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陌路归途 作者:公子如兰

字体:[ ]

 
    文案:
    罗少恒从来没有想过那天夜里在小巷里救的那个人会改变自己一生,他带自己领略最甜蜜的爱情,却也感受最刻骨的离别。
    不是生离,而是死别。
    **
    原以为十年前就车祸身亡的爱人突然再次出现,而他却早已忘了自己是谁。
    没关系,再给我一次让你重新爱上我的机会吧。
    ***
    ①罗少恒vs沈幕城
    ②不要被文案骗啦!本文HEHEHE!大写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少恒,沈幕城 ┃ 配角: ┃ 其它:公子如兰
 
    晋江金牌推荐:罗少恒从来没有想过那天夜里在小巷里救的那个人会改变自己一生,对方带自己领略最甜蜜的爱情,却也感受最刻骨的死别……而当他以为十年前就车祸身亡的爱人突然再次出现,并且早已忘记他是谁的时候,他才发现当年的事情并非意外事故这么简单……
    作者选用插叙的写作手法,现实与回忆穿插,引出主角两人的过去,一点点揭开当年主角车祸“死亡”的真相。
    ==================
    
    第01章
    
    “少恒你清醒一点,沈幕城已经死了!你还要骗自己多久?”
    “他死了,他已经死了!”
    “死了!”
    ……
    “!!!”罗少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撑着被子大口喘气,室内的空调温度很低,但他的背上和额头上却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待呼吸平稳了一些,他背靠着床头,伸手将一旁的壁灯打开。柔和的橘色灯光将床周围照亮,在微凉的夜里带来一些暖意,让他不至于被梦里的寒冷所包围。
    耳边仿佛还有吵杂的回鸣声,梦中的场景太过清晰真实,让他明知道是梦境却也依旧无法承受。
    从第一次在学校附近的小巷救回沈幕城开始,这一场梦境就像是场回放的电影,把他们的过往从头播放了一遍,而他作为旁观者,一路看着自己从少不懂事到满心苍凉。
    母亲毫不掩饰的怒容,摔碎在脚边的青花茶杯,还有那甩在自己脸上的巴掌,包括被指甲划破脸时的痛感,他都还记得一清二楚,就像重新经历了一次。
    他终究算不上是个孝顺的儿子,为了一个男人,选择了忤逆养育自己多年的家人,辜负了父亲和母亲的期望。
    然而那个人却也没有陪他走完说好的一生。
    从小生长在罗家,他的一言一行都有专业的教导老师,从小教他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成为什么样的人才符合罗家的身份。他曾以为自己一辈子也就这样循规蹈矩地过了,说不上好与不好,毕竟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那个叫沈幕城的人。
    与沈幕城在一起的那两年,是他一生中最珍惜最快乐的日子,在沈幕城的身边,他不用顾虑身边的人、不用墨守成规,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吼大笑,甚至可以喝到醉倒街头,因为总会有人背他回去。
    在那时候,失去记忆的沈幕城眼中只有他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心尖上。
    “沈幕城。”
    罗少恒叹了口气,抬手按住心脏的位置,缓缓的闭上眼,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明明已经过了十年,沈幕城已经走了十年了,为什么还是忘不了?
    因为在心里抗拒这个可能,他自始至终都不想失去那些和沈幕城走过的点点滴滴,无论是悲欢还是离合,只要是有关那个人的,他都不愿意失去。
    转头看向一旁柜子上精致的小台历,视线停留在用红笔圈着的日期上面,罗少恒眼里浮起淡淡的哀伤。
    时间过得真快,又到了该去看你的时候了。
    罗少恒掀开被子下床,简单洗漱了一番就拿了车钥匙出门。
    此时才凌晨六点多钟,去往城郊墓园的路上只有罗少恒一辆车,颇有些寂静荒芜的味道。
    到了地方他停好车上去,墓园的守卫在门卫室里边打着盹,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日出被层层灰云遮掩住,天色显得有些暗,郊区墓园里非常安静,四周呈现一种安详的气息,只有微风偶尔吹过的沙沙声。
    罗少恒在沈幕城的墓碑前停下来,从早上被梦境惊醒后如擂鼓般的心跳终于慢慢平息下来,在这个人的面前,他总有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伸手将墓碑上的一小片树叶拿下来,他对着照片里的人笑笑,说:“我来看你了,这个时间会不会太早?”
    照片上的人并不能回答他什么,安静地站了半晌,罗少恒干脆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一边整理墓碑前新冒出的小草,一边说:“半年没有来看你了,连坟头草都长出来了,以前来得太频繁,有人告诉我说会打扰到你的安息,我信以为真了,怕你在那边因为我的原因过得不好,所以就来得少了,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梦到你,你一定很好奇梦到你什么吧。”把草清理完后,罗少恒盘着腿坐着,一点也不在意地上细小的沙子和灰尘,像是很久以前两人聊天一般说道,“说是很长一段时间,其实我也忘记了有多久了,大概从你离开的时候就开始了吧,久得有时候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时候是梦境,什么时候是现实了。”
    “不过能梦到你总是好的吧,不然哪一天我要是忘记了你的样子怎么办?”罗少恒伸出一只手去抚摸墓碑上沈幕城的黑白照,笑道,“如果我忘记你了,你会不会怪我?你呢,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了?”
    照片上的人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听不到罗少恒在说什么,更不可能会回应他。
    罗少恒也不在意,仍然自顾地说着:“每次来都跟你说这些,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烦,不过烦就烦吧,反正你烦我也听不到。我每次都在想,也许哪天推开门就能看到你回来了,不过想来也不可能,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怎么可能还记得回来的路?”
    罗少恒到这里停下来,像是在等待回答一般,目光有些倔强地看着照片里的人,一如多年以前。
    阳光被压在黑云后面,墓园的气氛显得异常压抑,带着逼人的沉重,阴阳两隔大概是世上最远的距离,他所期待的人终究不会再回应他的任何一句话。
    沉默许久,罗少恒平静的表情像是终于有了一丝裂痕,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静静地看着沈幕城,语带涩然:“你真的忘了吗?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
    四周很安静,回答他的只有墓园里低哑的风声,呜呜咽咽的,像是在哭诉。
    罗少恒用手指细细描绘墓碑上的照片,指尖带着微不可见的颤抖,眼里的悲伤几乎要溢出来:“沈幕城,如果当初我跟你一起走了,是不是我现在就不用这么难过了?”他一手撑在地上,倾身往前,在沈幕城那张黑白照片上落下一个轻淡的吻,然后起身坐过去,靠着墓碑缓缓闭上眼睛轻声说,“可是你永远也不知道,剩下我一个人活得有多难熬。”
    我花了十年的时间等你,却像是过尽了我的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  以前真的没想过再写他们的故事,所以在其他文写了一个番外结局。但是你们的等待让我感动,让大家久等了,全文大概13-15万字,从十年后穿插回忆来写,推翻之前写过的内容重写,所以细节上会有出入,时间线也会重新调整,看过的姑娘不用在意,没看过也不影响,重点是这一篇,结局he。
    
    第02章
    
    青花瓷杯的杯盖轻轻合上,在安静的书房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声。罗夫人将杯子放到一旁,抬头看向站在面前的小儿子:“确定真想搬出去住?"
    “是的。”罗少恒回答,少年的背挺得笔直,即使面对的是自己的母亲也显得彬彬有礼。
    罗夫人斜靠在贵妃椅上,描绘精致的指甲轻敲了几下雕花扶手,沉吟了一番,才说:“那随你吧,你父亲那我跟他提就行了。”
    罗少恒闻言,眼底掠过惊喜,几乎想要学着电视剧里演的一般上前抱住她,撒娇地说几句“妈妈您真好”之类的话,但是常久以来严谨的家教和礼数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而且即便自己那样做了,换来的也不过是母亲一声轻斥罢了。
    想到这罗少恒心底泛起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又被能外出住宿的喜悦掩盖,他克制自己的激动,微微颔首,说道:“谢谢妈,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到底是少年心性,虽然面上克制,言语上却是免不了飞扬的音调,罗夫人笑笑,摆摆手说:“瞧你乐的,去吧。”
    从书房出来,随着步子越走越快,罗少恒脸上的笑容越明显,最后他几乎小跑起来,穿过长长的走廊,跑下楼梯,无视佣人们的目光,一路奔跑到后院的草坪上。
    来到空旷的地方,刚才在书房得到母亲应允的喜悦终于忍不住了,罗少恒开心地“喔”了一声,整个人躺在草坪上,舒坦地吁了口气。
    “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啊。”罗少恒抬手挡在眼前,五指张开,目光透过指缝落在夕阳上,唇角带着无法遮掩的笑容。
    虽然之前就有提过外宿这个事情,但是也只是点到为止,母亲也没有明确表态会同意,今天母亲突然主动提起来让他捏了把汗,没想到竟然答应了。
    内心的喜悦从得到允许的那一刻开始就在无限扩大,到这个时候仿佛已经膨胀到要沸腾了一般,让他仿佛有种挣脱束缚的感觉。
    得到父母的同意之后,罗少恒托人在即将就读的大学附近租了套两房一厅的小套间,还没开学就搬了过去,美名其曰提前适应,罗夫人知道他的小心思,也不阻拦他,叮嘱他注意安全便随他去了。
    罗少恒搬过去后就着手把房子收拾了一番,一间做卧室,一间做画室,房子虽然不大,但胜在舒适。他住的这栋楼是新起的,需要穿过一条不短的巷子,附近经常会有些流浪猫出现,路过的时候偶尔会顺道喂喂猫。
    遇到沈幕城是一次意外。那晚罗少恒买了猫粮和火腿肠打算去喂猫,巷子四通八达,他进去的时候突然被旁边的东西绊了一下,踉跄了两步才顿住身形,用手机电筒往旁边一照,发现绊到他的是个人,正蜷缩在墙角处。
    对大晚上有人躺在这里感到疑惑,罗少恒走近对方,出声问:“嘿,你还好吗?”
    对方没有回答,罗少恒弯腰轻拍了一下他:“你喝多了吗?你家在哪啊?我给你联系……”话还没说完那人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借着手机的光亮,他看到那人有些泛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带着毫不掩饰的凶狠和寒意。
    罗少恒被这样的目光吓了一跳,反射性地甩开手后退了两步,那人的手被他甩开打在旁边的墙壁上,无力地垂下。
    被抓过的手传来粘腻的感觉,罗少恒不自在地摩挲了一下手指,低头一看,瞬间愣住了。
    手上的液体是血,来自刚才抓他手的人。
    对方受伤了。意识到这个问题,罗少恒快反应过来,走到那人面前蹲下,想看看他是哪里受伤,但对方穿着黑色的衬衣,他看不真切,只好再次拍他问:“你还好吗?我送你去医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