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奔狼与犬 作者:李泊文

字体:[ ]

 
文案
韩小诺从小跟他好赌的妈相依为命,在一次意外中他认识了比自己年龄大一轮不止的顾逸,男人带来的安全感让少年的心在那时候徒生变化,可是,十年后,当故人重遇,韩小诺却被顾逸身后的那个男人给盯上了......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小诺闫斌 ┃ 配角:左铃罗昊姚衡顾逸 ┃ 其它:同性耽美男男黑道强强青春校园 
==================
 
☆、序章:那个做梦都梦到的男人
 
  韩小诺推开门,看到那个男人躺在自己的床上。
  男人三十岁不到,身材壮实,身上仅着一件紧实的白色短裤,他修长的双腿随意横在床上,上面密布的汗毛被灯光照成好看的金色,胸部的肌理分明,应该是刚冲过澡,上还有未擦干的水珠,看到这,韩小诺不觉吞了一口口水,他又不自觉顺着他隆起的喉结往上看,看到了他棱角分明的下颚和唇周密实的胡渣,他薄薄的跟两瓣荷花似的的嘴唇在这时候轻轻打开,韩小诺听到他的低沉嗓音说到:“乖,快回家吧!”
  一个激灵,韩小诺从梦里气喘吁吁地醒来,恍惚中,他发现自己的裤头湿了,梦里这个男人韩小诺是十岁那年认识的,他从未料想到,就那么短暂一次的交集竟然会让自己从此对男人魂牵梦萦。
  收回思绪,韩小诺不禁回过头将目光放在了床旁边的柜子上,上面摆着一个罐子,借过窗外微弱的灯光,里面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在轻轻晃动着,竟然是一只蜘蛛!
  韩小诺看着那只蜘蛛,神情慢慢陷入混沌中去。
  韩小诺记的很清楚,那一年他七岁,跟他妈韩依依租住在南方某座城市的一座城中村里,那时候韩依依已经沉迷于赌博,不过韩小诺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经历故事中的情节:债主找上家门!
  那天他正伏在家里的茶几上做作业,韩依依在卫生间化妆准备出门,那群人就在那时候破门而入!
  当时,年幼的韩小诺还未从惊吓中缓过神,面前正放着节目的一个黑白电视机便被一个人踹在了地上,轰隆一声巨响,一阵火花迸射而起,电停了,房间里一下子只剩下门外走廊上的微弱灯光,眼前一面晦暗。
  那一瞬,韩小诺吓傻了,他睁着一对惊恐的眼睛看着那群人眨眼间就将家里翻了个底儿朝天,能砸的东西一件也没留下,连韩小诺捏在手里的铅笔都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一把抢过去掰断,扔在了一边......
  那群人将房间能砸的东西都砸的差不多了韩依依才从卫生间出来,她一出来就冲着韩小诺骂:“韩小诺,你他......”那个妈字还没有骂出口,她看到眼前的场景先是一愣,随即往地上一倒,就蹬着腿嚎啕大哭起来!
  一切发生的迅速又顺理成章。
  那是韩小诺第二次见韩依依这样哭,第一次是韩小诺他爸要跟韩依依离婚,并且要将韩小诺留给她的时候,她在法院的门口蹬着腿拉着韩小诺大哭,哭命运的不公,哭韩小诺爸是个狼心狗肺的臭杂种.......那一年韩小诺五岁......
  时隔两年,尚小的韩小诺还不懂韩依依那种哭泣里的自怨自艾,他除了害怕,更多的是一种像是被谁抛弃了的恐慌!
  他愣在那里,恍惚中他听到有人说了句:“这个臭女人是还不上钱了,把这小孩带走吧!”
  然后一股蛮力拽住了他的胳膊,韩小诺用他黑黑的眼珠惊恐的看着那个男人,接着他脚下一沉,韩依依不知道什么时候冲过来抱住了他的小腿,他低下头,看到韩依依哭花的脸庞,那样子就像他前几天美术课上涂花了的那张水彩月野兔,他盯着韩依依,听到她说:“我求你们,不要带他走,钱我会还给你们的!”
  没有人回答她,带头的那个人只是冲她鄙夷的笑了一声,然后拽着韩小诺的那个男人抬起腿就是一脚,直接将她踹在了地上。
  韩小诺被人拽着往外面带,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挣扎,他不哭不叫,就是不要命的挣扎着,一边挣扎他一边回头看着韩依依,韩依依倒在那边的地上,正一脸绝望的看着他,韩小诺看着她污头蓬面的样子,这才幡然醒悟,面前的这个女人跟自己想象中的月野兔云泥之别。
  现实中并没有英雄变身出来救人的美好事情,一瞬间明白过来的韩小诺开始放声大叫,他用力挣扎着,但是拉着他的那个人力气太大了,他挣扎了半天,还是被强拽着拖了出去。
  韩小诺记的很清楚,是在他要被拉下楼梯的时候,那个男人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不低不高,却在空荡的楼道里回响得特别立体,他听到他说:“你们干嘛呢?”
  韩小诺抬起头,看到身后那间房子的门口靠着一个男人,三十岁不到,身材颀长,穿着件格子的暗色睡衣,虽然满脸疲惫,但眼睛看人的时候却又透着股说不出的清冽!
  那一瞬间,韩小诺明显感觉到抓着他的男人抖了一下。
  “顾逸?”带头那人竟然认识他,语气里还透着股让人好奇地惊讶。
  被唤作顾逸的男人没有应答他,他只是看了看楼梯口的韩小诺,然后对那个人说:“放了他吧!”语气慵懒,像是连商量都懒得商量。
  那人听到他的话一愣,但是却没有要放韩小诺的意思,顾逸靠着门点了一根烟,然后慢慢走了过来,带头的那个人站在那里愣了愣,顾逸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他凑到那个人耳朵旁边说了一句什么话,那人脸色一变,然后特别不甘愿地对身后的手下说:“放了他。”
  那些手下们听到他的话不情愿的放开了韩小诺,这时候顾逸向着韩小诺走了过来,七岁的韩小诺觉得顾逸真的非常高大,他得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他看人不懂回避,直看的顾逸都愣了一下,然后他伸手拍了拍韩小诺圆圆的小脑袋,微笑着对他说:“乖,快回家吧!”
  那一下,韩小诺的小心脏像是被什么轻轻挠了一下。
  在韩小诺的童年里,他从未感受过来自一个男人的关怀,他所了解到的男人也只有学校里面那些总是欺负他的学生以及动画片里那个神秘莫测的月礼服假面,但从顾逸出现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一个男人原来也可以如此温柔以及让人充满安全感。
  只可惜,这份来自童年的安全感没有保持多久顾逸就搬走了。
  顾逸走的那天韩小诺在上学,等他回来时,韩依依一边剪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对他说:“隔壁的搬走了,留了只蜘蛛在这里,说是带不走,要帮着照顾下,我看那蜘蛛毛茸茸的怪吓人,给扔到楼道口了!”
  韩小诺听到她的话风一般的冲到楼梯口,韩依依一边骂他有病一边要他慢点跑,不一会他就回来了,手上抱着个玻璃钢,那里面正是顾逸留下来的那只蜘蛛!
  韩依依看他那副护宝的样子觉得奇怪,说他:“你这孩子真奇怪,平时看到只小蜘蛛都吓的大叫,今天这么大一只,你反而跟宝贝似的!”
  顾逸怎么说也算是帮过他们的,韩小诺觉得韩依依没有感情,就抱着蜘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要等顾逸回来前帮他照顾这只蜘蛛,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蜘蛛,他一养就养了十年,在此期间,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顾逸。
  这个男人就像夜礼服假面一样,在帮助他后便化成一只悄无声息的猫匆匆消失在夜色中,自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
  1999年的10月,韩小诺随着韩依依搬到了云梦,与名字的美好不同,这是一座常年弥漫在风沙中的西北小城。
  “住久了会短命的!”这是韩小诺的原话。
  这一年韩小诺十七岁,因为韩依依这些年对他的不管不顾,以及无数次搬家带来的动荡,他已经成了“一个身上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学生!”
  这是他读初三的时候他的语文老师指着他的头当着全班人的面说的。
  韩小诺不记得是什么原因让那个已经快六十岁的老师面红耳赤地对他吼出这句话,不过他永远忘不掉那些同学们的大笑,那些或没心没肺或故意为之的笑他懒得去揣测,但年轻气盛的他还是回了一句嘴,他对着那个老师说:“老师,你有希望,你的希望就是不要让以前的那些学生回来告诉你,他们中根本就没有人混的像你嘴里说的那么好!”
  那个总是喜欢吹嘘自己过去如何如何的老师当场气的大喘气,一蹬腿晕了过去。
  幸好老师命硬被抢救过来了,但是韩小诺还是被开除了,那是韩依依唯一一次不是因为躲债主搬家,但那些韩小诺已经不在乎了,有个像韩依依这样的妈,他要是活的太在乎,他早就找个高楼眼睛一闭跳下来自我解脱了。
  这会韩小诺隔着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沙发呆,他是真的发呆,他心里啥也没有想,这几年除了身上的装扮越来越夸张,他没读几个字到肚子里去,看到面前的风沙,他除了说一句“我草,好大的沙尘暴!”你也不能指望他能活出诗人的那份沧桑!
  他正想着“好大的沙尘暴”,客厅里就传来了韩依依尖细的声音:“我跟你全部谈好了,明天你就去上学,你可老实点,为了你能上学,我可几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韩小诺听到她的话鄙夷的笑了笑,这个女人这些年输在牌桌赌场的钱不少,但花在他身上的钱从来就不会多于三位数,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心想,韩依依是不是真的良心发现了,这么急着给他找学校......
  外面的韩依依当然不知道他的想法,兀自叮嘱着他在新学校要注意的事项,无非就是老实点,多听老师话,不要和同学们闹别扭云云......韩依依没想到,韩小诺入学的第一天就把自己的同桌给打了,理由是这家伙上早读唱歌,歌声太难听,严重影响了他睡回笼觉的质量......
  学生早读却在下面唱歌,这有关早读老师的面子问题,但是韩小诺这转校新生来的第一天就打人,更是不能放过......韩依依这些年混迹江湖,深谙那些‘潜规则’,接到通知的她风风火火的跑到学校,给那老师和校长一个人送了两条好烟,再加上那位同学的家长竟然对此事毫不在意,韩小诺就被记了一支小过,算是处理。
  这是第一次韩小诺在学校闹事后韩依依主动为他处理,韩小诺不以为然,只觉得韩依依是刚搬家到这破地方,闲的没事做了。
  那天放学后,韩小诺一个人在那街道巷子里晃悠,韩小诺总爱往那些没人的巷子里串,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爱好,他生来怕人,就不懂得如何在人多的地方自处。
  韩小诺走了很久,直到天空开始暗沉下来,远方的霓虹灯都点亮了,他却还没有回家的准备,韩依依还没有找到工作,今天又发生了那件事,他一回去她总会拉着他一顿状似苦口婆心的说教。
  韩小诺想想韩依依那样子,她烫了一头橘色波浪卷,总是浓妆艳抹,穿衣服也是挑布料最少的那种,整个装扮艳俗的跟只鸡一样。这样的她根本不适合说教,关键是,韩小诺跟所有叛逆期的孩子一样,特别讨厌韩依依那副“我这样做全是为了你好”的嘴脸。
  他觉得她太虚伪了,要是她真为了自己,他们也不会沦落到这终年吃沙的破地方来。
  韩小诺想到这,又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喜欢抱怨了,他鄙夷这样的自己,就狠狠朝着地面啐了口唾沫,然后伸手在口袋里拿出一包烟,他刚点上烟,面前出现一群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抬起头,那边带头的已经开口说话了:“你就是韩小诺?”
  韩小诺侧目,果然看到自己那个同桌正站在不远处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这边,他撇了撇嘴吧,收回目光对面前穿着花衬衣的男人道:“是我。”
  男人被他直面了当的回答弄得一愣,接着阴阳怪气到:“哟,你这臭小子,胆儿挺大,也不打听打听,连王爷我的人你都敢动!”
  韩小诺听到自称王爷的人那一副《古惑仔》里学来的语气,抽了一口烟,语气不屑道:“什么王爷,我还驸马呢!”
  那人听到他的话又是一愣,这回,站在身后的几个人一下子笑了起来,男人呵斥那些人闭嘴,又将目前放在了韩小诺身上,他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凶戾起来,他低吼到:“我看你小子是活够了!”
  说着,就挥手要身后的几个人上,这边韩小诺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就将手里的烟扔在了地上,然后慢悠悠的脱下了衣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