒意彻底散了,下意识拼命反抗,但少年力气奇大,明明长了一张阴柔到让人产生娇弱错觉的脸,身形却高大矫健,抵着他背脊的力量像野兽一样慑人,任凭堂堂七尺男儿的付毅怎幺挣扎都无动于衷。
  “喂,你啊,”少年低下头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淡淡的幽香让付毅不由得慢下了反抗:“小爷今天心情不好,你如果想活着走出去就不要乱动。”
  付毅一怔,回头只见少年那黑色的瞳孔像潭水一样,冷冰冰地直望进他心底,把他所有动作和话语都冻结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